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越 – 龙巴湾之旅

打印
分类:会讯

 Image result for krayan long bawan Image result for krayan long bawan

想往多年,筹划数月的龙巴湾之旅,终於在这个晴朗的早上踏上行程。贤定、亚美从古晋,楚庭、瑞金从民都鲁,我清禄也从诗巫来到美里。谢谢松美老友与其公子雄峰特地从百里之外的尼亚石山驱车前来机场和路上接应大家到公洪老友家汇合,和享用雄峰特地去市上买了又亲自下厨来煮的美味佳肴,与公洪香喷喷的红米饭。在公洪家又巧遇杨思珍老友与夫婿...... 。在边吃边聊之后,公洪、松美父子又特地开车送我们上机场。我们一行5位终於踏上了老越 – 龙巴湾之旅.....

 

 

 Image result for krayan long bawan

Image result for krayan long bawan

Image result for long bawan kalimantan utara

 

 

 

老越 – 龙巴湾之旅

作者:余清禄

日期:2017年8月13日

 

8月5日星期六第一天       早上出发老越 – 龙巴湾之旅

想往多年,筹划数月的龙巴湾之旅,终於在这个晴朗的早上踏上行程。贤定、亚美从古晋,楚庭、瑞金从民都鲁,我清禄也从诗巫来到美里。谢谢松美老友与其公子雄峰特地从百里之外的尼亚石山驱车前来机场和路上接应大家到公洪老友家汇合和享用雄峰特地去市上买了又亲自下厨来煮的美味佳肴与公洪香喷喷的红米饭。在公洪家又巧遇杨思珍老友与夫婿和有许多故事的邓老友,思珍还送大家一瓶的泡参,以增加旅途精力。在边吃边聊之后,公洪、松美父子又特地开车送我们上机场。我们一行5位终於踏上了老越 – 龙巴湾之旅。

一行人在摇摇晃晃的可载重1. 2吨,载客十五、十六位的小飞机驾驶员熟练操作下,安全降落老越机场。德士司机把我们载到了赛风帮忙大家预订的Borneo Hotel,每人收取载费8元(回程时,另外一架德士收取7元)。房价每晚八九十元,清洁,设备齐全,还有Wifi, 楼下还有餐厅,十分方便。

当晚,我们就邀请司机 – 导游,已经有多年驾驶这条特殊路况的当地年纪46岁的Lun Bawang族人名字叫Singa和我们共进晚餐。

 

8月6日星期天第二天      出发上砂印边界—目标 龙巴湾

早上8点半 司机Singa载着我们5人,从老越镇出发沿老越河向南偏西方向的由三林木山维修的木山主路朝内陆Long Semadoh 方向前进,途经三林木山Merarap Camp, 等地方。近中午时,开始进入6年前的2011年由马来西亚皇家陆军工程部队对原本是三林木山废弃路段的整修和提升工程的路段。路边的钢铁护栏好些地方都还好,但是沥青路面早已破损不堪,因为在陆军工程队承包完工和维护三年之后,交给了JKR马来西亚政府公共工程部,然而在JKR接手之后,却一直未有拨款迄今,所以路况每况愈下,一下大雨就无法行走车辆。司机告诉我们,因为这段长达75公里的路,联邦政府才拨款4千8百万,杯水车薪,所以没有铺上石头再放沥青,而是在压平的泥土路面上,直接上沥青,而且沥青还不上3寸,这样的皮面豆腐工程,怎么可能耐久。司机的愤诉让我们理解了为什么这段从老越到巴卡拉兰Ba Kelalan 的154公里路,原本能够一天从Ba Kelalan – Lawas 可以一天轻松往返的路,而我们8月6日这天直到傍晚4点半才来到砂拉越印尼边界。

(上图是瑞金、清禄、贤定、亚美在Long Bawan 与 Lawas之间的重要交通工具-- 四驱双排座位开篷车边留影。照片可以看到满载的情形,从老越往返印尼龙巴湾,每天都有数十架在运载各种货物。)

