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灿荣/老平:历史转了一圈,汉唐盛世归来

发布于 2019-10-11 09:11

在我们正在经历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这个伟大的时代,西方文明已如夕阳沉落;而人类历史上的老牌王者,来自东方的巨龙神族,已经勃然升腾,喷涌而出!

这不是屌丝逆袭,这是王者正归来!

历史,终将回归本来的样子。

 

金灿荣/老平:历史转了一圈,汉唐盛世归来

雷人雷语 9/26

 

 

2019年8月17日,吃瓜群众喜爱的PLA战略忽悠局政委、人大教授金灿荣老师,登上【扬州讲坛】,为现场观众解释当今世界格局中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讲座中,金教授讲述了西方的成长史,还带着观众一起回忆了西方殖民世界、建立全球话语权的历程,整个讲座风趣且幽默!

 

本文根据金教授的演讲视频整理而成,中间有老平的注解,文末则是老平的整体感受。

 【1】

 一百多年前,有一个很伟大的近代思想家叫【梁启超】(老平注:中华民族概念的首个提出者),梁先生是我敬佩的近代人物。梁先生就有一个判断,近代历史是西方横霸天下的历史,这个话是准确的。

 为什么西方主导天下?因为西方力量大。

 我们国际关系学界是这么定义国际格局的:国际格局是指国家之间的力量对比,谁力量大,谁主导国际格局。那么过去几百年都是西方力量大,所以它就主导国际格局。

 那么为什么西方几百年的力量大?因为西方它的进步在先。这几百年也就是整个近代史,人类的主要的进步,我个人认为都是发生在西方。 这一点我不得承认。

 500年来,西方在主要的方面一直领先。简单梳理一下,西方的领先有十个方面。

 第一个进步就是地理大发现。通过地理大发现,西方人对我们生活的星球的基本状况了解就很深入了。

 当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麦哲伦实现了环球航行的时候,我们中国人的天文观还是“天是个苍穹,地是个方块”,漂浮在无边无际的海上,这很落后的。

 咱们江苏老乡吴承恩写《西游记》,他的天文观就是这样的,“天是个苍穹,地是个方块”。

 老平注:虽然在哥伦布之前几十年,咱们就有波澜壮阔的郑和下西洋,可是我们没有完成环球旅行,因此思维还是限定于此。

 而西方人这个时候,已经知道地球是个圆的,表面71%是水,29%是陆地。水是连着的,陆地是分离的。所以,地理大发现使得西方人在知识和视野上超过了我们。

 这是人类从前现代迈向现代的第一步,地理大发现,西方在知识、视野上超过我们。

 第二个方面,是西方建立了以西方为中心的现代世界体系

 我们现在生活在这样一个体系里面,但在地理大发现以前,我们没有这个体系的。此前,我们生活在一个小小的文化圈,东亚就是中国文化圈,南亚是印度文化圈,总之就是大家生活在不同的文化圈。

 另外,我们对美洲的存在我们都不知道,澳洲也不知道。所以,以前是没有世界体系的,是在地理大发现之后的一两百年,一个世界体系形成了,我们今天还生活在其中。

 客观上,这个世界体系对我们后来的进步,是很重要的。但我们也必须承认,这个世界体系的建立其实挺残酷的,是通过殖民的过程形成的。

 在南北美洲被发现以后的一百多年,欧洲人就把南北美洲全占领了。占领的过程杀了很多人,很多印第安人被消灭了,然后他们把澳洲也占领了。

 整个非洲,除了一个国家(埃塞俄比亚)没有被殖民,全部被殖民了。

 另外,俄罗斯人越过乌拉尔山,整个北亚被占领了,西伯利亚、外高加索、中亚、东北亚部分全部占领了。

 很短的时间,欧洲人地理上扩展了10.5倍。然后开始把我们传统的亚洲部分,西亚、南亚、东南亚都占领了。

 【2】

 日本是个例外,日本很快就变成了列强。

 它不是被占领,而是跑去占领旁边的国家了!把我们台湾给割跑了,把朝鲜南北都占领了,把人家朝鲜吞并了。另外,日俄战争之后,把库页岛(俄国人叫萨哈林岛,我们叫库页岛)占了3/4。

 所以,日本有点例外。它是非西方国家,但是它学西方学得很好,自己变成列强。

 中国其实也是个例外,在西方殖民的巅峰期,我们中国也没有被(完全)殖民化。

 大家想一想,中国最惨的时候,20个条约城市里面出现了20个租界。所以我们中国人,跑去跟东南亚、南亚、非洲,跟他们讲说我们有“百年国耻”,人家其实挺不理解的!

