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雅蘭黨冒起的歷史機遇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肯雅蘭全民党

肯民党" 的冒起,標志著砂拉越的政治生態已經從圍繞發展、种族、宗教競逐課題的AB陣營模式過渡至“州”和“聯邦”的較量,地方利益和聯邦權益的博弈。“肯民党”所選擇的政治路線注定它前路崎嶇,不太好走。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孔子亦說: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肯民党今天的一小步,也許是明日砂人美夢成真的一大步。

肯雅蘭黨冒起的歷史機遇

蔡竹辉 2019年7月11

今年6月9日肯雅蘭全民党(肯民党)宣布全線開打來屆州選的消息,激起朝野圍繞“砂獨”議題相互指責。作為羽翼未丰的地方性政党,肯民党的小小新聞竟然引起政壇一陣騷動,讓人感到錯愕。

錯愕之余,讓人倍感遺憾的是,嘈雜聲掩蓋了信息背后的真正意義,蒙蔽了朝野對大格局該有的視野。

"肯民党" 的冒起,標志著砂拉越的政治生態已經從圍繞發展、种族、宗教競逐課題的AB陣營模式過渡至“州”和“聯邦”的較量,地方利益和聯邦權益的博弈。

“肯民党”使用“砂獨”作為競選口號,老虎嘴上拔須,吉凶未卜。但党魁溫利山敢人之所不敢,未曾開打已贏得不少掌聲。“肯民党” 的冒起是砂政治歷史進程的一個轉折點,成敗興衰或決定砂今后百年之命運。

回到朝野口水戰,其導火線正是与肯民党有關連的砂獨課題。行動党南蘭區國會議員劉強燕書面提問聯邦政府要如何應對“砂獨”運動,并得到首相以內安和叛國罪對付之的強硬回應。

首相的回答引起砂人的強烈反彈,一股腦將怒气導向始作俑者劉強燕。

事隔不久,聯邦企業發展部長拿督斯里禮端尤索夫成為繼劉強燕之后,第二名捅破蜜蜂窩的聯邦部長。

禮端批評砂盟管理不當,必須為砂拉越的落后負起全責。果不其然,話語未落即引起輿論亂箭齊發。

究其實,劉強燕的越洋告狀也好,禮端的指桑罵槐也罷,以事論事并無大錯,若說有錯,雙雙皆錯在忽略了“沙塵掉落豆腐上,摸不得,打不得”的道理。

不管是“當家做主”還是獨立自主,均為沙塵。而豆腐卻是共同利益。“砂獨”盡管如利劍刺中火箭要害,也只能百忍成金,無計可施。


肯民党在触動聯邦敏感

神經的邊緣地帶跑鋼索推動第三勢力,它的興起為選民在兩粒爛苹果之間提供一個新的選擇。

說實話,若將目光聚焦于成績表現,夾在“二盟”兩頭巨獸中間的肯民党,大概不會創造什么政治奇跡給大家看。何況受限于“砂獨”訴求的敏感性,它是否得以成功跨過選委會這一關進入戰場,還存在一個相當大的問號。

肯民党參選的作用當然不止于創造第三選擇。收集民意,或說 “變相公投”或許是它存在的最大意義。

肯民党在策略上可以將選舉一物二用,提出:“贊成砂獨請投犀鳥”,使之成為為變相公投的平台。

反映民意的“公投”為肯民党最重要的政治目的,礙于政治現實變得遙遙無期的情況下,肯民党若將兩者捆綁,它的第一炮無疑是成功的。

當然,普選与公投絕對不是一回事。希望利用“公投綁大選”達到政治目的在理性選民這一塊不易得逞。

理性選民會認為選票只有一張,他們要履行的任務只不過是選出人民代議士管理國家,僅此而已。要勸服選民相信票中有票,對砂獨作出表態,任務可謂艱巨。

古今中外,任何一場自主運動都沒有一蹴而就,抗爭耗時廢日自不待言。南非曼德拉吃了27年咖哩飯,付出坐半輩子鐵窗生涯的代价才成就國家最終的獨立自主。

“肯民党”所選擇的政治路線注定它前路崎嶇,不太好走。然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孔子亦說: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肯民党今天的一小步,也許是明日砂人美夢成真的一大步。

南非民族英雄曼德拉有句名言:不經嘗試,事情看起來總是難若登天。(It always seems impossible until it's done)。這句話當作肯民党的精神指引相信恰當不過。

版权所有 2019 诗华资讯网



Wednes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