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发布于 2020-05-21 14:13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要迅速核查美国德特里克堡陆军生化实验室,但是3月27号夜间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完成了数据转移。4月14号,特朗普宣布重启德特里克堡。既然美国完成了证据销毁,那么,此时再去核查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更何况美国还可以以涉及军事秘密拒绝核查,但是,果真对此就束手无策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还有一个地方可以核查,且美国无法销毁证据。这个地方就是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这次的文章,血饮依旧用三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孤立事件做引子,分别解开这三个故事背后千丝万缕错综复杂的联系,探寻故事背后那不为人知的真相。

第一个故事——《他得病了》。

1980年,位于纽约长岛的Shoreham核工厂开建,因涉及核安全防护,厂方动用了175名全副武装的民兵在这一带进行重点巡逻。史蒂文・诺斯特姆是民兵连的排长,他至今都忘不了1987年10月的那个下午,他指挥下属将鹿群驱赶回峡谷的过程中,突然感到左脚踝关节被蜇了一下。第二天早上,他发现自己的踝关节肿得特别厉害,于是用镊子把它刺穿,发现似乎有虫子在里面蠕动,他猛然一戳,虫子断为两节,虫子肚子里的东西也流到了他的伤口中。72小时后,他感觉自己好像得了感冒,一周后他出现了严重的咳嗽、关节疼痛和神经性病变,以及难以承受的病痛折磨。

第二个故事——《猪死了》。

1998年,马来西亚尼帕镇养猪场爆发了大规模瘟疫。先是猪群中大范围爆发瘟疫,然后传播给人,病人均为猪场或屠宰场工人,症状表现为:发病急、发烧、头痛、行为改变、肌痉挛、心动过速。紧接着,病人开始昏迷,神经症状和体征进行性恶化,呼吸极度困难,不可逆性低血压及峰形发热。典型性病人从发病到死亡仅6天。大部分病人为脑炎症状,少数出现非典型肺炎症状,致死率在45%左右。

第三个故事——《华人生物学家被判刑》。

2020年5月11日,美国司法部发布新闻称,5月8号他们宣判了著名华人生物学家、前美国埃默里大学终身教授、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李晓江一案。美方指控李晓江参与国内人才计划未如实披露个人税收,因而被判重罪,缓刑一年,罚款35089美元。

先来看第一个故事。在长岛核电站附近负责安保的民兵排长史蒂文・诺斯特姆被蛰以后患病,而在其伤口中发现的虫子就是蜱虫。史蒂文所患的这个病导致其骨骼严重脆化,因为咳得非常厉害,不仅咳出大量血块,甚至折断了三根肋骨,同时,关节的疼痛甚至让他无法用手写字,只能借助打字机书写。在史蒂文・诺斯特姆写给美国知名专栏作家安・兰德斯的信中,他是这样说的,“我开始觉得自己像是玻璃做的,被人用棒球棒狠狠地从头到脚打碎了。”“我长这么大从来没有感受过这样撕心裂肺的痛苦”。

史蒂文开始怀疑,自己得的是1975年在美国康涅狄格州南部莱姆镇爆发的莱姆病,蛰了自己的那个蜱虫身上携带的就是伯氏疏螺旋体,这是一种螺旋菌,它是导致莱姆病爆发的真凶。史蒂文的妻子是一位注册护士,在她的帮助下,他们发现身上的症状与莱姆病的40个症状中的38个吻合。检测结果也显示,他身上的伯氏疏螺旋体病毒含量是全纽约州最高的。

那么,莱姆病爆发的原点在哪里呢?史蒂文工作地是在纽约长岛东部,而首先爆发莱姆病的莱姆镇位于纽约长岛的北部地区,在美国地图上划出莱姆病感染最严重地区,就可以找到莱姆病的源头——位于纽约长岛东部的普拉姆岛,这座岛上有两座P4生化实验室。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尤为值得关注的是,普拉姆岛第二任主管卡里斯博士公开承认,他们在该岛屿上进行了蜱虫实验,甚至长期前往非洲喀麦隆等地捕捉非洲蜱。在1950-1970年之间,控制普拉姆岛的美国军方进行了多次户外牲畜围栏和室外生化细菌实验,其中就包括1966年在纽约的三个地铁站投放枯草芽孢杆菌化学弹。正是美军方和普拉姆岛联合进行蜱虫携带伯氏疏螺旋体的户外投放实验,才会导致携带伯氏疏螺旋体的蜱虫通过中间宿主叮咬人类,并最终导致莱姆病爆发并传播至全美和全世界。

史蒂文是在指挥手下驱赶鹿群的时候被蜱虫叮咬的,实际上,鹿和鸟类就是蜱虫传播的主要中间宿主。蜱虫携带的伯氏疏螺旋体可以寄生在这些动物体内,甚至是鹿的子宫内,可以通过粪口传播莱姆病就是这样通过动物携带,不断向周围地区传播,而莱姆镇正好位于普拉姆岛上鹿群和鸟类迁徙的必经之地。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在普拉姆岛进行的蜱虫实验中,还有一种是通过让蜱虫寄生在猪身上,携带朱雯病毒(HHV-6A)实现感染的病毒。让我们记住:美军启动的蜱虫培养试验的基本特征,就是鹿、鸟+蜱虫+伯氏疏螺旋体,或者是猪+蜱虫+HHV-6A,这两种病都同样传染给了人类。

美国生化武器研发的核心思路

既然说到了HHV-6A,那么就必须要解读第二个故事,也就是1998年爆发于马来西亚尼帕镇的尼帕病毒,这种病毒以猪为病毒宿主,而蜱虫又是猪身上最普遍的寄生虫。砖家们认为,是猪吃了蝙蝠咬的食物残渣,才得以感染尼帕病毒,这种鬼话血饮是不信的,在马来西亚和印尼爆发的尼帕病毒案例中,谁都没有真正看到过蝙蝠,但病毒却在猪体内实实在在被发现。其中,大部分病人为脑炎症状,少数出现非典型肺炎症状,致死率在45%左右。所以,猪(HHV-6A)+蜱虫+非典,于是诞生了尼帕病毒,并且同样传染给了人类。

