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振国致张哲敏的公开信 及 张哲敏写给魏家祥的公开信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刘振国致张哲敏的公开信》

刘振国:今年5月大选前,说执政中央后拉曼生不会可怜,会好好照顾拉曼生,结果呢?把3000万行政拨款给删了就是帮拉曼生吗? 362天以前,行动党多位国会议员调侃国阵政府只给拉曼3000万拨款太少,如今却找一堆借口来拒绝给行政拨款,什么政治介入,什么公开户口的? 落井下石还是?最近,还说,如果要拨款,拉曼须与马华切割,说明不是政府没有钱,而是政治报复,把拉曼及拉曼生的前途踏在脚下!承诺可以成为参考、宣言可以成为指南,硬要学生受罪。

 

《刘振国致张哲敏的公开信》

张哲敏学弟,你好。

和你一样,我也是拉曼生,对于拉曼学院,我是抱着感恩和饮水思源的态度,让我这个家境不太好的学生,顺利完成学业。

我和你一样从政,但我不会为了政途典当拉曼生的福利、让拉曼学生和父母深受学费即将调涨的压力。

『拉曼是一家专业学府』
拉曼从来没有把政治带入学府,从来没有灌输政治理念和逼使学生加入任何政党,更不会说在学校灌输洗脑教育,这可以由许多拉曼生证实,也可以从拉曼毕业生不乏为希盟议员证实。

拉曼也是我的母校,纯粹是让学生在舒适和优良的学习环境,以及良好的师资,获得最好的教育。

我可以很坚定的说,没有拉曼,我相信许多华裔子弟将无法完成大专教育,也没有办法实现他们的理想。

很遗憾的,我看了你写给马华总长拿督斯里魏家祥博士的公开信之后,我感到很失望,也很气愤,为了将政敌置于死地,你已埋没了你的良心,偷换概念,忘了培育你成才的学府。

『别用个人工作与拉曼该不该有拨款来相比』
你在上载的公开信中指自己是在政治打压离开优大,但没有说明是被辞退还是离职。

据了解,你辞职后当了某议员的政治秘书,是先接受政治秘书而辞职或辞职后去当政治秘书其实真不重要,重要是你是在没有足够通知期限内离职,优大管理层更没有因为这事追究,你不该感恩吗?

『自己没有权力,以什么资格开条件』
身为议员要有社会责任,作为拉曼毕业生,必须要有回馈之心,可是你呢?支持不拨款,万般刁难拉曼,明知自己没有权力在财政预算案上,却拿出大条道理,开出了不知所谓的条件,你是故意羞辱拉曼吗?

或许你的经济状况不错,但有多少拉曼生是获得前朝政府的拨款下才有能力升学的你知道吗?清寒子弟,我的拉曼学弟学妹学费应该是一个政治斗争的牺牲品吗?应该是你邀功的牺牲品吗?

『请不要再相信骗子』
我依旧记得,今年5月大选前,你的党老大──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大言不惭的说执政中央后拉曼生不会可怜,会好好照顾拉曼生,结果呢?把3000万行政拨款给删了就是帮拉曼吗?

362天以前,行动党多位国会议员不是调侃国阵政府只给拉曼3000万拨款太少吗?不是要多给一倍吗?如今呢?却找一堆借口来拒绝给行政拨款,什么政治介入,什么公开户口的?行动党的国会议员是轻易在不清楚状况下乱说话的吗?既然你说你了解拉曼,你又做了什么?落井下石还是解说呢?

最近,林冠英还敢夸下海口,嚣张的说,如果要拨款,拉曼须与马华切割,说明不是政府没有钱,而是林冠英政治报复,教育政治化,无可否认的,你们是以教育来捞取廉价宣传,把拉曼及拉曼生的前途踏在脚下!

