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时政辩论会“中国是不是威胁”

打印
分类:时事

 

加拿大著名时政辩论平台——“芒克辩论会”举行了以“中国是否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威胁?”为主题的辩论会。美国麦克马斯特和白邦瑞为一方,认为中国是“威胁”,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联合国安理会前轮值主席马凯硕和中国全球化智库王辉耀为另一方,对前者的观点进行反驳。现场有约3000名观众,辩论开始前对正反两方进行投票,辩论结束后再次投票,比较两次投票结果,支持率增加的一方为胜方。经过3小时的激辩,马凯硕和王辉耀最终以微弱优势赢得辩论

 

加节目激辩“中国是不是威胁”

来源:环球时报 作者:吕欧 曹明 时间:2019-05-24
 

多伦多当地时间5月9日晚,加拿大著名时政辩论平台——“芒克辩论会”(MunkDebates)举行了以“中国是否是自由主义国际秩序的威胁?”为主题的辩论会,引发加美等国的广泛关注。美国前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麦克马斯特和《百年马拉松》的作者、美国哈德逊研究所中国战略研究主任白邦瑞为一方,认为中国是“威胁”,新加坡国立大学教授、联合国安理会前轮值主席马凯硕和中国全球化智库(CCG)创始人兼理事长王辉耀为另一方,对前者的观点进行反驳。现场有约3000名观众,辩论开始前对正反两方进行投票,辩论结束后再次投票,比较两次投票结果,支持率增加的一方为胜方。经过3小时的激辩,马凯硕和王辉耀最终以微弱优势赢得辩论。

通过蓄意夸大和不实指控,麦克马斯特和白邦瑞肆意攻击我内外政策

作为此次辩论的正方,持“中国会威胁自由国际秩序”立场的麦克马斯特和白邦瑞的观点主要为:

一、西方长期对华奉行接触政策,却遭中国“欺骗”。过去30年,西方基于中国不会威胁自由国际秩序、会实现经济和政治自由化的假设,同中国进行接触,对其展开大量投资和人员培训等。然而,中国企图主导新的国际秩序和规则。中国加入国际组织时作出很多承诺,却不予履行,例如,加入世贸组织(WTO)时承诺开放市场,之后却利用市场强制外国公司转让技术,还要求其在西藏、台湾等问题上支持中国,服务于中国外交政策。中国进行系统性的商业间谍活动,在关键经济部门和军事领域窃取敏感技术和知识产权,以促进自身经济增长。

二、中国实行“独裁”统治,对内对外都造成“损害”。中国政府利用高科技手段开展监控,构建“警察国家”,压制少数民族和宗教人士,将其关进“集中营”;逮捕维权律师和学者,压制学生运动;加强媒体和新闻审查,进行反西方宣传;建立“社会诚信体系”,实质上是加大对民众在各领域的监视。这一体制不仅损害中国人民的自由,还损害其他国家人民的自由。孟晚舟因涉嫌银行欺诈罪被逮捕后,中国“绑架”了两名加拿大公民。中国共产党每天都在暴露其“独裁”本质,中国人民在日益觉醒,希望逃离中国。

三、中国借“一带一路”输出“独裁”模式。已有33个国家因“一带一路”倡议而承受不可持续的债务,8国深陷危机,包括委内瑞拉、厄瓜多尔、柬埔寨、津巴布韦等。中国试图重建历史上的对华朝贡体系和附庸关系,破坏别国主权,挑战国际秩序。美、加、日、澳、新西兰应坚持“高”标准,对冲“一带一路”,为其他国家提供替代融资选择。中国输出“独裁”模式不是中美或中加间的事,而是自由开放社会与独裁封闭制度的竞争。

