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ionen handel.

黄振威.是时候重新调整新经济政策

发布于 2021-11-16 15:01

 

 黄振威.是时候重新调整新经济政策- 言路- 新闻线上| 星洲网Sin Chew Daily

新经济政策(NEP),它触及了每个大马人的生活。NEP是一项平权措施,已经实施了50年。我们需要考虑扩大蛋糕,而不是仅仅谈论蛋糕的大小,因为蛋糕在不断缩小。让我们先把注意力集中在扩大大马蛋糕上,而不是在蛋糕缩小的情况下,讨论蛋糕的大小。

黄振威.是时候重新调整新经济政策


16/11/2021


1980年,作为马来西亚国民大学(UKM)的学生,一个为推广国家语
言而设立的机构,有一些重要的课程在等着我。它的学生主要是巫
裔,说实话,几乎是单一种族。该大学意识到种族不平衡,开始做出
改变。
   我来自多元化的槟城,在一个乡区环境中,非巫裔学生的微小存在是
我校园生活的一个令人不安的开始。在我到达雪兰莪州之前,我从未
听说万宜这个地方。但是,被放在一个陌生,甚至是不舒服的环境
了解 .
   在此,我想谈谈新经济政策(NEP),它触及了每个大马人的生活。NEP是一项平权措施,已经实施了50年。它已经实现了一个里程碑,然而半个世纪后却没有引起什么轰动。也许它仍然是一个有争议的敏感问题,只有少数人能够理性地讨论它。
在UKM,我也结识了许多巫裔朋友,他们让我看清了很多事情。我没
有意识到有些人是如此贫穷,以至于他们不得不把部分奖学金寄回家
帮助他们的父母。
许多人难以应付他们的学习,因为书籍几乎全是英文。他们来自马来学校,以国文参加考试,最后进入UKM才发现参考书是使用英文,而讲课是使用国语。他们不可能在纯粹的绩效制中竞争。这就像期望一个生活在丛林里的土著孩子可以像一个享受郊区生活的澳洲白种人孩子一样。
     巫裔和原住民的英语水平很差,如果他们要继续上大学,就必须接受英语课程和考试。英语掌握得不好并不会让人的智力变弱,但它肯定会让人与外部世界脱节,而英语仍然是最重要的国际语言。
我记得有些学生向我寻求帮助,问他们是否可以将英语作文死记硬背!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对他们的困境感同身受。我们谈论的是1970年代和1980年代大马的好日子,在互联网时代之前。
    他们来自乡区,没有机会或经济能力去上补习班,购买参考书,也没有接触过英语或其他文化。我可以更好地理解和意识到机会和平权措施的重要性,而我的土著朋友同样对他们的非巫裔朋友没有得到奖学金感到震惊,特别是那些应该得到奖学金的人。

   有些人第一次与非巫裔建立了友谊,因为他们从未曾接触过生活在一
个有许多复杂问题的多元种族社会里。我曾经开玩笑说我拿“FAMA
奖学金”,意思是说这是由我的父母赞助的,但我的父母确实有能力
支付我的大学费用。但对于那些条件较差的非巫裔学生来说,当然会
有怨恨,这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我的巫裔朋友也明白,有贫困的华
裔和印裔,也不是每个非巫裔都来自富裕家庭。
    我有一个印裔朋友告诉我,他来自彭亨州的割胶工父亲是园丘里唯一
没有把辛苦赚来的钱挥霍在酒和赌博上的人,因为他把每一分钱都省
下来支付大学学费。
    一路走来,许多符合资格且非常努力的非巫裔朋友,仅仅因为固打制
而未能被医学系、法律系和工程系录取。他们就很难对NEP有一个客
观的判断。
    NEP是1969年513种族骚乱后的产物,它的制定是为了消除贫困和重组
社会。具体来说,它是为了重建大马,解决让巫裔处于劣势的不平等
和不平衡的经济基础。简而言之,巫裔需要在经济中获得公平的份
额,以成为正式的伙伴。
   NEP是第二大马计划(1971年至1975年)的一部分,是一项20年政
策。政府理直气壮地落实NEP以改变不平衡的状况。与前两个马来亚
计划和第一大马计划不同的是,在NEP中阐明了土著,使用的是“rural inhabitants”(乡区居民)一词。
    拿督斯里纳西尔在新书《What’s in A Name》中写道,首相敦拉萨
在1970年宣布,政府有意成立一个马来商业和工业社区,以让巫裔能
够与其他种族的商业阶层一样,在各种复杂程度的企业里进行领导、
管理和工作。
       “这反过来意味着必须加强巫裔的教育、培训和就业,让巫裔能够从
事高级工作。企业的经营权也必须更平等地分享。” 他写道,因为在
1970年,巫裔只拥有2.4%的商业公司。

