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健平·JASA是最后一根稻草?

发布于 2020-11-12 14:30

特别事务局8550万拨款引争议曾为罗斯玛轰超模骂美国| 观察者

2021年财政预算案拨款给被视为政府喉舌的特别事务局(JASA)8550万令吉一事,而面临最重大的考验。JASA不好听来说,就是政府的打手,现在要用人民的税钱来养这样的机构,就算是没有冠病横行,也难以被接受。 而在冠病肆虐的这一刻,JASA这笔拨款,就显得非常的碍眼。

郭健平·JASA是最后一根稻草?

作者 : 郭健平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11-10

 
 

一直跌跌撞撞但是安然无事的首相慕尤丁,可能因为2021年财政预算案拨款给被视为政府喉舌的特别事务局(JASA)8550万令吉一事,而面临最重大的考验。

财政预算案宣布完不久,网民的抗议已经炸开锅。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在辩论预算案时抨击政府没有聆听民意,离奇的是,最近一直因为变天失败而成为网民嘲弄对象的安华,获得的赞多过贬,这对安华或希盟而言未必能转换为选票,但对国盟,特别是慕尤丁和他的土团党有更多的夜梦。

JASA的拨款出现在这次的预算案,除了数目过大让人民不满之外,政府可能忽略的是,粗心的认为糖果派够了,JASA“这一点点钱”,人民应该不会介意。

偏偏是人民介意得很,而且很难得的,各族舆论风向口都对政府很不利。政府无法突破的第一个盲点是,人民未必喜欢希盟,但是希盟部分的善政,如提高了言论自由的尺度,把国阵年代没用的机构,如JASA等打入历史,已经把人民的公民意识稍微提高。

JASA不好听来说,就是政府的打手,现在要用人民的税钱来养这样的机构,就算是没有冠病横行,也难以被接受。 而在冠病肆虐的这一刻,JASA这笔拨款,就显得非常的碍眼。

JASA过去是巫统在国阵年代的利器之一。现在慕尤丁想要让JASA复活,巫统自然知道它会如何对自己不利,因此变得很俯顺民意的和人民站在同一阵线反对JASA拨款,除了塑造好自己的形象,也顺便不让土团党握此利器巩固权力。

另外一个重创是,前首相纳吉在财政预算案出炉前,建议让公积金会员一次性提出1万令吉,也是一个杀土团于无形的利器。综合很多可能性,这是很难实现的。如果提款人过多,公积金可能面临现金流的问题,如果明年宣布派息因此不理想,又会重创政府的形象。

作为政府,要考量的,肯定比反对党更多。政府也要考虑公积金会员这种提款应急情况会不会影响将来退休时的规划,所以只能做出折衷的政策,不能如人民所愿。

再来另一个杀伤力是,政府没有自动延长偿还贷款。这也不见得完全是政府的错,毕竟政府也要平衡银行的利益。但是延长贷款变成要申请,人民的观感又变成政府没有“诚意”帮助人民,及照顾银行利益等。种种这些因素,使到了JASA拨款变成十恶不赦的引燃点。

对于冠病史无前例的影响,政府虽然很努力的在财政预算案里派糖果,但是得到甜头的人为数不多之外,也有人因为之前对之幻想过大,结果现实很骨感,因此将不满迁怒于政府,让政府显得举步维艰。

现在JASA拨款和财政预算案里的一些缺陷,反对党主席安华表示如果不修改,很难配合让财案通过。而变来变去的巫统,如果坚持早前让预算案通过的立场,又好像变得会不聆听民意。

现在各方好像为了替人民争取到最好,不得不推翻财案,接下来有限的时间,首相如何安抚各方利益以妥协让财案顺利过关,难度已一天比一天提升。

 
Wedne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