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字白纸写明的承诺,必然得兑现,否则就是公开自我打脸和食言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何俐萍

承认统考文凭的争议演变到今天,真的就剩一里路?眼看马上(教育部长今天宣布会在5年时间之内研究是否承认)就要走完吗?  黑字白纸写明的承诺,必然得兑现,否则就是公开自我打脸和食言。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希盟政府敢反悔,希盟的领袖其实内心比我们还着急,因为承诺很容易,来到实践的阶段,用“需要排除万难”形容,一点都不夸张。前朝政府55年来为何做不到?那是因为从上(内阁)到下(教育部官员),种族主义和国语至上的幽魂一直都在盘踞。 

 

何俐萍:承认,有那么简单?

 星洲日报/绵里藏心·作者:何俐萍·《星洲日报》东马区副执行编辑·2018.07.14
 

承认统考文凭的争议演变到今天,真的就剩一里路,眼看马上就要走完吗?

事情发展到今天,新政府会不会承认?什么时候承认?其实都不再是我关心的重点。

黑字白纸写明的承诺,必然得兑现,否则就是公开自我打脸和食言。所以,我一点都不担心希盟政府敢反悔,希盟的领袖其实内心比我们还着急,因为承诺很容易,来到实践的阶段,用“需要排除万难”形容,一点都不夸张。

要跨越重重障碍,不是首相,也不是部长说了算,而是先说服保守的社群和教育部属下的官员得接受大马将存在两种的教育制度。前朝政府55年来为何做不到?

那是因为从上(内阁)到下(教育部官员),种族主义和国语至上的幽魂一直都在盘踞。对希盟,外在的声音不比内在的压力可怕,也更难搞。换了政府是事实,庞大体系的公务员有没有因为换了政府,脑袋和思维也跟着换,恐怕还有一段颇长的适应期。

一个称之为Pendidikan2u的网站针对该不该承认统考进行民调,数天来参与民调的人次,截至昨日已破10万人次。民调的结果也从一开始一面倒向反对承认统考文凭到逐渐拉近距离,即反对承认有52%,而呼吁承认统考的民调占48%。表面上看来承认统考的呼声已力压反对承认者,看似已取得精神胜利,达到舆论施压的目的。但我更在乎,也更好奇的是,民调的目的是不是纯粹针对教育议题,还是另有隐议程,甚至是为了达到激起民粹主义的目的?此外,这个激起千层浪的民调,幕后由谁主导,动机何在?看来并不是什么泛泛之辈。

有教育界人士告诉我,这个网站向来是发布和教育政策和议题相关的内容,对实情的掌握和议题的熟悉,都让人不得不联想,操作者是教育界中人,而且还可能和制定甚至是影响教育决策息息相关。

我对这样的说法不置可否,从民调让人投票再评论,已可窥探这民调在乎的不是最终的民调结果,显然激起保守主义者的怒火才是他们最终的目的,从反对承认统考文凭者偏激和凸显捍卫种族权益的言论看来,这才是民调最希望看到的“效果”。

相较于最初表明承认统考必须考量两项条件,教育部长马智礼这两天看来又态度放软,指必会落实承认统考文凭的承诺,不忘揶揄绝不会像前朝政府般等上60年也还未能落实,更不会在政策上作U转。我相信希盟不会,也不敢把承诺的兑现期拖上10年、20年,但一句按程序进行也意味当初许诺的“立即”已出现变数,承诺与何时兑现已是两码子的事。

其实,吵了、闹了这么多年,无论在情或理,对大部分独中生,包括我在内,政府要不要承认统考文凭已不再重要,更不会纠结于能不能成为公务员或是进入公立大学就读。60年被当作政治筹码,迄今还落在一个“等”字的处境,经验教会我们不要坐井观天,井外的世界才是海阔天空。

形式上承认很容易,来到了落实阶段就变得复杂。要获得政府的认可,就必须符合教育部的规定,承认后眼前看不到的附加要求会不会陆续浮出台面,这才是我们要好好考虑的。剩下的一里路,要走到终点前,看来还得走一段蜿延曲折的路。

Tuesday the 2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