 他们说,不就是20个城市里面有20个经济开发区、自贸区吗?你们叫什么百年国耻?的确和我们现在搞的自贸区差不多,当然不是严格意义,因为当时主要是司法不独立。

 但是,你要站在非洲、中东、南亚那帮兄弟们眼里,他们其实比我们惨,他们是彻底被殖民了。所以,他们对我们有点不太接受,说你们比我们混得好,叫什么“百年国耻”?!

 主要是没有对比。因为中国有2000年,在世界上混得很好。等于原来是宰相,现在成了外卖小哥。这个落差太大,所以感到很痛苦。非洲兄弟永远是外卖小哥,所以它没感觉。

 情况就是这样,西方人在很短的时间,就把世界纳入它领导的体系。

 除了东北亚保持一定的独立性,其他几乎所有的世界部分,都被它牢牢控制,就形成了今天我们还生活在其中的世界体系,以西方为中心的现代世界体系。

 坦率讲,这个结果客观上还是进步的。因为如果没有这个世界体系,后来很多东西发生不了。

 但是这个过程,我们还得强调它是不道德的,是很残酷的!

 印第安人给杀了几千万人,非洲兄弟也杀了不少。而且,他们杀完非洲人以后,还干坏事,贩奴,搞了200年贩奴。历史学家研究贩奴,大概一共卖掉了1.7亿非洲人,200年时间。一半的非洲人给卖了。

 这其实也是不道德的,因为在他们贩奴者的眼里,非洲人其实跟动物是一样的。 他们卖奴隶,跟卖个狗、猪、马是一样的,很羞辱人格。而且这个过程很残酷,这1.7亿人其实有一半人死在路上,条件太差。

 这是第二块,是很难评价的一个事情,从道德角度来讲不好。但是从结果来讲,有了一个现代世界体系。

 

 

第三个西方进步的脉络叫思想解放。近代西方人经历了三次思想解放,一次叫Renaissance,中文翻译叫文艺复兴,地点是在意大利,时间是14、15世纪。

 为什么在意大利?因为意大利是整个地中海地区的商业中心,所以在整个中世纪,欧洲最富裕的地区就是意大利。

 大家都知道有一本书,叫《马可·波罗游记》,马可·波罗先生在咱们扬州当过官,当到现在差不多一个局级干部。

 然后回去了,在热那亚退休了。结果在那混得特别不好,所以天天回忆中国。于是就写了一本《马可·波罗游记》。

 从《马可·波罗游记》可以看得出来,当时中国生活水平比意大利高。在马可·波罗的眼里,咱们国家属于发达国家,意大利属于发展中国家。说明中世纪,其实我们挺先进的,整个生产力水平就是我们比他们高。

 但是请注意,热那亚就属于意大利商业中心之一,而意大利商业中心就是当时欧洲的商业中心。意大利在中世纪的1000年,属于整个地中海世界的商业中心。它是欧洲、北非和西亚(环地中海)的一个贸易中心。

 在这个商业中心,就出来了巨大的商业资本。这个商业资本发展到一定程度后,就要独立了,要摆脱神权统治和王权统治。

 于是,这些商业共和国他们就培养了很多文人,这些文人最后就推动了这么一场运动,叫文艺复兴

 这里面代表人物,是写神曲的【但丁】;科学奇才、艺术奇才【达·芬奇】;艺术天才【米开朗基罗】;还有伟大的科学家【伽利略】。

 文艺复兴起什么作用?人的解放。

 因为在文艺复兴以前,整个欧洲的意识形态是神学意识形态。他们结论是,人是没有价值的。我们的生命的意义就是为神服务,为神的荣誉服务,我们本身没价值,

 但是文艺复兴说,我们人,作为上帝的造物就是有价值的。这句话是不是人就解放了?人的解放,是思想上现代化的起点。

 这就是西方思想解放的第一步,解决人的价值,人就是有价值的。这是十四十五世纪在意大利。

 过了一百多年。在16世纪初,北欧出现了另外一场伟大的思想解放,英文叫Reformation,中文翻译叫【宗教改革】

 1517年,德国的一个城市科隆,有一个伟大的神父【马丁·路德】跑到科隆教堂,贴了一张“我”的大字报,上面提了95个疑问,主要质疑教皇。然后,就引发了宗教争论。

 争论的结果,是天主教世界的分裂,出现了新教和老的天主教。这个过程就叫宗教改革。

 宗教改革的进步意义,就是把神的世界和我们的世俗世界分开了,就出现了一个观念叫“上帝归上帝,凯撒归凯撒”。这样大家就合理分工了,你的信仰我尊重,但是你不要干涉我的世俗世界。

