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里价少过400令吉,而印尼却卖到约600令吉。因他们去印尼买了

打印
分类:时事

杨先生 Image result for 油棕果 油棕果

郭先生希盟上台后,马来西亚与中国关系降温,已严重影响了本地的棕油出口,也影响了最前端的种植户生计。现在油棕糟糕了,一直跌价。马哈迪去中国,商量到最后所有大型工程全部废掉不要了。中国现在不跟你买油棕,我们这里价钱就不会起价了。以前,每吨都可以卖到500多到600令吉,现在一直跌一直跌,快要跌到300令吉了。另一名杨先生也说出了雷同的困境。我们这里价格少过400令吉的时候,现在印尼那里却可以卖到大概600令吉。因为现在他们不跟我们买,去向印尼买了。 

 

 

“必胜”之下的沉默螺旋——波德申选民速写

发表于 今天19:50  |  更新于 今天20:06

波德申补选期间,街上的车辆熙来攘往,入夜后也不难见到内阁部长的黑色官车闪着蓝灯快速穿行。

芙蓉路(Jalan Seremban)及芦骨武吉巴弄路(Jalan Bukit Palong Lukut)的交叉口,总有三五成群的德士司机将车子并列停在店屋前,有的司机站在车旁谈天,有的则躺在附近的巴士站休息。

这场为公正党候任主席安华炮制的补选即将在周六投票。自从提名日以来,各个竞选团队积极奔走,国内外大批媒体记者进入波德申,拿着录音笔和摄影机到处采访。

德士司机的怨言

“你是记者,你可以帮我问安华一些问题吗?”当记者正在拍摄街景的时候,一名年轻德士司机开口问道。

这名穿着格子衬衫,戴着全框眼镜的男子是丹米斯万(Thamilselvam Kanniah),芦骨出租车及德士司机福利公会(Persatuan Kebajikan Pemandu-Pemandu Teksi & Kereta Sewa Bandar Lukut)主席。

“你可以帮我们问他,他会在这里参选多少年吗?他会在这里服务选区20年吗?我们不希望看到他只是在来这里一阵子,过后就跑到其他的选区。”

他说,他心中对于安华制造补选的方式并不苟同,且认为这仅是在波德申掀起短暂的热闹。

“波德申是个旅游区,而这个路口是个重要的T字路口,往右是通往波德申海滩、芦骨市区或马六甲;往左则是芙蓉。这里很适合建一个德士站,我们已经尝试写信到波德申市议会(MPPD)两次了,但是没有下文。“

他续说,波德申作为旅游胜地其实亟需更完整的交通规划,惟目前德士司机只能在店屋前空地插上一个不太显眼的立牌,以一般汽车停车格作为临时的“德士站”。

丹米斯万目前正在修读他的博士学位,并靠着驾驶德士赚取收入半工半读。他坦言,选举营造的政权轮替,仅是换走了政府机关最上层的人,但政府单位的处事态度及效率仍无改善。

“没错,现在政权已经换了,部长也换了。但是,整个政府体制里面还是一样的,很难改善,因为问题并不在于那个人(部长),而是整个政府单位里面的人。”

希盟在竞选中经常强调,安华是“未来首相”,将会成为现任首相马哈迪的接班人。不过,丹米斯万对此没有特别兴奋,他只期盼当地德士司机的诉求能够获得重视,并实际落实。

油棕园主的申诉

无论如何,安华及许多重量级政治领袖相继涌入波德申竞选,必然还是小地方掀起了骚动。国防部长莫哈末沙布与安华举办小型演讲的这天,76岁的郭先生与他的家人从甘榜宜唛(Kampung Jimah)骑着摩托车前来一睹他们的风采。

他是一名油棕种植者,只愿以“郭先生”之名受访。由于他已非常年迈,身体情况不允许他做粗重工作,目前必须靠聘请移工来打理园地。

郭先生是个希盟铁杆支持者,即使听觉不佳仍旧执意前来聆听演讲。但他向记者指出,希盟上台后,马来西亚与中国关系降温,已严重影响了本地的棕油出口,也影响了最前端的种植户生计。

“现在油棕糟糕了,一直跌价,给了人家砍油棕的工钱每吨45令吉,再给罗里载出去的工钱,扣到最后每吨只能拿到300多令吉罢了。”

“马哈迪去中国,商量到最后所有大型工程全部废掉不要了。中国现在不跟你买油棕,我们这里价钱就不会起价了。”

“以前,每吨都可以卖到500多到600令吉,现在一直跌一直跌,快要跌到300令吉了。”

他说,自从中国减少购买本地棕油后,本地油棕出口困难,导致中盘商囤积许多卖不出的油棕。随着供需失去平衡,油棕价格不断跌落,有的油棕种植户甚至已经干脆放弃采收及运载,以免入不敷出。

另一名只愿以杨先生之名受访的油棕种植户(见图)也说出了雷同的困境。

“我们这里价格少过400令吉的时候,现在印尼那里却可以卖到大概600令吉。因为现在他们不跟我们买,去向印尼买了。我们每年都需要放三四次肥料,扣掉药水、割工、运输,如果一整年维持400令吉的油棕价格,我们其实是没有钱赚的,没钱赚的生意谁要做?”

