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演员韩雪含泪朗读杨开慧情书,听完后泪如雨下

打印
分类:历史人物

这样哀婉、凄楚、而又滚烫、揪心的文字,在今天物欲横流,杯水主义的氛围中,想必,也许不会再现。这些文字,毛泽东没有看到。否则不知再续何种动人情结。当年,毛泽东听到杨开慧的死讯,动情地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似有深深的内疚与自责。而到了晚年更是常常提及,缅怀不已。把杨开慧当作他一生最爱的革命伴侣。在他的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中,“我失娇杨君失柳”、“泪飞顿作倾盆雨”有如行云流水,更是感天动地,惊神泣鬼,遏云绕梁,经久不衰!

 

著名演员韩雪含泪朗读杨开慧情书,听完后泪如雨下

wemedia.ifeng.com 2018-06-25 12:26
 
 

 

 

 

 

 
韩雪《信中国》读感人家书

 

深情演绎思念之情

 

 

这是一封收信人直到去世都未读的信,是一封在写完后60年才被意外发现的信。信里,年轻的杨开慧将自己与丈夫在分开三年中的思念、绝望和希望中的坚持用文字一一斟出,格外动人。现场,随着韩雪真挚的念读,感人肺腑的文字,仿佛让大家看到了一个真实的杨开慧,一个在钢筋铁骨之下,细腻却又坚强的杨开慧,让不少观众留下了心疼的泪水。

 

 

 
韩雪深情朗读信件“我要吻你一百遍”。可惜,收信人终生没能收到信;幸运的是,信件得以保存,让我们看到了一个为爱为信仰而生的伟大女人!

 

润之:

 

“几天睡不着觉,无论如何,我简直要疯了。许多天没来信,天天等。眼泪……我不要这样悲痛,孩子也跟着我难过,母亲也跟着难过。简直太伤心了,太寂寞了,太难过了。我想逃避,但我有了几个孩子,怎能……五十天上午收到贵重的信。即使你死了,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你的尸体。

 

你是幸运的,能得到我的爱,我真是非常爱你的哟!不至于丢弃我吧?你不来信一定有你的道理。普通人也会有这种情感,父爱是一个谜,你难道不思想你的孩子吗?是悲事,也是好事,因为我可以做一个独立的人了。

 

我要吻你一百遍,你的眼睛,你的嘴,你的脸颊,你的额,你的头,你是我的人,你是属于我的!

 

昨天我跟哥哥谈起你,显出很平常的样子,可是眼泪不知怎样就落下来了。我要能忘记你就好了,可是你的美丽的影子、你的美丽的影子,隐隐约约看见你站在那里,凄清地看着我。谁把我的信带给你,把你的信带给我,谁就是我的恩人。

 

天哪,我总不放心你!只要你好好地,属我不属我都在其次,天保佑你罢。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格外不能忘记你。晚上睡在被子里,又伤感了一回。听说你病了,而且是积劳的缘故……没有我在旁边,你不会注意的,一定要累死才休!

 

你的身体实在不能做事,太肯操心。天保佑我罢,我要努一把力,只要每月能够赚到六十元,我就可以叫回你,我不要你做事了,那样随你的能力、你的聪明,或许还会给你一个不朽的成功呢!

 

又是一晚没有入睡。我不能忍了,我要跑到你那里去。小孩,可怜的小孩,又把我拖住。我的心挑了一个重担,一头是你,一头是小孩,谁都拿不开。我要哭了,我真的要哭了!我怎么都不能不爱你,我怎么都不能……人的感情真是奇怪……我真爱你呀!天哪,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吧!

 

云锦
1929年12月26日

 

写信人:杨开慧,号霞,字云锦。1901年11月6日出身书香门第。1920年冬与毛泽东结婚。1930年,红军两次攻打长沙。湖南军阀何健把对朱、毛红军的仇恨都发泄到杨开慧身上。他出了1000银元的赏格捉拿杨开慧。杨开慧在群众的掩护下,几次都逢凶化吉,躲过了敌人的追捕,但在同年10月24日凌晨,杨开慧潜回板仓看望母亲和孩子时,被军阀密探发现后而被逮捕。在监狱中,杨开慧受尽严刑拷打,始终坚贞不屈,敌人要她宣告和毛泽东脱离夫妻关系,杨开慧只说了一句话:“我,死不足惜,愿润之革命早日成功!”1930年11月14日,杨开慧于浏阳门外识字岭英勇就义,年仅29岁。

 

读信人:韩雪,中国内地著名女演员、歌手。出生于江苏省苏州市姑苏区,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2001级表演系本科。曾在《北平往事》《错爱一生》《地下地上》《娱乐没有圈》等多部电视剧中担任女一号。推出《飘雪》《想起》《竹林风》《狂想的旅程》等多首优秀歌曲,2008年凭借歌曲《大雁归》,获得第十五届东方风云榜“十大金曲奖”。 杨开慧带血写情书,手迹催人泪下!

 

这是一段带血又带泪的文字,据说这是从杨开慧老宅的砖墙缝里发现的,也许有人不相信。的确,杨开慧,毛泽东最坚强的一位妻子,她怎么可能写出这样的文字呢?但是,如果从一个正常女人的角度来想,杨开慧写出这样的文字怎么就不可能呢?