 又过了一百多年,十七、十八世纪,在法国出现了第三个运动,英文叫Enlightenment,中文翻译叫【启蒙运动】。出现了又一批文化巨匠,像伏尔泰、孟德斯鸠、莱布尼茨、卢梭。

 启蒙运动起什么作用呢?让理性的光芒照耀人类。

 因为中世纪时,在神学意识形态之下,人的理性是不重要的。

 你不要想,你一想就错。人类一思考,上帝就发笑。你不要想了,你就听上帝。那么上帝谁来传达他的心声?教皇。具体的老百姓谁来讲?神父。

 但是,这帮启蒙思想家说不对,说理性是上帝给我们人类最好的礼物。上帝的礼物,你不用就对不起上帝。我一定要独立思考,不管谁讲,我得思考一下。

 这是很伟大的一个事情,理性起来了,非常伟大。

 

 

附带讲,在Enlightenment中,法国人为主的启蒙运动过程当中,中国起了一个很奇怪的作用。

 因为这帮老兄想把神性降低一点,把理性提上来。他们就找了一个现实世界的样板,说这个样板就是用理性治理国家,治理得还挺好。

 于是,他们就找到了中国

 所以,在伏尔泰、孟德斯鸠的著作里面,中国是一个理想化的国家。用人的理性来管理,管理得井井有条,非常好。

 他们深受《马可·波罗游记》影响,还有很多早期传教士的笔记、书、通信的影响。他们把中国想象得很好,想象得我们自己都不认识。

 在一些启蒙思想家的著作里面,我们中国皇帝,相当于柏拉图理想国里面的哲学王。我们知道中国五百多个皇帝,多数都是乌龟王八蛋,都挺坏的,好皇帝有,很少很少。

 但是,在启蒙思想家的著作里面,他们就是哲学王,很理想的。

 很像咱们今天网上的公知,他们对中国现实不满,要批评中国。但是他们得树一个样板,于是他们把美国想象得特别好。网上公知讲的美国,其实也是不存在的,真正的美国跟这个是没关系的,是他们想象的。

 这是跨文化交流当中经常会出现的一个现象,为了批判现实,必须把一个其他的存在想象得很好,否则他们的批判没有依据。

 这是在中西文化交流史上很独特的一幕,在西方的近代思想解放运动当中,中国还起了一个很好的、很正面的作用。

 经过这三次思想解放,文艺复兴、宗教改革、启蒙运动,整个西方的认识水平、理论水平,达到很高的高度。

 于是,他们在方法论和社会科学知识上,或者叫理论水平上,超越了其他人类。后来,有很多现代的学说就出现了,马克思主义就在这个基础上产生的。

 没有这三次思想解放,就没有马克思主义。这是西方崛起的第三个方面。

 【3】

 第四个就是伟大的科学革命

 有一天,有一个苹果砸到牛顿勋爵的脑袋上。牛顿就说苹果不往上飞,砸我干什么?怎么会砸我呢?于是,他得出了一个结论,说宇宙当中存在的一个法则,叫万有引力。

 这是很伟大的一个结论,确实是我们宇宙生存的基本法则,牛顿以前没有这样一个结论。

 这是现代科学的起点,在万有引力的基础上,牛顿提出来牛顿力学三原理,现代科学就产生了。在此之前,西方没有现代科学,我们也没有,但是牛顿力学之后就有了。

 现代科学,是我们人类认识世界、认识社会时,最好的方法论和最好的知识体系。西方有了这个知识体系以后,就如虎添翼了。

 第五个就是社会革命,包括英国革命、法国革命、美国革命。

 社会革命,让社会的封闭性、等级性打破了。社会开始开放,流动性增加,出现了以中产阶级为主的现代社会,这就给后来一系列进步创造了社会前提。

 这里,老平必须插一段:

 此前,老平一直在对比中印两国时,提出两国虽然在建国时,领土、人口、生产力水平等国情相似,而且印度也同样进行了各种经济开放,但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的莫迪时代,始终不能与中国相比,“龙象”之争原本就是伪命题!

 在老平看来,两国最大的差异不在于印度搞的西方发达国家的选举制度,导致整个社会效率低下;两国最大的差距在于,是否进行了社会革命!

