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访马来人尊严大会的绝望感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采访马来人尊严大会的绝望感

我的绝望感久久无法平复,到大会外写稿的时候,感受到的却是与场内截然不同的氛围。负责护送首相及部长抵达会场的警察见到我在找插头为电脑充电,也帮我一起找,并关心我吃了午餐没?后来在午餐区找到座位打稿,一名陪老公来大会的土团党安娣,也叫我先吃饭再打稿。我看着笑容慈祥和善的她,鼓起勇气和她聊今天的大会,她问我觉得如何?我向她坦承,我感到很不舒服,也对国家很失望,因为换了政府我以为会有真正的新马来西亚说着说着,也突然哽咽起来

 

庄敏:采访马来人尊严大会的绝望感

《星洲网》2019-10-09 07:03:00

采访马来人尊严大会的那一天,活动开始前与同事同行聊天,我们开玩笑说我们这些非马来人待会儿又要被骂了,其中一人对我说:“你采访完这个大会,就准备移民去新加坡啦!”

嗯,作为半个新加坡人(我妈妈是新加坡人,家人也住在新加坡),我一直以来都有这样的选择,但对于这一道选择题,我从来都是很笃定地留在我生于斯长于斯的马来西亚。

过去采访巫统大会,伊党或所谓马来人/穆斯林非政府组织的活动,那些攻击和侮辱非穆斯林和华校的言论,已经是我们这些中文媒体人的家常便饭。我自己都没想到,采访这场马来人尊严大会的当下,的确让我冒起了“是不是该考虑移民了”的想法。

在首相敦马抵达会场致词前,大会公布了他们在5个领域,即文化、经济、教育、宗教及政治的提案,他们准备将这些诉求提交给马哈迪,希望他与政府能落实,成为政策。

这些诉求有些什么?

● 6年内确保国内只剩下马来源流的学校(意味着要废除华小、淡小,还有独中)。

● 让SPM成绩考获C及D的土著生也可获得奖学金,政府的公共服务局奖学金只保留给土著,一等荣誉学位可豁免偿还PTPTN贷款的优惠只保留给土著。

● 规定小学及中学只能用马来文作为教学媒介语,马来文也必须在高等教育学府成为主导语言。

● 官方事务都只能使用马来文(罗马字、爪夷文皆可),要求国家语文出版局对付不遵守者。

● 在中小学及大学的马来文科,都须学习爪夷文。

● 国家重要官职,即首相、副首相,还有重要部长职及政府高官等都必须由逊尼派穆斯林的马来人出任。

● 废除“马来西亚语”,恢复使用“马来文”。

除了宗教提案发言人是伊党的国会议员,你知道吗?台上其他发表上述言论的发言人,都代表了他们各自的大学,即联办大会的我国顶尖政府大学马来亚大学、博特拉大学、苏丹依德利斯教育大学和玛拉工艺大学,3名是大学生,1人是教职员,他们都是年轻的马来人。其中一人告诉我们,这些提案和诉求,都是他们在学校讨论后代表学校发表的,不只是他们这些发言人本身的想法。

但令我觉得心寒及可怕的是,台上的人在用极为狂妄的语气,发表伤害我们这些非马来人,破坏马来西亚全民团结及和谐的言论时,全场的观众,也就是这4所政府大学的大学生,还有土团党、巫统和伊党的党员都热血沸腾地报以热烈掌声以及欢呼!

马哈迪声称这场大会并非种族主义,因为没有践踏华人和印度人,那是因为这是他抵达前所发生的事。

这些国家未来栋樑,未来的国家领袖,为他们灌输种族主义及马来人至上,排挤同为马来西亚人的华人及印度人思维的,竟然是政府大学!我们的国家,新马来西亚,还有什么希望?

我的绝望感久久无法平复,到大会外写稿的时候,感受到的却是与场内截然不同的氛围。负责护送首相及部长抵达会场的警察见到我在找插头为电脑充电,也帮我一起找,并关心我吃了午餐没?后来在午餐区找到座位打稿,一名陪老公来大会的土团党安娣,也叫我先吃饭再打稿。我看着笑容慈祥和善的她,鼓起勇气和她聊今天的大会,她问我觉得如何?我向她坦承,我感到很不舒服,也对国家很失望,因为换了政府我以为会有真正的新马来西亚。说着说着,也突然哽咽起来。

她只是回复“都是这样的啦”,我无话可说,我们也有默契地结束对话,因为无法再聊下去。

采访结束后,一名我看着他在政坛“出道”的部长和我打招呼,我忍不住过去向他说出我心里种种的不舒服,这个大会伤害了非马来人的感受,我甚至告诉他,他的出席令我很失望。他也只能望着我说:“首相有出席,所以……”

以前,我们以为换掉长期霸权的国阵政府很难,但人民还是做到了。原来最难的不是换政府,而是整个国家和国民的思维。可悲的是,这些破坏及伤害马来西亚的思维,却是政治人物为了政治生存而乐见并推波助澜的,现在的执政党也难辞其咎。

作者 : 庄敏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19-10-09

 

Tuesday the 12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