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拉克共产党正在走向新生

打印
分类:时事

Image result for 伊拉克共产党正在走向新生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左派曾是伊拉克的一支强大力量,但他们的历史结局基本上是被流放、逮捕、谋杀。2003年,在他们的宿敌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被推翻后,他们的命运结局只略微好转了一点。长期以来,由于战争和宗派主义,伊拉克人民讨论社会变革和物质问题的空间受到严重限制。而最近发生在伊拉克的示威代表了一个新的机会,使“以前不可能的某些事情成为可能”。2019年12月3日,英国媒体《中东之眼》报道了发生在伊拉克的人民示威抗议,并发布一篇对伊拉克共产党总书记法赫米进行专访的文章

 

伊拉克共产党正在走向新生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左派曾是伊拉克的一支强大力量,但他们的历史结局基本上是被流放、逮捕、谋杀。2003年,在他们的宿敌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被推翻后,他们的命运结局只略微好转了一点。长期以来,由于战争和宗派主义,伊拉克人民讨论社会变革和物质问题的空间受到严重限制。从这个意义上说,最近发生在伊拉克的示威代表了一个新的机会,使“以前不可能的某些事情成为可能”。

 Image result for 伊拉克共产党正在走向新生

伊拉克共产党的支持者在集会上高呼口号

2019年12月3日,英国媒体《中东之眼》报道了发生在伊拉克的人民示威抗议,并发布一篇对伊拉克共产党总书记法赫米进行专访的文章:

与伊拉克首都巴格达地区的一些政党所拥有的那些富丽堂皇的大楼相比,伊拉克共产党的总部显得相对简陋。这里包括一个商店、办公室和一个装饰着现代主义艺术和共产主义烈士画像的小会议室,其中包括被处决的前领导人优素福·萨尔曼·优素福(Yusuf Salman Yusuf)。

伊拉克共产党作为伊拉克历史最悠久、持续存在的政党已不再是20世纪中期的强大力量,当时它可以说是伊拉克最大的党,也是中东地区最大的共产党。但是,现在随着这个陷入社会动荡的国家对马克思主义的呼唤,伊拉克共产党正处于有利地位。

到目前为止,伊拉克共产党是唯一一个完全退出伊拉克议会的政党,以此举回应政府从上个月开始的对抗议活动的猛烈镇压。政府的镇压已造成至少355人死亡,数万人受伤。

公众的愤怒主要集中在这个国家的政党上,他们被控任人唯亲、腐败以及与暴力武装组织有联系。

伊拉克共产党总书记法赫米说,只有伊拉克共产党没有受到抗议者的否定。法赫米进一步解释道:

【“我们尊重抗议运动的一般规则,抗议者知道共产党人是谁,知道他们的存在,他们接受共产党人。不接受其他党派。”】

对宗教的看法

人们普遍认为,伊拉克的政党大多是追随神职人员或部落领袖,代表宗教或族裔少数群体,从而确保他们的特殊利益集团能够获得政府服务、就业和资金。

长期以来,伊拉克共产党一直视自身为该国唯一真正无宗派的政党。尽管成员都是无神论者这点在一个宗教色彩浓厚的国家看似是一个缺陷。

10月27日辞职的伊拉克共产党议员之一法赫米对发生在伊拉克的示威活动充满热情,他表示,

【“伊拉克当局‘误读’了伊拉克局势和抗议活动的潜在范围。伊拉克当局认为示威抗议会逐渐减弱。这是错误的,因为它不断从新的力量和新的形式中获得新的动力,我们可以在不同的省份看到不同的形式。”】

法赫米将其描述为“自1921年伊拉克建国以来最有效的罢工”,抗议活动扩大到学生群体、中产阶级和伊拉克社会的广泛范围,这充分证明抗议活动的可延展性。

有争议的联盟

自2018年以来,伊拉克共产党一直与颇受欢迎的伊拉克什叶派宗教领袖穆克塔达·萨德尔(Muqtada al-Sadr)结成政治联盟——在当年5月的选举中,“萨伊恩”联盟(Sairoun alliance)在议会中赢得了最多的席位,这与反对腐败和伊朗在伊拉克的影响力有关。

尽管这两个组织的政治联盟于2018年正式成立,但至少从2015年以来,它们之间就一直存在着默契的合作。2015年,巴格达和其他地区爆发了反对腐败的抗议活动(尽管规模不及2019年)。