 除了革命年代的在解放区的土改,新中国在建立之初,主席团队进行了深及社会最底层的社会主义三大改造(造成大量地主、资本家及后裔逃亡香港,得罪了太多人)!将那些旧的污垢一扫光!

 三大改造后的新中国,拥有全世界都羡慕嫉妒恨的【平等】,让我们挣脱了一个文明古国所有(生产关系)的历史包袱,甩掉了一切旧思维的枷锁,轻装上阵,一日千里!

 而印度呢,本质上没有经历过革命,而是在全球民族解放运动的大潮之下,通过“不合作运动”,逼得殖民者退出才取得独立的。而且独立后,印度又走了捷径,没有进行中国式的社会变革,也就避免了一场必然的血腥阵痛!

 然后呢,即便在大英帝国殖民时期就已废除的种姓制度,法律上早就不被认可了,但是至今依然广泛存在于印度人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通婚、上学、就业等等问题,甚至包括绝不一起就餐!

 因此,在建国70周年的特殊时刻,我们在历数新中国70年的伟大建设成就,回味改革开放40年所取得的骄人业绩时,我们又怎能忘记主席那代人“比山高比海深”的恩情?!

 具体请延伸阅读《得与失:九月九的缅怀与深思》。

 

 (回来继续金灿荣老师的讲座......)

 第六个就是现代社会运动出现。

 人解放了,就很自觉地开始追求自己的利益。为了追求利益开始组织政党、社团,发起各种社会运动,这也是一个进步线索。

 第七个就是伟大的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是人类从农业走向工业的关键。三次工业革命都发生在西方,所以它引领人类的生产力进步。每一次工业革命,都让人类的生产力有巨大的不一样。

 第八个就是现代城市生活的出现。

 古代人类都生活在小乡村里面,乡村让人的生活很稳定。但是,乡村信息很封闭,不利于人类进步。城市是利于进步的,城市是信息的汇聚点。

 现代城市生活,就首先在西方出现。古代我们也有城市生活,但是它的功能跟现代城市还是不太一样。现代城市的商业性、经济性更突出,古代的城市往往是跟政治结合在一块。

 第九个是现代军事革命在西方出现。

 人类进步史其实是一部生存竞争史,挺残酷的。人类的生存竞争是组织化的竞争,不是个体竞争。个体再能干,组织平台被人家打败了,那你不是死,也成了奴隶(比如电影《角斗士》)。

 读《罗马史》的朋友有一个结论,罗马军团横扫地中海世界,在欧洲、小亚细亚、北非横扫。其实,罗马士兵当时平均身高不到1米6;他们打北方的蛮族,今天的德国人、瑞典人,个子挺高大的,身体非常强壮,但是罗马士兵可以打败他们。

 为什么?组织能力好。

 北欧人个子很高大,很有力气;但是组织能力不行,最后被人家打败了。打败的结果,要么你死亡,你活着就被抓到罗马斗兽场,当角斗士去了。

 角斗士的任务是跟狮子、老虎打。所以,角斗士的社会地位跟狮子老虎一样,是动物。罗马人可以买票去欣赏,最后大家投票打赢了,决定是死还是活(可参看电影《角斗士》)。

 所以,这是一个很活生生的例子,你个人能力再强,在人类的发展史上不是那么重要。人类竞争是靠组织竞争,而组织竞争最终的手段是暴力。

 现在,暴力竞争表现为国家军事力量,国家竞争的最终手段是军事力量,军事力量非常重要的。

 我们文人天生是有点反战。坦率讲,因为文人学霸往往小时候身体都不太好,不想再挨打了。所以,知识分子天性有点反战,一听这个暴力就不好。

 这种偏好的放一边,从人类竞争史来讲,人类历史就是生存竞争史,生存竞争是组织化竞争,组织化竞争的最终手段就是暴力,这一点必须承认。

 那么,现在合法的暴力是国家的军事力量,所以军事革命非常重要。谁能够在军事革命领先,谁就领先。

 现在这几百年的历史,西方在军事上一直领先。

 西方率先离开冷兵器,进入到现代兵器。现代火器是西方率先广泛使用。从一般的现代火器到机械化,到信息化,到智能化,都是西方领先,这一点你得服。

 最后还有一个信息革命,或者叫现代传播革命。

 我们人之所以能组成社会,是因为我们有一种沟通能力,communication。我们会说你躲在这,我躲在这,我们三个人打一个。动物不会的,或者说动物会,指挥又不太好。

