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多国如何看今年美国大选?

发布于 2020-11-13 08:03

未标题-1.jpg

2020年美国大选是全球瞩目的重大事件,美国新一届政府的内外政策调整必然牵动大国关系和地区形势复杂变化。在拜登宣布胜选但选举仍有争议的时刻,现代院有关方向专家就世界主要国家和地区如何看待此次大选及其未来与美国的关系走向进行简短评述。

世界多国如何看2020年美国大选?

来源: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 作者:张维为 时间:2020-11-13

2020年美国大选引发全球空前关注

王鸿刚

院长助理兼美国研究所所长

2020年的美国正遭遇罕有的国家治理危机。在新冠疫情全国肆虐、底层民众水深火热、抗议运动风起云涌的情况下,四年一度的总统大选成为对特朗普施政路线的一次全民公决。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获得7600多万张普选票,为史上最多,而特朗普也创造了在任总统获普选票支持的新纪录,折射出美国政治对立和社会分裂已到了极不寻常的地步。如今,拜登宣布胜选而特朗普拒不言败,拜登推国内和解却遭遇各种不服;参众两院继续由两党分别把持,民主党在众院的优势甚至还缩了水。在这样的政治氛围和政治格局下,“什么主义可以救美国”以及“美国未来向何处去”的问题,成为各界关注焦点。

摆在美国民众面前的有两种“主义”:一是奉行了四年的“特朗普主义”,一是正隐约成型的“拜登主义”。如果说“特朗普主义”以秉持“主权国家优先”“主体民族优先”“经济效率优先”和“短期收益优先”为突出标志,因而被冠以“右翼民粹路线”的话,那么“拜登主义”则更像是传统建制派思维、左翼进步思潮以及各类具体利益诉求的奇怪组合。在竞选阶段,各路“反特”势力组成权宜联盟,内部分歧暂且搁置一旁;可到了拜登新政府执政阶段(如果能打赢法律战的话),这个杂糅路线的缺点就会暴露,美国国内可能陷入更激烈的路线之争,造成更严重的内部消耗。这是人们普遍对美国的发展前景持悲观态度的原因所在。

内政无法理顺,外交必受牵累。特朗普任内拒斥国际规则和国际义务、奉行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备受各界批评;拜登领导下的美国要重回国际多边主义、实现内外统筹兼顾,也不会那么容易。未来美国同外部世界的关系,既是其全球战略逻辑持续推进的产物,也难免遭遇纷乱的国内政治议程羁绊,更可能受到美国国际信誉不断下降的困扰。其他国家如何立足新的现实与美国展开新的互动,是牵动百年变局加速演进的重要因素,也是正处“两个百年”交汇期的中国应该高度关注的重大议题。

欧美关系前路并不平坦

张 健

院长助理兼欧洲研究所所长

拜登当选美国新一任总统尚未官宣,欧洲政要已迫不急待,纷纷祝贺。欧洲心情可以理解,过去四年来,跨大西洋关系急转直下,欧洲人担心,如果特朗普再干四年,欧美关系可能被破坏到无法修补,彻底完蛋。因此,除波兰、匈牙利、斯洛文尼亚等少数中东欧国家外,绝大多数欧洲国家都视拜登当选为天大的好事。

原因很多:其一,拜登执政后,美国将不再视欧盟为敌人,不会再鼓动其他欧盟国家效仿英国退出欧盟,也不会再公开支持欧洲极右翼民粹主义政党。其二,美国可能不会以国家安全受威胁为理由,向欧洲商品比如汽车征税。其三,在气候变化、伊朗核问题、世贸组织等国际多边机制问题上,欧洲也能期待美国的合作而非单边主义政策。总之,欧洲可能再次得到美国的“尊重”而非霸凌。