2009年,美国境内禽流感爆发,但刚开始的时候,这种病却被称为猪流感,因为病毒最早是在猪身上发现的,后来被在飞禽中也发现了病毒携带。所以,猪+禽类+蜱虫+流感病毒,于是HIN1禽流感出现了,并且同样传染给了人类。

从病理上看,上面介绍到的莱姆病、尼帕病毒、HHV-6A病毒、H1N1禽流感病毒,都以动物为媒介传播,且这几种病的患病特征都是交叉的,比如:莱姆病,具有尼帕病毒攻击人脑神经的特征;尼帕病毒,具有蜱虫携带HHV-6A病毒才有的急性肺炎特征,1998年猪传播的尼帕病毒更直接具有后来2003年在中国爆发非典才有的非典型肺炎症状;而非典,居然和HIN1一样同样具有发烧、肺炎、肾功能衰竭等症状。

同时,传染这几种病的动物同样是交叉的,比如:作为莱姆病携带者的蜱虫,同样传播HHV-6A;作为尼帕病毒传播者的猪和蝙蝠,同样传播HHV-6A;猪和飞禽,除了传播H1N1,还传播莱姆病。反过来,如果我们将这些病毒的特征和实验动物种类全部细分、拆开,然后随机组合,就可以组合出不同的传染病,甚至可以弄出新的组合,比如蝙蝠+猪(HHV-6A)+冠状病毒就是非典,这种组合还诞生了另一种我们熟知的疾病,这个后面文章分析。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难道这些都是巧合吗?非也!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方向除了人畜共患以外,还有一种就是,通过将病毒之间相互“嫁接”,然后创立新的、非自然起源的、本不属于这个世界的新病毒,比如莱姆病毒和非典病毒。这样,就可以打通病毒在物种传播中间的隔断,让不同病毒在动物体内不断交叉感染,以类似苗疆养蛊的方式,培养、嫁接、提纯出毒性最高、症状又是非典型的、可以通过飞沫传播的生物武器。很明显,这些病毒很多都是复合性病毒。

比如,查尔斯·坎贝尔博士曾参与普拉姆岛的“流行性感冒A病毒的病原性和预防”项目,该博士就曾将人类流感病毒的香港变种和HHV-6A病毒中的一种结合在一起,从而分离出一种混合型、带有两种病毒特征的新型菌株。1960年代,普拉姆岛进行了猴子病毒实验,其实就是将西德实验室的马尔堡出血热病毒与猴子结合,最终诞生了让世界闻风丧胆、大名鼎鼎的埃博拉病毒。

“毒株嫁接+人畜共患”组合下研究复合型打击生物武器,这一路径和方法一直是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基本路线,多年来始终未变,而设计这一路线的人到底是谁呢?这就涉及到一个地方和一个人。

这个地方就是普拉姆岛,追溯四种病毒源头,这些病几乎都与普拉姆岛或者普拉姆岛和背后的美国军方有关,爆发尼帕病毒的马来西亚尼帕镇附近有美国建立的生化实验室,而这里的美国生化实验室病毒样本都是间接通过普拉姆岛运输过去的,因为普拉姆岛是美国第一座生化实验室,德特里克堡的病毒样同样来源于普拉姆岛。禽流感爆发同样可以追溯到普拉姆岛,最直接证据就是:普拉姆岛在1970年代开始了鸭瘟病毒研究,从那以后长岛鸭就开始逐步绝迹,并导致1975年新泽西州一名美国军人因此丧生。普拉姆岛在这次疫情中保持着诡异的宁静。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这个人就是普纳粹生化学家特劳布。他是美国生物武器研制理论的奠基者,也是美国最早的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的创立者。二战期间,他直接为希特勒的副手、盖世太保头目希姆莱进行活体细菌培育工作。在他创立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以后,他通过美军将德国在地中海上的实验室搬迁到了普拉姆岛,包括实验动物以及蜱虫、口蹄疫、HHV-6A病毒在内的样本也全部转移到了这里。这也解释了前面所提到的蜱虫这种携带莱姆病病毒的外来物种为什么会出现在美国。

1952年,美国根据相关法案将生化实验室选址在普拉姆岛,同时特劳布主持的生物武器实验的五个绝密计划得以通过,编号分别是4-11-02-051到4-11-02-055,涉及裂谷热、HHV-6A、口蹄疫、牛瘟以及各种外国疾病,其中4-11-02-053研究的就是以猪为载体的HHV-6A病毒。这五个绝密计划奠定了美国生化武器研制的核心思路,这一思路之下,美国积累了大量的细菌战资料,换言之,美军掌握的现有大量复合型生化打击武器都是这一思路下的产物。

仔细观察普拉姆岛五个绝密生化研究计划中的病毒宿主,就会发现,从1975年发现莱姆病到现在,猪这种动物已经成为了最重要的中间宿主。猪是莱姆病、口蹄疫、人流感、非典、新冠、禽流感等多种疾病的共同宿主,是已知疾病中携带病毒数量最多的宿主,跟它有关系的病毒横跨70年时间,比如,2015年在中国广东发现的冠状病毒就是在养猪场里找到的。

进入二十一世纪,影响最大的两种主要烈性传染病冠状病毒和禽流感病毒宿主分别是蝙蝠、猪以及鸟类、猪。由此可见,猪就是这两种疾病的共同宿主。美国生化研究重点是人畜共患,而六畜是与人类共生最多的动物,最容易打通跨物种传播的隔断。同时,很明显,猪的传播路径和范围要远高于牛、马等其他五畜,所以,猪也就当仁不让成为了新一代病毒“工厂”。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新一代病毒工厂-猪

血饮在文章前面中说过,对病毒拆分组合就会得出一种大家耳熟能详的病毒。理解了美国生化研究的核心思路,以这个思路反推,就可以得出一种大家都知道的传染病的传播路径,这个病就是艾滋病。揭露艾滋病起源和传播,就能够举一反三,明白美国是如何发动生化攻击的,也才能揭开本次疫情和文章开头华人生物学家为何被判刑的真相。而艾滋病爆发,同样与新一代病毒工厂——猪有关。

