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对美军仁川登陆的精确预测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我给毛泽东主席当参谋——回忆对美军仁川登陆的精确预测

在菊香书屋,我一口气汇报完毕。毛主席只是点头,没有插话。末了郑重讲了6个字:有道理,很重要。总理在谈了他的看法后说,美英舰队正在向台湾海峡异动,如果有大动作,或许就在最近。我鼓足勇气报告:主席,我们对登陆时间也做了预测,很可能就在9月15日。毛主席一听特别注意,主席说:如此准确,细细说来。我说,对9月到11月的海潮我们做了详尽研究,9月15日,10月11日,11月3日,三个大潮日,各有两到三天的好时机,仁川每个供利用的靠岸时间,每一天只有3小时,如果15日登陆,那天涨潮最高有两次 .....

 

 

 

我给毛泽东主席当参谋——回忆对美军仁川登陆的精确预测

来源:新军传媒 作者:雷英夫 陈先义 时间:2019-09-19
 

我给毛泽东主席当参谋——回忆对美军仁川登陆的精确预测

1950年6月25日,新中国刚刚成立不到一年,朝鲜战争爆发了,这期间,毛泽东主席日夜都在思考朝鲜问题。

Image result for 我给毛泽东主席当参谋——回忆对美军仁川登陆的精确预测

此前,我一直在主席总理身边当参谋,后来为了锻炼我,让我去部队代了一段职。后来突然召唤我立即回京,新的工作地点依然在中南海(我的实际职务是总参作战部副部长)。就在朝鲜战争爆发前一天,在勤政殿开会的毛主席在会后突然叫住我,要我跟他谈美军的麦克阿瑟。我知道,毛主席对麦克阿瑟这个人非常注意,从他的性格到他的历史,和我交谈很多。我把知道的尽可能向主席报告。

根据毛主席和总理的指示,我作为总参作战室的主任和周总理的军事秘书,让我平时带一批青年参谋在中南海居仁堂的一排平房内办公,任务是集中研究关注朝鲜问题。中南海内部大家戏称这是“白虎节堂”,平时戒备森严,昼夜都在研究关注朝鲜战事。

到了这年8月,金日成宣布,这个月是朝鲜人民取得全面胜利的最后一个月。这意味着朝鲜要统一了,人民军要胜利了。

但是,就在此时,我与作战室的几位参谋听到这些消息,突然有莫名的担忧。当时我们对着地图激烈争论,因为我们的判断与他们的行动完全不一样。比如:

美军驻扎日本两个主力师,为什么一直未动?

朝鲜主力全部到了釜山三角洲,后方不空了吗?

朝鲜整个地形像一个长长的冬瓜,这中间切断怎么办?潜伏重大危机啊!这些情况都潜藏危机呀,怎么说胜利在望呢?·

大家的谈论一下子提醒了我。几天来的情报证实,美国总统杜鲁门的顾问艾夫里尔·哈里曼带军事人员突然到达东京,这预示美军会有重大行动。我立即提议,作战室分两组人员展开对抗性辩论,并在图上进行演练作业。两种对抗性意见开始辩论,把所有因素都展开分析。辩论后将情况归纳整理,准备迅速报给毛主席。

热烈的讨论从下午一直持续到深夜。意见我归纳6条。但集中到一点,美军很大可能在仁川登陆,将朝鲜半岛拦腰截断,将朝鲜人民军完全包围。登陆时间,我精确预计,就在9月15日。为什么?我认为这一天是大潮,海岸淤泥很宽很深,大潮时便避开了这个弊端,将大部队直接送到岸边。我的这些判断,当然是对大量气象海洋资料进行对证周密研究之后。

我们的这些分析判断,后来麦克阿瑟在回忆录中得到完全一一得到证实。就在我们作战室研究出这个结果的同一天,麦克阿瑟在东京向他们总统报告,请批准我的请求,9月15日涨大潮时在仁川登陆,在南面以第八集团军为铁锤,北面登陆的第10集团军为砧,将北朝鲜的军队砸个粉碎。杜鲁门迅速批准了这个计划。据麦克阿瑟说,当初他们也选择了元山、群山、仁川等地,但仁川有诸多不利条件,最后最爱冒险的麦克阿瑟还是选了仁川。仁川距离汉城30公里,西海岸水深39米,落潮有24公里淤泥滩涂。麦克阿瑟认为,9月15日时间最佳。他说,最不利的条件,恰恰是我考虑的。

可是,就在我们当晚整理好6条意见后,我犹豫了,现在中央正在集中考虑战争后的建设问题,我们的建议要力保万无一失啊。如果有了闪失,可是影响领袖决策,责任极大啊。

经过再三考虑,我觉得为了稳妥期间,便带上6条意见,直接去了西华厅,先向总理报告。我对总理简单汇报后,认为眼下朝鲜存在巨大危险。

总理放下文件,立即要我细细汇报。我说有6条理由可以判断美军仁川登陆。对着墙上地图,总理说,莫急,一点一滴细说。

我指着墙上地图说:一、麦克阿瑟和美伪军十几个师摆在仁川滩头,每8公里一个师,一个师两万人,差不多20几万人为什么既不撤退,也不往一线增援,这就是把朝鲜军队全部吸引到南线,好一网打尽。

