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和聲:華人居中性特徵

打印
分类:时事

可以說華族雖非支配性族群卻也非完全處于屈從的地位,而具有一定自主性與獨立性,具有居中性,也算得上是股中等勢力,大馬的執政精英若不善用這股中等勢力,就只能致成一個雙輸而非雙贏的結局。

孫和聲:華人居中性特徵

從人口、政治、經濟、教育與文化面看,大體上可說,大馬華族是處在一種中間狀態,或也說是股中等勢力。這是種既非支配或主導力量,但也不是完全屈服于支配或主導力量的居中狀態。

從人口方面看,在1957年獨立時,華人人口在總人口占比是37%,之后便逐步下跌至1970年的35%,1980年的32%,1991年的28%,2000年的26%,2010年的24%及2019年估計是22%。雖然這個占比逐年下跌,惟人口絕對數量則是遞增,如1911年是94萬,1957年是233萬,到了2019則估算是670萬人。

這個人口也相對集中在城鎮,特別是西馬的中部。因為人口相對集中,聚族而居的結果之一,便是更易保住華族的特質,如語言的使用與生活習慣。

 

政治潛能受限制

從政治的角度看,由于相對地集中于城鎮,華人選民的人數占比,高達29%,也就是選民占比高于其在總公民人口中的占比。儘管如此,由于選區劃分的因素,華人選票並沒有發揮相等的效用,如城鎮選民人數通常遠高于鄉區。在大馬的贏家通吃的選舉制度下,很多的多數票均是浪費

因為贏一票與贏一萬票也是同樣的贏。這里也反映出大馬的選舉制度本身是保障馬來人/土著占优勢,就算馬來人/土著大分裂,最終的議員人數,依然是馬來人/土著占多數議席。這就保障了馬來人的政治优勢。

這個馬來人占优勢的結果,便限制了華族的政治潛能,也保障了馬來人由貴而富的鬥爭路線,也就是依據政治與當官的优勢取得便利財富,如新經濟政策下出現的許多土著暴發戶。其結果之一是,大馬政治更趨種族本位,而不是階級本位或公民本位。即便華族在經濟上有优勢,可卻也難「由富而貴」,即經由財富的优勢取得政治优勢,如美國的猶太人。

在美國,猶太人只有500多萬,可卻在政治上擁有优勢,甚而至于使美國的反猶太聲音難以發揮出來。因為猶太人不僅在政治上也在主流媒體與學界擁有很大影響力,足以使反猶太或反以色列的聲音被封殺。這里也突顯出,大馬並非一個典型的資本主義型民主政體。

因為,在資本主義型民主政體中,如美國,富人與資本家可輕易支配政治與公共政策,使民主變成金主或財主政治。在大馬,「由貴而富」比資本主義的「由富而貴」更占优勢。這就使華族政治具有一定的依附性,也只有特定情況下,如馬來人分裂的條件下,華族才能發揮更大的政治影響力,但這也取決于馬來族領導精英的性質。

經濟領域難大展拳腳

在經濟方面,自殖民時期至今,整體上言,華族皆處于中間地位。在殖民時期,大財主、大企業、大礦主或大種植園主,多是英資。華族因不是政治上的支配族群,自也無法用政治力量來擴大其經濟實力,只好被英殖民主義者既利用又限制。說被利用是因為,英殖民無法照顧所有的工商業活動,只好利用華族來填補,可與此同時,又限制華族取代他們。這就決定華族在經濟上的中間地位與中等勢力,雖非支配性力量,卻也有一定的作用。

大馬獨立后,這個居中地位,也沒顯著改善,因為大馬的獨立是經由巫統精英與英殖民政府談出來的。其結果,當然是保住了英資的优勢。在1960年代,華族經濟還享有一定的發展优勢,可進入1970年代后,又再次受到限制。新經濟政策的出台與大量的公共企業的出現,均使華族難大展拳腳。

在這種情況下,又發展出了阿里峇峇的合作模式。雖然這模式為華族提供了一些出路,也確據此出現了一些富豪,可整體上言,由于政府大力介入經濟,也扶持了不少大型官聯公司,使官聯公司與其背后的官聯控股公司,如國民投資公司等操控了大馬的經濟,使華族難上升到支配地位。結果是,不論獨立前或后,華族在經營上依然處于中間地位,而非支配地位。

文化不受國家重視

這個非支配的居中地位與中等勢力,也見之于文化、語文與教育方面。從文化上,華族文化不像馬來與伊斯蘭那麼受到國家重視,可由于華族聚族而居,且擁有一定的社會經濟勢力,這使得華族文化雖未受到平等的國民待遇,卻也能自強不息地保存與發展下去,形成一股有相對獨立性的文化與語言优勢。

當然,華族文化能較好地保存與發揚自也與華文教育的保存與發揚息息相關,若否,華族特徵就會遞減。儘管華教沒有得到平等的待遇,可由于華教出現了不少護文護教心切的華教鬥士與愛護華教的群眾,外加上中文有價值及政府推動消滅英校的政策。這刺激了華教的活力與鬥志。

雖然不少自命先進與開明人士把華教鬥士定位為頑固的保守派,甚至是民粹主義或極端主義。可若非他們的據理力爭,大馬華教也可能步上新加坡華教的後塵。這些自命進步的開明人士,應看看聯合國看待母語教育的政策文件。沒有平等待遇怎麼可能有團結?

 

自1950年代以來,大馬政府對待民族語言的政策就是違反許多國際公約的,其結果也只能是致成民族失和而非民族團結。他們的根本問題就是缺乏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推己及人的恕道與雙向思維。自己重視本族語文與教育的同時,卻又要他族放棄其語文,這是什麼道理!這種缺乏同理心的做法只能強化各民族的離心感而非向心感。

整體上言,可以說華族雖非支配性族群卻也非完全處于屈從的地位,而具有一定自主性與獨立性,具有居中性,也算得上是股中等勢力,大馬的執政精英若不善用這股中等勢力,就只能致成一個雙輸而非雙贏的結局。

孫和聲

時事評論人

Wednesday the 1st.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