在前面的文章中血饮说过,艾滋病患病机理与猪有着极其紧密的联系,猪携带的HHV-6A病毒是导致艾滋病患病的重要因素。证据如下:

一、学术研究证据:1983年4月23日,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简·泰斯在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上第一次发表了将艾滋病与HHV-6A联系起来的文章。简·泰斯和她的同事、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的约翰·贝尔德卡斯发现,解剖感染HHV-6A的死猪症状与艾滋病患者的症状几乎一模一样。

共同症状为:发烧、淋巴结肿大、肺炎、肝脾肿大、淋巴结增生、皮肤病变、高-红血球蛋白血症、血小板减少、脑部病变等。

1986年3月8日,全球权威医学杂志《柳叶刀》再次刊登简·泰斯和波士顿大学医学院约翰·贝尔德卡斯的研究成果,他们通过血液吸附试验发现,21名艾滋病患者中有9人血液中存在HHV-6A,通过免疫荧光试验发现,10名艾滋病患者血液中存在HHV-6A。之后美国德克萨斯州休斯顿的医学博士Patricia Salvato通过PCR扩增(聚合酶链式反应)发现,98%的艾滋病患者携带HHV-6A病毒,但这并不意味着剩余2%的人也没有感染HHV-6A,因为血液样本中可能没有病人体内其他部位(即淋巴系统)的病毒。由此,约翰·贝尔德卡斯等科学家确认:艾滋病是由HHV-6A病毒和HIV病毒共同引发。

这一观点,同样得到了病毒学权威罗伯特・盖洛和卡里根博士的确认。1995年12月7日,美国广播公司新闻频道主播彼得·詹宁斯引述世界著名病毒学家罗伯特·盖洛的话,向全美宣布,找到另外一种可能导致艾滋病的病毒HHV-6A,罗伯特·盖洛称:“当你在实验室比较这两种病毒(HIV和HHV-6A)时,会发现HHV-6A更具破坏性”。

在美国广播公司新闻的采访中,威斯康星大学医学院的病毒学家康斯坦斯•诺克斯描述了HHV-6在人体内的影响:“它可以杀死人。它能引起致命的脑部疾病,它能导致致命的骨髓破坏,它能引起致命的肺部感染”。 诺斯克描述的症状与艾滋病患者症状完全一致。

至此,HHV-6A与艾滋病的联系被全面揭露。之前,所有研究人员都将目光集中在HIV病毒本身,而简·泰斯等人的研究,则揭示了HIV和HHV-6A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是:如果你独自携带艾滋病毒,你可能只是一个HIV长期携带者,也不会发展为艾滋病病人;如果你单独患有HHV-6A,你可能会患上慢性疲劳综合症(CFS),同样也不会发展成艾滋病病人。但是,如果你同时感染了这两种病毒,你就一定会患上艾滋病。同时,HIV在HHV-6A存在的情况下,比没有HHV-6A的情况下复制快15倍。HIV和HHV-6A单独感染都不会致命,一旦同时感染,则必然成为艾滋病患者。

与配置隐性毒药一样,两种毒素单独使用不会致命,但只要混合在一起,就一定会成为剧毒,而且一旦混合,则毒性会随着病毒复制呈爆炸式增长。就像蜂蜜和大葱一起吃会中毒,但是分开吃却就没事一样。《倚天屠龙记》中,赵敏给明教教众下毒,使用的是“醉仙灵芙”和“奇鲮香木”混合物一样,“醉仙灵芙”是一种水仙模样的花,本身无毒性。“奇鲮香木”本身也是无毒,可是奇鲮香木和醉仙灵芙这两股香气混在一起,就会毒性暴增,成为致死率奇高的剧毒。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二、现实案例。证明HHV-6A与艾滋病患者症状相同的第二个证据来自于中国,这又引出了另外一个故事。

1985 年 6 月初,一名阿根廷青年来华旅行。他在从西安返回北京的旅途中,突然出现发热、咳嗽症状,随后他被送往北京协和医院。入院后,主管医生立即给予积极治疗。但患者病情急转直下。入院后第二天,也就是 6 月 5 日,体温已到 40 摄氏度。经过一夜抢救无效,患者于 6 月 6 日早上 10:10 分,因呼吸衰竭抢救无效死亡。

时任呼吸内科的王爱霞副主任,怀疑死者是艾滋病患者。因为1981 年 6 月 5 日,美国疾病预防及控制中心在《发病与死亡》周刊首次报道,美国洛杉矶地区有5名男性同性恋者患上了卡氏肺囊虫肺炎。王爱霞在患者生前咨询其病史的时候发现,患者定居于美国洛杉矶,于来华前的1983年得了卡氏肺囊虫肺炎,并承认其有既往同性恋史,但否认存在吸毒史。

王爱霞教授通过自己的同事联系到了洛杉矶电话局黄页,查到了死者私人医生,最终确认患者得了艾滋病。中国境内艾滋病来源于美国,就是从这里开始的。

之后在征得死者家属同意情况下,北京协和医院联合北京302医院对尸体进行解刨,结论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症(AIDS),双肺卡氏囊虫性肺炎,双侧肾上腺巨细胞病毒,双肾上腺皮髓质广泛出血性坏死及多发性硬化,肺、脾及全身淋巴组织胞浆菌病;急性脾肿大,肝灶性坏死,脏器充血,脑水肿。这与HHV-6A感染患者症状:发烧、淋巴结肿大、肺炎、肝脾肿大、皮肤病变、脑部病变、呼吸困难综合征等,几乎完全相同。

哈佛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简·泰斯关于HHV-6A和HIV是共同引发艾滋病的科学结论,在血饮对比分析了北京协和医院对首位中国艾滋病的尸体简报得到了验证。直到今天,患者的 99 张病理切片被完好保存在医院切片库中,13 页之多的病理诊断报告虽然已经泛黄,但其中的字迹依然清晰。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三、分布地区综合分析。

