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1200医学系毕业生失业 成希盟政府烫手山芋

打印
分类:时事

 

在成为医生前,医学系学生必须完成5年的大学课程及3年在政府医院的强制性实习然而,有1200名在国内医学系毕业生因为种种问题,包括削减预算、空缺有限及毕业生过剩等问题,导致医学系毕业生或许必须等待更久的时间才能成为医生。一些毕业生最终为了生计,在等待政府医院安排空缺时,成为咖啡师或Grab电召车司机。太多人修读医学课程,多年来的预算削减,政府没有足够的医院,甚至是实习的空缺。卫生部没有预算提供实习的空缺,甚至无法确定获得拨款的时间

 

约1200医学系毕业生失业 成希盟政府烫手山芋

 

透视大马

有1200名在国内医学系毕生因为种种问题,或许必须等待更久的时间才能成为医生。(档案照:透视大马)
 
 
在成为医生前,医学系学生必须完成5年的大学课程及3年在政府医院的强制性实习。

然而,有1200名在国内医学系毕业生因为种种问题,包括削减预算、空缺有限及毕业生过剩等问题,导致医学系毕业生或许必须等待更久的时间才能成为医生。

一些毕业生最终为了生计,在等待政府医院安排空缺时,成为咖啡师或Grab电召车司机。

来自政府的消息人士指出,由于前朝政府因规划不当以及承认多间大学提供医学系学位所遗留下来的问题,导致希盟政府必须接手辣手烫芋。

目前,我国承认346所大学的医学系,当中34所来自我国 。

来自政府的消息告诉《透视大马》:“配额不对,太多人修读医学课程,但由于多年来的预算削减,政府没有足够的医院,甚至是实习的空缺。

消息人士补充说,卫生部没有预算提供实习的空缺,甚至无法确定获得拨款的时间。

“在获得政府预算之前,实习生轮候名单中的1200名学生只能等待,目前,当局也尚未筛选新的轮候名单。”

其中一名消息人士说:“这意味着医学系毕业生必须经过筛选名单的程序后,再等待轮候名单出炉,这会是漫长的等待。”

消息人士也说,当局为了节省成本,没有在一些医生完成实习后,调任他职。

“调任是优先考虑填补职位,否则绝不会有调任的情况。”

这是在卫生部于6个月前宣布解决实习生不足的决定后,所出现的胶着状况。

一名自称是阿末的毕业生说,他在6月份向公共服务委员会提呈实习生的申请,至今尚在等待回覆。

现年24岁的他说,许多像他的毕业生面对同样的窘境。

“根据前一批的学生告诉我,每两个月开一次新的录取额,那时应该录取了1000名毕业生 。”

“但(实际上),只有400名毕业生被录取。”

阿末现在在吉隆坡的一家烘培店工作。他坦言担心在经过一段时间过后,医学毕业生将失去从医学院学到的技能和知识。

这名霹雳皇家医学系毕业生说,他尚得支付贷学金,因此希望当局尽快安排他实习。

他说,在听到高年级毕业生在毕业后的8个月内才被安排实习的消息后,令他感到沮丧。

阿末说:“我们当中有一些人已经等了8个月,但仍然没有消息。”

等待消息

卫生部长祖基费里阿末曾经在6月承诺解决毕业生实习的问题,包括允许表现优异者缩短表实习时间,从原有的2年缩短至18个月。

祖基费里说,新措施预计在明年落实,相信此举可解决至少10%实习生的问题。

医学系生也在等待部门宣布另一项决策的影响,冻结本地开办新医学系课程至2021年4月30日。

此外,政府也宣布增加培训的空缺,从现有的1万835个增至1万1706个。

祖基费里在6月期间宣布,提供培训的医院也从2009年的37间增至47间,这包括卫生部属下的44间医院及理科大学医院、国民大学医院及马大医院。

他说,麻醉、急救服务、精神病学和主要医学部将医学毕业生会安排毕业生到特定领域。

马来西亚医药协会主席莫哈末纳玛兹依布拉欣也对政府的举动表示欢迎,并希望这些举措能够看到成绩。

他说,增加提供培训的医院固然好事,但医院也得拥有均等的资深职员及设施以确保实习医生获得良好的培训。

他说,一些毕业生也很挑剔只愿意在特定医院受训。

“一些医院透过网上张贴空缺的告示,但一些毕业生却推迟申请,因为他们只愿在特定的医院受训,而这些医院却没有空缺。若他们对地点没有要求,就不必等太久了,他们不应过于挑剔。”

依然等待

漫长的等待对医学系毕业生而言已非新鲜事。

毕业于马大的蔡莱意(译音)说,超过4个月的冗长等待对他而言是艰辛的日子。

这名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得主说:“我等了1年,希望新政府可以解决这项问题。”

“3至4个月的等候期没有问题,但我们等了好久,我们所学会的医学知识不进则退。”

来自槟城的他目前在八打灵再也租了一间房,也找了一份临时的工作希望藉此解决生活需要的问题。

目前,政府每年会提供5000个实习空缺,并分为3批进行。

但一名自称阿伦的医学系毕业生,他在听闻前一批的毕业生依然在等待实习安排后,也开始担心自己的医生实习遥遥无期。

他于7月毕业于捷克的查尔斯大学,目前担任电话促销员。

他说本身是于8月份向公共服务局提出申请,但他在9月向该局申请时,却被告知12月份才会过滤名单。

“但我们听闻这会展延至明年2月,因为他们尚未为前一批的毕业生安排实习。”

“我们也听闻那些6月的毕业生依然在等待过滤,才可以被安排实习。那些早一批的都还没有下文,我们怎么还有机会进去呢?希望新政府可以标准化等候时间。”

Monday the 1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