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美嘉:我们以为他们是不一样的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安美嘉:我们以为他们是不一样的

安美嘉作为希盟曾经的第一号支持者,希望愈高,失望愈深她的结论是:他们只想保住权力。其实,我很愿意赞扬他们,如果他们有值得赞扬之处。就像是赛沙迪,他说:政府应该驱逐扎基尔,他攻击大马华裔和印裔,就是攻击所有马来西亚人。伊党批评他的立场,声称他应该辞职。赛沙迪回应:“我不会屈服于压力,我的部长职位交给内阁和首相决定。” 只是,好样很快就走样。一星期之后他在推特贴出他和扎基尔吃饭的照片,谈笑风生

 

Image result for 安美嘉:我们以为他们是不一样的

 

 

2019-08-30 07:06:00   

 
郑丁贤:我们以为希盟是不一样的

 

安美嘉在推特的贴文说:“我们以为他们是不一样的”。“他们”指的是希盟的一些领袖。

安美嘉自然是有很深的感触。安女士作为希盟曾经的第一号支持者,希望愈高,失望愈深。

她的结论是:“他们只想保住权力”。

我可以理解安美嘉女士的感受,我想补充的是:为了保住权力,他们宁可让权力更加倾斜。

其实,我并不想挑希盟领袖,包括土团党人的毛病。相反的,我很愿意赞扬他们──如果他们有值得赞扬之处。

就像是赛沙迪,这位最年轻,曾经让人有所期待的当红炸子鸡。

两个星期前,传教士扎基尔的课题爆出之后,赛沙迪的第一个反应是:政府应该驱逐扎基尔,他攻击大马华裔和印裔,就是攻击所有马来西亚人。

伊党批评他的立场,声称他应该辞职。赛沙迪的回应是:“我不会屈服于压力,我的部长职位交给内阁和首相决定。”

这样的部长,大家说,是不是好样的?

当下,我毫不吝啬的在评论中赞扬了当红炸子鸡。

只是,好样很快就走样。

一个星期之后,他在推特贴出他和扎基尔吃饭的照片,并写道:“没有人永远不会犯错,何况扎基尔已经道歉。”

老天!他不是说应该驱逐扎基尔吗?他不是说攻击华印裔就是攻击所有马来西亚人吗?他不是说不会屈服于压力的吗?

他不只是做了U转,而且还盛重的和这个印度通缉犯,正在接受大马警方调查的嫌犯,一起用餐,谈笑风生。

举世望去,有政府部长和通缉犯∕嫌犯一起用餐,还昭告天下的吗?

况且,扎基尔有真正道歉吗?没有。他还坚持说是误解,也还附上“如果”的条件。

这餐饭赛沙迪或许吃得开心,但是,我个人感觉很恶心,难看。

这个U转,是不是因为马哈迪说了“不会驱逐扎基尔”,还是赛沙迪必须屈服于马来网民的压力?

或者两者都是。正如安女士所说的,为了保住权力。

难看的又岂止是赛沙迪。

同样来自土团党的企业部长礼端,在爪夷书法争议声中,他在一项公开场合说:“马来人已经对种族极端分子做了太多妥协。”

“是时候马来人站出来捍卫马来文化,否则就要被催毁了。”

事情还没结束。之后一名华裔电子媒体的女记者,要他解释这段话的内容。

礼端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反问女记者说:“妳知道宪法和国家原则吗?”

尽管女记者回答说:“知道”;礼端却转过头众人说:“她不知道。”

更恶劣的是,他过后在自己的脸书上写道:“华裔记者对宪法无知,让部长感到惊奇。”

这个部长和人们痛恨的一些巫统部长,有什么不一样吗?还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而教育部长马智礼,哦,也是来自土团。

对于土团最高理事(又是土团)达力依斯迈建议推行单一源流学校,马智礼的回答是会探讨这个建议。

多源流学校已经是大马的客观事实,母语教学获得宪法保障;这是建国60几年来的共识。

当然,马智礼隔天解释说,聆听意见不等于接受或拒绝。然而,熟悉国内政治者都知道,这是敏感课题,过去在政治斗争剧烈的年代,都有所克制,不被允许作为炒作工具,不具备探讨的意义。

应该探讨的是族群地位和权力失衡,导致社会隔阂对立的深层问题。

可怕的是,还有一批人,不但没有想要纠正失衡,还费尽心思要说服华裔放弃更多权益;考量选票,保住权力。这一点,倒真的是不一样。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08-30
Friday the 1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