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恐怖主义下的斯里兰卡平民

发布于 2019-04-30 08:11

Image result for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恐怖主义下的斯里兰卡平民

解决恐怖主义这个任务,一定是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只有把恐怖主义问题和共产主义运动结合起来,才有可能彻底消灭恐怖主义及其土壤。而在这个过程中,唯物主义的价值观、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平等的分配机制、优秀纯洁的组织则是不可缺少的必要条件。

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拯救恐怖主义下的斯里兰卡平民

赵文凌 · 2019-04-24 · 来源:青年思考
 
解决恐怖主义这个任务,一定是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只有把恐怖主义问题和共产主义运动结合起来,才有可能彻底消灭恐怖主义及其土壤。

 

一周前的巴黎圣母院大火,虽然没有发现人员伤亡,但是让全世界为之垂泪。一群人不管有没有看过《巴黎圣母院》,有没有去过巴黎,都在扼腕痛惜,你稍微有点别的联想还会说你狭隘。更有全球数位大佬当即站出来表示,要捐出巨款作为巴黎圣母院的修缮费用。

而最近几天斯里兰卡发生的连环爆炸,夺走了290人的生命,却没有人在朋友圈哀悼。那些争着抢着给巴黎圣母院捐款的大佬,不知道有没有给斯里兰卡290遇难者的家属捐一些慰问金?

你看,这个世界,谁在主导话语权是一目了然的。

不管有没有人哀悼这290亡灵,这起发生在斯里兰卡的9起连环爆炸十分值得我们关注。毕竟,这次的恐怖袭击可以说就发生在我们家门口不远的地方,恐怖势力的乌云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离南亚、东南亚更近了。

  01

九起连环爆炸回顾

2019年4月21日上午,在斯里兰卡国内共有6处地方发生炸弹袭击,包括首都科伦坡三家五星级酒店、两处教堂及东部城市巴蒂卡洛一处教堂连续发生爆炸;一名斯里兰卡安全官员表示,六个地点几乎同时发生了爆炸袭击。发生爆炸时,教堂内在进行复活节庆祝活动。

2019年4月21日下午,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郊区发生第七起爆炸事件。2019年4月21日17时,在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一住宅区内发生第八起爆炸。

2019年4月22日,据“今日俄罗斯”(RT)消息,斯里兰卡首都科伦坡再次发生爆炸,这是继21日当地连续8起爆炸后,再次发生的第九次爆炸。一位目击者表示,此次爆炸发生在科伦坡教堂附近的一辆面包车中,当时警方拆弹小组正在试图拆除车上的炸弹。

2019年4月22日,斯里兰卡卫生部长表示,这起袭击由本地极端组织NTJ策划。斯里兰卡政府宣布,4月23日为全国哀悼日。

截至2019年4月22日11时,据路透社援引斯里兰卡警方发言人报道,斯里兰卡连环爆炸案,已造成290人死亡,约500人受伤,已确认有1名中国人遇难。

  以往,斯里兰卡发生恐怖袭击后,人们自然就联系到著名的“泰米尔猛虎组织”。因为族群矛盾,聚居于斯里兰卡北部和东部的泰米尔人与主体民族僧伽罗人冲突不断。“泰米尔猛虎组织”与斯里兰卡政府及军队的冲突持续了二十多年,期间发生过数不清多少次的恐怖袭击。

不过这次,大家可以看到,大部分爆炸地点都和基督教教堂有关,毫无疑问,这是一起冲着基督教去的恐怖袭击。想要了解清楚宗教与这次恐怖主义的关系,还要从头说起。

自古以来,佛教徒僧伽罗人和印度教徒泰米尔人之间的矛盾一直是斯里兰卡具有压倒性的主要矛盾,由此引发的斯里兰卡内战以烈度高、时间长而闻名于世。

到了近代,欧洲殖民者入侵,比如葡萄牙和荷兰的统治,又给他们带来了天主教、新教信仰。这样,印度教、佛教、天主教、新教、伊斯兰教,各方角力,让这个小小的岛国,成了“诸神的战场”

  19世纪,近代著名“搅屎棍”大英帝国又成了斯里兰卡的宗主国,英国沿用对待印度的统治策略,对斯里兰卡两大宗教群体分而治之,不但不化解矛盾,还有意激化矛盾,让僧伽罗派和泰米尔派之间的斗争愈演愈烈。

在今天,占斯里兰卡人口6%左右的天主教徒多数是英国殖民时期,由当地人改宗皈依形成,与其它族群和宗教都没有太大的矛盾,总体上处于比较超脱的地位。占人口7.5%的穆斯林去年3月在斯里兰卡第二大城市康提曾经跟僧伽罗人发生较大规模冲突,当时,斯里兰卡总统西里塞纳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实际上,斯里兰卡穆斯林是历史上由阿拉伯商人和僧伽罗人及泰米尔人通婚融合形成的,即斯里兰卡“摩尔人”。

但是,从斯里兰卡国内的情况看,穆斯林与天主教徒本身没有太大矛盾和仇恨,如果穆斯林ji端组织要对天主教徒下手,很可能是受国际因素的影响。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想到上个月发生在新西兰的清真寺袭击?这两起宗教ji端主义事件是不是有点相似之处?

  所以,我们也该反思,为什么中东、西亚、东南亚、非洲这些地区一直内乱不断?宗教、民族矛盾非但没有缓和,反而愈演愈烈?

