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诗坚:希盟的大方向是什么?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谢诗坚:希盟的大方向是什么?

到目前为止,我们仍未看到马哈迪提出宏图大计这与1990年他提出30年(2020年)达致先进国的宏愿大相逕庭, 而马智礼的黑白鞋论和对统考的研究及准备取消小学低年级考试制度等,似乎尚未见其利就出现其弊。此外我们又將如何清理外债? 马来西亚快破產了,到底我们是否已度过难关? 在安华领导下的公正党,他正面对党內挑战多过改革直到目前为止,公正党也还未能提出改革大计,也对希盟能否一一落实竞选宣言难以表达民主行动党 对於土团党试图改变希盟的排序,也没多大反弹。 

 

 Image result for 谢诗坚:希盟的大方向是什么?  谢诗坚

 

 

谢诗坚:希盟的大方向是什么?

 
  

 

有跡象显示,希望联盟组成的联合政府已经出现裂缝,如果不在此时急速整合和化解,必然导致分裂;或最低限度进入了暗流汹涌的境地。

为此,安华和林吉祥不约而同地促请各成员党或各相关人士停止相互攻击,而是应该侧重在拯救经济领域上。至少前財长达因(也是马哈迪委任的五位耆老理事会成员之一)也有此强烈的意见。这些意见综合起来也成针对马哈迪在位多久的问题。

其中英文圈政治评论人金格(杨泰章),被视为是安华的强力支持者,为文促请马哈迪引退,因为他依然拥有巫统的思维,也有读者给予响应,但毕竟不多,而且也没有一个希盟成员党提出这个课题。因此我们把它当成个人表態,而不是一个沉重的压力。

抢夺巫统资源

不过, 我们还得为希盟的未来「把脉」,因为正如马哈迪所形容的,他原本不以为希盟会上台,却意外地拿到了执政权。

在「当家作主」后,希盟怎样治理国家呢?因为过去的模式已不存在,也没有先例可援,而是凭著希盟各党领导人的智慧从中找出一条可行的道路。

对马哈迪的土团党而言,它的出现是针对巫统而来;尤其是为打倒纳吉而立党,因此这个党保持其种族性的特徵。

本来马哈迪认为,巫统到了纳吉时代已沦为腐败的政党,不应继续存在。但他附带的条件是,被认为有问题的大人物,將不会被收容。慕克里兹说有4人不受欢迎。这意味著阿末扎希的上位於事无补,土团党的策略是抢夺巫统的人力资源(尤其是国州议员),迄今已有16名国会议员及州议员脱离了巫统,证诸了他们在排队进入土团党。如巫统不反省,恐怕很快就分崩离析了。

不过阿末扎希的下台和莫哈末哈山的上位並不能化解巫统的危机。儘管马哈迪在最近有改换语调,不大方地招引巫统议员过档,也主张维持强大反对党的地位。这就意味著巫统有希望生存下去。

在这方面,我们除了知道土团党已放弃东渡沙巴外,但仍未改变要攻下砂州的目。即便砂州直到今天仍拒绝国阵成员党东渡,但在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的东渡有些成绩看来,土团党也不能交白卷。虽然砂州的土保党已表態支持马哈迪的领导,但不等於土保党將无条件加入土团党。

安华问题一箩箩

到目前为止,我们仍未看到马哈迪提出宏图大计,这与1990年他提出30年(2020年)达致先进国的宏愿大相逕庭。当然,他可能是因为未全面掌控国家权力,而放缓改革行动。但从教育的改革上,我们则已看到改革奏议。马智礼的黑白鞋论和对统考的研究及准备取消小学低年级考试制度等,似乎尚未见其利就出现其弊。

因此,土团党减少政治博弈(招收巫统议员)和集中精力改善经济,才是当务之急。目前我国与中国和美国的关係,以及与日本有何新策略?都是关係到我国经济能否增长或停滯不前的重要外来因素。

此外,我们又將如何清理外债?尤其是一马公司的债务,因为前阵子我们听到的声音是:马来西亚快破產了,到底我们是否已度过难关?很显然的,希盟的成员党不是要逼马哈迪下台,而是要他將问题摊开在成员党的会议中。当然对马哈迪来说,这是未曾有过的经验,他总是希望「回到从前」。还有马哈迪仍未订下交棒的日期,也让公正党人七上八下,不知未来的动向。

与此同时,在安华领导下的公正党,他正面对党內的挑战多过改革。因为只要一日权力未到手,安华就只好低调处理纷爭。这种尷尬的局面至少要维持一年半。这意味著,在没有实权低下,安华又如何控制大局呢?单看党內的阿兹敏派和拉菲兹派的明爭暗斗及努鲁依莎的「退役」和对重要职位的委任,就够安华头痛而不是轻骑过关。

直到目前为止,公正党也还未能提出改革大计,也对希盟能否一一落实竞选宣言难以表达。

诚信党脱胎自伊斯兰党,自然要求不高,也多亏马哈迪关照,才有了当家的机会。因此支持马哈迪是其自509以来不变的政策。

民主行动党虽然有提出「新马来西亚人」的口號(不再强调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但对於土团党试图改变希盟的排序,也没多大反弹。虽然我们相信它还是希望安华顺利接棒,但在此时此刻,当巫统、伊兰党、土团党和诚信党乃至砂土保党依然是种族性政党时,「新马来西亚人」又意味著什么?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新概念?或朝向消除种族政党的重要一步。

难塑「马来西亚民族」

1990年代,巫统领袖曾提出「新马来人」概念,似乎是想塑造新一代的马来人,结果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但助长种族政治。

不错,林吉祥是说过种族性政党没有未来,也不会得到知识分子的支持,问题是:马哈迪在1990年时提出要塑造「马来西亚民族」,经过30年的考验后,我们达到了多少巴仙?还有所谓「马来西亚人优先」又是指什么呢?一些严重偏差的种族比例又如何缓解呢?比如公立大学的收生、公务员的比例和公立大学及官联公司何时由华人出任校长或首席执行员?

无可否认的,林吉祥的愿望是良好的,但问题是能够做到吗?还有一些人提出的要以大局为重,不要事事挑起带有种族性的课题,因为这於事无补。但反过来,若事情发生了而保持沉默,情况不是更恶化吗?

行动党当然不是马华2.0,但得提防重蹈覆辙。

Tues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