证明HHV-6A与艾滋病患者症状相同的第三个证据同样来自于中国,这个证据源自血饮对中国艾滋病分布地区的全面分析。既然成为艾滋病人必须同时具备两个条件,必须同时感染HHV-6A和HIV病毒,单一感染任何一种病毒都不会成为艾滋病人。那么,HHV-6A的携带者是猪,只要隔绝猪与人的人畜共患途径,那么该地区艾滋病感染率一定很低。同理,既然只有两种病毒实现了混合才能够成为艾滋病人,那么从地理上看,人员流动少、地理相对隔绝封闭地区的发病率一定相对很低,反之亦然。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大家仔细观察下面这幅中国艾滋病分布图就会发现,全中国艾滋病感染人数最低的省份是宁夏,为什么呢?因为,宁夏是回族自治区,穆斯林众多,且禁食猪肉,这就隔绝了HHV-6A人畜共患感染当地人的途径。同时,宁夏在地理上位于中国西部,其南部地区都是山地,地理相对隔绝,且并不在全国交通干线上,这从宁夏是全中国最后一个通高铁的省份就能看出。

区域性大幅禁食猪肉也解释了为什么内蒙古、青海、西藏感染人数同样很低的原因,因为当地居民为少数游牧民族,无法养猪,食物以牛羊肉,牦牛肉为主,几乎没有猪肉这一项,所以感染率很低。东北因为是中国养猪的起源地,所以感染率相对临近的内蒙地区而言更高,而内蒙地区东部靠近东三省地区感染率又明显高于内蒙西部地区。

那么,为什么穆斯林同样众多的新疆感染率很高呢?因为新疆靠近边界地区,是国际贩毒集团进入中国内地的西部大通道必经之地,吸毒共用针头导致血液传播艾滋病较多,所以,新疆虽然禁食猪肉,但是吸毒血液传播毁了这个条件,同时新疆位于一带一路进入中亚的交通干线上。这同样可以解释为什么穆斯林众多的青海的艾滋病感染率高于宁夏,因为青海同样位于一带一路河西走廊进入中亚的交通干线上,交通地位高于宁夏。

与新疆类似的,还有广西、广东、云南、四川、河南这五个全国感染最高的省份:广西、云南是国际贩毒集团进入中国内地的南部大通道的必经之地;广东是南部通道进入香港必经之地,且是中国重要毒品消费市场;而四川是国际贩毒集团毒品流入中国北方、中部市场的交通枢纽和必经之地;河南是中国最早血液污染省份,且河南所在郑州、洛阳位于全国交通枢纽核心位置,河南省是全国人口和劳务输出第一大省,地理上一直都是四战之地,天然就无法隔绝;贵州省本来具备天然地理隔绝的优势,但因为靠近毒品中转站四川,也随之成为高发区。而海南因为地理隔绝,且远离广东、四川反而成了东部艾滋病发病率最低地区。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从整体上看,从黑龙江漠河到云南腾冲划出一条线,将中国分为东西两部分,就可以看出,除新疆外,中国东部地区艾滋病感染人数明显高于西部地区,原因同样归纳为两个,东部地区是全国最大猪肉消费市场,且东部经济发达、人员流动密集,交通上,全中国大部分的铁路公路高铁都位于东部,这就是东部艾滋病感染率明显高于西部的真正原因。在东部地区内再进行细化分析就会发现,同样以猪肉消费为主的湖北感染率明显低于更靠南的江苏、浙江,福建明显低于周围东部省份,这与地形复杂、经济相对不发达以及人口流动性相对较低有密切关系。气势上看,中国居民肉食消费以猪肉为主,特别是东部省份更是离不开猪肉,这也造成了中国艾滋病感染人数近40年来不断增长。

所以,中国艾滋病发病分布区间特征本身就已经证明,HHV-6A是诱发艾滋病的关键因素。世界著名病毒学家卡里根表示,HHV-6A使艾滋病毒对人体免疫细胞的毒性和侵袭性提高了100倍,并对产生抗原呈递细胞的淋巴组织造成广泛损害。感染HHV的病人,艾滋病病毒繁殖速度又比单一感染快10到15倍。那么,猪类携带的HHV-6A加速了艾滋病在中国的全面扩散。国际贩毒集团背后是美国中情局,国际贩毒集团的毒资通过犹太资本的银行系统全球洗钱,阿富汗和金三角都是美国中情局大规模活动区域,毒品流入带动艾滋病在全中国的扩散,而HHV-6A则是美国普拉姆岛实验室的“杰作”,背后都有美国,这难道都是巧合吗?鬼才信!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艾滋病与新型冠状病毒的关联度

明白了艾滋病发病和传染原理,就会明白, HHV-6A就像是炸药,HIV就好比是雷管,铺上炸药,点爆雷管就可以在他国爆发艾滋病这种难以治愈的传染病。回头看这次新冠疫情我们就会发现更多新冠与艾滋病的诸多疑点。

一、为什么艾滋病患病特征与这次爆发的新冠如此相似?

新冠症状与HHV-6A诱发的艾滋病感染患者症状相似:发烧、严重肺炎症状、淋巴细胞较少、肝脾肿大、脑部病变、呼吸困难且劫持人体T细胞攻击人体免疫和生殖系统。携带HHV-6A病毒的猪身上的蜱虫可以将病毒通过粪口传播,而新冠病毒同样可以通过粪口传播。2015年中国科学家在广东养猪场的猪身上发现了一种冠状病毒,说明猪是新型冠状病毒的中间宿主。非典与新冠同属冠状病毒,而带有非典特征的尼帕病毒的中间宿主同样是猪,也就是说艾滋病和新型冠状病毒拥有共同的中间宿主—猪。

二、世界著名病毒学家唐纳德·卡里根博士表示,HHV-6A使艾滋病毒对免疫细胞的毒性和侵袭性提高了100倍,并对产生抗原呈递细胞的淋巴组织造成广泛损害。感染HHV的病人,艾滋病病毒繁殖速度要比单一感染快10-15倍。那么,HHV-6A是不是也同样加速了禽流感、非典、新冠的传染呢?新冠病毒是不是类似艾滋病这种由HHV-6A和HIV嫁接出来的病毒呢?

