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永遠只會要求甚至強迫別人尊重他們的信仰和特權 他們從來不會去尊重別人的信仰和人權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东姑拉沙里 马哈迪

巫統元老東姑拉沙裡指出,巫統的馬來穆斯林基本上是一群忘恩負義的教徒。他們永遠只會要求甚至強迫別人尊重他們的信仰和特權,但是他們從來不會去尊重別人的信仰和人權,似乎忘了國內其他種族也為這個國家的發展帶來貢獻。他指出,馬來人對我國其他社群有著「短視的想法」;馬來人視本身為民主的族群,但是馬來人卻忘了,我國的民主政府,是靠各族人民組成的,而不是單靠社會某一部分、某一個等級或某個利益所組成。

 

大马巫統元老東姑拉沙裡指出,巫統的馬來穆斯林基本上全是一群忘恩負義、恩將仇報的教徒。他們永遠只會要求甚至強迫別人尊重他們的信仰和特權,但是他們從來不會去尊重別人的信仰和人權,似乎忘了國內其他種族也為這個國家的發展帶來貢獻。

他指出,馬來人對我國其他社群有著「短視的想法」;馬來人視本身為民主的族群,甚至也經常把「平起平坐」掛在嘴邊,但是馬來人卻忘了,我國的民主政府,是靠各族人民組成的,而不是單靠社會某一部分、某一個等級或某個利益所組成。

他說,當馬來人追求掌握一切時,馬來人忘了其他種族的人民也為國家發展做了貢獻;他們已經融入了本土文化,他們甚至也接納了以馬來統治者為最高核心的制度。

「就是因為這種和諧,才使得當年英國殖民地政府相信,我國已做好獨立的準備。
他在出席國家廉正機構一項團結會議時,這麼指出。

姑裡是相對比較溫和的穆斯林,但是溫和的穆斯林在這個充滿暴力蠻橫思想的伊斯蘭世界並沒有市場。溫和的穆斯林看得見問題在哪裡,不過佔了大多數的激進穆斯林即使看得見也選擇視而不見。

其實,不要以為巫統那些身居高位者看不到問題,他們其實心裡清楚得很。

他們都在利用伊斯蘭教義來為自己謀私利,他們習慣了壓迫及犧牲非穆斯林的權益來滋養他們的極端主義和斂財。過去是這麼幹,現在也這麼幹,將來還是一樣這麼幹。

在伊斯蘭教義裡,生活在穆斯林控制的國家的非穆斯林,必須繳付一種稱為《Jizya》的稅。這種稅在馬來西亞被巧妙包裝,許多人看不清事實真相。Jizya稅是非穆斯林必須被強征的稅務,只是因為馬來西亞在憲法上不屬於回教國家,而是多元文化民主國家,巫統那些激進的穆斯林不能向非穆斯林強征Jizya稅。

但是他們卻推行Zakat,用Zakat來包裝Jizya!

所謂Zakat,原本是一項很好的制度,就有規定富有的穆斯林必須捐款幫助貧窮的穆斯林;出發點是非常正面的,但是在馬來西亞卻被濫用了。

繳交Zakat是穆斯林的義務,但是以大多數馬來人好吃懶做只想不勞而獲的心態,他們哪裡願意交什麼Zakat?他們沒事的時候就不斷強調維護什麼民族宗教尊嚴,一旦要他們付出的時候卻什麼民族宗教尊嚴統統可以丟一邊去。

於是巫統的激進領袖給與繳交Zakat的穆斯林扣稅便利,而這種扣稅跟非穆斯林的扣稅是完全相反的。非穆斯林做公益慈善的捐款可以扣稅,用的是《稅前扣稅》法;而穆斯林的Zakat卻是《稅後扣稅法》,這其中的差別,就是一個天一個地了。

假設一個穆斯林和一個非穆斯林一年的收入同樣是10萬,穆斯林繳交1萬令吉的Zakat,非穆斯林也捐了1萬令吉做慈善公益。報稅的時候,按照稅務表,扣除所有可扣的開銷,原本必須交的稅款是1萬令吉,不過非穆斯林的1萬令吉捐款也有免稅證明,可以獲得額外《稅前扣除》,最後非穆斯林必須繳交的稅錢約為9千令吉。

而穆斯林同樣計算,稅前扣除各種開銷過後,原本必須繳交1萬令吉,但是因為他有繳交1萬令吉給Zakat,通過《稅後扣除法》,等於這個穆斯林一分錢都不必繳交所得稅!
這樣講,大家都明白了吧?這就是為什麼高收入的土著穆斯林人數比華裔更多,但是這個國家超過80%的個人所得稅收入全部來自非穆斯林的原因了!那些應該繳稅的穆斯林,卻完全不用繳稅。

甚至如果他繳交的Zakat數目比應該被徵收的所得稅更多的話,他還可以獲得所得稅局退款呢!他們每年只要取得Zakat證明書就能稅後扣稅,還能賺所得稅的錢!至於他們是不是真的有繳交Zakat,這個就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了。