这里虽然崇山峻岭,交通困难,但是民风淳朴,我们在几个休息处,都可以看到没有人在售卖的水果,主人家把要卖的水果挂在外面,写上价钱,放一个装钱罐子,俨然就是一个自助交易了。我们在回程到Samling木山营的木桐中转站Merarap Logpond木塘Canteen午餐,去厕所时就发现那里放着一个小罐子,上面写着:Sila Bayar RM 20 Cents。

(上图是 巴卡拉兰高原富碘盐井)

此时的滂沱大雨已在迎接5位老友越过边界, 在傍晚6点多进入了插满国旗的二十多公里道路两旁的当年温长流等5位老同志,在这里孤单地坚持两年多潜伏工作的龙巴湾Long Bawan 了。急雨、陡滑、泥泞似乎在向大家申诉当年这里那困难无助岁月里的艰辛啊!

 

8月7日星期一第三天       在龙巴湾和两位县长见面  还到了未来通往巴里奥Bario的路

雨过天晴,爽朗的晨风吹拂着印砂边陲小镇,四处都有人声车声,一个活跃的边陲小镇在阳光中苏醒了。

在满街国旗飘扬和许多中小学生在操练国庆活动之中,司机载我们5人来到了一个整齐简朴的District Office,拜访Long Bawan龙巴湾的D.O. 县长Chamat 。35岁的正县长带孩子去看病,33岁的女副 Chamat 在办公室热情地接待了我们。在简短了解我们来意之后,就向我们介绍龙巴湾的行政区、民情、发展情形和未来计划。这位年轻的女大学生是当地Lun Bawang 族人,在日惹大学毕业之后曾任职公务多地,还曾多次访问古晋,她希望在她的任期之内能够更加深她所管辖的Long Bawan 地区的人民与砂拉越尤其是老越人民之间的友好和经贸往来。她说8月17日是印尼的国庆日,这些天她和同事都在为这件事而忙,她本身就参加去安插这二十多公里的国旗。女 Chamat 还告诉大家,印尼政府也很重视发展印、砂两地之间的传统友谊,在过几天就要在Long Bawan县举行的印尼建国72年庆典,也邀请了老越、沙巴和三林木山的足球队来进行友谊赛。女Chamat说,印尼军方还和砂拉越军方达成协议,在Long Bawan和Bakelaaln之间的双方关卡军部,互派10位军人到对方军部参与执勤。

这位女 Chamat 还很高兴地和大家一起留影。

( 上图是 在龙巴湾市镇里的一间商铺,女店东很高兴地展示她用自家的招牌包装的Long Bawan优质高原富碘食盐和龙巴湾香米 )

午餐之后,我们在住宿的Hotel Malindo 主人73岁的尤叔Yusof 当地Lun Bawang 族老首领的带领下,前往十多公里外参观当地的一间人工砸石场。

我们回程时,在通往砂拉越加拉毕族人聚居地巴里奥高原Bario的大路口拍照。路口右边山头还有一个驻军营地,高高的通讯和卫星设备赫然可见,看得出印尼军方对这婆罗洲心脏的战略位置的重视。

引路的Yusof在Long Sendu 带我们会见了当地的县长Chamat。这位热情富有魄力的40多岁Chamat (District Officer -- D O)很详细地讲解了印砂这段长达几十公里边界,5个相连Chamat管辖区治理下的1万6千多居民,以Lun Bawang 和 Lun Dayun(和Lun Bawang是相同族群)占80多巴先的民族聚居地的发展前景。Chamat 说,这5个Chamat县辖区组成的Krayan里面有几十个的Long(支流河口聚居地),居民主要靠生产Long Bawan 香米和Long Bawan高碘食盐(有5个生产地),尤其是这里品质优良的香米,可以加大生产面积,增加出口。县长说,这里更是四面崇山峻岭,森林空气素质特佳,高原自然景观优美,常年气候宜人,适合城市人们前来度假、旅游,所以现在以佐科威总统为首的雅加达中央政府在把 Nunukan, Malinau, Sungai Kayan 等地区 提升为北加里曼丹省。