1999年马拉西亚爆发的猪携带的口蹄疫病毒,4年后的2003年中国爆发非典;2005年中国境内大规模爆发口蹄疫、猪瘟疫情,4年后的2009年中国爆发H1N1禽(猪)流感;2018年中国东北爆发HHV-6A病毒并蔓延全国,2019年年底中国爆发新冠疫情。这些都是巧合吗?

艾滋病和HIN1禽流感都爆发于美国,口蹄疫、HHV-6A这些病毒毒株又都属于普拉姆岛生物实验室,而且五个绝密生化武器研制项目都包括上述病毒,这些病毒的设计路径与美国生化研究思路暗合,难道这些都只是巧合中的巧合吗?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生猪屠宰场成全球疫情重灾区

如果说上面这些只是血饮的推理的话,那么下面这些西方媒体最近的报道,就能够证明血饮的判断是正确的:

5月7号,美国爱荷达州一家以猪肉为主的肉类加工厂,复工当日当地卫生官员宣布工厂1031名工人感染新冠,占员工总数37%。当地90%的疫情病例都与这家肉联厂有关。美国媒体分析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肺炎疫情数据后报道称,在美国总统特朗普通过行政命令强行要求美国肉联厂复工之后,那些(猪肉或牛肉)屠宰场所处县的确诊病例激增了40%,相比之下,全美病例增速为19%。

5月17号据人民日报海外网报道,在全美181家猪肉加工厂中,已经有超过1.4万名疫情确诊病例,其中54人死亡,造成40%猪肉产能停摆。疫情在猪肉养殖和猪肉加工厂大量死亡,造成死猪“堆积成山”市场却无肉可卖的诡异场景。

据央视新闻5月2号报道,澳大利亚墨尔本的一家肉联厂(猪肉和牛肉)里,新发现8名工人确诊,目前该肉联厂已被封闭并进行全面灭杀。

据华尔街见闻5月8号报道,巴西南部城市Lajeado的一个法院勒令全球最大的食品企业之一的巴西食品公司旗下一座肉类加工厂(猪肉和牛肉)关闭15天,以遏制病毒在该地区的传播,因为工厂工人中集中爆发疫情。同时,爱尔兰境内最大猪肉加工企业Rosderra,5月初也有120名工人集体被感染。

德国《明镜》周刊5月13号表示,德国各地多家屠宰肉联厂(猪肉和牛肉)员工中出现集体感染。在德国巴符州米勒肉类公司,有约400人感染新冠病毒,全德国肉联厂感染人数已超过1000人。此外,德国北威州一家肉制品加工厂(猪肉和牛肉)因发现聚集性感染而关闭,石荷州一家屠宰场也发现聚集性感染。

肉联厂成为德国疫情的重灾地!”就像德国《明镜》周刊说的那样,主要生产猪肉和牛肉的全球屠宰场都成了新冠爆发的重灾区,这更加证明了猪这一中间宿主及其携带的病毒与新冠疫情之间有着斩不断的联系。这再次证明了,猪及其携带的HHV-6A才是破解艾滋病甚至新冠的重要钥匙所在。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明白了这个,也就明白了这次武汉和哈尔滨遭遇打击的玄机所在。在这次疫情中,中国主要有南北两大重点疫区,一个是武汉,一个是哈尔滨。值得关注的是,武汉除了以前说的特殊气候地理交通位置以及拥有可以研究冠状病毒的P4生化实验室外,还有武汉科技大学。2018年11月26号,中国媒体公布消息,武汉科技大学生命科学与健康学院张同存、顾潮江两位教授发明了“一种治疗艾滋病病毒感染的嵌合抗原受体的重组基因构建及其应用”。这是全球首个“应用CAR-T免疫细胞治疗艾滋病”的发明专利,可以从患者体内完全清除HIV病毒。而哈尔滨则拥有哈尔滨兽医研究所,2020年3月1日,中国科学杂志社发布消息称,中国农业科学院哈尔滨兽医研究所创制成功HHV-6A疫苗。

武汉拥有研究新冠、艾滋病等其他烈性传染病的实验室和强大医疗技术,哈尔滨兽药所则主攻HHV-6A疫苗。美国搞出来的各种生化病毒,本身就是嫁接的,而HHV-6A是其中最重要的嫁接病毒,一旦破解了HHV-6A,就等于阻断病毒通过猪这一主要宿主的传播路径,等于拆掉了疫情爆发的雷管。一旦武汉科技大学以及P4生化实验室取得对其他嫁接病毒的研究突破,那就等于美国生化武器全面报废,而生化武器是美国在地缘斗争中的重要武器,更是犹太资本财团暴利敛财的聚宝盆,他们是不可能对此突破坐视不理的,所以邱香果夫妇被捕、刘兵等人被谋杀等系列事件先后出现,明显是在阻止这些外部援军增援中国的疫苗研制。

三、李晓江教授为何被抓。血饮一直呼吁国家加强对生物领域研究专家的保护,而美国黑手也从未停止作恶。5月11日,美国司法部发布新闻称,5月8号其宣判了著名华人生物学家、前美国埃默里大学终身教授、国家千人计划特聘教授—李晓江一案。李晓江本在暨南大学工作,但却在2019年11月只身前往美国,并在美国被逮捕。他之所以回美国,是要参加关于美国埃默里大学突然关闭其实验室的听证会。很显然,这是FBI与埃默里大学一起设下的圈套。

美国为什么要抓捕李晓江教授呢?表面上,美方指控李晓江参与国内人才计划未如实披露个人税收,因而被判重罪,但实际上这次判决与李晓江的研究领域有关。李晓江在美国的实验室主要是用小鼠作为动物模型研究亨廷顿综合征,他首次利用基因编辑技术和体细胞核移植技术,成功培育出世界首例亨廷顿舞蹈病基因敲入猪,而其在中国则主要用猪或非人灵长类动物做实验,研究神经退行性疾病。而HHV-6A病毒,同样由猪携带,且同样会引起脑炎和脑神经病变。所以,抓捕李晓江就是要阻止中国破解猪及HHV-6A病毒,阻碍中国新冠疫苗研发进程,这与他们枪杀匹兹堡大学的刘兵是一个目的。预谋抓捕李晓江的时间是在去年11月,正好是中国武汉疫情爆发当月,说明一切都是蓄谋已久。

