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祖丁:统考如何危害国家建设?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Tajuddin Rasdi

达祖丁:我受邀出席马智礼成立的委员会,以研究统考及其对国家建设的影响。据我所知,主要关注的议题是,在国家建设中,统考从未获得正式的承认,因为它源自于拒绝任何国有化的中文教育体系。 我被要求针对此课题发表我的意见,因为我对统考或中文教育体系都不太了解。但我出席只为了一个简单的原因:我认为我们的公立学校在国家建设方面存在巨大的问题。这是非常奇怪的,我认为,马来人正在针对统考和单一源流学校和其理念,但主要的问题却直接来自公立学校本身

 

达祖丁:统考如何危害国家建设?

《星洲网》2019-01-07 08:48

这是一个独特的情况,我被要求针对此课题发表我的意见,因为我对统考或中文教育体系都不太了解。
 

我受邀出席马智礼成立的委员会,以研究统考及其对国家建设的影响。据我所知,主要关注的议题是,在国家建设中,统考从未获得正式的承认,因为它源自于拒绝任何国有化的中文教育体系。

这是一个独特的情况,我被要求针对此课题发表我的意见,因为我对统考或中文教育体系都不太了解。

但我出席只为了一个简单的原因:我认为我们的公立学校在国家建设方面存在巨大的问题。这是非常奇怪的,我认为,马来人正在针对统考和单一源流学校和其理念,但主要的问题却直接来自公立学校本身。

我将提出4个论点,以证明我如何发现公立学校体系危害了我们国家建设理念和措施。我将提及行政文化,然后谈及种族之间的宗教和文化敏感程度、历史课程和马来文课程。

首先,行政文化。正如敦马哈迪本身多次提及,大马的公立学校已经和宗教或伊斯兰学校相似。对于巫统或伊斯兰党,甚至是公正党和诚信党的许多马来人来说,这也许是受欢迎的言论。与我求学时期不同,因为教育界种族不平衡的问题,导致现在大多数的教师都是马来人。

接下来,我们的行政管理员也大多数是马来人,他们决定了学校的文化和价值体系,如坚持所谓的伊斯兰服装规范及在活动和集会期间进行穆斯林祈祷。

就像基督徒在教会学校做的那样,马来人抱怨宗教污染了教育机构。但是,当马来人这样做事时就似乎没有问题,因为教育部充斥着虔诚的穆斯林。

诸如为应付考试以祈求上苍协助而进行的祷告是很普遍的。这些活动都没问题,如果是在学校范围之外或课外时间进行的话。这种文化吓跑了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父母。

统考和华校是否引入了非伊斯兰行政文化?我不曾听说过有任何阅读圣经或儒家思想和佛教冥想被纳入学校日常活动中。从行政文化的角度来看,采纳统考的华校并没有民族偏好或宗教意图。

其次,穆斯林宗教仪式激增,如学校祈祷室、清真食堂或摊位。没有斋戒的学生必须在厕所内用餐、清真和非清真的饮用杯子,还有穿纱丽等问题。

父母对这些外在的宗教信仰行为感到害怕,并将他们的孩子送到私立或单一源流学校。我不曾听说过华校有进行任何焚香或游神的宗教仪式,因此,我认为华校不存在这种宗教虔诚或敬畏的外在表现。

采纳统考的学校环境,对我来说,似乎在宗教敏感方面更加平衡。这有利于接纳统考,以为国家建设做出贡献。

也有人以历史课程为由来反对接受统考。

虽然统考已经被海外和国际大学所接受,但大马拒绝它的理由是,它的历史教学大纲没有涵盖“足够”的本地内容。

我接受这一事实,统考的历史课程涵盖了更多全球观点以及一些本地内容,同时展现了全球化和本土化的概念。我们必须接受这样的想法,即我们的孩子可能不会在大马工作。他们将在他们出生地以外的国家发展。

我在求学时期了解到基督教和希腊人,当我去美国攻读建筑学时,这些知识就派上了用场。另一方面,公立大学的课程,在我看来,包含了太多的历史内容,这些内容可能倾向叙述单一种族而不是其他种族的故事。

我更希望统考和公立学校的历史课程能够更多的关注不同人民的历史,而不是一个关于殖民主义和争取独立时的政治斗争的冗长叙事,那些成为英雄的部长和首相甚至是政治家,其中大多数都是马来人。

我希望我们的孩子知道每一个人民的崛起——华人、印度人、原住民、卡达山人、姆鲁人——以及他们过去的社会价值观和仪式所构成的人类学,甚至是他们如何适应现代和创新。

如果我向学生问及大马基督教的历史或佛教信仰,他们能够回答吗?科技史和城市的崛起也是历史的重要组成部份,有助于我们更好的认识当前的社会和环境问题。

我的结论是,统考和公立学校课程都存在缺陷,他们对历史的理解都是狭隘的。我们现有的课程完全无法教育我们的年轻人,关于他们自己人民的历史。

另一个争论的要点是马来文课程。所谓不接受统考的原因,是因为它的马来文科程度明显低于公立学校的课程。我想针对这个问题提出完全不同的看法。

首先,我认为大多数公立大学,也许除了国大和其他一两间大学外,都在课堂上使用英语,并要求学生以英语完成作业。即使是玛拉工艺大学,只限马来人的教育机构,也非常坚持这样做。所以,统考学生只要避开国大、然后申请工大、博大、理大、马大和其他强调使用英语而不是马来语的大学就好。

这有什么问题?这种教学方式可不是中文教育家决定的。这可是马来校长向外国人开放大学,因此对马来语作为求知的语言造成致命的打击。他们应该关闭国家语文出版局,因为它不再具有任何学术关联。为了国家排名和“世界级”教育的理念,马来教育家是自己拆了自己的台。

其次,我们希望孩子的马来语达到什么程度?我曾经报考小六评估考试,还有初中初级文凭会考(LCE)和大马教育文凭(MCE),但我的马来语程度在童年时期已经高出许多。

我使用大马教育文凭的马来语撰写书籍、文章甚至期刊,其程度比我童年时期还要“低”。

统考生可以与马来人进行对话吗?他们可以使用马来语写一份简单的求职信吗?如果是的话,我们还要要求什么?我们希望华人脱口说出古典马来语或使用谚语,还要了解马来文学获奖者错综复杂的小说?不必了吧。这些我也不会。我喜欢汉都亚和文西阿都拉的古典语言,表现的如此美丽和温柔,不像现代马来人那样机械化。但问题仍然存在:我们希望或应该期待一名想要在公共领域获得一份文职工作的18岁年轻人拥有怎样的马来语程度?

总之,我认为接受统考作为国家建设课程的一部份的反驳论点都没有关联性。如果我的论点仍然缺乏实质内容,我要求大马人记住从未考过统考的阿兹万丁、嘉玛、查米汉、伊布拉欣阿里、达祖丁和邦莫达。他们都来自公立或宗教学校体系。还需要我多说吗?

Tajuddin Rasdi是大学讲师)

Tuesday the 2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