 

 

 
▲杨开慧和毛泽东画像

 

杨开慧——毛泽东的第二任妻子,被他称作是“最爱的女人”。在丈夫别家闹革命的激荡岁月,这位出身书香门第,有着似水柔情的女子,带着他们的三个幼子在长沙老家煎熬守望。11月14日,29岁杨开慧的被枪杀在长沙城门外。

 

杨开慧清新隽秀的字里行间,充满了对毛泽东的深深思念。

 

 

 

 

 
▲杨开慧手迹《偶感》

 

天阴起溯风,浓寒入肌骨。念兹远行人,平波突起伏。足疾已否痊,寒衣是否备?孤眠谁爱护,是否亦凄苦?书信不可通,欲问无人语。恨无双飞翮,飞去见兹人。兹人不得见,惆怅无已时。。。

 

聪慧,美丽,坚贞的形象已驻留人心中。绝雏别夫的生死传奇也令后世感叹。1982年,在维修杨开慧家老宅时,意外的在砖墙缝里发现了7篇文字书信。1990年再次修缮时,从她卧室外的檐头下又发现一封。这些文字都是她在和毛泽东别后的日子里写就,再用蜡纸包好,分藏在老屋里。文字情真意切,如泣如诉。充满无尽的思念和忧伤。在物是人非的今天读来,仍令人无法不动容。下面是其中的一封:

 

 

 
▲杨开慧手迹《给一弟的信》(信,没有寄出)

 

说到死,本来,我并不惧怕,而且可以说是我欢喜的事。只有我的母亲和我的小孩呵,我有点可怜他们!而且这个情绪,缠扰得我非常厉害——前晚竟使我半睡半醒的闹了一晚!

 

我决定把他们——小孩们——托付你们,经济上只要他们的叔父长存,是不至于不管他们的,而且他们的叔父,是有很深的爱对于他们的。

 

倘若真的失掉一个母亲,或者更加一个父亲,那不是一个叔父的爱,可以抵得住的,必须得你们各方面的爱护,方能在温暖的春天里自然地生长,而不至于受那狂风骤雨的侵袭!

 

 

 

 

 

 

 

 

 
注:杨开慧在1929年3月7日的《国民日报》上看到朱德妻伍若兰被杀后挂头示众的消息,她预感到处境的危险。在这种情况下她最放心不下的是几个孩子,不得不想办法安排好他们。文中的“仁”“秀”指的是杨开慧的堂妹杨开仁和杨开秀;叔父则指毛泽东的弟弟毛泽民、毛泽覃。

 

 

 
▲杨开慧手迹

 

 
▲杨开慧手迹

 

几天睡不着觉,无论如何……我简直要疯了。许多天没来信,天天等。眼泪……我不要这样悲痛,孩子也跟着我难过,母亲也跟着难过。我想好像肚子里有了小宝,简直太伤心了,太寂寞了,太难过了。我想逃避,但我有了几个孩子,怎能……五十天上午收到贵重的信。即使他死了,我的眼泪也要缠住他的尸体。一个月一个月半年一年以至三年……以前的事一幕一幕在脑海中翻腾,以后的事我也假定。

 

他是幸运的,能得到我的爱,我真是非常爱他的哟!不至丢弃我,他不来信一定有他的道理。普通人也会有这种情感,父爱是一个谜,他难道不思想他的孩子吗?是悲事,也是好事,因为我可以做一个独立的人了。

 

我要吻他一百遍,他的眼睛,他的嘴,他的脸颊,他的额,他的头,他是我的人,他是属于我的!

 

只有母爱是靠得住的,我想我的母亲。昨天我跟哥哥谈起他,显出很平常的样子,可是眼泪不知怎样就落下来了。我要能忘记他就好了,可是他的美丽的影子、他的美丽的影子,隐隐约约看见他站在那里,凄清地看着我。

 

 

 
▲杨开慧和毛泽东照片

 

 
▲杨开慧手迹

 

我有一信把一弟(杨的弟弟),有这么一句话[谁把我的信带给他,把他的信带给我,谁就是我的恩人。

 

天哪,我总不放心他!

 

只要他是好好地,属我不属我都在其次,天保佑他罢。

 

今天是他的生日,我格外不能忘记他,我暗中行事,使家人买了一点菜,晚上又下了几碗面,妈妈也记着这个日子。晚上睡在被子里,又伤感了一回。听说他病了,并且是积劳的缘故……没有我在旁边,他不会注意的,一定累死才休!

 

他的身体实在不能做事,太肯操心,天保佑我罢。我要努一把力,只要每月能够赚到六十元,我就可以叫回他,不要他做事了,那样随他的能力,他的聪明,或许还会给他一个不朽的成功呢!

 

又是一晚没有入睡。

 

我不能忍了,我要跑到他那里去

 

小孩可怜的小孩,又把我拖住了。我的心挑了一个重担,一头是他,一头是小孩,谁都拿不开。

 

我要哭了,我直要哭了!我怎都不能不爱他,我怎都不能……

 

人的感情真是奇怪……我真爱他呀,天哪,给我一个完美的答案吧!

 

 

 
▲杨开慧和照片

 

这样哀婉、凄楚、而又滚烫、揪心的文字,在今天物欲横流,杯水主义的氛围中,想必,也许不会再现。这些文字,毛泽东没有看到。否则不知再续何种动人情结。当年,毛泽东听到杨开慧的死讯,动情地说:“开慧之死,百身莫赎”。似有深深的内疚与自责。而到了晚年更是常常提及,缅怀不已。把杨开慧当作他一生最爱的革命伴侣。在他的诗词蝶恋花《答李淑一》中,“我失娇杨君失柳”、“泪飞顿作倾盆雨”有如行云流水,更是感天动地,惊神泣鬼,遏云绕梁,经久不衰!
Wednes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