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走向威权复辟?

发布于 2021-12-16 03:15

story image

2021年恢复议会民主后,举行马六甲州选,巫统领导的国阵以三分之二多数狂胜,把对手希盟及国盟击得溃不成军。那么,这次巫统的强势归来,是否意味着威权体制的再度复燃?与50年前相比,大马如今的民主根基无疑是相对扎实,然而距离理想的健全民主制度仍然有一段距离。因此,我们应该时时刻刻保持警惕,避免威权体制复辟造成民主倒退。

大马走向威权复辟?

 
 
 
杨启贤
Dec 9, 2021 7:15 PM
更新: Dec 10, 2021 12:00 PM
 

【华教节特辑】

1971年,因513事件中止的马来西亚国会于2月恢复运作。2021年1月,大马政府为了应对2019冠病疫情而要求国家元首颁布紧急状态,并再度中止国会。大马议会民主经历半世纪又迎来另一次暂停。

紧急状态于8月中止后,国会得以再度恢复运作。相隔50年,大马在2021年之后的政治发展,会否与1971年恢复议会民主后相似?

国会恢复后巫统强势归来

从表面看来,两者都有个共同的特征,就是巫统势力得以壮大。虽然由巫统主导的联盟政府于1969年大选失去三分之二国会多数,不过随着513事件后颁布紧急状态,巫统乘机招纳各在野党,并让政府得以取得修宪的三分之二国会多数,让巫统于1971年国会恢复运作后继续强势执政。

1971年末,沙巴迎来州选,这也是国会恢复运作后首次州议会选举。其结果是亲巫统的沙巴联盟于提名日当天在所有32州议席不战而胜。以巫统为主导的党国威权体制也逐渐成形。

2021年恢复议会民主后,巫统于短时间内夺回告别三年的首相宝座。随后因州议员变节而举行马六甲州选,让大马引来恢复国会运作后的第一次州议会选举。巫统领导的国阵以三分之二多数狂胜,把对手希盟及国盟击得溃不成军。那么,这次巫统的强势归来,是否意味着威权体制的再度复燃?

依斯迈缺乏强大国会多数

目前来说,两者之间的发展并非完全一致。1971年2月国会恢复运作之后,由时任首相阿都拉萨领导的政府修改联邦宪法第10条文,赋权政府立法管制敏感议题言论,甚至国会议员于国会里的言论也不能幸免。

政府修改《1948年煽动法令》,巩固控制言论权,同时也通过《1971年大专法令》,限制大学生的参政权。许多影响国家长远发展的政策也相继于1971年推出,如新经济政策及国家文化政策等。

相反,现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上台以来,与希盟签署了《转型与政治稳定谅解备忘录》,针对6大事项合作,包括国会改革及司法机构独立性等等。

当然,这也并非意味党国威权体制不会死灰复燃。依斯迈沙比里缺乏强大国会多数,答应与在野党达成政治休战,这也极有可能是相位未稳前的权宜之计。即便是备忘录里的改革都得以在下届全国大选前推行,如果巫统能于选后重新强势执政,也难保不会走回威权体制的老路。

在野党应形塑替代政府姿态

那么,2021年的各个在野党,有什么地方可以向1971年历史借鉴,以防止另一个威权体制的形成?

其实1971年与2021年都有个共同点,那就是人民经历先前的动荡与政治不稳定,都希望能尽快恢复正常生活,并期望政局能稳定下来。因此,诸如希盟先前于马六甲策划议员变节及推翻州政府的举动,往往都只会招来反感。

另外,拉萨政府当年收编各个在野党后,执政联盟(即后来的国阵)成为唯一可能执政的政治团体,剩余的在野党也只剩下监督政府的角色,绝无可能取而代之,这也是威权体制得以形成的主要因素之一。

因此,时下在野党尤其是希盟必须时时刻刻展现替代政府的姿态,让朝野博弈体现为现任政府与替代政府的对垒。要做到这一点,希盟必须尽快成立影子内阁,并让影子内阁成员监督相对应的部长,并将此常态化。这样一来,即便下届大选无法赢得政权,至少也能把替代政府的功能制度化。

与50年前相比,大马如今的民主根基无疑是相对扎实,然而距离理想的健全民主制度仍然有一段距离。因此,我们应该时时刻刻保持警惕,避免威权体制复辟造成民主倒退。


杨启贤,马来西亚行动方略联盟(GBM)专案助理,出生于沙巴,现居吉隆坡。

本文为“2021年华教节特辑”文章,由林连玉基金供稿,以配合12月举行之华教节活动。今年的华教节特辑双主题为:一、疫情时期的民主挑战;二、疫情时期的教育挑战。

本文内容是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当今大马》立场

 

 
 
Tue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