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百名“中国通”反对以中国为敌

打印
分类:时事

 u=1485697174,192484196&fm=26&gp=0.jpg

美国把中国当作敌人并使之与全球经济脱钩的努力,将破坏美国的国际作用和声誉,并损害所有国家的经济利益。美国的反对阻止不了中国经济的继续扩张、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所占的份额上升、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的作用增强。此外,美国不可能使中国崛起的速度大幅减缓而不伤及自身。假如美国逼迫盟友把中国当作经济和政治敌人,就会削弱它与这些盟友的关系,到头来陷入孤立的可能会是它自己,而不是北京

 

美国百名“中国通”反对以中国为敌(附名单)

来源:参考消息 时间:2019-07-08
 

u=1485697174,192484196&fm=26&gp=0.jpg

参考消息网7月5日报道

编者按:据日本广播协会网站7月4日报道,包括学者和美国前政府官员在内的100人签署了一封公开信,表达了对特朗普总统对华政策的担忧。这封写给特朗普总统和国会议员的信件,刊登在《华盛顿邮报》上,它是由多位研究中国问题的专家和参与美国对华政策的前政府高官等签署的。

签署这封信的人士从大约一个半月前开始准备,其中包括美国前代理助理国务卿董云裳。她对记者说,她希望人们知道,美国现政府的对华政策不是美国的共识。

以下是公开信的原文摘编:

尊敬的特朗普总统和国会议员:

我们是学术、外交政策、军事和商业界的成员,绝大多数来自美国,许多人在整个职业生涯中一直关注亚洲。我们对美中关系日益恶化深感担忧,认为这不符合美国的利益,也不符合全球利益。我们认为,美国的许多举动直接助推了美中关系的急转直下。

以下七点主张是我们关于中国、关于美国对华策略存在哪些问题、关于更有效的政策应包含哪些基本要素的共同看法。

一、中国近年来的一些所作所为给世界其他国家带来挑战。这些挑战需要美国予以坚决有效的回应,但目前的对华策略从根本上适得其反。

二、我们并不认为北京是必须从方方面面进行对抗的经济敌人或重大国家安全威胁。虽然中国经济和军事力量的迅速增长使北京在国际上更加强势,但许多中国官员和其他精英知道,以温和、务实和真诚合作的态度与西方交往符合中国的利益。华盛顿对待北京的敌对立场削弱了这些呼声的影响力,却助长了民族主义者的势力。若能恰当地兼顾竞争与合作,美国的行动就能激励希望中国在世界事务中发挥建设性作用的中国领导人。

三、美国把中国当作敌人并使之与全球经济脱钩的努力,将破坏美国的国际作用和声誉,并损害所有国家的经济利益。美国的反对阻止不了中国经济的继续扩张、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所占的份额上升、中国在世界事务中的作用增强。此外,美国不可能使中国崛起的速度大幅减缓而不伤及自身。假如美国逼迫盟友把中国当作经济和政治敌人,就会削弱它与这些盟友的关系,到头来陷入孤立的可能会是它自己,而不是北京。

四、对北京将取代美国成为全球领导者的担忧被夸大了。大多数其他国家对这样的结果没有兴趣,也看不出北京自身觉得这个目标必要或可行。美国的最佳应对之策是与盟友和伙伴携手打造一个更加开放和繁荣的世界,并让中国有机会参与进来。孤立中国的努力只会让那些一心要建设一个更仁慈、更宽容社会的中国人受到削弱。

五、北京不断增强的军事实力已经蚕食了美国在西太平洋长期以来的军事优势地位。应对这种局面的最好办法不是以进攻性纵深打击武器,以及事实上不切实际地着眼于让美国一直到中国边境都占据全方位优势为中心,开展没完没了的军备竞赛。更明智的政策是与盟友合作保持威慑,强调防御型区域拒止能力、恢复力以及挫败美国或盟国领土所遭遇袭击的能力,同时和北京一起加强危机管控。

六、北京并不寻求推翻全球秩序中至关重要的经济和其他要素,中国几十年来一直从中受益。事实上,中国参与国际体系对于该体系维持生存,以及在气候变化等共同问题上采取有效行动必不可少。美国应当鼓励中国加入新的或经过修订的全球性制度,崛起中的国家在这些制度中拥有更大的发言权。对中国扮演的角色采取零和策略只会促使北京要么脱离这个体系,要么支持一种有损于西方利益的四分五裂的全球秩序。

