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争集会,有意义吗?

发布于 2021-08-02 08:45

Sahabat Rakyat Malaysia: 《当今大马》报道:数百人聚集呛"失败政府","上街抗议"行动和平解散

7月31日,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Sekretariat Solidariti Rakyat)在疫情肆虐期间,举办斗争集会(Keluar Dan #Lawan)我们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后,却始终看不见“出路”在哪里,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而只能无奈地把希望寄托于更高的疫苗接种率:希望疫情会因此而变好,让所有经济领域可以早日全面重开。

斗争集会,有意义吗

叶家宏

2021/8/2 3:48 pm

 

7月31日,人民团结互助秘书处(Sekretariat Solidariti Rakyat)在疫情肆虐期间,举办斗争集会(Keluar Dan #Lawan),而遭受多方诟病。

没错,这个时候出来集会的确会制造新的感染链,可被关在家里又如何?疫情有变好吗?不,是越来越糟糕。有多少人是因为始终等不到ICU床位而死亡?有多少孩子因双亲染疫离世而瞬间变成孤儿?

是的,你可以说邻国疫情也开始爆发,这完全是因为Delta变种病毒的关系。可是邻国有像我们这样反反复复地开关经济领域吗?他们现在的确诊病例开始变多,可是经济受损情况远比我们来得轻。我们付出了沉重的经济代价后,却始终看不见“出路”在哪里,也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多久,而只能无奈地把希望寄托于更高的疫苗接种率:希望疫情会因此而变好,让所有经济领域可以早日全面重开。

可是,这会不会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没有人敢去想。民间或许已经不再指望这个政府会帮助人民,从而自发地组织了“白旗运动”。你说,这是不是正在迈向“失败国家”(failed state)之路呢? 连独裁的缅甸军政府、鸟不拉屎的老挝、柬埔寨这些邻国,外媒都未曾用“失败国家”来形容它们,而在1990年代一度被誉为继韩港新台后,最有可能成为“亚洲第五虎” (The Fifth Asian Tiger)的马来西亚,怎么会沦落到如此境地?

可笑的是,直到现在仍没有任何政府高官愿意为失责道歉。他们甚至连戏都不愿意演,好像在告诉人民:我就是双重执法、我就是强盗,你又能耐我何?

无助的人民并非不知道这个政府有问题,而是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有的人会认为,“这样做没有用的啦!”;有的人则会想,“这个政府倒了,会不会换个更烂的上去?”;也有的人会理性地想,“这么做,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会不会制造新的感染群,或遭警察秋后算账,被公司借机炒鱿鱼等等?”

那些比较容易冲动、热血、不那么“理性”,责任包袱又相对少的青年,往往会把不满的想法付诸行动。在历史上,很多运动或革命也是由一群“不那么理性”的年轻人发起的。其中,包括耳熟能详的黄花岗起义、五四运动。

可是,黄花岗起义有用吗?没有用,不但没有推翻清政府,领头的全变成死掉的“烈士”。可是逾百年后的今天,几乎所有学者都公认这场失败的起义,点燃了全中国革命的热情,间接促成了日后武昌起义和辛亥革命的成功。但当时,谁又能想到这场不起眼或说是“注定会失败”的起义,会成为了推翻在中国盛行两千年的腐朽帝制的重要推手?

回到马来西亚,净选盟(Bersih)运动有用吗?有的人说没用,从2007年开始到现在,有哪一项诉求实现了?更有的人认为,这只不过是在野党为了权力,而煽动无知的百姓而已。今年7月31日,也是国家英雄日 (Hari Pahlawan),当天那场只有300人参与的斗争集会,有意义吗?

我想这个答案或许只有100年后的人们可以客观、公正地回答。

我们只知道法国人的共和梦,与保守势力历经了多次漫长的拉锯战。从1789年攻占巴士底监狱开始,直到1870年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成立,将近81年后,法国才有了较稳定的共和体制。

 

Wednes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