欧洲期盼已久,美国也有意修补,跨大西洋关系某种程度的重启势在必行。但欧洲欣喜、憧憬之余仍然忐忑,并不托底。其一,美国如此分裂、对立,特朗普仍得到几乎一半选民的支持,出乎欧洲意料,四年后拜登政策被另一个“特朗普”推翻并非不可能。其二,欧美地缘政治经济利益正在日益分化,“美国优先”口号可能没了,但其实质内容不会改变,欧美在中东、俄罗斯、东亚、贸易、金融、数字科技等问题上的分歧和矛盾不会因拜登上台而消失。其三,美国对欧洲的要求是从属、帮助,而非欧洲主权或战略自主,应该注意到,不仅特朗普,包括民主党人在内的美国建制派也对欧洲战略自主努力心有怨恨。可以预料,拜登政府对欧洲的要求不会比特朗普少,而且鉴于拜登的“友善”,相比特朗普欧洲将更难拒绝。而这可能加大欧盟内部矛盾,弱化凝聚力和一体化。

美国已经不是那个美国,欧洲也在急速变化,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更是深入发展,欧洲对美国、对跨大西洋特殊关系满怀眷恋,但毕竟时易势移,期待越多,失望和痛苦可能也会越大。

拜登任内俄美关系难言乐观

丁晓星

欧亚研究所所长

尽管美大选结果仍未最终确定,但拜登当选美新一届美国总统大势已定。俄罗斯认为拜登上台后俄美关系不会走出目前的低谷,甚至有可能出现更糟糕的局面。俄罗斯专家及媒体的看法主要基于以下原因:

一是拜登对俄总体看法较为负面。拜登此前曾多次批评过俄罗斯,在竞选期间公开称俄罗斯是美国的最大威胁。2014年乌克兰危机后,拜登作为时任美国副总统,曾负责美对乌克兰政策。克里米亚入俄后,拜登曾表示:“俄罗斯是自由世界的威胁,必须将俄完全孤立”。俄上院议员普什科夫称,如果特朗普将乌克兰视为麻烦与挑战的话,拜登则将乌克兰视为向俄施压的机会。拜登对俄会打出“乌克兰牌”,加大对乌克兰的援助,包括向乌克兰提供进攻性武器,乌东局势可能会再度激化。

二是民主党有可能报复俄干选。民主党普遍认为俄罗斯干涉了美国2016年大选。拜登上台后,民主党势必会翻起2016年的老账,对俄进行报复,有可能对俄就干选问题实施新的制裁。

三是在民主、人权、意识形态等领域加大对俄的批评力度。与商人出身的特朗普不同,拜登是美国政坛的传统建制派,他十分注重维持美国在全球的价值观影响,重视民主与人权等问题,强调美国仍是“全球的灯塔”。拜登执政后,预计美俄在民主、人权等领域的交锋将会更加激烈。

四是美欧协调对俄政策,俄罗斯面临的战略压力会增大。此次欧洲领导人普遍欢迎拜登当选,希望他能修复跨大西洋关系。美欧会在对俄事务上加强协调,包括在乌克兰、白俄罗斯等问题上加大介入的力度,对俄形成更大的战略压力,俄欧关系的改善难度也会更大。

基于以上考虑,俄罗斯对拜登当选后的俄美关系并不抱有较大期待,但俄仍会寻求建立在平等基础上的俄美建设性关系。而且拜登的施政重点是抗击疫情、弥合国内分歧、重振美国经济等议题,对俄政策也非重点。当前俄美已处于冷战结束以来的最低点,继续恶化的空间不大。俄美在防扩散、反恐、热点问题、气候变化等议题上仍有合作的空间。拜登上台后,俄美有可能就马上到期的削减战略武器条约达成续约协议。

日本期待更强固的美日同盟

樊小菊

东北亚研究所所长

在日本上下看来,与奉行“美国第一”、政策充满不确定性的特朗普相比,拜登重视盟友、具有“常识”,是更好打交道的美国总统人选。因此,拜登当选的消息令日本社会普遍感到“安心”。首相菅义伟第一时间“发推”祝贺,并开始着手协调,力争成为拜登上任后第一位访美的外国领导人。外务省早在选前即在主办的《外交》杂志上刊出奥巴马时期负责东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坎贝尔的文章,题为“拜登政权将采取更积极的亚洲政策”,为拜登当选后加强美日关系预热。亲美保守的战略界人士则期待拜登治下中美关系持续对立,这样两国都有求于日本,而日本与美国一起组建阵营围堵中国将使其成为“胜利者”一员,从而彻底摆脱“战败国”地位。