周总理点头。我说,第二,美军驻日本2个主力师,战斗力非常强,没有任何增援朝鲜迹象,为什么,就是准备实施登陆,并且其中一个师就是海军陆战队。

周总理接上我的话说:还有就是朝鲜地形吧,仁川很容易南北切断。

我说总理分析的与我们一样。接着说第四条,麦克阿瑟最爱冒险,他很可能要冒一个举世震惊的大风险。当年登陆吕宋岛等多个岛屿,五角大楼都说风险大,他力陈己见,冒险完成登陆。第五条,就是仁川地形复杂,朝鲜人民军认为天险易守,所以防守很放松。

总理点头称许。我说第六条,眼下无论朝鲜还是苏联,都似乎沉侵在一种庆功的氛围中,好像明天早上朝鲜就统一了。金日成又是发社论,又是发文告,一派歌舞升平中潜藏最大危险。美英军队又从地中海抽调大批军队过来,说明在筹划更大阴谋。

我话刚刚说完,总理看我片刻,而后啥话没说,拿起了电话,立即向毛主席报告说:主席,刚才雷英夫同志给我讲他们对朝鲜战争的预判,特别重要,他认为美军可能在西海岸登陆,我认为很有道理,需要当面报告。

搁下电话,总理说,英夫同志,走,马上去见毛主席。

事后得知,我们的这些预判也正是毛主席在考虑的。

在菊香书屋,我一口气汇报完毕。毛主席只是点头,没有插话。末了郑重讲了6个字:有道理,很重要。

总理在谈了他的看法后说,美英舰队正在向台湾海峡异动,如果有大动作,或许就在最近。

我鼓足勇气报告:主席,我们对登陆时间也做了预测,很可能就在9月15日。

毛主席一听特别注意,主席说:如此准确,细细说来。

我说,对9月到11月的海潮我们做了详尽研究,9月15日,10月11日,11月3日,三个大潮日,各有两到三天的好时机,仁川每个供利用的靠岸时间,每一天只有3小时,如果15日登陆,那天涨潮最高有两次,一次是上午6点39分,另一次是下午日落后19点35分。所以9月15日比另外两个时间更为有利。因为一天可以运兵两次。

我说完,毛泽东缓缓吸一口烟,慢慢看着我,我一阵紧张,心想,是不是我说的绝对了,特别是登陆时间。就在我心里不安时,毛主席说了一句话:“我们的作战参谋,足可媲美二战中盟军最一流的参谋”。

他赞许地看我一眼,而后对着总理说,立即通知情报部门严密注视朝鲜和美英日动向。立即把我们的看法转告斯大林和金日成同志,希望人民军有后撤和仁川防守准备。立即通知东北的13兵团要加紧准备,八九两个月一旦有事,立即行动。

三道命令,即刻由总理亲自布置下达。

离开了菊香书屋,我心里始终有几分不安,心想,这是国家重大决策啊。

那几天,我甚至常常彻夜难眠。我既想不让我的判断失误,又不愿它真的成为事实。然而不管怎样心理矛盾,战争依然按照它的固有规律发展着。

1950年9月15日,按照我们的预判,美军的仁川登陆如期开始了。

早上5点,美军第一师在仁川率先占领0点6平方公里的月尾岛。接着在当天下午第二次涨潮,美军登岛部队爬梯子登上了3米高的防波堤,主力部队迅速扩大防线,到了16日下午,已经占领整个仁川。

美军占据仁川后,随即向汉城发动进攻,驻汉城的人民军付出了巨大牺牲。在苦战半个月后,遭受重大损失,但也掩护了洛东江地区的主力撤退。如果不是有所准备,很可能有覆没危险。

美军在此时为了稳住中国,曾传话给我国领导人说,只打到38线,当整个北朝鲜被占领后,又传话说,在离鸭绿江40公里停止前进。

毛泽东从来不信美国的谎言。当苏联人垂头伤气地说金日成只有到中国东北组织流亡政府时,周恩来说,看着美国人占领朝鲜,见死不救,这说不过去嘛!

据说,斯大林为了这句话,感动得流下眼泪。

美军在仁川登陆后,毛主席对周恩来又一次表扬我们,他说,不要认为美国人什么都可以,我们的小参谋能精确预测麦克阿瑟的登录时间和地点,在军事历史上都是不多的。美国人没啥了不起,我们的小参谋是可以有大作为的。

毛主席还说,通过这件事,要教育我们的干部,特别是少数犯恐美病的人,那种想法是要不得的。

这件事后,毛主席鼓励我们要用更多的时间和精力研究作战指挥。

这件事,毛主席、周总理善于与参谋交流的伟人风范,也让我受益终生,铭记终生。这件事,让我在毛泽东身边工作的历史,永远成为一种激励。

【口述:雷英夫将军 执笔:陈先义。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新军传媒”】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history/info_33971.html

Wednesday the 20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