从这些事件可以看出,美国绝对是一开始就知道新冠病毒底细的,而且早就提前掌握了病毒样本。这也就能够解释为什么犹太以色列在今年2月21号出现首个新冠病例,而7天后的2月27号就宣布研制出新冠疫苗并进入实验的原因所在。拿到毒株样本后7天时间怎么都可能研制出疫苗的?这简直就是在侮辱地球人智商!3月25号,清华大学陈旭岩教授表示,美国的新冠肺炎疫苗计划从流程上来看有点太快,而就在5月16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当天在白宫表示,美国于1月11日已经开始研发新冠病毒疫苗,希望在年底面世。美国开始研发疫苗的这个时间点,比3月中旬美国新冠疫情暴发整整早了2个月,而中国向世界卫生组织分享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序列信息的时间是1月12日,也就是说,全球率先集中爆发新冠的中国还没来得及公布病毒基因组序列,美国人就已经未卜先知地开始了疫苗研究!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美国早就已经掌握了病毒样本,而特朗普被媒体揭露早就注射了疫苗,疯狗彭斯更是不戴口罩到处跑。真相如何,一目了然。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全球生化武器背后的恶魔

在前面文章血饮说过了,美国生化武器研究思路是人畜共患,而美国最终选择了猪作为中间宿主。可实际上,与人共生的主要经济动物还有很多,比如马、牛、羊、猪、鸡等,在非典、禽流感中找到了猪和鸡,在西尼罗河病毒中找到了马,在口蹄疫病毒中找到了猪和牛,却唯独没有羊,为什么呢?而实际上,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中还储存了内罗毕羊病毒,但迄今为止,羊这种动物却极少会成为大规模流行传染病的宿主,特劳布为何不将羊作为宿主研发生化病毒呢?这其中有何玄妙?要解开这个谜团,就必须先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美国生化武器研究项目背后的支持者到底是谁。

那么,是谁资助了全球生化武器研制呢?是犹太资本财团!这同样涉及到两个人,分别是埃里希・特劳布和石井太郎。

第一个人埃里希・特劳布。他是纳粹顶级生化细菌战专家,同时也是纳粹党成员。在前往德国为纳粹服务之前,特劳布一直在犹太资本控制的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的洛克菲勒研究所工作。回到德国以后,他成为纳粹德国在波罗的海上的生化实验室主管,直接为希特勒副手、盖世太保头子希姆莱进行活体细菌实验。二战结束后,为躲避苏联追捕,接受美国的“纸夹计划”,于1949年从西柏林逃往美国。有趣的是,这位在30年代加入纳粹党的纳粹生化学家,在回到纳粹德国之前加入了一个名为“西格弗里德”的德裔美国人组建的纳粹俱乐部,这个俱乐部位于纽约长岛雅浦汉克地区,向东五十公里就是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当年,普拉姆岛第一任主管在选址普拉姆岛的时候,就是征求了特劳布的意见,而正因为当年特劳布的决定,自那以后纽约长岛地区就开始成为各种世界性烈性传染病爆发的原点。到了现代,犹太财团控制了美国CDC和军方,而正是美国CDC和军方在管理美国数千个生化实验室。由此可见,美国的生化武器研制,从创始人到实验室建立和管理者背后都是犹太资本。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第二个人石井太郎。他是臭名昭著的731细菌部队头目,这个人同样与犹太资本集团脱不了关系。在日本侵华以后,犹太复国主义与日本军国主义达成了秘密的“河豚鱼计划”,以日本支持犹太人在东北建国为条件换取犹太财团投钱在东北建立支持日本侵略扩张的大型军事工业,可以说,死在日本军国主义枪口下的中国人,大部分人身上都有犹太资本资助日本军国主义的子弹。驻扎中国哈尔滨的731部队也正是受惠于这项资助计划,所以说,死在日本731细菌武器下的中国人同样有犹太资本的功劳。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731部队的头目石井四郎与美军司令麦克阿瑟秘密达成口头协议,后来又形成书面的保护731部队成员免于被起诉的协议,这就是著名的“镰仓协议”。受到美国保护的石井太郎前往美国马里兰州,进驻同样臭名昭著的德特里克堡陆军生化实验室。之后,更是毫无底线地在美国二战老兵身上进行细菌生化武器实验。

所以,美国生化武器研究的奠基者是两个纳粹法西斯分子,而犹太资本集团从二战前就已经开始扶持希特勒和日本法西斯,并为其生化武器研究提供资金和技术支持。长期以来,支持法西斯生化研究的犹太资本集团从未停止全球输出疫情的脚步,血饮在前面文章说过,共和党是犹太华尔街财团的政治代理人。

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二战结束后,爆发这些疫情的年份几乎全部是共和党总统执政时期,比如:古巴1971年和1980年两次猪瘟爆发事件,时任美国总统分别是共和党尼克松和共和党总统里根;1999年西尼罗河病毒爆发,当年共和党小布什刚刚赢得总统大选;2003年中国非典爆发和2005年口蹄疫爆发是小布什总统;2018年HHV-6A和新冠爆发同样是犹太走狗、共和党总统特朗普执政。犹太复国主义历来支持灭绝人性的生物武器研制,同时总会在自己走狗执政时期发动生化战。所以,不管是美国、日本、还是纳粹德国,生化武器背后的那个主子始终都是同一个。

这,充分验证了那句注明格言,“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所有的巧合,都只是精心的布局。”

猪为什么会成为病毒工厂

这种精心布局同样体现在病毒宿主的精心选择上。特劳布在普拉姆岛发展的五个绝密生化武器研制项目,之所以没有发展以羊为宿主的生化武器,而着重以猪为宿主,完全是在为犹太资本集团服务,帮助其规避生化武器打击。那么,为什么不以羊为宿主,就能规避生化打击呢?