印尼政府在新建 Province Kalimantan Utara 的同时,也致力改善这原属于Nunukan县管辖的地区的5个Chamat辖区,这就是大家现在可以看到在继续进行中的整平、扩张和提升道路工程、机场跑道延长到1公里的工程,及民间许多在进行中的新建筑。Chamat 多次提到印砂两边政府高层往来及有关边界友谊和商贸的互动互访,尤其对与老越与美里内陆公路的连通状况提升充满期待。

Chamat 也特地安排介绍我们去参观了他们Lun Bawang民族文化展示室,我们看到了他们用Tera树皮及水生咸草纤维织成的布传统古老服装和具有他们民族特色图腾花纹饰品。

最后 Chamat 还高兴地掏出自己的手机和大家一起留影。

当地一位学生家长告诉大家,这里5个Chamat属下的每一个Long,都有一所小学,而中学则设在Long Bawan,所有小学生都是免费的义务教育。上中学,学费免收,其他居住、伙食、衣物、课本都是要家长自己负责。这位家长说2016年Long Bawan中学毕业生有56位被政府保送去中国大学深造,他自己的孩子就是其中之一。而当地居民80巴先以上信仰SIB基督教, 一间偌大的礼拜堂正在完工之中。

回到住宿处,Hotel Malindo 主人Yusof向大家介绍了他舅父Pengulu Lasung Piri 当年协助在Bario High Land 巴里奥高原空降的Mayor Tom Harrison和他的伞兵部队,号召龙巴湾地区和巴卡拉兰广泛地区的大量土著居民踊跃拿起英军分发的枪弹和各种自制武器,如吹喷毒针,安装野兽陷阱等来阻拦和狙击、伏击来自林梦沿河跋涉而上巴卡拉兰高原,要占据婆罗洲心脏的数百名日本兵。  Yusof说他的父辈很多人都响应号召,参加了山地游击队抗击日寇。日寇在蹂躏中国和南侵的残暴行径早已风闻,砂印两边的Lun Bawang 人同仇敌忾,他们在砂印两边,在巴卡拉兰和吐鲁山河上游流域先后打死打伤,和“坚壁清野”致使日军病死、饿死人数近两百人,最后投降活着走出婆罗洲丛林的只有一百余人。在砂拉越的3年8个月蝗军铁蹄下,龙巴湾族人是当年最勇敢拿起武器反抗和战斗的民族之一,他们的英雄事迹将永记史册!

在欧洲反法西斯战争反攻开始时,中国的抗日战争也开始进入战略反攻阶段。盟军统帅部决定在婆罗洲的内陆心脏地区即巴里奥和 龙巴湾地区空投部队已经成熟,(笔者补充:尤其这里有高山盐,有稻米,有相当众多的原住民。这里没有日军,日军要来要费时多日跋山涉水,而土著游击队可以沿途伏击之。在响应联军大反攻之时,可以从高原向平原推进,分袭巴南河、林梦河、都鲁山河)。所以盟军西南太平洋战区联合情报局联合组织的Z特种部队,在1945年3月25日就派Mayor Tom Harrison(26 -09 -1911 – 16 – 01-1976 泰国车祸 ) 和7个Z特种部队队员,空降到这四面离开城市非常遥远的高原地区。这也说明这个婆罗洲心脏地区的重要战略地位。

1962年12月8日汶莱武装起义开始时,砂拉越第四省省长约翰·费舍尔(John Fisher)要求帮忙,Tom Harrison汤姆·哈里森 到汶莱之后,到第四省和第五省的巴里奥高原召唤Kelabit族人参加狙击汶莱起义部队的撤向印尼。数约2千计的原住民回应,在内陆高原地区帮助英殖民当局遏制了汶莱起义军。

