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文

风暴原记录63
(劉華荣在前排左四)



劉華荣的一生是革命奉獻的一生,是為人民服務的一生。雖然今天他離我們而去,但他的可贵精神与高尚品德,永遠激励着我們還活著的每一個人,讓我們好好學習與记取,共同努力,发挥余热,砥砺前行。

阅读更多……

没有澳洲这场大火,我都不知道中国33年前这么牛逼

你看过灾难片的世界末日吗?        山呼海啸、天崩地裂。

人类在无法控制的自然灾害面前四处逃窜,所有物种都濒临死亡。

 一个国家对自己的同胞都不在乎,又怎会在乎这些生命?

 看着那些在大火里慢慢烧死的考拉们,我真希望若有来世,愿你们生在中国,做个可爱的熊猫。        让我们保护你,让中国消防保护你。

阅读更多……

游击战斗、埋骨青山与和解归来

对绝大多数马共战士,尤其是当年那些“新同志”来说,30年早已超过他们在雨林里战斗的时间。30年的岁月,也带走了无数”老同志”,并且将“新同志”从壮年带入老年。值此和平协议30週年纪念日,我们在回望历史、记悼同志、纪念和解之余,应该更深切地思考未来马共尚有可为的方案,用行动和实践让和平协议的下一个10年以及更多的10年,能为我们留下历史遗产,而非遗忘。

阅读更多……

陈平魂归故里,反思马共历史敘述

马共的斗争虽然没有成功,但它在其他意义上却不能说是失败的。马共自抗日至反殖一路行来,一直在以小搏大的基础上与实力及火力悬殊的敌人周旋,不管对方是日本人、殖民者或马来(西)亚政府。简单来说,马共在历史上的政治觉察力敏锐、战斗意识强、行动力高,这是马共可敬之处。马共每走在历史的十字路口,总是身先士卒、挺身而出。然而,马共在接续的许多历史关头,没有精准地、务实地掌握时局,或过于顽固地抄袭不适用于本地的战略和口号,平白错失了一个又一个历史时机。

阅读更多……

伦乐烈士墓开青记

 
      纵然壮志未酬身先死
           却是浩然正气留人间
 
为安葬一批于上世纪中叶为砂拉越的独立斗争而献身的仁人志士的忠骨而建设在伦乐华人义山的伦乐烈士墓,于11月15日(星期日),在巍峨的加丁山见证下,举行开青落成仪式。有来自各地的近百名老朋友及烈属等出席了上述仪式。烈士们用鲜血和生命编写了一首人民争取自治独立的史诗,纵然壮志未酬身先死,却是浩然正气留人间。

阅读更多……

日本正在慢慢“走向平庸”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日本正在慢慢“走向平庸”

李光耀早在1996年就预测中国经济将超越日本,而中国并没有让他等到2030年。在全球189个国家的国内生产总值(GDP)排名的前五位中,中国是老二,已达到老大美国的近六成,比老三的日本大了超过一倍。曾被称为“经济恐龙”的日本受长期经济停滞影响,从5年前开始全面被中国赶超,日本正在慢慢“走向平庸”。 

阅读更多……

西加抗日烈士節

西加抗日烈士節文史之旅一系列活動,由6月25日到28日,分別在雅加達和坤甸舉行,並於6月25日(週四)晚上6時起,假雅加達ALL SEASONS酒店舉行“抗日戰爭講座會”。此活動是由新加坡二戰研討會主辦,印華百家姓協會雅加達特區分會協辦。

阅读更多……

印尼西加华族英雄烈士彭娘保

Hasil carian imej untuk 鲜花献给烈士

1949年苏加诺已得知彭娘保的英勇事迹,政府把彭娘保列入印尼保家卫国的英雄烈士,于是想把彭娘保遗体移到山口洋烈士墓,遭到彭娘保家属的谢绝。1965年九卅事件前, 每逢8月17 日印尼国庆日、警察日、建军节、烈士节等,孟加映市区的印中学生和社会人士,排队集体到彭娘保烈士坟墓前献花,怀念。但是,九卅事件后 ,因凡是正义的都会被当权者戴高帽或被投进监狱,因此华人也不敢来此献花了,现在只能看到一块木柱,放在墓地上,在苏哈多统治下哪里容得下华人烈士或华人英雄? 

阅读更多……

烈士节谈烈士

民族英雄的德行首先是爱国爱民,其次是廉洁奉公,为国家奉献终身,甚至现出宝贵的生命。任何有大屠杀百姓的专政者绝对没有资格获得民族英雄的荣誉”。按此标准,民众可以评选,苏哈托还是瓦希德有资格当选民族英雄?民众的眼睛是雪亮的,违背普世标准把苏哈托推选为民族英雄,将被世人责疑和嘲笑,必降低国家尊严,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屠夫,竟能成为印尼民族英雄成为烈士!大笑话!

阅读更多……

英雄是人民心中的丰碑 国家的灵魂

英雄是一个国家人民心中的丰碑,英雄也是一个国家的灵魂。抹黑英雄就是强拆人民心中的丰碑,抹黑英雄就是要毁灭一个国家的灵魂。卓娅(上图)就是这样的一位英雄!2014年9月30日,中国迎来了首个“烈士纪念日”以纪念英雄们。

阅读更多……

铮铮傲骨迎风雨 颗颗红心向太阳

2014/10/12(星期日)上午9时30分,在西连烈士纪念墓碑现场既简单但又隆重举行了。

阅读更多……

真实版的“红色娘子军”

连长庞琼花,4岁时便由父母包办与本县题榜村一李姓人家订婚。这样的包办婚姻普遍存在,称为“定命”。1927年冬,其兄庞隆香参加琼崖红军,庞琼花在胞兄影响下加入了少年先锋队。这年她才16岁,李家迫其过门成亲,她宁死不从,坚持参加红军。

极其低下的社会地位、家庭生活的不幸和缺失,使得这些年轻妇女极度渴望生活的改变。正在此时,1930年4月,中共琼崖特别支部和琼崖地委,发出了一张布告:“英雄的乐会县妇女们,拿起枪来,和男子并肩作战”。

阅读更多……

Monday the 3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