    50年后,NEP成功地培养了强大的巫裔中产阶级,这对一个良好的经
济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在许多国家,由于没有中产阶级,导致出现不
平衡。
       我们这些60岁以上的人都会记得,大马曾经在种族上被分化为几个小
团体。这很糟糕,因为地点是按种族分配的,例如,吉隆坡的甘榜峇
鲁是巫裔、富都是华裔,而十五碑是印裔。每次在甘榜峇鲁举行集
会,都会引起不必要的恐惧。
         但是,当雪兰莪有了大型的梳邦区后,它是纯粹的多元种族性质,没
有人能够真正分辨出哪家哪户是属于哪个种族。当然,为土著提供的
折扣有助于建立多元种族的邻里关系。城市化也为土著带来了成功,
这是NEP的一个目标。
     大马公司里有多元种族员工提升巫裔成为专业人士的目标,包括送
他们到海外学习当然是NEP的一个积极成果。
        毫无疑问,NEP造就了许多巫裔大亨,但在1970年代和80年代,也出
现了许多非巫裔大亨。总之,大马人还是有机会更上一城楼。
NEP是成功的,尽管我们不能忽视它也是实现真正的国民团结的一个
障碍。贫困的巫裔和非巫裔依然存在。NEP也带走了巫裔的不安感。
正如詹德拉所写的那样,“总的来说,巫裔的担忧与大多数巫裔的贫
困有关,而这些都被视为是富裕的非巫裔造成的。”这是他在1989年
的观点,或许在某种程度上,来到了2021年,情况仍是如此。
        不可否认的是,如果广大民众仍处于贫困状态就很难促进国民团结,
但与此同时,如果部分大马人仍感到被剥夺和被不公对待,也同样于
事无补。
      “即使有了巫裔资本家,只要巫裔的贫困仍然存在,国民团结的问题
就仍将存在。因为在这种情况下,巫裔的贫困问题仍然可以遭到利
用,从而制造种族冲突。”他补充说。

     不幸的是,这就是现实,即便当贪腐的巫裔领袖说是为了保护其种族
利益而从政府设立的机构中窃取数百万,甚至数十亿美元。然后,还
有一些政客延续这样的信念,即贪腐的巫裔领袖比清廉的非穆斯林能
更好地执掌政权。他们甚至从所谓的宗教角度为贪污行为辩护。
       纳西尔写道:“我坚信,如果后来的政治人物尊重敦拉萨和(副首
相)敦依斯迈的承诺,即NEP应持续不超过20年,它将被视为一个辉
煌的成功。

“NEP在其制定后的50年里一直存在,是最初制定后的扭曲、变形和
经常起着反作用的版本。

     我认为许多清醒的大马人不会反对该计划的目标,该计划试图在20年
的时间里纠正不平衡,但又不失公正。它的目标是30%,尽管当时巫
裔人口几乎有60%,现在甚至更多。但是,没有一名大马人应该因为
不是土著,而被不公平地排除在就业机会或大学录取之外,特别是在
NEP推行了半个世纪之后。我们必须慢慢地从我们的政策中去除种族
叙事,包括NEP,我们应采用基于需求的方法。最终,它仍将回到土
著的需求,因为他们占大多数。
    尽管如此,非巫裔的数量仍在急剧萎缩。那么,所有这些政策的结果
是什么呢?这是否意味着最终需要对可能只占人口20%至25%的少数
民族采取平权措施?在大马,外籍人口已经多过印裔人口。
         对土著的竞争可能来自第二或第三代柬埔寨人、孟加拉人、印度人、
罗兴亚人、叙利亚人和巴基斯坦人,他们可能坚持认为自己有权享受
与巫裔相同的特权。他们可以说,根据联邦宪法,他们是土著,因为
他们是穆斯林,奉行巫裔的生活方式,甚至可能有巫裔配偶。当然,
第三或第四代的大马华裔和印裔,不应该比他们享有更少的权益。
        大马现在需要认真再次进行调整。如果我们不从沉睡中清醒过来,我
们将失去作为一个国家对外资的吸引力。我们在东南亚的地位将继续下滑,输给了越南,而印尼现在正迎头赶上我们。
      我们不能维持我们所拥有的一切。我们需要创造一个更好的大马,充
分利用我们的多元化,成为一个真正的大马。不幸的是,我不认为我
们可以依靠我们的政客来决定我们的未来。我们必须一起做这件事情。
       首先,我们需要考虑扩大蛋糕,而不是仅仅谈论蛋糕的大小,因为蛋
糕在不断缩小。让我们先把注意力集中在扩大大马蛋糕上,而不是在
蛋糕缩小的情况下,讨论蛋糕的大小。


Wednesday the 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