在龙巴湾市镇酒店Malindo Hotel 三个房间,每间50元马币,两天住宿300元,加上餐饮,合共700元。

 

8月8日星期二第四天      参观高山井盐  顺利返砂  宾至如归的巴卡拉兰民宿

在早餐后驱车回返边界时,整二十公里的一路上两边都插满了印尼国旗。

在到关卡之前,司机特地下车带大家去采集一种Long Bawan地区特产的高原灌木Tenon,树叶和果香味浓郁,当地就有族人将其成熟干了的像胡椒粒的黑色串果制造成香精油、香肥皂。

当地居民把Tenon果实用手搓了当肥皂用。我们在当地餐厅的菜汤里就有它做佐料。亚美和几位朋友都采了一些像胡椒粒那样的果实,要拿回家去种。

我们也顺道参观了Long Bawan盐井,这是第四口新开的高山盐井。

在数百年前,这里就开始聚居龙巴湾人,因为这里发现了盐。据当地人说,猎人发现这里有咸味山泉从石缝里涌出,鸟兽群来舔舐,族人随之跟来附近取盐定居。盐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必需品,只要有了盐,原始部落就可以在哪里定居,要不然,就要背着深山老林的土特产,爬山涉水到海边市集去换取食盐。在五十年代,我们还时常看到来自上游深山的大颈项土著。

(在煮盐的作坊边留影。这个三片桶的作坊24小时烧火能够熬煮成30公斤的成品食盐供出售)

龙巴湾和巴卡拉兰地区得天独厚,在好些地方有高原盐泉。这里的Chamat 自豪地告诉我们,他们这里生产的是高碘优质食盐,长期来已经闻名国际,他的族人里没有大颈项。

顺利过关卡后,就入住巴卡拉兰民宿,民宿居住设备方便,三餐伙食更是让大家有着“宾至如归”之感。

贤定回忆说他的一位同班同学早在1959年 12月在古晋中中毕业之后,就到巴南河的大支流Sungai Tudoh进行民族工作。1961年,这位同学跟着一个喷蚊虫药的卫生部队伍,来到Bario,然后又从Bario 翻过巴南河与老越河的分水岭,走到老越河的上游龙巴湾族人的聚居地Bakelalan,即我们现在到的地方。随后,庄金明还跟随龙巴湾人再向北走了整个星期,出到老越巴刹,然后又走路回头到Bakelalan,再走回巴里奥高原。

我们5人,加司机在Bakelalan这里民宿和美味的午餐、晚餐及早餐费用,共六人 456元。

 

8月9日星期三 第五天   到 Long Semadoh 民宿  巧遇前野战部队三巡队长谈旧事

在巴卡拉兰民宿享用丰盛早餐和参观草莓园地之后,到我们美里老友美里友协主席在十多年前修复的Bakelalan机场参观。守卫告诉我们,巴卡拉兰机场跑道长度和老越相同,所以只能够降落15 --16个座位的双螺旋桨加拿大制飞机。这个机场每星期只有一次从美里飞巴里奥,巴里奥再飞来这里,然后再倒回巴里奥、美里的航班;和另外三次从美里飞老越、巴卡拉兰,再倒回老越、美里的航班。从巴卡拉兰飞老越机票九十多元,从巴卡拉兰飞巴里奥50元,从美里途经巴里奥飞巴卡拉兰是一百多元。这个Bakelalan机场每周只有4天4个班次,除了航空行政人员和两位控制塔人员,为了安全,还保持了二十多保安人员。我们有幸在上午10点多在现场近距离目睹了驾驶技术高超的Pilot准确、灵巧降落的精彩瞬间。据机场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在这里的Lun Bawang 族有1位飞机驾驶员,而Kalapit加拉毕族则有3位飞机驾驶员。在几年前和Sesco高管黄华籓同时在Bakelalan高山密林里,不幸直升机罹难的国会议员Jesson医生的84岁父亲告诉我,他的一位儿子在美国当空军。