一、宗教因素。

犹太教圣经中明确规定猪、蝙蝠等动物是不能吃的,这套规定就是大家熟知的清蒸食品标准。很多人以为只有穆斯林吃清蒸食品,实际上,犹太人同样吃清蒸食品,他们不吃猪肉,却大量食用羊肉。而且,犹太的标准更加严格,实行绝对清蒸化(也就是国内瓦哈比鼓吹的泛清蒸化,泛清蒸化实际上就是泛犹太化),其标准比穆斯林更加严格,就连农作物上的肥料甚至是日用品都必须是清蒸的。而羊在犹太教中多以正面形象出现,羊被用于替犹太教赎罪,犹太教领袖摩西就是放羊出身。犹太资本支持的纳粹生化学家发展不以羊为中间宿主的生化病毒,同时又以宗教典籍中明确不能食用的动物作为中间宿主携带病毒,这不仅保住了犹太复国主义者们的饭碗,也为其规避病毒打击提供了窗口。

除食品外,他们甚至将泛清蒸化扩大到所有社区,他们在纽约、巴黎有独立的犹太社区,里面有配套的犹太人学校、商场,这些都是屏蔽非犹太人进入的。在之前猪瘟传播中血饮说过,宁夏地区之所以是全国艾滋病传染最低区域,两个条件,一个是地理隔绝孤立,一个就是穆斯林多,而穆斯林是禁食猪肉等所谓不洁食物的。这种隔绝就确保了宁夏成为全中国艾滋病发病最低,而犹太人同样选择孤立社区、团体,以及比穆斯林更加严格的清蒸化标准,完全不吃猪肉、蝙蝠等,从医学上看,就是完全隔绝了病毒传入犹太社区的可能性。这就打造了全球疫情大洪水中的诺亚方舟。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生化武器是不长眼的,它是不会主动区分敌我的,但隔绝了猪这种中间宿主,隔绝了HHV-6A,社区内部严禁非犹太人进入,这就同时掐灭了引爆非典、艾滋病、尼帕病毒的导火索。新冠爆发以后,犹太以色列快速关闭国际航班,并将中国人投入收容站,就是要直接实现人员隔断。再结合以色列快速研制出疫苗,就能看出犹太以色列早就知道新冠到底是怎么回事。

支持血饮这一观点的重要证据就是,这次疫情爆发以后,感染人群中死亡最低的国家中就有以色列。而其他感染比较低的国家,还有阿塞拜疆、中亚国家,这些国家同样相对比较隔绝且同样执行清蒸食品标准。除此之外,以色列和这些国家还有另外一个相同点,那就是基因。

血饮在之前文章就说过,现代以色列人其单倍型类群以Q和J2为主。从基因上看,中亚、阿塞拜疆、以色列的主体单倍型类群为Q和J2单倍型类群,其中全球感染死亡率最低的就是阿塞拜疆,而阿塞拜疆的J2浓度最高,比以色列、中亚的Q单倍型类群都高,而中国北方的内蒙、山西、新疆北部地区Q单倍型类群分布同样较内地高。从世界范围看,基因单倍型类群只能标注某一个人群,而这两种单倍型类群多的地区间感染率都低,他们都曾经是古犹太和可萨犹太活动区域。个中缘由,细思极恐。还是那句格言,“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多巧合,所有的巧合,都只是精心的布局。”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上图为J2单倍型类群发分布图,浓度最高的就是阿塞拜疆地区。

从生化武器设计、宗教、基因等方面进行全方位的设计,打造好了诺亚方舟,接着就是疫情大洪水爆发,他们要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呢?

瘟疫传播就像猪肉能够滋养HHV-6A病毒一样,犹太宗教势力利用瘟疫传播挑战控制世俗社会。《圣经》中有十大瘟疫传说,对内,只要信仰犹太复国主义下属组织—基督教福音派/瓦哈比耶/艾哈迈迪耶,并严格执行教义,就能免于瘟疫危害。同时,借助疫情清洗内部不严格执行其宗教典范的内部“宗教意志不坚定”的叛徒。对外,疫情爆发后,基督教福音派在包括中国境内广泛宣传,病毒是针对中国在内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惩罚。故意在传播这种愚民策略,吸收信徒们庞大的念力,勾结与所在国的鼓吹民粹、排外主义的野心家,崛起成为庞大政治势力。

宗教传说未必是真的,但总有野心家妄图借助宗教传说,人为放纵疫情验证所谓神迹。犹太复国主义用所谓天启名义,鼓吹圣经中启示和预示了世界局势发展,鼓励愚民向基督教福音派靠拢,增强新保守主义势力。1918年爆发的西班牙流感就强化了欧洲和美国境内的基督教新保守主义势力,也正是借助于此,他们才能够支持希特勒在德国上台。现在以特朗普为首的犹太复国主义控制白宫,他们强推群体免疫,放纵疫情全球蔓延,就是想对内集权,对外扩张,建立犹太资本集团控制的金融殖民2.0体系。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对外,美国新保守主义推行新孤立主义,要达到什么目的呢?拆散全球化,拆散以中国中低端产业链为基础的全球化分工,让世界各个国家重回城邦制的隔绝时代。就像4月3日,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在《华尔街日报》刊登评论中说的那样,由于疫情爆发,各国开始重新回到最初的“城邦国家”,由城墙包围起来不受外界侵害。由于疫情传播,在当下这个世界繁荣取决于全球贸易、人员流动的时代,“城邦国家”的城墙正在悄然复兴。

基辛格作为犹太智囊,直接点出了犹太未来的战略方向,而这一方向得到了其走狗特朗普的背书。5月15号,据路透社,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财经频道采访时称,新冠病毒疫情的爆发表明全球化时代已经结束。特朗普更是口出狂言,声言要与中国“绝交”,这些都是执行拆散全球化战略的具体举措,意图将中国从全球产业链上剔除出去。犹太资本集团在通过多种手段打击中国失败以后,开始放纵病毒,妄想以圣经中的疫情大洪水涤荡整个世界,然后他们安然无恙地乘坐诺亚方舟躲避灾难,待到世界满目苍夷尸横遍野之后,他们再最后站出来,以救世主的形象收拾残局。

