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好的复邦,怎么变成联邦州属?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说好的复邦,怎么变成联邦州属? Image result for 何俐萍 何俐萍

一读的内容一曝光,普遍的东马人民是一片哗然,这不是靠种种牵强的政治语言就能解开人民心中的疑窦。说好的复邦,怎么变成联邦州属?说好的归还权益怎么在字里行间中找不到一个和复权有关的字眼?关键就在于修宪的内容,单凭字面确实简单得不得不让人生疑。在相关条款一分为二后,砂拉越和沙巴虽然与从半岛11个州属区隔,貌似成为独立的个体,但拟议修正的宪法中提到的“The States of the Federation”,绝不能一厢情愿诠释为东马人民想要的邦属称呼而若按字直译为“联邦州属”,这无异于比原状还不如

 

Image result for 说好的复邦,怎么变成联邦州属?

Image result for 何俐萍

 

2019-04-06 07:50:00  

 
何俐萍:说好的复邦
 
绵里藏心

 

修宪复邦,眼看又再踏上迢迢之路。复邦,怎可能会是出奇的顺利,一切不都是在意料之中吗?

意料之中的,不仅包括恢复平等地位依然是个“梦”,而是一旦一方出言反对或阻止,无论基于什么理由,随之而来的必是无止境的口水战。果不其然,法案一读时,有在野党议员集体离席抗议,希盟议员的不甘示弱和辩解,都预示了砂沙人民恢复平等伙伴地位的宿愿终究是“梦”难圆。

朝野从2019年联邦宪法(修正)法案还未一读之前就已经吵翻天。砂政党联盟(GPS)从一开始表态会全力支持,到后来改口要了解详细内容再表态,被砂希盟主席张健仁批评为存心刁难。到了法案于本月4日一读时,再度引发“为反对而反对”的争议。

问题的关键就在于修宪的内容,单凭字面确实简单得不得不让人生疑。在相关条款一分为二后,砂拉越和沙巴虽然与从半岛11个州属区隔,貌似成为独立的个体,但拟议修正的宪法中提到的“The States of the Federation”,绝不能一厢情愿诠释为东马人民想要的邦属称呼,而若按字直译为“联邦州属”,这无异于比原状还不如。

在探不清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搞不清是否真能做到三分天下的情况,要求暂搁提呈并应与砂沙政府深讨论,却被另一方直接解读为拒绝还原1963年大马建国契约,似乎也说不过去。

修宪关乎东马的未来,是要继续被矮化,还是被矮化后再进一步被降格,要在宛如雾里看花的字眼中玩猜谜游戏,岂非形同把东马的未来压在赌桌上?在不了解下一步路究竟会怎么走,不管是为支持而支持者,还是一味反对而反对者, 都是枉为代议士,辜负了人民的委托。

一读的内容一曝光,普遍的东马人民是一片哗然,大家的心中有太多待解的疑问,这不是靠种种牵强的理由堆砌的政治语言就能解开人民心中的疑窦。“说好的复邦,怎么变成联邦州属?”、“说好的归还权益怎么在字里行间中找不到一个和复权有关的字眼?”,那些忙于辩解,急于伸出手指在谩骂对手的政治人物,若是真心思民心所忧,该当感受到民间不满的情绪已在沸腾。难不成这些口口声声支持仓促通过的政治人物,已把“让它先通过”(Let it pass first)奉为金科玉律,而不顾一旦草率通过后,东马可能面对的最坏后果吗?

在弃州复邦的声浪中,东马大部分人民一直保持清醒和理智,大家都知道复邦要的不是名字上的自爽,而是要看到实质利益的归还。若说修宪第一步是让人惴惴不安的“同纳联邦州属”,怎不叫人忧心所有的权益争取都可能像是飞去的黄鹤,从此不复返?

修宪法案裬隻字未提东马人关心的权益,诸如领海法令的检讨、石油与天然气开采税的重新分配和财务方面的自主等。若是真心诚意要平等相待,何以未细心考虑东马人的感受而不愿以黑字白纸清楚说明?

东马从1963年签署共组大马开始,到1976年修宪导致地位从伙伴惨跌贬降为州属,在历史性有机会真正还原伙伴地位的有利契机当前,又怎能不以严肃和谨慎的态度看待?

改变是为了什么?改变是为了变得更好,若改变换来的结果是使局面更坏,甚至让自己陷于更糟糕的局势中,这种名义上的改变又是何必?修宪需要三分之二国会议员发挥临门一脚的关键作用,正因为如此,龙门前更要打醒十二分精神确保不会发生乌龙球的状况。

回顾历史,东马的权益已在43年前的修宪被典当,如今继续纠纆在谁是谁非,谁又是历史罪人对改变现况意义不大。43年后,东马既然有机会拨乱反正,就不该继续揹着沉甸甸的历史包袱前进。在往前走的同时唯一该做的是谨记历史留给后人的教训,不要再一次闹出被人卖了,还不知就理地笑呵呵帮人数钞票的笑话!

作者 : 何俐萍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4-06
Tuesday the 23r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