9·30运动和国家罪行(五)是谁领导了9·30运动?

发布于 2020-06-02 08:19

本书是根据萧玉灿所有有关9·30运动的文字和录音的记录整理出来的。9·30是发生在五十年前的事件,它彻底改变了印尼的政治体制,并导致在印尼的数百万无辜人民的痛苦。而这一切,是由苏哈托将军所领导的国家实施的。期望本书得以与其他有关9·30运动的许多出版物一道,提高历史学家和年轻一代客观地研究和分析9·30运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本书将鼓励子孙后代努力争取确保不再发生如苏哈托们所犯下的国家罪行。

9·30运动和国家罪行(五)是谁领导了9·30运动?

 萧玉灿 印尼视角 1 week ago
来自专辑
930和国家罪行

 

 

谁领导了9·30运动?

拘留的9·30运动参与者经常讨论究竟谁真正主导了9·30运动的问题。艾地在准备和实施9·30运动中的作用并不突出。

 

知道夏姆的人并不多,但他却发挥了非常重要的运动领导者的作用。甚至于如上所述,他在危急时刻,可以对印尼共产党的中央主席艾地发号施令。

 

1965年10月1日,艾地在哈林并没有见到朋加诺。也没有见到黛薇、莱梅纳、奥马尔·达尼(空军参谋长)、苏集普托(警察总长),马尔塔迪纳塔(海军参谋长)等人。所有这些人当天都在哈林。艾地住在哈林机场附近一空军上士的房子里。

 

一些参与运动并被拘留的军官告诉我,事件之前几天翁东中校曾试图见艾地,建议推迟运动计划。翁东认为还没有准备好,但他没有见到艾地,因为夏姆当时有权决定谁可以见艾地。夏姆不同意翁东见艾地,并下令翁东按既定日期行动。

 

目前还不清楚:为什么夏姆能被艾地赋予这么大的权力?这样重大的事情不让翁东见到艾地究竟是怎么考虑的?

 

在庭审特别局第二号人物苏坡诺时,夏姆说,9月30日晚上,苏坡诺曾经和普拉诺托·雷克索萨穆德罗将军一起找他,请求当晚见到艾地。夏姆拒绝了他见艾地的请求。经法官询问,普拉诺托将军解释说,他认为那天晚上有必要见艾地,因为作为1965年10月5日武装部队阅兵式委员会主席,他想要讨论印尼农民阵线参加此庆祝阅兵式的问题。

 

法官不太相信这种说法,因为此次提出要求见面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将军们遭绑架的时候。但没有其他说法。这说明,9月30日晚上艾地不可以见人,一切由夏姆决定。

 

苏坡诺等特别局的其他领导人决定不了任何事情。夏姆是与艾地见面的唯一途径。但因为他不允许别人会见艾地,于是产生这样的印象,即夏姆是在最决定性的时刻决定一切的人。

 

于是,问题出来了:在艾地根据夏姆的命令前往中爪哇后,是谁决定做一切必要的事情?答案当然是夏姆!夏姆就是实际上做决定的人。印尼共产党的副主席鲁克曼和约多或其他领导人都无权决定任何事或者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他们没有直接参与规划和实施。

 

其结果是,1965年10月1日后印尼共产党领导层出现真空。印尼共产党领导人圈内出现了各自逃命的气氛。已经被武装起来的全部城市中,战士们和“人民青年团”已经失去了坚定的指挥。

 

艾地在中爪哇藏匿处发出“等待苏加诺总统寻求政治解决的命令”的声明之后,印尼共产党领导层的动摇变得更糟。报道称,鲁克曼在十月初在三宝垄见到艾地,要求艾地回到雅加达。

  

鲁克曼从中爪哇回到雅加达,乘车去参加1965年10月初在茂物宫举行的省长会议,他准时到达茂物,并把艾地的一封信交给朋加诺,信中表达对朋加诺在朝着政治解决方向方面提供指挥和行动的充分信心。

 

据称,艾地没能得到在梭罗帕纳山机场空军的帮助飞往雅加达。因此,他未能出席茂物宫的省长会议,只能留在中爪哇。

 

不清楚艾地在中爪哇干了些什么。其私人保镖,后来也被逮捕的库斯诺谈到,艾地生活在被追逃的状态中,因为他所期待的苏加诺总统的政治解决没有着落。在这种情况下,他不能给印尼共产党的党员们提供必要的指导。他已经丧失了印尼共产党主席的功能。

 

库斯诺说,艾地在被追捕和躲藏期间健康并不好。他不能长距离行走。他的脚穿鞋就疼,所以在被追逃时往往要库斯诺揹着。由于从一个村揹到另一个村,引起人们的注意。更何况艾地在躲藏时还穿着“部长服”。

 

寻找藏身之处并不容易。中爪哇的印尼共领导联系不上,不能指望他们找地方躲藏。艾地不得不指示库斯诺去雅加达寻找关系。1965年10月中旬,库斯诺离开艾地,把他留在中爪哇一名印尼共产党员的家里。这次,是“永别”。

 

穆尼尔说,艾地被捕前一个星期还见到他,并与他进行了简短的谈话。穆尼尔说他有印象,艾地已经处于恐慌的状态。他没有精神进一步领导斗争。他只能表示遗憾:“资产阶级确实强大,已经震撼了这么多,还没能倒下!”。穆尼尔想知道在如此紧急的情况下,自己应该做什么,但他得不到任何指示和命令。

 

因此,穆尼尔得出的结论说,艾地不是有经验的大规模行动的领导者。事实的确如此。艾地从来没领导过运动。即使是争取某种诉求的工人运动也从未领导过。缺乏领导这种运动的经验,使艾地找不到出路,不能作出具体的指示给下属去执行。

 

艾地优柔寡断所造成的后果,中爪哇的受害者囚犯们深有体会。他们说,在9·30运动后不久,苏赫尔曼上校曾主动召集中爪哇的武装力量。他联系了在中爪哇的所有军分区,成功集合了中爪哇的34个至38个军分区。他联系在梭罗的艾地,请他作指示。艾地作出的指示是:解散已经集合的武装力量,等待苏加诺总统的命令,以达成政治解决。三天后,艾地要求苏赫尔曼上校重新集合中爪哇的各军分区,但为时已晚。苏哈托对朋加诺支持者的追捕已经迅速展开。苏赫尔曼上校被迫逃到默尔巴布建筑群,后来在战斗中被枪杀。悔之晚矣!集合好的武装部队被命令解散,不可能再集合了。

 

Thurs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