日本视对美关系为外交、安全政策的“基轴”,日本外交的基本方向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美国政策。因此,比起“好打交道”,更受重视的是拜登上台带来的国际格局和地缘政治变化,特别是今后美国的对华、对日政策。从菅目前的表态看,日本在拜登上任后追求的主要目标,一是“更强固的美日同盟”,另一个是续推“印太构想”,实际就是强化美日关系和争取更大的外交空间。但两者之间有内在矛盾:更紧密的美日关系、特别是对美更具从属性的外交政策将缩小日本外交空间,而与美国政策保持一定距离才能提升日本自身战略价值。同时,对日本来说,与美国的关系固然重要,但仅靠更紧密的美日同盟并不能解决其与周边国家之间的固有问题。因此,如何在强化对美关系的同时兼顾与中国、俄罗斯、韩国等的关系将是拜登上台后日本外交面临的课题。

拜登将采取更平衡稳健的南亚政策

王世达

南亚研究所副所长

特朗普政府时期的南亚政策非常“不平衡”:对印度大肆拉拢,对巴基斯坦反复打压,在阿富汗问题上又急于抽身;南亚始终处在非传统安全与传统安全的双重折磨之中。

拜登政府的南亚政策将更趋平衡和稳健,会在一定程度上回归奥巴马时期的南亚政策。对印度,美印关系将高位回调。一方面,拉拢印度平衡中国已是美国政坛跨党派共识,拜登政府将在印太地缘范围内继续强化美印战略合作,尤其是密切在国防、战略和安全等领域的合作。拜登本人更是“美印天然合作伙伴的积极拥护者”。此前在担任参议员和副总统期间,曾推动美国取消对印单方面制裁、通过《美印民用核协议》等多项政策,认可印度在“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支点地位”以及印度的“印度洋净安全提供者”的角色定位。另一方面,美印关系也面临新挑战。与特朗普一味锁定中国不同,拜登将俄罗斯视为“国家安全最大威胁”,中国则是“主要竞争者”,这为中美在利益契合领域展开合作提供了可能,但对于乐见中美关系紧张而左右渔利的印度却不是好消息。此外,拜登及副总统哈里斯均重视人权等价值观,大概率会非常不认同莫迪团队正在推进的“印度教民族主义议程”,特别是对莫迪政府在印控克什米尔推行的“同化”政策以及执行歧视性的《公民身份法》修正案并不认同,甚至曾多次呼吁印度当局保护克什米尔人的人权。

对巴基斯坦,美巴关系大概率会触底反弹。特朗普任内,美巴关系降至谷底。拜登本人远比特朗普重视巴基斯坦对美战略价值,担任参议员、副总统期间曾推动对巴民事援助等利巴政策,并获巴荣誉勋章。可以想见,拜登政府未来会在阿富汗问题、地区反恐、防扩散等领域与巴提升互动水平。这无疑将改善巴外部战略环境,同时也会给美印关系增添一些“消极因素”。

在阿富汗问题上,特朗普政府不管不顾的“急功近利”政策将很可能被抛弃。尽管拜登同样希望结束阿富汗战争这一“美国史上最漫长的战争”,但同时他也强调“必须警惕恐怖主义威胁”,主张在阿富汗等地维持一定规模的军事存在,专注于与盟友协调“消除恐怖主义威胁”。鉴此,拜登政府会在阿富汗和平进程、美军撤离时间表等问题上有所调整,更重视美国的“责任担当”。

东南亚期盼美国重回多边主义

李 锴

东南亚和大洋洲研究所所长

拜登、哈里斯搭档宣布胜选后,新、菲、泰、马及印尼致电或发推文表示祝贺,越、老、柬、缅及文莱官方尚未明确表态。综合各方反应,东南亚望美回归正常,在抗疫、多边贸易、气候变化等领域发挥领导力,建设性参与地区事务。