 那么我们组成这么一个团体,一个社会,它得靠沟通,所以沟通特别重要。一个社会沟通能力强、沟通成本低、沟通范围广,这个社会一定先进,因为它效率比你高。

 古代沟通技术总是很难很差的,现代就出现了更好的沟通技术,具体讲是大众传媒的出现,英文叫mass media。

 大众传媒首先在西方发展,先是报纸,然后是电台,然后是电视,现在是移动终端。这些技术都是在西方先出现。

 这是我简单梳理的,时间关系我只能简单梳理这十点。别的老师可能还可以再找 ......,但是我觉得十个方面的进步是近代人类最重要的进步,全发生在西方。这一点不能不服,一定得承认。

 因为进步在先,于是他们(西方)一定是软硬力量都比我们强。不仅会打仗、科技、产业,而且他们理论水平、制度建构水平高。

 所以,软硬力量强的结果是什么?

 就是它(西方)主导国际格局数百年。但是这十几年国际格局确实在变化,西方力量相对在下降,而中国在崛起。导致一个结果,西方主导天下几百年的格局正在被一个东西方平衡的格局所取代。

 【4】

 各位,还记得前段时间,老平曾经发布过一篇一年前旧文的最新版本吗?《从牛顿到特朗普:历史发展中的偶然与必然》一文,写牛顿,还写了特朗普!

 将一个科学家与当代美国总统联系起来,似乎有些匪夷所思,甚至有不少人第一感觉,认为太牵强。而其实,是由于过去信息不对称(所以垄断信息的民国,大师云集),造成了太多误解。

 比如,我们绝大多数的人都认为,牛顿是现代科学的重要奠基人,为人类科学的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可惜到了晚年,牛顿陷入了对神的研究与冥想中,真是可惜了!

 而其实,那是因为公知们过去没有告诉我们,牛顿原本就是一个虔诚的宗教信徒,一生都是!那个从树上掉下来的苹果,的确给了大师很大的灵感;不过,牛顿的初衷是要为神的无穷无尽威力做出解释,人家正在树下冥想为何天体那样运行呢!

 然后诡异发生了,万有引力定律诞生!此后,神的虔诚信徒,不经意间捅破了神的穹幔,科学在神学的笼罩中破茧而出,扶摇直上九万里!

 其后的几百年,科学对神的质疑与挑战,一刻也没有停止过!

 最后,面对科学与神学的对立,西方人可笑地搞出了“把灵魂交给宗教,把身体交给科学”,达成了拧巴的统一:科学能解决的交给科学,科学不能解决的交给宗教。

 而特朗普呢,这位美国的全球霸权体系孕育出来的成功商人,就像17世纪神的世界培育出的牛顿捅了神的穹幔,对整个西方数百年形成的话语体系和全球治理体系,构成了巨大挑战!

 无节操的退群,无信用的毁约,无底线的“美国优先”......,整个西方社会(包括政客和民众),都在惊讶与骂骂咧咧中无所适从!无数西方政治学者都在慨叹,特朗普治下的美国人心不古、礼崩乐坏!

 此时,全世界都看到,这已不仅仅是美国全球霸权行将崩塌的前奏!而且,作为西方文明的集大成者,美国的日渐衰落,正预示着整个西方世界的沦落与垂危!

 

 

老平在此文中,从历史逻辑的视角,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当初欧洲以虚无缥缈的神,来严密控制人类,原本就是违背人性的,不符合【道】。与其说是科学击垮了神学,不如说是神学扭曲的逻辑击垮了自己!

 同理,从根源上来讲,美国依靠武力和战争维系的全球霸权体系,无论新殖民模式做得多么隐蔽,被统治者的反抗都将是必然的(比如911及南美反美浪潮)。

 这种弱肉强食、优胜劣汰,是大自然的法则,不属于【人道】!美国及西方的霸道模式,严重违背了人道,难以为继是必然的。

 换言之,无论是特朗普,还是别人,都不是帝国衰落、崩溃的真正刽子手;当初扭曲的制度设计,才是一切的根源!

 西方背后的强盗逻辑,注定了一切会发生,注定了特朗普一定会出现。

 这篇文章《从牛顿到特朗普:历史发展中的偶然与必然》比较长,老平分两部分发布的,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做延伸阅读:上部 / 下部。

 也就是说,在我们正在经历的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在这个伟大的时代,西方文明已如夕阳沉落;而人类历史上的老牌王者,来自东方的巨龙神族,已经勃然升腾,喷涌而出!

 这不是屌丝逆袭,这是王者正归来!

 历史,终将回归本来的样子。

Tues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