七、总之,成功的美国对华策略必须着重于与其他国家建立持久的联盟关系,以支持实现经济和安全目标。它必须基于实事求是地评价中国的观念、利益、目标和行为,基于将美国及其盟友的资源与政策目标和利益进行准确的匹配,基于美国重新致力于增强它自身作为他国榜样的才干。归根结底,最符合美国利益的做法是重振美国在不断变化的世界中有效竞争的能力并与其他国家和国际组织合作,不是适得其反地千方百计破坏和遏制中国与世界交往。

我们认为,这封公开信的联署人数之多清楚地表明,华盛顿并没有像某些人以为的那样就支持对中国采取敌对立场达成共识。

中方回应:对理性客观声音表示肯定

据中国外交部网站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7月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就这封公开信表示,我们对信中的理性、客观声音和观点表示肯定。此外,他还强调:

第一,中美不是敌人。中美建交40年来,两国关系历经风雨,取得了历史性发展,不仅给两国人民带来了巨大利益,也促进了世界的和平稳定与发展繁荣。40年的风雨历程证明,中美这两个历史文化、社会制度、意识形态完全不同的大国完全可以在不冲突、不对抗基础上,实现相互尊重、合作共赢。

第二,合作是中美唯一的正确选择。我们多次说过,中美合则两利、斗则俱伤,合作比摩擦好,对话比对抗好,两国利益高度交融、合作领域广阔,不应落入所谓的冲突对抗的陷阱,而应实现相互促进、共同发展。这符合两国根本利益,也是国际社会的普遍期待。

第三,我们对中美关系抱有信心。中美两国人民之间有着朴素友好的感情。两国在经贸、人文、地方等各领域交往互动频繁,已经形成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利益交融的局面。正是这种千丝万缕的联系增加了中美关系的韧性。一个健康、稳定的中美关系是两国民心所向,也是大势所趋。

最后,我想再次强调,绝不能让矛盾和分歧来定义今天的中美关系,更不能让偏见和误判来左右明天的中美关系。我们相信,客观、理性、务实的声音终将战胜那些偏执、狂热、零和的主张。

耿爽说,我们希望美方能够认真倾听美国国内及国际社会的理性声音和建设性意见,与中方一道,按照两国元首达成的共识,继续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推动中美关系行稳致远,更好造福两国和世界人民。 

来自各界专家联署名单

傅泰林是麻省理工学院的政治学教授。芮效俭是威尔逊中心著名学者,曾任美国驻华大使。史文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资深研究员。董云裳是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资深研究员,曾任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代理助理国务卿。傅高义是哈佛大学荣誉退休教授。

这封信由上述各位散发,以下人员联署:

詹姆斯•阿克顿,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核政策项目联席主任;

克雷格•艾伦,美国前驻文莱大使;

安德鲁•巴切维奇,昆西负责任治国研究会联合创始人;

杰弗里·巴德,国家安全委员会东亚事务前高级主任、布鲁金斯学会研究员;

弗雷德·伯格斯滕,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荣誉退休所长;

扬·贝里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副主席:

丹尼斯-布拉斯科,美国前驻华武官;

鲍泰利,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访问学者;

伊恩-布雷默,欧亚集团总裁;

卜睿哲,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

孔杰荣,纽约大学美国亚洲法律研究所所长:

孔华润,马里兰大学特聘荣誉退休教授;

伯纳德-科尔,美国海军前上校;

詹姆斯·柯林斯,美国前驻俄罗斯大使;

杰拉德·柯蒂斯,哥伦比亚大学荣誉退休教授;

托比·多尔顿,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核政策项目联席主任;

罗伯特·戴利,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所长;

迈克尔·德施,圣母国际安全中心国际事务教授、主任;

马克·德斯特勒,马里兰大学公共政策学院荣誉退休教授;

布鲁斯-迪克森,乔治·华盛顿大学政治学和国际事务教授;

杜大伟,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

彼得·达顿,美国亚洲法律研究所资深研究员、纽约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

罗伯特·艾因霍恩,布鲁金斯学会资深研究员、前助理国务卿;

阿米泰·埃齐奥尼,乔治·华盛顿大学国际事务教授;

托马斯·芬加,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讲师、前国家情报副总监;

玛丽·加拉格,密歇根大学李侃如一罗睿弛中国研究中心政治学教授、主任;

约翰·甘农,乔治敦大学兼职教授、国家情报委员会前主席;

埃弗里·戈德斯坦,宾夕法尼亚大学全球政治和国际关系教授;

戈迪温,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研究员、哈佛大学台湾研究小组召集人;

戴维·戈登,国际战略研究所高级顾问、美国国务院政策计划参事室前主任;

菲利普·戈登,外交学会美国外交政策资深研究员、前总统特别助理、中东事务协调员、负责欧洲和欧亚事务的助理国务卿;

莫顿·霍尔珀林,国务院政策计划参事室前主任;