希盟政府大选前后不一样,不是吗?你自己想想,承诺可以成为参考、宣言可以成为指南,拆除收费站、承认统考等,国产车3.0、马新湾桥、ICERD等种种课题一无作为,现在还为了廉价宣传,把政治报复当真理,硬要学生受罪。

不要再承诺什么,也不必开条件,你和行动党一样当家不当权,挂在嘴边的权力只是拿来欺压百姓,耀武扬威后每一件事都还是等老马决定,然后再编制借口盖三盖四,这样的政党和议员可以直接丢进垃圾桶了。

『3000万拨款可以帮到学生』
我的立场很简单,政府三千万行政拨款可以帮到千千万万的在籍学生和准备升学的学生,可以帮到学业优越的学生继续以免学费方式升学,行动党无能无需找一大堆借口进行政治报复和推搪责任。

第十届拉曼华文学会主席
刘振国

 

《张哲敏写给魏家祥的公开信》

拿督斯里你好,

我是张哲敏,是一名拉曼大学校友也是前拉曼大学讲师。我在拉曼大学执教三年,从2010年至2013年。

我想在政府把拉曼大学学院的拨款从3000万令吉行政拨款降至550万令吉发展拨款风波里,已经发生太多的谩骂导致焦点模糊、议题失焦。

在拉大拨款事件里,最重要的议题是高等教育学府必须政教分离,政治和教育必须分开,不受政党在背后操纵。

你在昨天的记者会表示拉曼董事部不受马华控制,你也举例拉大14个董事部成员只有4名是马华领袖。但是你却只字不提拉大和优大的信托局清一色是由马华领袖所出任。

你说拉大和优大独立运作,不受马华政治干预。让我以在优大执教这三年的经验告诉你,你错了。

2013年第13届大选时,当我还在拉曼大学当一名讲师,我因为认同改朝换代的理念以个人身份替民主行动党站台助选。大选后我被拉曼大学秋后算账,被开除了。

但是在当时的第13届全国大选,有一名拉曼大学讲师以马华候选人的身份参选。而在拉曼大学商学院也有一名出任县议员的讲师也同样在大选期间替马华助选但是却没有被对付。

另外,在13届大选后,有一名马华候选人在败北后到拉曼大学出任讲师。讽刺的是这名马华候选人所被分配的讲师办公室,恰恰就是我被开除后腾空的办公室。

假如马华没有把政治带进学府,为何会有这种双重标准?是否所有的优大讲师只可以支持马华而不能够有自身的政治理念支持敌对政党?

我对拉曼大学的管理层没有一丝怨恨因为他们是受到巨大的政治压力下所作出的决定。而我也为我所作出的决定负上责任。我热爱讲课,希望有朝一日能够回到拉曼大学执教,但是我知道只要马华继续掌控拉曼大学这是不可能发生的。

你一再老调重弹指马华没有干预拉大和优大的行政。可是你能否解释为什么金宝拉曼大学成立至今十年依然没有建任何学生宿舍?为什么优大在2010年拒绝慈善家官有缘的3000万捐款来建宿舍?优大不建宿舍最大的获利者就是优大外的马华朋党发展商。

优大在设立初期获得华社的踊跃捐款至少4亿令吉,但是在建拉曼大学的工程是否有公开招标还是只是把工程颁发给马华的朋党?

你能否解释为何前朝政府会取消金宝政府医院计划并把原本拨给金宝政府医院的1亿5000万令吉,转拨给拉曼大学以建立一间私人医院?如果不是改朝换代,金宝的政府医院就泡汤变成一间拉曼大学的私人医院了。

我举出的这些例子都是政党政治渗透高等学府所作出最坏的示范。既然你口口声声说马华不曾在拉大和优大身上得过丁点利益,拉大和优大的资产也不属于马华,那马华全面退出拉大和优大的董事局和信托局对马华也没有任何损失。

我希望你可以为拉大和优大超过四万名学生着想,让拉大和优大回归教育的根本,把政治和教育完全分开,让拉大和优大飞得更高、走得更远。请你不要再以学生的前途和教育来威胁政府,以政治绑架教育。一旦马华全面退出拉大和优大的董事局和信托局,我相信政府将会重新考虑拨款给拉大。

张哲敏

 

Wednes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