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起义报》:美国中央情报局庞大机构国际开发署十个功能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庞大机构国际开发署的十个功能

美国国际开发署前往委内瑞拉进行“施舍”的卡车继续停在与哥伦比亚的边界美国的国际开发署机构成立于1961年,它的目标是:1,阻止共产主义的势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打败法西斯时得到加强—夺取政权;2,为美国的企业开辟新的市场。 根据维基解密的资料,2004年到2006年期间国际开发署在委内瑞拉通过不同的行动,向十多个民间组织捐助了1500万美元,目标是推进美国的战略,挑起查韦斯主义的破裂,组织对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改革不满的阶层。国际开发署的十项功能:...

 

 

西媒:美国中央情报局的庞大机构国际开发署的十个功能

来源:环球视野 作者:纳萨宁·阿罗尼安 魏文编译 时间:2019-03-12
 

 美国国际开发署前往委内瑞拉进行“施舍”的卡车继续停在与哥伦比亚的边界,与此同时将这种“声援”人格化的唐纳德·特朗普用一次军事打击威胁这个南美洲国家:他想让数千委内瑞拉人死于炸弹和子弹的冲击,让他们的胃里填满不能在发达国家的市场上出售的饼干,也许可以使用了变化的种子或是因为即将损坏。

美国的国际开发署机构成立于1961年,当时的意图是扩大对世界上战略的国家的“马歇尔计划”,引导它的政策的目标是:1,阻止共产主义的势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打败法西斯时得到加强夺取政权;2,为美国的企业开辟新的市场。作为国际开发署和公共安全办公室之间的联系,当时由特工拜伦·恩格尔领导,逐年更新:2015年前总统贝拉克·奥巴马任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主任盖尔·史密斯为国际开发署的负责人。

根据维基解密的资料,2004年到2006年期间国际开发署在委内瑞拉通过不同的行动,向十多个民间组织捐助了1500万美元,目标是推进美国前驻委内瑞拉大使威廉·布朗菲尔德的战略,其基础是挑起查韦斯主义的破裂,组织对委内瑞拉统一社会主义党改革不满的阶层。

国际开发署的十项功能

一,为美国国务院制定的计划选择适当的国家,显然并不总是最贫穷的国家。然后该机构应当决定将会卷入什么部门,尽管它倾向的是能源、教育、医疗、安全和农业部门。在农业部门它习惯用商业作物取代粮食食物。然后将其有效的资金用于关键的岗位,目的是颠覆地方的经济。有时它聘用本地宝贵的人才,这是为了减少在政党中军事化的人员,为一项重要的变革使用纯粹的慈善管理人员。在被殖民化的伊拉克国际开发署设计了新殖民主义的经济,强制实施大规模的私有化,包括一部分石油工业,强迫它安置的神权政治傀儡购买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谷物。在秘鲁90年代国际开发署向阿尔伯托·滕森的运动捐款3500万美元,滕森的经济政策使这个国家陷入贫困。国际开发署保护的解决办法不是减少贫困,而是减少穷人:滕森用强制的方式让30万印第安女绝育。

二,削弱甚至消灭接受援助的国家的机构,建立平等的网络和机构,在重要的部门推动非国有化,以有利于“企业家”的管理。显然美国资产阶级的兴趣不是其他国家的自给自足而是完全相反。

三,为中央情报局“安置它的人在全世界战略国家的警察”中提供便利,这是《纽约时报》前记者兰古斯说的。事实上,国际开发署的预算一部分来自美国情报机构隐蔽的资助。

四,加强美国对世界金融的统治。对华盛顿来说印度是中国的预备队,国际开发署与极右的纳伦德拉·莫迪政府协调,实施“经济的数据化”,迫使这个国家数千万弱势的人们放弃用现金支付,这对数字支付有利,给他们一个月的时间—20169向银行交出他们的大额钞票,当时大多数人连银行账户都没有,国际开发署收到什么呢?

这样做是为信息技术的利益服务,有利于提供支付服务的人和信用卡公司如万事达卡、维萨卡,有利于盖茨的基金会,作为交换它承诺向联合国捐一张慷慨的支票;

让印度人变穷,消灭了许多小商人和小生产者的积蓄,不能收取他们的钱;

利用用户的数据;

在世界范围内减少使用现金的时候,有助于美国通过它的公司对国际金融的统治加强美元;

监视全球的交易:比如这样华盛顿能够制裁与伊朗工作的公司,如中国的华为公司。

五,培训一个国家的镇压力量,让其准备打散居民的抵抗。国际开发署在乌拉圭的人员丹·米特里奥内在70年代举办关于“审讯的复杂艺术”和如何必须拷打被捕者的培训,“直接”利用没有房子的男子和妇女作为“人的豚鼠”。国际开发署和绿贝蕾与中央情报局一起卷入拷打、屠杀,使危地马拉数千名进步的男女失踪,为了这项使命主训练了3万名警察和准军事人员。在巴西国际开发署的合同机构 “过渡措施办公室”以同样的方式致力于制造非盟国政府的不稳定。它的受害者之一是迪尔玛·罗塞夫,因为她当时是一个马克思主义的女学生被逮捕和拷打。

