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住民遭强制节育 此做法是否有政治因素在内?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原住民指控遭强制节育,妇女被迫注射避孕针

在天猛莪湖的特米亚族妇女曾透露被护士威胁,“她们若拒绝注射,就会受到致命毒物的威胁”。这些原住民妇女诉说,卫生部移动诊所计划的护士来到村里,强迫她们注射避孕药。有些人也说她们在试图拒绝接受注射时,遭到护士的责骂很多人也害怕如果她们不遵从指示,她们会被强迫注射死亡药物。在马来西亚力图增加人口到7000万之际,为何政府在试图增加尤其是马来人的人口之际,却又同时控制相对少人口的原住民生育率这做法是否有政治因素在内? 卫长:善意照顾贫血妇女!

 

Image result for 原住民指控遭强制节育,妇女被迫注射避孕针

 

 

原住民指控遭强制节育,妇女被迫注射避孕针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今天11:59

非政府组织指控,卫生部强迫原住民节育,在未获得原住民女性同意下注射避孕针,而且避孕措施也带来副作用,影响健康。

吉兰丹话望生甘榜兰博(Kampung Lambok)的特米亚族(Temiar)村民诺拉坎丁(Nora Kantin)告诉《当今大马》,政府医院的护士进入村庄后,会警告甚至威胁原住民妇女,必须接受口服避孕药或注射避孕针。

“我村子里的女性被护士警告一定要节育,无论是服食避孕药或是注射避孕针,否则他们的政府医院医药卡将会被没收。”

若是他们的医药卡遭到没收,恐无法再享有医疗照顾。

 

新婚妇女成为目标

诺拉坎丁说:“社区内的新婚妇女更是目标群,就算只有一个孩子,她们也被迫注射避孕针。”

“那避孕针对我们的健康造成负面影响。许多女人因此变得臃肿,在短时间内从偏瘦迅速变成超重。我们在打了针后感到虚弱。”

据悉,这些避孕针都是含孕激素,以防止排卵并增加子宫颈开口周围的粘液堆积,而且注射一支针即可在3个月内避免怀孕,但是却有诸多的副作用。

根据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注射这类避孕针的不良副作用包括导致月经异常(出血或点状出血)、腹部疼痛/不适、体重增加、头晕、头痛、情绪紧张以及性欲下降。

诺拉(31岁)在2014年第4名孩子出世后,也被迫注射该避孕针。

如今,她是半岛原住民联盟(JOAS)的女性领导人,对于卫生部仍然采取这种做法感到不平。

 

威胁注射死亡药物

原住民关怀中心(COAC)协调员柯林(Colin Nicholas)也引述之前的报告,指在天猛莪湖(Lake Temenggor)的特米亚族妇女曾透露被护士威胁,“她们若拒绝注射,就会受到致命毒物的威胁”。

他向《当今大马》表示,这些原住民妇女的说法都是有记录在案的。

2017年6月,半岛原住民联盟和原住民关怀中心,在霹雳和丰北部的甘榜卡勒(Kampung Kedled)向特米亚族妇女村民访谈后,作出了联合报告。

根据访谈内容,这些原住民妇女诉说,卫生部移动诊所计划的护士来到村里,强迫她们注射避孕药。

“这些妇女被迫采取避孕措施。护士劝告他们接受避孕,并告诉她们,‘你应该接受这治疗,以便可以在照顾小孩的日子中获得喘息’。”

报告也指出,“有些人也说她们在试图拒绝接受注射时,遭到护士的责骂。很多人也害怕如果她们不遵从指示,她们会被强迫注射死亡药物。”

节育或含政治目的

柯林也透露,强迫原住民避孕的做法可以追溯到至少1980年代。

“这主要的问题是,她们事先并未能自由的做决定。”

柯林也说,强迫控制生育的做法或是源自一信念,认为太多小孩是导致原住民陷入贫困的原因。

他称,在马来西亚力图增加人口之际,卫生部却采取这样的措施,实为讽刺。

“在马哈迪第一次任相的时候,他要求人口要增长至7000万人,以便我们可以有足够大的人口及经济市场。”

无论如何,他也猜测这做法或许有政治因素在内,这也是为何政府在试图增加尤其是马来人的人口之际,却又同时控制相对少人口的原住民生育率。

赴国会抗议节育措施

前天,宜力和双溪大年的5个原住民村落也到国会抗议,指卫生部分发避孕药给他们的族群,并要求当局停止该项措施。

Sungai Papan村的原住民发言人安昶(Anjang A/L Aluej)今天在国会向媒体指出,虽然他们有被告知避孕药的作用,但当局却未详细地解释使用避孕药的后果。

原住民发展局(JAKOA)的发言人则告诉《当今大马》,他们将会调查并发表公开声明。

 

原民遭强制节育?卫长:善意照顾贫血妇女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今天16:58

非政府组织揭露卫生部强制原住民节育后,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尝试澄清,卫生部是善意地避免贫血妇女怀孕的风险。

 

祖基菲里今日于霹雳宋溪(Sungkai)召开记者会时表明,政府为原住民妇女施打避孕针及要求服食避孕药,乃是避免贫血症妇女在孕期时出现危险。

 

“我们这么做是出于责任感。我们帮助他们避免并发症。 他们经常出现贫血情况,因此这是一种介入方法,这是重要的预防措施,以确保她们的孕期安全。”

无论如何,祖基菲里的回应存在一些矛盾,并无解释为何避孕能够“确保她们孕期安全”。他同时也提到,政府原定此措施将推行长达2年。

 

“这并不是一项长期的措施。这项措施在两年后就会停止,这并不是什么恶意的政策。这是为了要保护原住民妇女。”

根据卫生部面子书的直播录影,当时,祖基菲里是被询及卫生部为原住民节育的副作用,而听完问题后随即回应说:“我不认为这是个问题……”接着,他做出上述解释。

四成人口患贫血症

祖基菲里并没有明确地正面回应“强制避孕”的指控,也没有解释为何卫生部要这么做。

他在记者会也提及“共有27%的女性患有贫血症”,但并无阐明所指的是“原住民妇女的27%”,抑或是“全国妇女的27%”。

贫血症指的是血液中红血球及血红素数量过少,导致血液携带氧气能力不足的情况。贫血是血液疾病中最常见的一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统计,全球共有24.8%的人口患有贫血症。

其中,女性比男性更容易患有贫血,世界卫生组织数据显示41.8%的孕妇会出现贫血情况,而30.2%的无怀孕妇女会出现贫血。

申诉政府强制避孕

7月9日,宜力和双溪大年原住民代表前往国会大厦提呈备忘录,其中一项诉求提及,政府到原住民村落派发避孕药,惟并没有详细解释避孕药的副作用。 同时,他们要求政府停止这项措施。

 

昨日,丹州话望生特米亚原住民诺拉坎丁(Nora Kantin)指控,政府医院护士进入原民村庄,以威逼的方式强迫女性施打避孕针。 

 

首相署部长瓦塔慕迪对此大感震惊,同时指示设立小组彻查,并强调将会与卫生部长祖基菲里厘清此事来龙去脉。

Monday the 2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