欢迎美参与地区事务,共同应对全球挑战。新总理李显龙表示,“欢迎美致力亚太事务”,期待拜登“发挥国际领导力,共同合作克服全球挑战,尤其是新冠疫情危机”。菲总统杜特尔特在贺电中表示“期待与美新一届政府密切合作”。泰总理巴育称,“泰作为美在亚洲的第一个条约伙伴,对双边战略伙伴关系感到自豪,这有助于双方互惠互利及该地区的和平、稳定与繁荣”。

望美回归自由贸易主义,推动地区经贸合作。泰商会主席卡林•萨拉辛表示,拜登掌权后美可能回归自由贸易原则并重新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新加坡国立大学政治系副教授庄嘉颖认为,拜登政府将更注重多边合作、国际机制和国际法,这将为小国发挥影响力提供更多机会。越富布莱特大学高级讲师阮春成表示,拜登上任后或重新加入CPTPP,越可从中获益。但也有观点指,美新冠疫情严重,拜登可能优先国内问题,短期内或不会重返CPTPP。

美中有望通过谈判消除分歧。特朗普政府奉行“美国优先”政策,对华“极限施压”,逼地区国家“选边”,令地区国家苦不堪言。泰国航运理事会副主席维西特•林叻差称,拜登就职后中美可能通过谈判消除分歧,缓解贸易战。印尼经济与金融发展研究所专家预测,“中美贸易战的紧张局势将减少,对印尼商品的需求将增加,资本和投资将流入印尼”。

美国中东政策局部微调势在必行,战略性逆转可能性小

牛新春

中东研究所所长

中东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重要性下降,美国国内存在普遍的厌战情绪,中东的困境越来越难解,亚太地区的重要性进一步突显,这些趋势都是长期性的、战略性的,是决定美国中东政策的基础性因素。美国中东战略收缩就是对上述趋势的反应,不管哪个政党、哪个总统上台,战略收缩的总体态势不会变,收缩的节奏、重点、方式可能会调整。

新政府可能会对美国中东政策进行全面的重新评估,以构建整体的、内在一致的、目标清晰的中东政策。美国中东政策本来就处在过渡调整期,矛盾、反复、模糊是其内在特征,特朗普在中东的所作所为使这一情形更趋恶化,加剧了美国国内、中东国家甚至全球性的困惑。新政府在中东的首要任务是向全球发出清晰的信号,美国在中东的利益是什么、基本原则是什么、目标是什么。

土耳其、沙特和以色列同美国的关系面临新压力,双边关系的热度会降下来。三国都是美国在中东的重要盟国,近年来双边关系面临具大的挑战,特朗普特别重视同三个国家领导人的私交,尽其所能淡化、掩盖这些挑战。特朗普下台后,这些挑战和问题会被摆上台面,被重新审视。

伊朗同美国的关系出现改善的机遇,但能否变现仍有较大的不确定性。拜登承诺会重返核协议,但是不可能无条件解除特朗普时期对伊朗的制裁,伊朗必须做出新的让步。美国同伊朗会就解除制裁展开磋商,能否达成新协议是个未知数。

布什、奥巴马、特朗普三任总统都说要从中东战略收缩,但是都没有做到,中东总是有危机留住美国,拜登也不会成为例外。

拉美乐见拜登上台但各国考量不一

杨首国

拉美研究所所长

拉美国家十分关注美国此次大选,尽管特朗普尚未承认败选,区内不少国家领导人已第一时间以不同方式向拜登致贺,显示该地区乐见拜登上台的主流倾向,但具体到每个国家,其关注点和利益考量又不尽一致,大致可以分为以下几类:

对古巴和委内瑞拉等激进左翼国家而言,拜登当选后大概率会以“接触促变”取代“极限施压”,两国与美关系存在转圜空间,这无疑要好于特朗普连任;对临近美国的墨西哥以及中美洲和加勒比多数国家而言,拜登上台不乏利好,很可能改变特朗普在移民、边境管控上的强硬立场,增加相关发展援助,但上述国家也担心特朗普的亚太产业回流和近岸外包政策实施受到削弱,影响本国既得利益,其中墨西哥与美深度捆绑,为审慎起见,洛佩斯总统暂未对拜登当选公开致贺;对哥伦比亚、智利和秘鲁等与特朗普政府保持良好关系的安第斯右翼国家而言,有信心处理好与拜登政府关系,也期待缓解在中美间“选边站”的压力;巴西的处境则十分尴尬,被称为“热带特朗普”的博索纳罗总统需要淡化过于亲近特朗普的形象,尽快弥合与拜登及民主党的嫌隙,为此有必要调整巴外交团队和对外政策。上述差异反映出拉美政治版图和美拉关系的多元复杂性。

拜登本人熟悉拉美事务,八年副总统任内十多次访问拉美,亦是奥巴马政府对拉美政策的关键推手,竞选期间曾提出与中美洲建立“安全与繁荣关系的伙伴计划”。其上任后将一定程度回归“巧实力”为主的“奥巴马主义”,即通过与拉美建立基于沟通与合作基础上的“伙伴关系”,加强与拉在移民、援助、减贫等领域合作,以巩固美对拉美的主导地位。与特朗普政府的简单实用主义不同,拜登政府对拉美政策手法将更为柔和细腻,同时更加坚持人权、反腐、环保、劳工等价值标准。

需要指出的是,拜登的执政环境与八年前已大不同,其拉美政策必须服务于国内政治现实,因此不可能全盘否定特朗普的做法,尤其在经贸领域很可能延续“美洲增长计划”“重返美洲计划”等主要政策方向,掌控拉美、排挤中国的战略目标不会改变。总体看,拉美国家多认为拜登当选后美国政策应该是可预见的,美拉关系稳定性有望增强。

非洲期待加强与美合作

钱立伟

非洲研究所执行所长

2020年美国大选在非洲引起广泛关注,多位非洲国家政要及国际组织非洲籍领导人祝贺拜登获胜,期待拜登促进非美贸易及其他关系,非洲媒体和学者积极发声。

非洲政要迅速表态。尼日利亚总统布哈里祝贺拜登在“世界事务充满不确定性和挑战的时刻”当选为总统。肯尼亚总统肯雅塔说:“在艰难的投票中大获全胜显示了美国人对他领导能力的信心。”南非总统拉马福萨、埃及总统塞西、埃塞俄比亚总理阿比、津巴布韦总统姆南加古瓦、纳米比亚总统根哥布、乌干达总统穆塞韦尼、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都祝贺拜登赢得选举。

期待加强与美合作。布哈里表示,期待尼美加强合作,特别是经济、外交、政治和反恐战争方面,呼吁在相互尊重和共同利益的基础上加强与非洲接触。肯雅塔表示,拜登是肯尼亚的朋友,曾帮助恢复肯美关系,他的当选将有利于两国更紧密合作。塞西强调加强埃美战略双边关系。拉马福萨、阿比、姆南加古瓦、根哥布均期待与拜登加强合作。穆塞韦尼表示,美是乌和非洲的天然盟友,希望拜登能维持过去的友好政策。谭德塞称,自己与世卫组织期待与拜登合作,共同保护生命。

媒体质疑“美式”民主。对于一个经常指责非洲各国选举公正性的美国而言,特朗普拒绝接受失败,使美为非做了“坏榜样”,这将对非洲民主政治带来深远影响。非洲网民称,美正变得像一个后殖民时代的非洲国家一样,在所谓“民主政治”的幌子下,大选变成了喋喋不休的互撕战。津巴布韦记者协会主席车达莫说:“我们发现这个给非洲各国上了许多民主课,号称‘世界上最自由最民主’的美国,正经历民主的全面崩溃,这颠覆了非洲青年的世界观。”

学界认为拜登将调整对非政策,政治上寻求支持,经济上加大投资。非洲学者认为,美对非政策会有很大改变。拜登将更关注非洲大陆民主政治发展,与非盟建立更广泛联系,期待非洲在国际事务中与美站在一起。南非政治分析师丹尼尔表示,在贸易政策上,与特朗普只专注美国单边贸易相比,拜登则更希望与发展中国家沟通交流。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41376.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Wedne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