该联盟受到双方一些人的批评,批评的人认为世俗的共产主义者与宗教上保守的萨德尔派之间的合作是对伊斯兰主义的背叛。伊拉克共产党针对这种批评的回应是,这两个组织都试图代表社会上最贫穷和最边缘化的群体。

法赫米认为,伊拉克仍处于资本主义发展阶段,建立工会和社会保障等机构,以及混合经济的社会市场是最合理的前进道路。法赫米说:

【“人们坚持社会正义,这意味着他们反对极端自由主义,抗议者的要求与伊拉克共产党的要求是一致的,那就是结束腐败,结束以宗派为基础的政府职位分配,实行世俗治理。”】

对社会公正的渴望一直是抗议者诉求的重点。但是法赫米对其他一些立场持批评态度,特别是抗议者一再要求在伊拉克建立总统制,并减少议会席位。法赫米表示:

【“我们认为,在伊拉克实行总统制是不恰当的。这并不意味着你不能研究如何在总统和议会之间重新分配权力,或许你可以做出一些修正,但不要对议会制度产生质疑。”】

法赫米警告称,不要“以牺牲自由为代价,向更加集权化的方向倒退”,此外,为了反映伊拉克社会的多样性,维护该国的联邦制度很重要。

革命的象征

巴格达解放广场上到处都是摊位,这里已经成为伊拉克人民起义的焦点。在这里出现的许多活动迎合了文化、医学、交流以及围绕长达数月的示威游行的一系列其他问题。其中的一个摊位在自豪地展示卡尔·马克思、弗拉基米尔·列宁、罗莎·卢森堡和纳瓦尔·萨达维(埃及女权主义作家,活动家)的照片和语录。

伊拉克工人共产党(WCPI)成员阿马尔·谢里夫(AamarSharif)对此表示:

【“他们是革命的象征,是社会抗议的象征,伊拉克社会需要的不仅仅是表面上的改变,也不仅仅是选举法的改革或逮捕几个腐败分子。政府应该被一个人民政府取代,而不是另一个腐败的议会。”】

阿马尔•谢里夫解释道,

【“民主不是每四年选一个人,然后坐在家里。而是人们必须每天实践他们的规则。”】

此外,他认为,世俗主义的必要性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明显。他说:

【“没有政教分离,就没有自由–伊拉克的宗派制度对人民犯下了如此多的罪行。现在人们不想要一个宗教政府。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支持伊拉克的世俗体制,这样每个人,无论是宗教人士还是非宗教人士,都可以在这个国家平等地生活。”】

新的历史机遇

赫克马特,伊拉克工人共产党(WCPI)创始人之一,现在被埋葬在伦敦北部的海格特公墓,离卡尔·马克思巨大的半身像只有几米远。与他并肩的还有许多伊拉克共产党人,如萨阿德·萨迪·阿迪(Saad Saadi Adi)和贾米尔·穆尼尔·阿卜杜勒-哈米德(Jamil Munir Abdul-Hamid),他们是几十年来各种君主主义者、复兴党和伊斯兰主义者镇压的受害者。

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左派曾是伊拉克的一支强大力量,但他们的历史结局基本上是被流放、逮捕、谋杀。2003年,在他们的宿敌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被推翻后,他们的命运结局只略微好转了一点。长期以来,由于战争和宗派主义,伊拉克人民讨论社会变革和物质问题的空间受到严重限制。

从这个意义上说,最近发生在伊拉克的示威代表了一个新的机会,使“以前不可能的某些事情成为可能”。

法赫米说:

【“我们认为,已经发展成某种起义的抗议运动需要保持主动性,为了保持主动性,他们将逐渐需要某种领导–而这种领导需要来自内部,而不是外部。尽管抗议活动不太可能平息,但社会和经济变革的问题最终需要与政治变革问题一起得到重视。示威者需要社会公正,需要公共服务,我们看到普通民众得不到教育和医疗的保障。这些都是需求,什么样的体制能够解决这些需求,政府的优先任务是什么,政府的角色是什么?这些问题需要商榷并解决。”】

【本文原载微信公众号“WorldCommunistParties”,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张贝编译,授权察网发布】

Monday the 27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