02

恐怖主义的成因复杂

我们可以看到,与恐怖主义密切相关的几个国家有一个最大的相关共同点——贫民多,失业率高。

2005年,全球经济危机还没发生的时候,油价正在积极上涨,阿拉伯国家的失业率已经达到了14.4%。埃及的贫困率达到41%。西亚北非,年轻人的失业率在30-50%之间。

整个阿拉伯世界,60%的人口在25岁以下,换句话说,你们去了阿拉伯国家会发现,一半的人口比你小。这么高的青少年比例,这么高的失业率,所以阿拉伯世界是恐怖分子最大的源头。

  而这次九连环爆炸的斯里兰卡呢?2018年第四季度该国的外债总额为532亿美元,据有关机构预测,到2019年底,这一数字将超过600亿美元。斯里兰卡每年的偿债额已超过其GDP的77%!

归根结底,经济问题是恐怖主义的基础。

《共产党宣言》最后一句话是“无产者在这个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锁链,他们获得的将是整个世界”。对于恐怖分子来说,他们连个无产者都当不上,更别说获得整个世界了。所以说,在搞破坏的时候,他们既没有心理负罪感,也不会顾忌惩罚和报复,任何能提供心理安慰的恐怖主义都可能动员他们去搞袭击。

 

  那么还有一个问题,如果说穷和失业就能给恐怖主义提供土壤,那么过去更穷的时候,为什么恐怖主义不那么厉害?经济基础固然重要,但文化因素、外部因素也是恐怖主义真正能够发生的十分重要的条件。

在欧美价值观的基础——自由主义盛行世界的时候,政府是世俗的,中立的,大家宗教自由,行动自由,但必须在公共事务中互相宽容。

这种自由主义一定程度上助长了恐怖主义。对付恐怖主义,欧美实际上就是两个办法:

1、放任,随便你。自由主义经济制度下,有钱人给自己雇保安,穷人社区的治安混乱就随便你了。时不时来个恐怖袭击,可能还可以加强统治的合法性。

2、彻底的高压统治,消灭个人自由。这就是欧洲极y翼现在主张的观点。对恐怖分子所属的社区进行无差别报复,搞民族消灭,搞宗教战争,对个人生活进行全面监控,甚至搞白名单制度。

当代的西方实际上就是在这两种选择之中摇摆,最后社会的发展趋势就是两种措施的混合。如今的西方社会,可能这一块是高压统治,那一块是自由放任,如果欧美经济尤其是欧洲的经济进一步衰退,谁也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法国的“黄背心”运动就是一种警示。

 

  事实上,在近现代历史中,伊拉克、叙利亚、包括东南亚诸国,都曾努力走向世俗化、现代化、促进过宗教民族的融合。那么到底是谁——打断了他们现代化的进程?是谁一手导演了分裂、敌视和混乱,唯恐天下不乱?是谁不断以“m主”的名义摧毁世俗政权?是谁以“人权”的名义强行制造分裂?

没有人可以以上帝的名义看着世界燃烧,如果有,这种人迟早要遭到来自人民的报复!

对斯里兰卡来说,她忘不了这里曾经来过的殖民者,因为就算他们人走了,还要给这个国家留下民族和宗教的裂痕和仇恨。可以说,今天发生在斯里兰卡的惨剧以及过去的斯里兰卡的内战,曾经的殖民者脱不了干系,现在的西方国家也脱不了干系。

03

悲剧如何才能不重演?

悲剧如何才能不重演?首先要考虑的根本问题还是经济基础。实行什么样的所有制度和分配制度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个社会能不能实现大多数人的安居乐业。

不管原因是什么,把一部分人抛到经济主流之外,就必然会给恐怖主义提供土壤。所以,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资本主义发展模式是绕不开恐怖主义的。

要绕开恐怖主义就要加强国家干预经济,让所有人都参与生产,在生产的基础上进行分配才有可能解决问题。

也就是说,只有公有制的社会主义才能彻底消灭恐怖主义的土壤。

另一方面,从意识形态的角度来说,我们要想摆脱自由主义的那一套欧美价值观,就要基于世俗社会重建价值观。建立一个什么样的价值观呢?这取决于我们要建立一个什么样的社会。那么,我们渴望一个什么样的社会呢?

当然是一个没有上帝、没有神、没有天堂地狱也能让大多数人信服的社会!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用科学和真理打败迷信和宗教。这样的价值观,生活在中国的大家应该在上中学的时候学过,叫做唯物主义信仰。

最后,再好的经济政策,再好的意识形态,也是基层组织操作出来的。半夜一个人想起哲学问题睡不着,想要找个人谈心,无论这个人是牧师还是党支部s记,他都能影响你的思想,都有极大可能说服你改变价值观。

好了,以上几个想法凑到一起,大家很清楚了。

 

  实际上,中国在毛泽东时代,的确很彻底的解决了ji端主义宗教问题,解决了恐怖主义问题。而在新时代,笔者相信,解决恐怖主义这个任务,一定是共产主义运动的一部分。只有把恐怖主义问题和共产主义运动结合起来,才有可能彻底消灭恐怖主义及其土壤。而在这个过程中,唯物主义的价值观、公有制为主体的经济、平等的分配机制、优秀纯洁的组织则是不可缺少的必要条件。

Wednesday the 1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