在崎岖泥泞山路回程途中,下午1点来到了整个行程的最高点1358公尺路边的休息站吃午餐,司机Singa告诉大家,这条75公里烂路在居民强烈要求之后,部长James Masin已经答应拨款3千6百万元交给木山公司三林来修复道路,希望能够早日开始进行。热心的Singa也对怎样使用这极为有限的钱来修复75公里的道路讲述了他的许多构思和方案,我们鼓励他继续和三林相关主管沟通,并祝愿这条事关数万砂印两边龙巴湾族人的生活、生产、交通和希望的大动脉能够早日畅通!

在参观了司机Singa自己的大屋子和他亲手修建、安装的家居设备之后就来到了龙巴湾族人最大的聚居点Long Semadu的其中一间Homestay民宿。

真巧,热情的司机介绍了他的叔公,也即是这家民宿后面山坡上的78岁前砂拉越警察野战部队三巡 Sergent Liao。这位退伍老军人非常好客,特地在家里预备了香甜的黄梨和茶点来招待大家。他在 1958年就在古晋Bukit Siol 参加了警察训练。三个月后正式加入砂拉越警察野战部队,那时还是英殖民时期。直到20年前的1997年左右才退休,退休前的薪水每月是1158元,所以他的退休金也很少而觉得委屈。他认为前首相巴达威还比前、后首相要好,因为在军人要求加退休金之后,巴达威有先后两次做了些许的调高。这位高个年长者还说他先后两次和当年的共产党游击队驳火。他评说,这些共产党都是很勇敢的,他们赤着脚,在牺牲时的脚都是黑黑的,他们通常是五六人十人左右活动,很难找到他们,如果这些共产党有好的武器,我们就很难对付他们了。

晚上,民宿主人家也对大家谈了他们龙巴湾族人对这条生命之路的企盼。如果将来路修好了,能够正常顺畅,在这条154公里大动脉的路两边居民将可以种植油棕、树胶、胡椒及各种经济作物和将许多的当地山区土特产及时运到老越等市镇销售。到时,孩子们上学往来也方便了。主人家希望执政当局不要只说不做,不要再总是临近选举了才做一点点皮面工程来捞选票。

在Long Semadoh这里住宿费是每位30元,晚餐每人15元,早点每人5元。

 

8月10日星期四 第六天

大清早,盛情的司机帮忙大家买到一大包的Long Semadoh香米之后,就直驱赴巴鲁的巴卡拉兰高原住家。由于联络误差,巴鲁太太昨日整天在等待大家到来。今天她要去龙巴湾和当地居民一起种稻,所以无法再等候,而是在路口留下六粒甜美的巴卡拉兰黄梨和一封信给大家。

我们五位也在享受了高原凉快清新空气之后,留下一些礼物挂在门上给她,就续程驶向老越。

在几天的往返行程之中,可在沿途许多地方看到一块块整齐的水稻田。司机说,现在正处于紧张的种稻季节,龙巴湾族人必须在8月份之内把秧苗种完,以免在收成季节落单而成为鸟雀的集中美食区。

司机还告诉大家,这里的种稻工作,多由妇女去做,现在她们还是延续她们传统的Gotong Royong不付费互助种植,有些人也改为了付费承包的Gotong Royong,只是所收的费用她们都捐给教堂。

下午近3点半终於离开了山区道路到达老越市区入住酒店。这次的六天内陆行程画上了大家满意的句号。在机票之外的7天7夜老越 – 龙巴湾之旅,财政老李通知大家,全程往返费用每人分摊1080元。

。。。。。

 

Image result for krayan long bawan

Image result for  long bawan

Image result for long bawan kalimantan utara

Image result for krayan long bawan

Image result for long bawan kalimantan utara

Image result for krayan long bawan

Image result for long bawan kalimantan utara

Fri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