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毯商人指控纳吉胞弟“付款”收买巴拉

打印
分类:时事

地毯商人迪巴直指是首相纳吉胞弟纳兹因,付款收买前私家侦探巴拉立下第二份法定宣誓书,推翻其第一份指控纳吉与阿旦杜亚关系特殊的宣誓书。他并称,已经准备好,若自己发生任何不测,将把一切证据公诸于世。

 

指控纳吉胞弟“付款”收买巴拉
迪巴恫言若有不测将公布证据
2012年12月13日  
 
地毯商人迪巴直指是首相纳吉胞弟纳兹因,付款收买前私家侦探巴拉立下第二份法定宣誓书,推翻其第一份指控纳吉与阿旦杜亚关系特殊的宣誓书。他并称,已经准备好,若自己发生任何不测,将把一切证据公诸于世。

迪巴昨天接受《当今大马》专访时表示,“我证实早前的传言,即纳兹因参与会面,以便促成所要做的事。我的参与只是把所有人拉在一起。”

他也说,他是因为接到纳吉夫人罗斯玛的电话,才会协助她协调此事。

巴拉揭露曾见纳兹因

NONE巴拉(右图)也是前政治部警员,他在2008年7月3日发表第一份宣誓书,宣称从炸尸案死者阿旦杜亚和第三被告阿都拉萨口中得知,纳吉曾与阿旦杜亚发生性关系,以及阿旦杜亚是马来西亚与法国潜水艇交易的中间人,曾索取50万美元的佣金。

唯巴拉却在隔日发布第二份宣誓书,改口撤销第一份宣誓书中牵扯纳吉的7个段落,并流亡到印度。

不过,巴拉较后揭露第二份宣誓书背后的内情,指控曾与纳兹因会面,隔天即被安排逃亡出国。

迪巴指称,缴付巴拉的大笔款项是来自“拿督纳兹因及其资源”。记者要求他再次确认纳兹因是首相纳吉的胞弟,而他也答称“是”。

纳兹因两年前拒回应

NONE巴拉此前曾指控,他获承诺500万令吉的酬劳,以便收回首份宣誓书中针对纳吉的指控,但是最终到手只是75万令吉。

《当今大马》曾寻求纳兹因(左图)的回应,但是却不成功。《当今大马》记者曾在2009年12月于国家回教堂当面质询纳兹因,但后者只是简单答称,“我没有什么要说”。当时纳兹因是到其父亲敦拉萨的坟墓弔祭。

纳吉也否认巴拉的指控,指那是“轻率的声明”。

《当今大马》当时也曾向纳兹因的办公室发出系列提问,但没有收到回复,欲上门访问与电话联系最终都无效。

不想蒙女郎幽魂缠身

迪巴当时也一度否认安排纳兹因与巴拉会面,不过他在昨天接受访问时改为证实此事。

NONE迪巴昨天受访时,眼睛有红丝而且咳嗽,他指近来身体状况不佳,而且想了很多,不想再受阿旦杜亚的诅咒缠身,担心“她的幽魂不安宁”,“哭诉还她公道”。

迪巴左手腕带着约5毫米宽的黄红色丝带,看似乞求庇佑的护身物。

他指控,他的生活遭受“破坏”和“干扰”,以便阻止其揭露巴拉撤回首份宣誓书的隐情,由于不堪持续的压制,最终决定挺身而出揭露此事。

“我知道在政治里有时太过喧闹后就会有个冷静期,但是或许这里的(政治人物的)状况很压抑,我不能忍受这个压抑。”

“你不能压制那些曾帮助你的人。”

不堪受扰而决定反击

迪巴宣称,他的生意备受干扰,合约被取消、展延,政府机构彻查其公司,有人也打电话和发短讯骚扰他,令人担心人身安全受威胁。

“我只是个商人。如果你不干扰我,我不会干扰你。”

迪巴警告,若这些骚扰再不停止,将揭露更多证据。

他并称,已经准备好,若自己有任何不测,将指示律师公开藏在海外的证据。

他称,有人已经对他做出各种威胁,令他深感恐惧,因此决定挺身反击。

勿怕“有权势的一对”

迪巴也强调他“没有别有机心”,并要求执法单位调查其指控,以向全世界证明,在马来西亚不管男的或女的有多大权力,一旦做错任何事情,就不能一走了之。

他呼吁政府官员、从政者和内阁不要再对那“有权势的一对”卑躬屈节。

“你不能害怕任何人,如果他们是天使或许你可能害怕,但他们只是凡人,因此你不该害怕。”
Friday the 25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