中国应该如何应对生化攻击

剧本就是这样的剧本,而看穿剧本以后中国更要做好全面应对,这种应对包括:

一、必须加快研制HHV-6A疫苗在内的多种基础瘟疫疫苗。中国居民肉食消费以猪肉为主,中国是不可能杜绝猪肉消费的,而HHV-6A病毒疫苗是破解艾滋病、尼帕病毒、非典、新冠、人流感、禽流感等病毒的关键。如果没有这个疫苗,疫情极有可能卷土重来或者新疫情再次爆发,而预计二次爆发时间点大致就在2023年左右。经济用猪和禽类生长周期并不长,如果新疫苗研发出来可以快速普及,那就可以有效阻断中间宿主猪的这个传播路径,拆掉埋在中国境内的生化雷管。同时,中国应当加大对细胞免疫疗法、疫苗研发方面的政策扶持,将之纳入重大国家科技进步项目,切勿因舆情炒作而将这些利国利民的科研项目搁浅。

二、全面升级以高清摄像头为基础的天网系统。目前,天网主要用于中国境内犯罪活动破获,这一功能同样能用于监测人员流动,更能用于对特定地点的全面监测。在追查H1N1等疾病路径的过程中,我们多次遇到人为破坏监控设备的现象。这方面应该进一步补网,特定地区的监控必须保证无死角,且监控资料属于国家,监控内存必须长期保存。技术上,应该引入红外检测和大数据分析,在此基础上进一步完善预警系统,确保能够在发烧、发热等初期疫情特征出现的时候及时报警。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三、建立中国的生物安全委员会。建议该组织以中国CDC牵头、以农业部、国家安全、情报部门组成。将生化防御与防范境外间谍渗透、颜色革命颠覆等放在同一高度。现在的国家安全已经超越了传统地理边疆,敌方对我方打击也已经呈现非接触、遥控发动等特征。事实已经证明,疫情爆发不仅严重危害人民群众生命安全,而且严重冲击中国经济。疫情爆发以后,一季度经济增长-6.8%,就业压力剧增就是最直接表现。维护生化安全就是维护经济安全,这与国家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战略方针相辅相成。

四、认清中国的敌人到底是谁?犹太复国主义支持希特勒,直接导致二战爆发,之后更是支持全球生化武器研制,频繁对中国发动生化袭击,他们已经成为中国崛起最大的敌人。犹太复国主义是一个软体组织,它的存在早就超越了传统地理疆域。如果我们认识不到从大航海时代到现在西方最强大的智能和政经体是犹太资本集团的话,我们的反击也将无的放矢。

五、精准打击。血饮在之前文章中说过,要迅速核查美国德特里克堡陆军生化实验室,但是3月27号夜间德特里克堡生化实验室完成了数据转移。4月14号,特朗普宣布重启德特里克堡。既然美国完成了证据销毁,那么,此时再去核查也不会有什么结果,更何况美国还可以以涉及军事秘密拒绝核查,但是,果真对此就束手无策了吗?答案是否定的!还有一个地方可以核查,且美国无法销毁证据。这个地方就是普拉姆岛生化实验室。这个时间是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建造以后进行了大量的户外围栏生化实验,70年来,其实验发生泄漏已经严重影响了周围动物、微生物族群的分布,比如纽约长岛东部鹿群、鸟类身上蜱虫分布。同时,普拉姆岛通过大量排放生化废水,也改变了当地海底地质和周围海洋生物特征,除非美国使用中子弹消灭这里,否则这些证据都是无法消除的,只要抓住这些线索,就能够查出美国生化研究的肮脏内幕。

血饮:新一代病毒工厂与生化暗战不得不说的秘密!

六、强硬反击。武术是杀人技,不是花拳绣腿。对外斗争应该抛掉儒教迂腐的说教,真刀真枪地直接干,逮住犹太资本的要害就要往死里打。敌人并不会因为你放过他就会停止对你的戕害。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次的疫情就是首先爆发于美国。2003年的非典,首例非典死亡病例同样出自美国。那一次,中国舆论放过了美国,16年后冠状病毒卷土重来,如果中国这次再放过美国,那么下次出现的将不是新冠而是《生化危机》电影中的终极武器—T病毒!中国受到的损失将更大!

这方面,中国有必要学习前苏联。在整个冷战期间,苏联为了对抗美国发展生化武器打击苏联农业生产,也同样大力发展生化病菌研究,其研究基地主要位于哈萨克斯坦境内里海岛屿上。而正是苏联的生化研究与美国不相上下,形成了恐怖的对等生化威慑,所以美国才不敢对苏联使用生化武器。证据就是,美国最终打垮苏联农业生产用的是金融地缘手段而非生化武器。

犹太复国主义在1880年代被沙俄收拾过,他们知道前苏联不是善茬,在那个随时威胁扔核弹的年代,犹太资本集团如果敢对苏联使用生化武器,迎来的一定是苏联的对等生化报复,苏联人说到做到。所以,中国应该抛弃那些无用的说教,义正词严地警告美国,别以为中国会一直坐以待毙。中国拥有世界上已知病毒中的超过一半的病毒库,惹毛了我们,也定叫你犹太资本财团知道什么叫吃不了兜着走。

这是2020年血饮写的关于生化的第二篇文章,希望能够藉此让国家和更多的民众看到疫情背后不为人知的真相,也让更多人看到背后犹太资本集团的丧心病狂和灭绝人性。我们相信,邪终不胜正,反人类的犹太复国主义终究会让世界觉醒并联合在一起;我们呼吁,大力践行国际群众路线,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对邪恶势力予以强势反击。文末说下,中国在防御疫情的同时也要加强反恐,预防东突恐怖分子回流。另:血饮在油价20和白银价格12的时候建议大家做多,目前美油已经突破30美元每桶,获利50%,白银价格涨到17.66,同样接近50%,恭喜各位。货币战争看不见硝烟弥漫,俯视之下却是血流成河。胜利者权杖上的红宝石摇曳着嗜血的光芒,却不见王座之下尸骨累累。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血饮”。】

来源 : 血饮

  •  

  •  
Satur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