四、中国无视国际规则,破坏自由国际秩序。中国在南海搞军事化,旨在将美排除在外,恐吓地区国家,独占南海,这违反了有关国际法和国际法庭裁决。中国的《国家情报法》要求企业配合政府情报工作,通过在北美落脚的中国通信公司获取美、加通信数据。中国在全球建立通信系统对数据隐私构成威胁,任何理智的政府都不应允许中国为其建设通信设施。中国允许向美、加出口芬太尼,造成美、加大量人员死亡。欧盟委员会认为中国推行不同的治理模式,是系统性竞争对手。包括日本和印度在内的中国邻国也把中国视为自由国际秩序的威胁。中国增加国防开支,且不受《中导条约》约束而大量部署中程导弹,这引发俄罗斯的担忧。中国还在西方国家之间制造信任危机,使其难以一致对华。

马凯硕和王辉耀认为中国是国际秩序的受益者、贡献者,美才是破坏者

作为辩论的另一方,马凯硕和王辉耀据理力争,用事实反驳“中国威胁论”,他们的论点如下:

一、中国是自由国际秩序的受益者,不希望推翻这一秩序。中国的GDP在1980年时仅为美国的1/10,但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中国的GDP在2014年已超过美国。在过去30多年里,中国从一穷二白到崛起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得益于自由国际秩序。这一秩序有两点对中国有益:一是主权,即每个国家都可以决定自己的行为和未来;二是规则,确定了在国际事务中可以做和不能做的事。作为世界头号贸易大国,如果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崩塌,中国将遭受巨大损失,所以中国无意威胁自由国际秩序。中国当前的首要关切是维护国内稳定与发展,而非构建新的国际规则和秩序。随着实力增长,中国的国际影响必然增加,也希望得到更多尊重。过去2000年,前1800年里中国和印度一直是世界前两大经济体,西方仅在过去200年才崛起为世界主导力量。但西方国家因对外战略失误,导致其主导地位走向衰落和终结。中、印实力回归和再度崛起是历史必然,西方应接受这一现实。

二、美国是自由国际秩序的最大威胁。西方主导的战后国际秩序的确给世界带来好处,但当前这一秩序面临的崩塌危险不是被“他杀”,而是创造者的“自杀”。马凯硕在辩论中多次引用其所撰写畅销书《西方失败了吗?》中的观点。他曾在书中指出,西方在过去30年犯了三大战略错误:一是错误对待伊斯兰世界。以美国为首的西方武力干预多个伊斯兰国家内部事务,且低估了伊斯兰宗教力量,以致引起强烈反弹。二是冷战后,西方沉浸在“历史的终结”的喜悦中,盲目自傲,大肆对俄罗斯进行羞辱,执意推进北约东扩,刺激了俄民族主义,导致政治强人普京的崛起。三是不尊重主权原则,四处伸手,在全球多国推广西式民主自由,策动“颜色革命”,引发非西方国家对美国及西方霸权的反感,也造成西方实力透支。

中国愿意接受主要国际协议,在联合国框架下与其他国家合作,向联合国做更多贡献,成为应对气候变化、WT0改革等问题的关键支持者。中国是过去40年里唯一没对外发动战争的大国。中国有收复南海岛礁的军事实力,但却选择遵守“游戏规则”。与此形成对比的是,美破坏联合国权威,破坏国际原子能机构运转,退出伊朗核协议,阻挠WTO改革进程,不断“退群”,成为公然反多边主义的国家。从军事角度看,即便在“和平总统”奥巴马任内最后一年,美还是向7个国家投下2.6万枚炸弹。在加拿大与美就北极西北航道法律地位出现争议时,加政府忙于拿出法律证据和文件证明相关水域属加,但美应对举措是直接向该水域派驱逐舰。很多国家在同美发生争议时将美告上国际法庭,但美都选择无视相关裁决。美就是以此种方式为各国遵守国际法做“榜样”,同时还不断指责中国违反国际法。

脸书这样的美国大型网络公司无视规则,在权衡盈利和保护用户隐私时往往选择前者。其通过向用户账户投放谎言,影响英国脱欧公投,摧毁了英国民主。因此,加强监管是非常必要的。在自由国际秩序中,要解决这一问题,就需要所有国家共同建立多边网络运行规则,让脸书、华为等大公司按规则行事。但第一个反对这样做的国家就是美国,因为它拥有全球最强的监控能力,不希望自身能力受到限制。