杨先生身穿蓝衣,在胸前别着一枚印有希盟候选人安华肖像的徽章。他坦言,希盟执政4个月至今,油棕价格仍旧持续跌落,但他仍愿意继续给希盟时间与机会,盼望安华当选并成为未来首相,并改善此问题。

军人投废票抗议

公正党在第14届选举的三角战中得票率高达59%,国阵得票率则为30.2%;伊党得票率则仅有约10.8%。随着希盟最大的劲敌国阵弃战,安华的胜利可谓是稳如泰山,唯一悬念是多数票或支持率多寡。

选举期间,波德申的街道上旗帜飘扬,马哈迪与安华阔别20年首度同台演讲、众星云集的免费演唱会等大型活动经常吸引数千民众聚集;波德申海洋城(PD Waterfront)车辆拥挤,大型活动结束后甚至出席凌晨时分塞车的现象。

惟喧嚣之中,总有小部分微弱的声音因而被消弥。开着车子远离大型竞选活动所集中的市区,深入人烟稀少的乡村地区,即可发现部分民众对于“未来首相”的到来并不热衷。

一名以阿兹米(Azmi)自称的35岁军人则对安华“未来首相”论显得不以为意。他坦言,他并不觉得自己手中的票能决定“未来首相”有何重要,因为尽管第14届大选迎来政权更迭,但他感觉人民的生活依旧困难。

“我的票投给谁好像都一样,就好像以前消费税(GST)让人们生活有负担,现在的销售税(SST)还不是一样。我们的生活没什么改变,油价涨的时候全部东西涨价,油价跌的时候,不见得东西变便宜。”

“我觉得,谁做首相根本不重要,谁都一样。竞选的时候许下承诺,这谁都会,但是这些承诺不一定会成真。我刚刚已经去投票了,画了大叉(投废票),谁都不支持。”

阿兹米18岁那年开始入伍,如今已经在军队中服役17年,他的半辈子都奉献于军队。受访当日是军警提前投票日,阿兹米边说边展示他沾过不褪色墨汁的手指头。

“谁是首相不重要,候选人来自什么宗教背景也不重要,最重要的是人心。做人应该要诚实,领袖应要真心为人民的福利着想。但我认为,安华是为了自己的议程,他要进去国会,是为了他自己好。”

讲师看好会发展

希盟领袖在竞选期间多次强调,安华为改革运动奉献牺牲多年,甚至饱受牢狱之苦,如今将安华送入国会及推向未来首相的位置至关重要。此外,安华也承诺提振波德申的经济,将之发展成为最佳的旅游景点,同时提升教育及关注人民福利。

部分选民对此论述似乎难有共感,但有者则深表认同。一名50岁的波德申理工学院(Politeknik Port Dickson)讲师阿末再拉尼(Ahmad Zailani)受访时说,他相信安华成为波德申议员后,波德申未来肯定会有更好的发展。

“如果安华在这里当选成为议员,我相信他肯定为波德申带来很好的发展。波德申目前只有某些地区的旅游业管理得好,有些地方还有待进步,还没达到世界级旅游景点的水平。”

阿末再拉尼举例,巫统北根国会议员纳吉身为首相时,其选区北根也同样获得关注和良好的发展。

因此,他相信安华成为首相后,也会非常照顾波德申的发展。

达鲁益山研究所(IDE)今日发布民调显示,波德申 74%受访者表示会投给安华;前森州大臣依沙沙末则预料会获得10%的支持率。准备前去投票的受访者之中,有高达40%乃是“因为安华”而选择投票;另有20%为履行选民责任选择投票;20%为“新马来西亚”而投票。

惟此民调也指出,大批游子选民或因为工作在身、政治疲劳、没有心仪候选人等原因放弃投票。安华最终能以多少多数票胜出,仍胥视后天的投票率高低。

波德申补选共有7名候选人,即希盟候选人安华、伊党候选人纳查里及5名候选人——依沙沙末、赛夫、曾庆亮、刘雪燕及简梓源。投票日落在来临星期六(10月13日)。

Thur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