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否决2/3到变天在望?(孫和聲)

发布于 2012-12-12 08:27

11月18日,巴生老友会邀请丘光耀(上圖),谈《民联执政中央的前景与挑战》,指出:308后,大马能出现新格局制,主因在于,做为造王者的马来人,有了较前更高的政治觉醒,这不但使否决2/3成为可能, 更进而结盟为民联,且提出了共同纲领,如《橙皮书》... 變天在望

 

从否决2/3到变天在望?

2012年12月7日

作者: 孙和声 

308前后的大马政治,的確予人一种强烈对比的感觉。比方说,308前,反对党阵营一贯把重点放在否决2/3,以免权力过度失去制衡,而导致腐败专制失控;可308后,否决2/3已隨风而逝。大家均把重点聚焦于:第13届大选会否变天,也就是,自1955年以来,执政中央的联盟∕国阵会否失去中央政权,变成在野党。 从首相纳吉,对大选日期举棋不定的情况判断,国阵似乎也对本身的胜算不是很有把握。以大马第一任首相东姑阿都拉曼名字(Rahman)来预测未来首相的「Rahman预言」会否成真,且拭目以待。

也因此,不少政治观察家认为,第13届大选將是有史以来最激烈,也可能是最不干净的选举。可以想象,民间对这课题的关注,也不断升温。笔者也在最近,趁著这个政治热潮而出版了《大马变天,远吗?》一书,以便为有兴趣者,提供一本较有系统,与基本资料的便利参考书。

下届大选,谁主浮沉?11月18日(星期天),巴生老友会邀请到目前火红的名嘴丘光耀,谈谈《民联执政中央的前景与挑战》,超人气的超人,一口气地讲了2个小时,听眾竟也毫无倦意,津津有味地听足2个小时。民联出了这样有吸引力的名嘴与文宣高手,的確对国阵致成了不小的杀伤力,尤其是对马华总会长蔡细歷。

按丘光耀的说法,308后,大马能出现新格局制,主因在于,做为造王者的马来人,有了较前更高的政治觉醒,这不但使否决2/3成为可能,也创造了马来人当国会领袖的事实,更进而结盟为民联,且提出了共同纲领,如《橙皮书》。尽管行动党与伊斯兰党,在神法治国上,有很大分歧,可两党的关係,却基本上日趋稳固。之所以,原因当然是多重的,如治安败坏,使非马来人担心治安,更甚于伊斯兰法;民联3党,均有共同的反腐倡廉与民主化意愿;行动党不特意宣传可能会引起马来人误解的社会主义(因被国阵妖魔化);伊党也暂时以福利国口號取代伊斯兰国口號;伊党內开明∕专业派崛起;马来人对行动党的恐惧(被国阵妖魔化)有所下降等。约言之,两党皆有所相互迁就。

反腐才能惠民

此外,进入21世纪,各种主客观条件,也起了变化,创造了新条件,如信息技术的进步与普及化;各类跨族群新社会运动的崛起;民联的文宣较国阵生动有趣;国阵失去公信力;许多国阵重量级领袖形象不佳,或被其他人拖累;主流媒体信用被质疑;新生代视换政府,或政党轮替为当然;朋党横行,透过经商特权取得不当利益;贫富两极化导致阶级政治趋强,这一点,连一向不仇富的美国,也概莫能外,如奥巴马的连任,便与阶级政治有关。显见自由对平等、公平对效率的课题,日趋受注目。

虽然,国阵最近也频繁出台派钱政治,可丘光耀认为,民联是自执政日起,便有系统地推出制度化的福利政策,而国阵则是在竞爭压力下出台短期的一时性派钱。或许可以说,民联是在「求好」,而国阵则志在短期的「討好」。实事求是地看,民联的施政成绩是较前朝亮丽的,如州政府储备金的剧升。这显示出,只要能反腐,是有能力推出福利化政策的。至于民联能否进一步取得普罗大眾的委託,就看其「防腐力」了。可见,能否改朝换代是与能否告別腐败,有高度的相关性。这就涉及了公民社会的作用。

或许可以这样说,民联对国阵发动的攻势是,一方面突出民联的良政善治(Good Governance),他方面则力图突出国阵的恶政劣治(Bad Governance)。关键词就在于良政善治对恶政劣治。作为文宣高手,丘光耀也不忘指出,西马非巫裔的国阵成员党的失势,如不少人连国大会的龙头是谁,也说不出来。这就使巫统要收復失地(2/3优势与民联州属)倍加困难。在策略上,巫统则搞两面手法如一方面大谈一个大马与各类转型,他方面则大搞4R,即种族、宗教、皇室与暴乱(Race、Religion、Royal、Riot)的课题。如在马来人面前谈基督教国,或「要稳定,不要乱」。

说起来,一个国家已举行了12届大选,却依然要大谈选后会否乱,確也令人感到悲哀。就此点言,民联就得做好反宣传,与必要的准备功夫。

优先处理社会经济

若民联真的取得中央政权,应如何做政府?丘光耀认为,民联宜成为一个中间偏左的中左联盟,也就是西北欧式的社会民主主义联盟;当然,由于国情不同,自得做些调整,以便使大马成为可持续发展的福利国,而非破產国。

伸言之,民联宜实事求是地,有优先顺序地,实施最能取得广泛民心,而又使国阵难利用4R翻身的策略与政策,如政治、经济、社会、教育的民主化等。比方说,大力整顿反贪局;废除各类恶法;落实地方选举;解放媒体,以便解放民智,因为愚昧无知,是民主的大敌;公开招標;公布公务员財產;靠廉能来招商引资;改善公交;关注乡城与地区间的失衡;推行积极(Positive)而非消极的福利政策;公平对待各语文源流教育;承认统考,以便为国培育人才与强化竞爭力等。如此,才能巩固政权与防范反动势力利用4R翻身。

概括地说,民联应先有重点地处理好社会经济课题,而这也是国阵的要害;至于社会文化或宗教课题,则不宜操之过急。同理,民联领袖也宜慎防,被主流媒体抓住话柄,加以放大渲染,如脱教事宜。丘光耀相信中央操控的主流媒体,会不时借机引出民联领袖的失言,而广而告之。他甚至预测,在临大选的前几天,与中央政权有利益掛鉤的各类团体,会因与国阵有利益关係,而在主流媒体大打广告,要选民给纳吉与「一个大马」等各类转型计划,有充份的时间来落实。或若错过了温和的纳吉政权,就可能使更极端的鹰强硬派取而代之,反而对非马来人更不利等言论。不坚定的选民,会否在关键时刻一时软化,就有待时间来证明。

总的来说,丘光耀的论述,是力图把经验性描述(事实的呈现),理想的目標(规范性愿景)与可行性∕可操作性三方面结合起来。用马克思的话来表达,便是哲学家不仅要解释世界,也要改变世界,要把理论与行动结合起来,以免盲目行动或眼高手低。

就终极目標言,他希望行动党能贯彻平等的自由权的理念,不要像共產党那样为了平等而牺牲自由;也不要像极端的资本主义者那样,为了自由(有利强者)而牺牲合理的平等。大马的实况则是,有不少朋党享有「不平等的自由」(即特权),而据此来胡作非为,狐假虎威,或大搞权钱交易来发达致富。民联的工作,就是要用宪政民主,依法行事的和平手段来改朝换代,铲除特权,告別腐败。这就是丘光耀立场鲜明的「无欲则刚」(无官一身轻),人如其言,直话直说。反观国阵华基政党,似乎因形势与气势,而產生不了类似的超人。  
Fri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