三、美应更多倾听全世界的声音,与中国共同维护自由国际秩序。全球有75亿人口,但仅有12%居住在西方国家,其余人口都生活在非西方国家。因此,西方“一家之言”不能完全客观地反映中国的真实国际行为,还要看看全球另外88%人口的看法。事实上,这部分人都欢迎中国的崛起,愿与中国开展互利合作。美可以不加入“一带一路”倡议,但有众多国家排着队想加入。

中小国家都希望维护国际法,国际事务交由中立机构裁定,而非超级大国单边决定。在美不断退出多边协定之际,其他国家需要做的是共同维护多边秩序。如美真心希望维护自由国际秩序,就应向中国展示诚意,展现愿加强自由国际秩序的姿态,作为世界第一强国作出表率,而不是为一己私利钻国际法的空子。马凯硕在《西方失败了吗?》中指出,西方要实现战略脱困应采取“3M”战略:一是采取极简主义(Minimalism),少打仗,少武力干预他国事务;二是拥抱“多边主义”(Multi⁃lateralism),接受西方力量下降的事实,多理解广大非西方国家的想法,与其他国家合作加强全球多边组织权威,提高其效率;三是实行“马基雅维利主义”(Machiavellianism),多运用“战略计谋”(strategiccunning)保护长期利益,创造可以提高民众福祉的社会。现在西方最大的问题是不自知,未认清自身实力在消减。

四、不可否认,中国在改善人权方面还面临许多挑战,但已取得很大成就。几十年前,中国人民生计很差,甚至没人出国旅游。但现在情况变了,中国人民生活已有巨大改善,现在每年出境旅游达1.34亿人次。然而,西方国家总是用“非黑即白”的思维看待问题。美人权标准确实比中国高,但这并不能说明美社会在进步,中国社会在退步。事实上,过去30年,美国是低收入群体平均收入下降的唯一主要发达经济体。2/3的美国家庭拿不出500美元应急现金。美国还是首个重新开始使用酷刑逼供的发达国家,看看关塔那摩吧。

有关中国的大辩论,是西方对上升中的中国走向重新定位的直观体现

此次辩论会反映出,在中国实力日益逼近美国、蓄势超越美国之际,美加等主要西方国家对中国发挥作用和未来走向高度关注。有关中国的全社会大辩论,是其对上升中的中国走向重新定位的直观体现,预计未来可能还会有类似大辩论。同时也反映出以下具体动向:

一是美同西方主要盟友在“中国威胁”问题上仍有高度共识。辩论会前,现场观众投票显示,认为“中国是自由国际秩序的威胁”比例达76%,认为不是的为24%,反映出在加拿大等美主要盟友国家中“中国威胁论”仍具有高度认同感。麦克马斯特、白邦瑞辩论中的观点多为蓄意夸大和不实指控,表明美战略界随着中美实力差距的缩小和战略竞争的扩大遏华紧迫感、焦虑感上升。中国任何发展壮大实力的举措,即使原本无意针对美,也被美从战略上视为威胁,为此麦克马斯特二人在辩论中极力渲染中国对加拿大的威胁和利益损害,分化、离间中加关系,拉住和巩固西方统一战线,抱团对我。

二是加拿大等中等力量国家在当前国际格局演变中迷茫感上升。目前加拿大与中国的关系因孟晚舟案跌入低谷,同时在经贸、外交等诸多问题上同美分歧加大。加社会、学界等希望通过此类大辩论,厘清加在今后国际格局中的定位和去向。随着中美战略博弈加剧,可能会有更多中等力量国家面临是否及如何在中美间选边站队的困境,围绕中国及中美博弈的辩论将进一步升温。

三是做好公共外交和舆论引导仍有空间。马凯硕的观点既有战略层面的分析,亦有具体数字支撑,对现场观众产生了一定积极影响。辩论会后,现场观众中认为“中国不是自由国际秩序的威胁”的比例由24%上升到26%。▲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1767.html

Thursday the 2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