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想敌(张淼·马大中国研究所研究员)

打印
分类:时事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古代中国人对于忧患意识的价值判断和朴素表达,一个人的发展和一个国家的兴亡都遵循这个原则,敦马多次对于马来民族“怒其不争”的表达也一定程度上也带有忧患兴国的意识色彩但这种忧患意识并不能通过凭空捏造一个“假想敌”的方式获得,把中国刻画成假想敌,拿中资项目开刀的行为不理智也无效不但不能在博弈中获得有力的筹码,在马中关系重新构建的当下也不利于两国关系的健康长远发展。不管怎么说,敦马“假想敌”的这一招确实不怎么妙

 

2018-09-09 16:03
 
 张淼

张淼·假想敌

敦马“政治强人”本色难改,归国后磨刀霍霍向中资,决定给点颜色瞧瞧:先是联合钢厂的厂区围墙被批判成产业园的“万里长城”,“丧失主权”的腐朽论调更是借尸还魂,重出江湖;然后断然宣称森林城市项目不准卖给中国人,极为讽刺的是,老马自己单枪突进,吓得首相署和柔佛大臣陆续出面澄清事实,老马无奈,只好又打出“如果外国买家可以置产,那马来人只能住木屋”的苦情牌,民族主义的大旗一挥,又玩起了煽动民族情绪的旧把戏。
 

敦马这一次的假想敌,是中国

8月杪北上中国的旅途显然不太愉悦:敦马在记者会上关于新殖民主义的贸然论述,显然没给中国总理面子;在涉及三个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上,敦马也没从北京得到想要的结果,悻悻南归。

敦马“政治强人”本色难改,归国后磨刀霍霍向中资,决定给点颜色瞧瞧:先是联合钢厂的厂区围墙被批判成产业园的“万里长城”,“丧失主权”的腐朽论调更是借尸还魂,重出江湖;然后断然宣称森林城市项目不准卖给中国人,极为讽刺的是,老马自己单枪突进,吓得首相署和柔佛大臣陆续出面澄清事实,老马无奈,只好又打出“如果外国买家可以置产,那马来人只能住木屋”的苦情牌,民族主义的大旗一挥,又玩起了煽动民族情绪的旧把戏。

被敦马炮轰的项目之一,也是关丹产业园迄今为止的明星项目——作为首个入园的企业,联合钢铁占地710英亩,占据了关丹产业园一期工程(1200英亩)的绝大部分土地,所以厂区的围墙被当做园区的“钢铁长城”。一直以来,给当地创造了不少就业,也在炼钢技术、带动相关产业发展等方面做出了不错的表率。

把厂区的围栏比喻成厂区的“万里长城”,不知是希盟政府内部信息不对称导致,还是敦马“有意而为之”——表面上打击的是中国投资的个别项目,实际上则希望通过对中资项目的打击表达对中国政府的不满,或者作为施压中国政府的手段。

若是前者,那蹒跚学步的新政府确实应该加强执政能力,毕竟在对华特使等一系列问题上我们看到了一个自相矛盾、朝令夕改的内阁,这样的结果并不符合在509投票给希盟的选民的期待。

若是后者,那敦马近期伤害中国投资者情绪的一系列举动,伤害的不仅仅是两家中国公司,也给前景不明朗的马中关系蒙上了一层不确定的阴影,敦马针对中国投资者的行为也在更广范围内打击了来自各国外商的投资信心,这对于看重外资的马来西亚来说,不光丢了面子,也伤了里子。

更重要的是,整场事件中表现出来的政治强人凌驾制度设置,以及对契约精神的损毁、法制精神的漠视,难免不让人重新咂出了威权政治的味道。将纯粹的经济课题过度政治化,再贴上种族的标签,这种故意制造对立的政治手法又似幽灵般飘回了509后的马来西亚。

“生于忧患,死于安乐”是古代中国人对于忧患意识的价值判断和朴素表达,一个人的发展和一个国家的兴亡都遵循这个原则,敦马多次对于马来民族“怒其不争”的表达也一定程度上也带有忧患兴国的意识色彩。

但这种忧患意识并不能通过凭空捏造一个“假想敌”的方式获得,把中国刻画成假想敌,拿中资项目开刀的行为不理智也无效,不但不能在博弈中获得有力的筹码,在马中关系重新构建的当下也不利于两国关系的健康长远发展。

不管怎么说,敦马“假想敌”的这一招确实不怎么妙!

Thurs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