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汶莱苏丹统治

打印
分类:犀乡历史

Image result for 砂拉越王连贵

(一)砂拉越古史
(二)汶莱苏丹统治时期
(三)三代拉者皇朝统治时期
(四)日军统治时期
(五)英国殖民统治时期
(六)砂拉越参组马来西亚

二)汶莱苏丹统治

     王连贵编辑


「汶莱位於婆罗洲岛之西北部,北面频临南海中国海,东、南、西三面与砂拉越为邻,并为砂拉越分割成不相连的两部分,面积二千二百二十六平方英里,由马来苏丹管辖。」引自刘子政文史系列《婆罗洲史话》
「砂拉越、北婆罗洲在古代史籍中并未出现,在未成为国家(或可说英国殖民地)之前乃是汶莱苏丹属地,在历史上就不能与汶莱及整个婆罗洲分割开来研究。」引自刘子政文史系列《婆罗洲史话》
「汶莱国第一代回教苏丹莫汉默(Sultan Mohamed)又称亚拉伯大达。莫汉默之尊号,为柔佛苏丹所赐,至今日汶莱之皇室自命为柔佛之后,此中关系,却是一篇动人的故事。」详阅刘子政文史系列《婆罗洲史话》
「据中国古籍所载,汶莱曾于公元五一八年、五二三年及六一六年入贡中国。又于一四0 五年至一四二五年之间,数度入贡。所以中国与汶莱关系颇为密切。一三九二年,元世祖派大兵南下,元兵在北婆罗建立了中国属地,留下了中国血统的子孙。」引自刘子政文史系列《婆罗洲史话》
「成吉思汗侵入中国之时,大拓蒙古疆城。起西历一千两百零六年,讫一千两百二十七年,势力及婆罗洲岛。一千两百九十三年古来汗又尝率大军,征南婆罗而北婆罗及苏泸各岛,均隸属中国版图,而为一行省即布仂尼与苏泸。古传所载者也。一千三百七十五年,华人王山平(译音)为中华特派钦差安抚使,驻支那巴丹甘。女与布仂尼第二苏丹联姻,其子孙至今仍为苏丹。苏泸史乘亦载其事。」引自林守骃译著《砂拉越国志略》1926年正式出版,1931 年再版。
「汶莱从十六世纪末到十八世纪初,仍处于困贫的地位。到一九三七年,诗里亚石油发现后,国库才激增。」引自刘子政文史系列《婆罗洲史话》
「汶莱是马来族的国家。汶莱马来族人最初来自何处,尚不清楚。据考据,他们最初可能来自苏门答腊,后来迁入马来半岛,再向外迁移。汶莱在未成为回教苏丹王国之前,在赛利佛逝时期,汶莱是信奉佛教的。14 世纪到15 世纪,它是满者伯夷的属地,其时东
南亚各地如马六甲、马来亚南部和苏门答腊的印度商人和阿拉伯商人相继到婆罗洲来,他们也带来了回教。回教徒在东南亚岛屿的主要商坞,建立起苏丹制的小王国,初时在政治上仍然承让满者伯夷的宗主权,每年都向满者伯夷进贡。例如,苏丹王国之一的位于婆罗洲的汶莱,当时每年都向东爪哇的满者伯夷进贡。在15 世纪时,汶莱出现第一个回教苏丹穆罕默德。在汶莱苏丹国全盛的时期,婆罗洲所有的苏丹国据说都曾一度称臣于汶莱的统治。布尔克亚是汶莱第5 代苏丹,据马来民族的传统,他是个非常著名的海上英雄和征服者。他曾经纵横海上,征服了婆罗洲岛上其他的苏丹,远征苏禄岛,并且一度占领菲力宾的马尼拉。到十六世纪中叶,西方殖民主义势力侵入婆罗洲汶莱国便开始没落了。」引自丘立基著《砂拉越史话》
「砂拉越在1839 年还是汶莱领土中的一个省份。其时,婆罗洲西北海岸七百哩的土地,仍然是属于汶莱苏丹奥玛阿里沙弗丁。除了砂拉越省之外,从砂拉越边圻一直到民都鲁的土地在行政上再分为五个省份,各由一位由汶莱朝廷派遣的总督统治。汶莱政府的统治力量,除了在砂拉越省比较大之外,其他省份的人民(主要是由伊班族人)即海达雅,实际上都不承认汶莱政府的存在,更不接受他们的统治。马可达是汶莱苏丹派遣到砂劳越来任总督的汶莱贵族。根据一般历史的记载,他是一个蛮横残暴的统治者,代表汶莱地主