六,为美国的非政府组织创造数千个就业岗位,为他们提供大量的公共和私人的资金,让其为捐赠者的利益服务,如洛克菲勒、索罗斯、盖茨、福特和奥米达尔等,与此同时为美国的公司打开市场。国际开发署本身认为将使投到这些组织的资金近80%回到美国。在美国和它的盟国在2003年靠谎言打击伊拉克将其变成瓦砾之后 ,国际开发署的承包商之一“国际创意协会(CAII)”将获得一份价值1.57亿美元的合同,用于购买黑板和粉笔提供给此前受到美国的导弹破坏的中学。另外一个承包商“国际救援与发展组织(IRD)”为同样的目的收到24亿美元,哈里伯顿和贝克特尔则到了同样的资金。在阿富汗美国援助主要的接收者和数百名西方的环境非政府组织“拯救妇女”的“性别专家”到达的地方,国际开发署2018年投入2.16亿美元为5.5万名妇女增强生育能力。根据阿富汗重建特别总检察官的说法,只使用了50%的资金,纳税人其余的钱消失了。另外的897万美元发生类似的情况。国际开发署的主任阿诺德·费尔德斯被国会强制辞职。由布什--切尼领导的“阿富汗民主化”和30万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士兵,数万名五角大楼的“吉哈德主义”的承包商除了消灭了近百万阿富汗人的生命和数百万个家庭逃离他们的家园之外,这意味着将这个国家的历史的记忆从教科书上抹去:很少人记得由共产党人领导的“阿富汗民主共和国”(1978--1992)消灭了高利贷、鸦片的种植,使工会合法化,制定了一项最低工资的法律,实施集体的协议和男女平等,第一次允许40%的医生以及喀布尔大学的60%的老师是妇女。宣布教育普遍免费,医疗同样免费,医院的床位增加了一倍。根据联合国在阿富汗援助代表团的统计,2017年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攻击中死亡和受伤的平民的人数比2016年增加了50%,其中三分之一是妇女和儿童。今天在国际开发署的学校里不讲授集体的价值,而是讲授“有能力的人自救”这种更有害的个人主义。

七,在处于紧张的国家破坏对帝国主义和联盟独裁的抵抗,以定点的方式和在具体的时期掩盖饥饿,让人们乞讨,阻止居民组织起来要求社会正义。在埃及不论是在穆巴拉克政权的时期还是今天在塞西将军的暴政之下,华盛顿强迫开罗购买更多的美国武器,而此时有数千人生活在公墓里,然后把他们送到国际开发署,以便在居民区里分一点面包,这些居民区是2011年被绑架的“春天”建立的,是为了破坏居民的抵抗。在海地发生同样的事情:在居民区里劳动者们架起“公共的大锅”,以便要求正义,分配可怜的食品袋,打造“忠诚”:“所人的人都吻给他们饭吃的人的手”。

八,挑起民众的抗议,抛弃“推动民主”的政府。国际开发署被从俄罗斯赶出来,被从美洲玻利瓦尔联盟的国家(玻利维亚、古巴、厄瓜多尔、多米尼克、尼加拉瓜和委内瑞拉)和布基纳法索赶出来。布基纳法索总统托马斯·桑卡拉(被称为该国的切·格瓦拉)在由法国支持的一次政变中被推翻,1987年被暗杀,作为对他旨在实现国家自给自足的重要措施的惩罚。利比亚是非洲最不发达的国家之一,今天是这类“解放”最好的事例。

九,创建自己的表面上非政治化的媒体(体育的、音乐的等),发布潜意识的对市场经济、消费主义和不团结等有利的信息。国际开发署2010年通过国际劳工组织将一种类似于推特被称为ZunZuneo的消息制度引入古巴。同时通过他们的手机搜集数十万人的个人数据,企图在网上和在街头组织持不同政见者。“国际创意协会”是国际开发署的另一个承包商,它发起某些职业以便欺骗青年人。

十,通过因战争更大的破坏接收更多的补贴:20173月美国“因为错误”轰炸伊拉克摩苏尔的一幢楼房,杀害105个伊拉克平民。两天以前国际开发署曾经提出它为“重建伊拉克”新的预算申请:它是“战争--建设”的商贩吗?是纵火狂的轰炸吗?这一切类似于电影“儿童”的场面,在影片中查洛特建议他的儿子打破邻居的玻璃,以便安装新的玻璃赚钱,这是纯粹一致的。

如果战争和贫困不会收益那么多,将会被法律禁止。

(《环球视野》摘译自201934日西班牙《起义报》网页)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0424.html

Mon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