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行动党改选看大局(谢诗坚)

发布于 2012-12-20 11:58

民主行动党今年度的改选大会所选出的新领导层,展示了新生代已在这个老牌的政党中崛起了。他們开了一个团结的大会,也吹起了战斗的號角,启开了「百日围城」的新局面,正准备三师会合而与国阵展开生死之战。且看这两大线制如何开展世纪之战。

 

 

从行动党改选看大局

2012-12-19

•作者: 谢诗坚•

民主行动党今年度的改选大会所选出的新领导层,虽不是新旧政治的分水岭,但它展示了新生代已在这个老牌的政党中崛起了。这些人包括张建仁、陆兆福、伍薪荣、潘俭伟、倪可敏、刘镇东及张念群等人。不过谁能在3年之后成为林冠英的接班人就很难说得准了。

在另一方面,我们又看到一些元老或资深领导在这次改选中落马,这包括陈胜尧及拉玛沙米。虽然他们已被委任回担任中委及副秘书之职,但这毕竟与票选是大不相同的。

陈胜尧的落选也许与时代变化有关。儘管在70和80年代他是炙手可热的候选人和议员,也是甲洞的7届议员,但在308政治海啸后,他显然已受到新一代的衝击了,以致见报率不及郭素沁、陆兆福、潘俭伟、刘镇东等人,人气也渐渐地下滑,没想到他终于还是敌不过新生力军。这说明了政治是不断地在变化和往前推的。那些上了年纪的,如果不是有惊人的魅力,就得面对挑战,陈胜尧不幸地保不了原职(虽然署理主席不是权威党职,在礼仪上却是党的第三號人物),政途显然已亮起了红灯。

拉玛沙米无法兼得国州

当然,这不意味陈胜尧已没有机会再出征。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应该会回到甲洞再打一仗,以完成自身的政治旅程。

就此而言,陈胜尧的政治纪录將无法超越他的政治师父陈志勤,因为他在行动党內要再更上一层楼看来已无望。

犹记得当1978年陈志勤因健康欠佳,决心扶持其政治徒弟陈胜尧代表社会正义党出征甲洞守土,但遇行动党插足而形成三角战,结果两败俱伤,被国阵的陈忠鸿得利。4年之后的1982年,陈胜尧放弃领导社会正义党,转身成为行动党候选人,林吉祥也就一路栽培他担任甲洞议员一直到今天。他算是行动党內少有的、尚在担任议员的元老。相信除了林吉祥与卡巴星外,他是第三位老资格的议员;而他的夫人温凤玉也在后来中选雪州议员,並在90年代出任妇女组主席,及后才转由章瑛担任直到今天。

从中显示,陈胜尧转换码头后中规中矩,也就不能在党內形成主流的、举足轻重的人物。不过持平而言,在林吉祥当红的年代,陈胜尧已算是十分幸运的议员了,不必更换选区,届届中选,也不必担心受怕,一切自有林吉祥罩著。

另外一位落选的拉玛沙米,原本是个学者,在林冠英手上被倚重而纳入党中央领导层;更在308时派他攻打峇都加湾国席。当听闻对手是许子根时,林冠英又给拉玛沙米买保险,再打一个州议席。就这样连中二元的拉玛沙米在一夜之间福从天降。他是做梦也没有想到会有印裔出任第二首席部长。

未想担任第二副首席部长后的拉玛沙米,在建构势力的过程中与卡巴星结下粱子,在去年底引发激烈的口水战,因而有了「教父与军阀」风波。不久之后,卡巴星的「一人一席」论也就浮出檯面了。

虽然这是针对整个行动党而做出的建议,但也影响了拉玛沙米的战略,因后者一向坚持他应继续防守一国一州。

如今拉玛沙米固然可在委任下回到中央,但是否还会再战两席也不得而知。更为重要的是,在行动党的重要佈署下(破天荒,史无前例地委任印裔议员出任副首席部长),如果再下来的大选显示印裔票流回国阵,那就意味著林冠英的用心良苦得不到更大的回报,因此行动党还得谨慎处理拉玛沙米的个案。

林氏父子获高度支持

另一方面,即使有人说在林冠英之后行动党將会出现女当家,而这个人可能是郭素沁,我完全不质疑她的资歷与能力,而是综观这次她的得票只925张,排名在第18位,也就显示这个结果不仅是个温度表,反映出有代表不想她上得太快和太高,而且在马来西亚当今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在政坛上要冒出女当家恐怕还不是时候,至少在未来的10年20年內不易出现的。换句话说,在林冠英之后也將会是男性的接班人,陆兆福是有机会的,但世上无绝对,隨时都会有黑马跑出来。

当然,林冠英3年之后就可以升任党主席,若他还有机会掌控檳州政府,毕竟他的首席部长任期是不会受限制的。只是政坛充满变数。一会儿说要迈入布城,一会儿另一方又要大反攻,究竟鹿死谁手,没人说得准。

无论如何,从这次的选票中,民主行动党也缔造了一个歷史纪录,那就是確定了林吉祥在民主行动党內的「资政」地位,他不单一手將行动党壮大起来,也在行动党下沉的时候力挽狂澜于既倒;尤其是在危难时刻,还得面对「倒林吉祥运动」的內外打击,所幸林吉祥始终不认输也不「投降」,而是一夫当关,抵挡了各方的攻势,在最后「熄灭」所有的「裸退」声音。

由于林吉祥的坚持和党代表(不论是在高潮或低潮时)对他的信任,他终于有机会保存了行动党这一盏灯。在308时照亮了行动党的未来。

就此意义来说,林吉祥成了民主行动党的李光耀,他是「李光耀第二」。虽只是党的顾问,却是党对外的代言人和决策人,也是与民联友党谈商和制定政策最具权威的代表。

他和安华及哈迪阿旺在这些年来已成为民联阵线的铁三角,与国阵的势力进行此消彼长的斗爭。因此行动党的代表也明智地、理智地投给林吉祥信任的一票,让他在未来有更大的责任和信心去完成党的托付。

对林吉祥的信任,伴隨而来的也就是对林冠英领导的信任。党代表经过308后,第二度肯定林冠英的领导,支持他担任檳州首席部长,也是希望行动党能保住这个州政权,但正如林冠英所说,非要得到友族的支持不可,没有马来人的选票,布城是不可能变天的;同样的,没有马来人的选票,檳州政府也是会被动摇的。

在这方面,于今年5月退出行动党的东姑阿都亚兹留下的阴影还在,即使行动党代表大会巧妙地在本届大会冲淡东姑阿兹的负面影响,也还是事倍功半的,以致马来中委必须靠委任来填补。

无论如何,本届行动党开了一个团结的大会,也吹起了战斗的號角,启开了「百日围城」(布城)的新局面,正准备三师会合而与国阵展开生死之战。且看这两大线制如何开展世纪之战。

 

Tue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