但是針無兩頭利,巫統這樣剝削非穆斯林來飼養他們的支持者的後果,造成這些穆斯林更加不思進取,更加好吃懶做、好逸惡勞;反正都有政府在供養,沒錢就伸手跟政府要錢,要不道歉就拍桌子大罵,大聲抗議,最後還是一樣拿到錢去享受人生。

所以連前首相敦馬哈迪也哀歎,不得不承認:《我們自己什麼都不會生產,甚至都不能管理自己的財富。》

看看自1986年推行迄今已29年,卻還是完全無法開創自己研發的技術的普騰國產車計劃,就能夠深切明白馬哈迪的意思。

話說回頭,Jizya既是剝削非穆斯林的一種不公平的稅,卻也是導致穆斯林國家不但不能前進,反而越來越倒退的主要原因之一。可以說Jizya清楚解釋了為什麼到最後是穆斯林受害最深。

其一:Jizya造成穆斯林國家的發展完全不行;

因為國內有創新概念和有生產力的人不是穆斯林,以少數族群賺錢飼養多數族群,這種畸形的社會如何能夠正常運作?少數族群必須承擔的稅務負擔太重,造成心理不平衡,對國家不公平的制度充滿怨言,不可能全心全力為國家拼搏,非穆斯林有能力儲蓄到足夠的資金會往海外走。

其二:為什麼伊斯蘭國家能夠容忍其國內有非穆斯林的存在?

那完全是因為這些少數非穆斯林就是他們賴以生存的資金來源!簡單的說,就是指望少數非穆斯林辛苦賺錢供多數的穆斯林揮霍玩樂。

雖然說基督教和伊斯蘭教同樣源自猶太教,但是基督教是先得到教徒,再得到他們的土地;伊斯蘭教卻是先征服土地,再通過這種Jizya稅收來讓土地上的人皈依伊斯蘭教。

這種Jizya稅,就是一種變相的福利制度,只用來照顧穆斯林,非穆斯林在某種程度上,就是穆斯林的奴隸。通過這種方式,馬來西亞的馬來穆斯林基本上混得不錯,因為主要經濟來源就是依靠勤奮苦幹的華人。

但是這種模式的長期結果必然是非穆斯林越來越少,有能力的非穆斯林都義無反顧的走了,而留在這片土地上的穆斯林絕大多數都是好吃懶做什麼都不懂的廢物,最後穆斯林國家的經濟必然崩潰。

中東巴爾幹半島地區的情形就是這樣,基督徒受不了Jizya稅的壓榨乾脆走人了;如果一個國家變成全部都是穆斯林,他們唯一的生存方式就是必須擴張、必須到處掠奪別人的資源來尋找新的Jizya稅源。看看湧往歐洲的中東穆斯林難民,他們不就是在尋找新的奴隸來供養他們嗎?看看他們那種恬不知恥、妹仔大過主人婆的架勢,要白人免費供他們吃喝玩樂、要有舒適的房屋,還有免費提供性奴給他們發洩性慾,你覺得這種穆斯林是很不可思議的廢物垃圾嗎?不要驚奇,這就是穆斯林的真面目。

回頭看看馬來西亞的馬來穆斯林,看他們把偷竊打搶攫奪當成家常便飯,警察也不會對付他們,最多做做樣子,前門進去後門放人,非穆斯林敢申辯,就得面對穆斯林喊打喊殺,理直氣壯的非穆斯林變成了理虧還得被控告上庭,當小偷的卻成了馬來民族英雄,到現在還沒上過法庭接受審訊。看看劉蝶廣場事件不就是這麼幹的嗎?

在馬來西亞,乃至所有穆斯林存在的國度,無論穆斯林人口佔多數還是少數,以下這九項《穆斯林的行為準則》放諸四海皆準:

一:我可以不尊重你的生活習慣,但是你必須尊重我的生活習慣。
二:我絕對不比考慮你的想法,但是你必須尊重我的想法。
三:我可以詛咒你死後下火獄,但是你不能批評我不講道理。
四:我可以撕毀焚燒你的聖經,但是你不能褻瀆我的可蘭經。
五:我可以搶奪你的財產,但是你不能阻止我。
六:我們佔人口多數時,非穆斯林必須當奴隸無條件供養我們;但是當非穆斯林佔多數時,你們必須善待我們。
七:我們到非穆斯林的地盤時,非穆斯林必須尊重我們的風俗和生活習慣;但是非穆斯林到我們的地盤時,你們必須遵守我們的風俗與生活習慣。
八:我們在西方時,西方的民主文明法律不能強加在我們身上;但是當你們在我們的地盤時,你必須接受我們的伊斯蘭刑事法。
九:我們殺死非穆斯林叫做聖戰,你們殺穆斯林會下烈火煉獄。
這就是伊斯蘭教,這就是穆斯林。

Wednes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