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就里的人还要感谢他推动媒体改革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庄迪澎   庄迪澎

媒体所有权控制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掌握委任管理层和编采高层的权力,通过这些政治任命的高层来贯彻业主的政治意志、左右媒体的编采方针和舆论方向。国阵执政时代,巫统权力变更导致媒体高层更迭,已然常态――1998年安华遭马哈迪革职前夕,《马来西亚前锋报》、《每日新闻》及第三电视的三位主管相继去职,仅是众多实例之一。传播学者和非政府组织反对政党控制媒体,原来立意良善,是为了促进媒体自主、新闻自由和多元舆论,要让媒体从执政党的桎梏中解脱。然而, ......... 

 

传播学者和非政府组织反对政党控制媒体,原来立意良善,是为了促进媒体自主、新闻自由和多元舆论,要让媒体从执政党的桎梏中解脱。然而,马哈迪之狡猾,正是骑劫了这个立意良善的主张,偷换概念,把好事变坏事,把原意为促进新闻自由的主张变成让执政党继续牢控媒体所有权的手段不明就里的人还要感谢他推动媒体改革

 

 

 

糖衣毒药:戳破马哈迪的媒体“新政”
 
文/庄迪澎 (2018年9月14日,联合早报, 
所有权控制是批判的传播政治经济学关注的重要现象,马来西亚较具批判性视角的传播学者和倡导新闻自由的非政府组织一般上主张政党不应控制媒体所有权,也反对媒体所有权集中化和集团化。此主张的政治背景,是国阵(巫统)政府数十年来不仅订立严厉的媒体法规箝制新闻自由,也采用所有权控制此一手段牢控媒体。
 
巫统控制媒体所有权虽可追溯至1961年东姑阿都拉曼瓦解《马来前锋报》工潮之后,全面掌控该报,但是媒体所有权控制、集中化和集团化工程趋于完善,是在马哈迪第一次首相任内完成,尤其是1993年促成新海峡时报集团和第三电视合并的“管理层收购计划”,才有后来首要媒体集团(Media Prima)这个横跨多种媒体业务的媒体巨兽。马哈迪卸任前的最后一笔,是促成马华公会和张晓卿兼并南洋报业控股。总的来说,马哈迪执政22年里的政党-媒体格局就是巫统控制首要媒体、马华公会控制星报媒体(Star Media),国大党则控制一些淡米尔文报章。
 
如今已是希盟政府首相的马哈迪在9月7日透露,希盟政府考虑将政党在媒体的持股比率限定在10%,“以防止某些方面为了私利而利用媒体”,“保障新闻自由”。此前已有媒体报道说,此建议实乃马哈迪提出,“符合希望联盟的竞选宣言,赋予媒体更大的自由”。
 
马哈迪这番振振有词的说法,俨然俯顺民意和兑现竞选宣言,不去深究其中奥妙者大概都要鼓掌叫好了。然而,只要分析当前的政党与媒体格局,就不难发现马哈迪实乃骑劫改革议程,以新闻自由之名,继续行媒体控制之实。
 
今年5月9日大选换了政府,连带产生的局面就是改变了马哈迪第一次首相任内执政党牢控媒体所有权的局面,国阵成员党控制的媒体一夜之间成了“在野党控制的媒体”――除了首要媒体稍有不同。
 
根据首要媒体2017年年报记载,其单一最大股东是公积金局(13.25%)、第二大股东是Mitsubishi UFJ(12.53%)、第三大股东是Gabungan Kesturi私人有限公司(11.09%),巫统则通过Altima, Inc控制7.96%股权,名列第四大股东。这四大股东持股合计44.83%。不过,截至今年9月5日,Mitsubishi UFJ的股权已提高至12.72%,成为单一最大股东,公积金局的股权则降至11.85%。
 
根据The Edge财经周报在今年7月23日刊的报道,Mitsubishi UFJ这家日本金融公司究竟是最终股东,抑或代表客户持股,尚不得而知。Gabungan Kesturi的大股东是财政部机构独资拥有的Amanah Raya有限公司。
 
除了这四大股东之外,30大股东名单中还有其他官联企业,包括国民投资公司(Permodalan Nasional Berhad)旗下的国民信托基金,以及国库控股、国民投资公司和公务员退休基金局(KWAP)平均持股的投资公司Valuecap私人有限公司等,这些官联企业持股合计大约15%。
假使Mitsubishi UFJ是代表巫统或巫统党要持股,巫统在首要媒体的持股也仅有20%左右,公积金局和其他官联企业的持股合计接近40%。易言之,首要媒体的实际大股东是政府,而不是巫统。在国阵(巫统)执政时,党国不分,首要媒体普遍被视为巫统的媒体;如今巫统下野,首要媒体却还是由政府控制多数股权。
 
巫统受到的另一大影响是它对马来前锋报集团的控制权。巫统直接持有马来前锋报集团的49.77%股权,牢控这家上市公司;纳吉的中坚支持者、大亨赛莫达(Syed Mokhtar Albukhary)则通过Nilam Setar(马)有限公司持股14.76%。马来前锋报集团有个特殊情况是,30大股东名单中没有官联企业,反而有多个华人个人股东。
 
另一个会受影响的媒体集团当属马华公会控制的星报媒体了。根据星报媒体2017年年报记载,马华公会直接持股42.46%,另通过华仁控股持股0.52%,合计42.98%。值得注意的是,公积金局、朝圣基金局、国民信托基金、国库控股基金局、Valuecap、国民投资公司、公务员退休基金局等多家官联企业也有持股,合计至少33%,其中土著信托基金是第二大股东(10.03%),公积金局是第三大股东(7.33%)、朝圣基金局是第四大股东(5.40%)。
 
限制政党持股的规定实施之后,可以预见的是,巫统和马华公会的股权将会落入官联企业或马哈迪的朋党大亨手中,一方面只有这些官联企业和大亨有此财力兼并庞大股权,另一方面非亲马哈迪者纵使有财力也不可能获得钦点(2001年大家已见识了马哈迪迫使郭令灿将南洋报业的股权脱售给马华公会)。于是,前述媒体集团的控制权将从在野党(巫统和马华公会)转移到执政党(具体地说,是马哈迪、土团党和他的朋党)手中――别忘了,国库控股和国民投资公司已转由首相署管辖。执政党牢控媒体所有权的局面借尸还魂了!
 
媒体所有权控制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掌握委任管理层和编采高层的权力,通过这些政治任命的高层来贯彻业主的政治意志、左右媒体的编采方针和舆论方向。国阵(巫统)执政时代,巫统权力变更导致媒体高层更迭,已然常态――1998年安华遭马哈迪革职前夕,《马来西亚前锋报》、《每日新闻》及第三电视的三位主管相继去职,仅是众多实例之一。
 
传播学者和非政府组织反对政党控制媒体,原来立意良善,是为了促进媒体自主、新闻自由和多元舆论,要让媒体从执政党的桎梏中解脱。然而,马哈迪之狡猾,正是骑劫了这个立意良善的主张,偷换概念,把好事变坏事,把原意为促进新闻自由的主张变成让执政党继续牢控媒体所有权的手段,不明就里的人还要感谢他推动媒体改革。
 
撰于:2018年9月9日 发表于:2018年9月14日,联合早报,https://www.zaobao.com.sg/zopinions/opinions/story20180914-891086
Thurs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