李·汉密尔顿,前国会议员、威尔逊中心前主席;

小克利福德-哈特,美国前驻香港和澳门总领事;

保罗·希尔,乔治·华盛顿大学兼职教授、负责东亚事务的前国家情报官;

埃里克·赫金博瑟姆,麻省理工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首席研究科学家;

卡拉·希尔斯大使,美国前贸易代表、希尔斯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杰米·霍斯利,耶鲁大学法学院蔡中曾中国中心资深研究员;

黄育川,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弗兰克-詹努齐,莫琳和迈克·曼斯菲尔德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罗伯特-杰维斯,哥伦比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教授;

马文·卡尔布,布鲁金斯学会非常驻资深研究员;

米基·坎特,美国前商务部长、前贸易代表;

罗伯特·卡普,罗伯特·卡普同仁公司总裁、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前主席、华盛顿国际贸易委员会前主席;

阿尔伯特·凯德尔,乔治·华盛顿大学兼职教授、财政部东亚国家办公室前副主任;

罗伯特·基奥恩,普林斯顿大学国际事务荣誉退休教授;

威廉·柯比,哈佛大学商学院商业管理学教授、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教授;

海伦娜·科伦达,亨利·卢斯基金会亚洲项目主管;

查尔斯·库普钱,乔治敦大学国际事务教授、外交学会资深研究员;

戴维·兰普顿,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荣誉退休教授、斯坦福大学亚太研究中心研究员、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前主席;

尼古拉斯·拉迪,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

李正民,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资深研究员;

赫伯特·莱文,国家安全委员会和政策规划委员会中国事务前工作人员;

李成,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兼资深研究员;

李侃如,密歇根大学荣誉退休教授、国家安全委员会前亚洲事务主任;

刘亚伟,卡特中心中国项目主任;

杰茜卡·马修斯,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詹姆斯·麦格雷戈,安可顾问有限公司大中华区主席;

约翰·麦克劳夫林,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特聘教员,中央情报局前副局长、代理局长;

安德鲁·梅尔塔,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中国项目教授、主任;

梅瀚澜,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研究员;

迈克·望月,乔治·华盛顿大学日美关系项目主任;

迈克尔·纳赫特,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公共政策教授、负责全球战略事务的前助理国防部长;

莫伊塞斯·纳伊姆,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约瑟夫·奈,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著名荣誉退休教授、前院长;

凯文·奥布赖恩,加利福尼亚大学伯克利分校政治学教授、东亚研究所所长;

让·小井,斯坦福大学中国政治教授;

欧伦斯,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主席;

威廉·奥弗霍尔特,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资深研究员;

道格拉斯·帕尔,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特聘研究员;

玛格丽特·皮尔逊,马里兰大学科利奇帕克分校特聘教授;

彼得·珀杜,耶鲁大学历史学教授;

裴宜理,哈佛大学政府系教授、哈佛燕京学社社长;

彭达,前驻华临时代办;

托马斯,皮克林,负责政治事务的前副国务卿、美国前常驻联合国代表;

保罗·皮勒,乔治敦大学安全研究中心非常驻资深研究员;

乔纳森·波拉克,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非常驻资深研究员;

巴里·波森,麻省理工学院政治学教授、麻省理工学院安全研究项目主任;

任雪丽,戴维森学院东亚政治教授;

查尔斯·S·罗布,美国前参议员、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东亚小组委员会前主席、弗吉尼亚州前州长;

罗伯特·罗斯,波士顿学院政冶学教授;

斯科特·萨根,斯坦福大学政冶学教授;

加里·萨莫雷,布兰代斯大学克朗中东问题研究中心资深执行主任;

理查德·塞缪尔斯,麻省理工学院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政治学教授、主任;

施大伟,前助理国防部长、美国前驻越南大使;

安妮一玛丽-斯劳特,国务院政策计划参事室前主任、普林斯顿大学政治学与国际事务荣誉退休教授;

理查德·索科尔斯基,卡内基国际和平研究院俄罗斯和欧亚项目非常驻资深研究员;

詹姆斯·斯坦伯格,前副国务卿;

宋怡明,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国研究中心中国历史教授、主任;

斯特罗布·塔尔博特,前副国务卿;

安妮·瑟斯顿,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国际问题高级研究学院前资深研究教授;

安德鲁·沃尔德,斯坦福大学人文与科学学院教授;

魏光明,斯坦福大学一新美国组织“数字中国”项目协调编辑;

戴维·韦尔奇,鲍尔西利国际事务学院研究项目负责人;

唐兴,绿点战略咨询公司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财政部中国事务和中国战略经济对话项目前执行主任。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32556.html

Wednes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