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会慢慢发现巫统和土团党的整合,其实已在敦马的政治口袋中,就等待收割的日子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郭清江· Image result for 阿兹敏vs拉菲兹

安华于今年10月9日,主动要求见各华文报总编辑,还说明可以问任何课题,就是谈话内容不能见诸报端。安华特地放下波德申补选的竞选活动赶回来,我们谈了接近两个小时。谈论课题包括:拉菲兹在竞选期间揭露阿兹敏飞去土耳其,叫安华继续当实权领袖别竞选主席; .... 总结一句就是,安华拜相之路多曲折,变数也越来越多巫统一度变成新巫统,现在再让土团党变成巫统3.0,敦马还是马来人的英雄。我们会慢慢发现巫统和土团党的整合,其实已在敦马的政治口袋中,就等待收割的日子。

 

 Image result for 郭清江·

Image result for 阿兹敏vs拉菲兹

Image result for 我们会慢慢发现巫统和土团党的整合,其实已在敦马的政治口袋中,就等待收割的日子

 

2018-11-01 07:29

郭清江:安华拜相之路多曲折

阿兹敏与拉菲兹的署理主席之争,则被视为是敦马哈迪与安华的代理之战;公正党选举成为了马、安两人过招的平台。选举结果,将影响现有政府的权力大洗牌。阿兹敏若败选,会否带着支持他的逾10名国会议员加入土团党,更已成为热门话题。
 

上个月退出巫统的前国际贸工部长慕斯达化,获准加入土团党,有人形容,敦马已启动瓦解巫统的倒数计时器。但是,更贴切的说法是,马来人政治力量的整合,已经开始了。 

阿兹敏与拉菲兹的署理主席之争,则被视为是敦马哈迪与安华的代理之战;公正党选举成为了马、安两人过招的平台。选举结果,将影响现有政府的权力大洗牌。阿兹敏若败选,会否带着支持他的逾10名国会议员加入土团党,更已成为热门话题。

11月会是个热闹的季节!

原本有54个国会议员的巫统,迄今已有6名议员退党,剩下48名议员。土团党最高理事卡迪耶欣故意放出政治烟雾,指有40位巫统国会议员见了敦马,并且有意跳槽至土团党。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过后也声称,敦马曾要求他解散巫统,并加入土团党。但是,敦马已多次表明不会全数收编巫统议员,而扎希相信也不是他最想拉拢的对象。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抢人游戏已经开始:这是敦马在安华展开“波德申攻略”之后,所下的另一步棋。除了巫统议员,沙砂两州的政党,也是双方极力争取结盟的对象。

目前官司缠身的扎希看似在重组国阵,其实也在等待献议组织政府的合作伙伴。在土团党拒绝收容他的情况下,安华或许会是扎希的最后依靠。据靠近巫统的消息说,扎希能带走的国会议员,最多也只有12人。

希山则跟凯里一样,倾向于留在巫统,他们被指分别掌控18及8人。希山会是这盘棋局的关键人物,他正在稳住同僚,尽最大努力留住巫统议员,然后伺机而动,保留谈判的本钱。

另一个牵动政局的因素,来自于公正党的选举。最后一个州─砂拉越,将于11月10日进行投票。砂州是阿兹敏的票仓,公正党砂联委会主席巴鲁比安是阿兹敏的支持者。但是,安华已通过婆罗洲高原国会议员威利莫因及前如楼区国会议员孙志桦父子,来为拉菲兹拉票,选情应该会跟西马一样的激烈。

沙巴州投票日则落在11月3及4日,安华于10月31日飞往沙巴,出席“与沙巴人民同在”的集会。他此行,主要也是在为拉菲兹拉票。

阿兹敏面对的是一位没有官职,却有候任主席安华作为后盾的对手。即使曾经担任多年的雪州大臣,阿兹敏这次还是无法以绝大多数票击退对手。

阿兹敏虽然在雪兰莪、槟城、柔佛和吉打击败拉菲兹,但却在玻璃市、霹雳、吉兰丹、登嘉楼、联邦直辖区、森美兰及马六甲,败给拉菲兹。

现在还有两个州未举行投票。不论阿兹敏输或赢,公正党甚至希盟,都会出现震荡,幅度大小,则得看接下来的发展。

安华于今年10月9日,主动要求见各华文报总编辑,还说明可以问任何课题,就是谈话内容不能见诸报端。安华特地放下波德申补选的竞选活动赶回来,我们谈了接近两个小时。

谈论课题包括:拉菲兹在竞选期间揭露阿兹敏飞去土耳其,叫安华继续当实权领袖别竞选主席;他跟阿兹敏的关系;他不认同敦马委任林冠英为财政部长的传言;他跟敦马的关系;为何急着回来国会(制造波德申补选);是否有人在阻止他接任首相职;何时接任首相;慕克力是副首相人选;以及,会有多少巫统议员加入土团或公正党等等。

总结一句就是,安华拜相之路多曲折,变数也越来越多。

此外,巫统是马来人的保护伞,敦马不会想做民族罪人。与其说敦马要弄死巫统,不如说干掉纳吉才是他的最终目标。

在他的手上,巫统一度变成新巫统,现在再让土团党变成巫统3.0,敦马还是马来人的英雄。我们会慢慢发现巫统和土团党的整合,其实已在敦马的政治口袋中,就等待收割的日子。

Wednes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