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打行政议员和大马历史学会为日本英雄纪念碑开幕

打印
分类:时事

吉打亚罗士打一座日军纪念碑经重整翻新后,昨天正式揭幕,宣传海报上写“日本英雄纪念碑开幕礼”。此事传开后,民间有人开始质疑,州政府是否在承认和赞颂日军为“日本英雄”。根据海报,“日本英雄纪念碑”开幕礼是由日本领事馆、大马历史学会吉打分会及吉打博物馆联合主办,而开幕嘉宾为掌旅游事务的吉打行政议员莫哈末阿斯米鲁。她否认赞颂日军,同时澄清,州政府无意美化日军为“日本英雄”,海报上的字眼纯粹“技术错误”。吉打博物馆照片说明阿斯米鲁等人出席“日本英雄”纪念碑的开幕式。

 

赴“日本英雄”碑开幕掀议,吉行政议员喊技术错误

吴湘怡  |  发表于 今天19:03  |  更新于 今天19:26

  •  

傍晚7点17分更新

第二次世界大战虽然已经过去逾70年,但它仍会挑起人们的敏感神经线。最近,吉打亚罗士打一座重建后的日军纪念碑开幕礼,就因使用了“英雄”字眼而引来的非议。

事缘,打亚罗士打一座日军纪念碑经历重整翻新后,昨天正式揭幕,但宣传海报上写上“日本英雄纪念碑开幕礼”。

此事传开后,民间有人开始质疑,州政府是否在承认和赞颂日军为“日本英雄”。

根据海报,这项“日本英雄纪念碑”开幕礼是由日本驻槟领事馆、大马历史学会(Persatuan Sejarah Malaysia,简称PSM)吉打分会(PSMCK)及吉打博物馆联合主办,而开幕嘉宾为掌旅游事务的吉打行政议员莫哈末阿斯米鲁(Mohd Asmirul Anuar Aris)。

阿斯米鲁今日接受《当今大马》询问时否认赞颂日军,同时澄清,州政府无意美化二战时在大马战死的日军为“日本英雄”,海报上的字眼纯粹“技术错误”。

吉打博物馆局昨天也上载了相关开幕活动的照片,并说明阿斯米鲁等人出席了“日本英雄”纪念碑的开幕仪式。

日本领事馆承担费用

阿斯米鲁解释,这座纪念碑位于亚罗士打苏旦哈林桥旁的吉打河畔,已存在数十年,但疏于照顾,鲜为人知。

他补充,日本驻槟领事馆之前向吉州政府献议,由领事馆全资赞助重建与翻新。

“州政府一分钱也没有出,全部由领事馆承担。我只是受邀出席开幕。”

“我们只不过是把旧的东西翻新而已……说是日本英雄,其实是个技术错误,我们不可能说日军是日本英雄。”

增旅游景点推广和平

阿斯米鲁也表示,翻新石碑只是为了增设亚罗士打的旅游景点,同时让游客及当地人了解历史,并从历史中吸取教训,推广和平。

他说,加上日本驻槟马总领事鹿屋真一郎也有在场,本身出于礼貌和尊重,所以答允出席开幕礼。

阿斯米鲁也是古邦罗丹(Kubang Rotan)州议员,兼吉打诚信党青年团团长。

欲增“反战”字眼不果

阿斯米鲁也声称,翻修纪念碑的讨论过程,他曾要求日本驻槟领事馆在石碑加上“不要战争,反对战争”(no war, anti-war)的字眼,以宣扬和平。

惟他表示,昨日开幕礼上,他发现石碑并未加上这一句话。

“我已经叫他们加了,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哎,你知道啦,有时提出要求后,但没传达到承包商那里,我会再提醒提醒。”

阿斯米鲁坦言,经他查证后,石碑旁的历史解说板也有“英雄”字眼,因此他会要求承包商尽快修正,也会通知日本驻槟领事馆。

“如果是写日军(askar)没有问题,但他们写成英雄(wira),我会要求他们修正。”

根据吉打博物馆局所上载的照片,马来文和英文解说板的题目都写着:三名日本英雄占领亚罗士打桥的历史。

 石碑刻文“纪念祖先”

另一方面,《当今大马》求证时,日本驻槟领事馆一名职员证实,日军纪念碑的重建费用是由日本政府承担,耗资约3万令吉,主要为了纪念3名在亚罗士打牺牲的日军。

她披露,重建后的纪念碑高1.8公尺,石碑上刻有日文,正面写着“慰灵碑”、右边则是“纪念在这片土地安息的祖先”。

这名职员说,为了让民众了解石碑的历史,领事馆也在石碑旁设立日文、英文及马来文的三语历史解说板,叙述1941年,3名日军在亚罗士打为了阻挠英军炸毁桥梁,在拆弹过程遭炸死的事件。

 

她指出,日本驻槟领事馆大约耗时1年与州政府商讨重建石碑事宜,过程中,阿斯米鲁也提供了不少协助。

“昨天的开幕礼其实也只是个很简单的仪式,即为重建后的纪念物开幕,我们也有准备了一些茶点,大概就这样。”

《阳光日报》去年8月报道,大马历史学会吉打分会旺三苏丁指出,这座石碑是为了纪念1941年12月13日,3名“勇敢”占领亚罗士打的日军。

他指出,当时日军为了拿下吉打河大桥,而骑着摩哆冲向大桥以对抗英军。其中一名日军为了剪断英军设下的炸弹线时,不慎引爆炸弹,而联同两名同僚一起被炸死。

Friday the 2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