阶级残酷压迫与剁削砂劳越人民,其时汶莱苏丹奥玛阿里沙弗丁是一个没有主见的昏庸无能,对外省的统治虚有其名,在朝廷内也完全为贵族所左右。马可达在1839 年之前数年到达砂劳越,其时汶莱已濒于灭亡。马可达在统治砂劳越期间,残酷地压迫和剥削砂拉越土著,尤其是比达由族人。砂拉越的统治集团,以马可达为首,其下是众多汶莱官员和砂拉越马来族上层份子。他们的官阶分为拿督巴丁宜、拿督班达和拿督天猛公,这些官员享有政治上的特权,冈时控制了人民的经济生产。他们剥削比达由人直到无可剥削才罢休,比达由人经常被奴役、殴打甚至杀害。马可达残酷统治,终于引起比达由和马来族人民的武装反抗。马来族的上层份子由于和马可达之间的矛盾已经达到水火不能相容的地步,因此也参加斗争,并且由于他们社会地位的关系,成为武装斗争的领导。他们之中以拿督巴丁宜最为杰出。当时他们的斗争口号是砂拉越脱离汶莱的统治,并组织自己的政府。斗争进行了三年,人民的力量虽然并没有减弱,但是仍然无法推翻马可达的统治。拿督巴丁宜
阿里于是转向在西南婆罗洲的荷兰人求援。1838 年,荷兰人受邀请抵达砂拉越,他们在砂拉越的营地上升起荷兰国旗,并一面遣人前往巴达雅亚向最高当局求助。但据说由于荷兰其他属地局势不利,未能答应所请,只由三发苏丹运送粮食和火药支持,为了镇压人民的反抗,汶莱苏丹又派遣了叔父拉者慕达哈申前来砂拉越。拉者慕达哈申是个无主见的软弱无能的贵族,虽然出生王室贵族,但却丝毫不能左右马可达。他即无法战胜人民反抗,也无法使局势平静。到1839 年,战争已经延续四年之久,除了古晋之外,其他地区已经成功脱离了马可达的统治。然而战争结果却给比达由族人民带来更大的苦难和饥馑,因为当时大部份的地区都处于无政府的状态。最后汶莱的首相加东亲自前来砂拉越协助慕达哈申,结果也不能挽回败局,汶莱的封建贵族虽然在国内及各属地剥削马来人和土著,但是在面对殖民主义者侵略时,却曾经进行英勇反抗。」引自丘立基著《砂拉越史话》
「由于婆罗洲汶莱王国在十七世纪下半期因国内纷乱,汶莱苏丹福丁迫于时势,请求苏禄苏丹协助平内乱,许以土地为酬。乱平,汶莱将北婆罗洲东岸到金马尼河之间的土地割让给苏禄苏丹,时约公元一六七四年,根据割让条件,汶莱允诺苏禄苏丹对这块土地有继承权。英人势力征入,苏禄苏丹因时局所迫,一八七八年将北婆租给英人,而引起现在菲律宾索取北婆主权事。英人与苏禄苏丹签订的租约,其正本在苏禄苏丹手里,苏禄基朗二世时,菲律宾已在美国统治下,基朗曾周游世界,经星洲之际,租约正本竟神秘失落,因之苏禄苏丹后裔失去了索还北婆之证件。汶莱本来的土地拥有今砂拉越及北婆罗洲,北婆大部份土地割让给苏禄后,汶莱在北婆的势力十分薄弱,而且当时沿海海盗横行,局势极度不安,又加砂拉越圻内混乱,无形中在十九世纪时,婆罗洲成为无政府时代,汶莱苏丹根本无能力控制。」引自刘子政文史系列《婆罗洲史话》.
「正和如东南亚其他封建王朝的没落一样,汶莱苏丹王国的没落,也由于封建朝廷内部争权夺利日趋腐败与西方殖民主义势力趁虚而入所构成的内忧外患的形势所使然。19世纪末整个汶莱的城市已经成为废墟,房屋已经不再像比加佛达所描述的用巨大的木料柱子建成,而是以亚答叶和尼朋柱子搭成,摇摇欲坠,这时候的人口不过一万两千人,而华人几乎全部消失。一个曾经强大繁荣的国家,终于论为一个可悲的村落。20 世纪初,汶莱市人口仅剩8 千而已。」详阅丘立基著《砂拉越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