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不学习中国 西方大讲“国情说”

打印
分类:时事

为什么世卫组织大力推荐中国经验,而西方国家多数反对,非西方国家则有不少借鉴者除了制度、文化、思想僵化、制造业空心化的原因外,还有一个地缘政治因素。学习中国的国家多是和中国没有地缘竞争、制度竞争的国家。一些西方大国不愿意肯定和接受中国经验,更多的不是从防疫角度,而是国际政治。因为今天的中国已经跨越输出产品阶段,软实力特别是道路或者模式正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典型传统中国方式走向世界西方大国已强烈感受到这种压力,他们在找各种理由排斥中国经验,那么代价呢?就只能是鲜活的生命了。

 

宋鲁郑巴黎日记:为了不学习中国,西方大讲“国情说”

2020-03-16 08:18:21      来源:观察者网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宋鲁郑】

2020年3月14日 星期六 阴

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看国内疫情最新数据:本土增长4例,全在武汉,另有7例境外输入。中国彻底的胜利指日可待,谁能想到,现在全世界唯一的好消息只来自中国了。

然而心情稍稍放松,就又被世界一泻千里的形势所惊骇。一位华人朋友在微信里说,早上8点半开门就去超市补货,都知道法国人懒散,周末都要睡到太阳高竿,但没想到停车场已经满了,人山人海,完成采购竟然用了三个多小时!

打开电视,到处都是抢购的民众,超市货架空空如野,由此可见法国的形势已经多么紧张。另一方面也说明法国网购水平还是很低,所以大家仍然涌向实体店。考虑到疫情已经在全法蔓延,这种行为也是在加速病毒传播。

我今天也出去看了看,法国男女老少仍然悠哉悠哉地在街头漫步——当然是不戴口罩的,超市里更是人声鼎沸,看起来想要通过一纸命令就要管住法国人是不可能的。其实各国也都差不多,总会有我行我素之人,这时候就需要政府强制执行了。法国抗疫之路真是艰难而漫长。

今天法国参议院也第一次有参议员确诊,还有一名国务秘书也检测为阳性。病毒在法国政治高层的蔓延仍未能得到控制,显示危机仍然在急速扩大中。更令我意想不到的是,法国的监狱也有囚犯确诊!就在四天前,疫情下的意大利监狱发生暴动导致7人死亡,20名囚犯成功越狱。疫情严重的伊朗甚至不得不释放7万名犯人,占全国犯人的比例超过30%。法国上下显然又没有当回事。更早的中国,尽管防范如此严格,也未能完全避免。这么多国家以如此方式示警,但都未能引起法国上下的重视。监狱的危险性人尽皆知,一是群聚,极易大规模爆发。二是他们有一定的社会危害性,治疗条件要求也更高,占用社会资源也不是一般的大。看来,批评西方社会管理水平不高,学习能力不强,应该不算是严苛吧。

尽管疫情在急剧恶化,但是每个周六都要走向街头的黄马甲运动仍然如期而至:虽然政府已经禁止超过一百人的集会,但约400名抗议者出现在巴黎。

今天最令人震惊的还是意大利。新增确诊第一次超过三千,总数则突破两万。这也是中国之后第一个突破两万的国家。要知道3月11日意大利才突破1万,仅仅三天就翻倍了!英国专家认为和意大利只有四周的差距,其他欧洲主要国家也应该上下差距不大。现在欧洲所谓的拖延战术能否起作用,很快就会有结论。失败了就是今天的意大利了。

微信朋友圈转来两个小视频,意大利某城市居民区放起了中国国歌,不知是感谢中国的帮助,还是欢迎中国医疗队的到来。这就是战胜病毒所带来的软实力。其实中国这个文明和西方有很大的不同,用山东话讲就是厚道仁慈。中国疫情刚刚控制住,还没得及休整,三个援外医疗队就出发了:分别去了意大利、伊朗和伊拉克。历史上看,别人帮了我们,一定会涌泉想报,就是冒犯了我们,对方认错了,投降了,也不会报复。

举个例子,二战结束后,在中国境内的日本战俘和日侨,都顺利的遣返。在台湾的日侨和战俘,还可以带两个20多公斤的行李,一个背包。此外每个人还可以带1000日元和一个手表。而成为苏联战俘的日本人约六七十万则被送到西伯利亚强制劳动,由于环境极其恶劣,以及缺乏基本的粮食和休息,据估计至少6万最多34万战俘死在了劳改地。1993年叶利钦去日本访问曾为此事道歉。

上午深圳卫视采访,还问中国帮助意大利会不会导致欧盟不快。我解释了三点:中国帮助意大利,欧盟确实不喜反忧。一是意大利本就有离心倾向,如果意大利离开欧盟也能解决问题,欧盟的向心力和约束力自然是下降。欧盟也未必是认为中国要分化瓦解,而是这种援助客观上损害了欧盟的权威。

二是此时的欧盟正处于一体化以来少有的困境。英国脱欧、经济增长乏力、难民危机、民粹主义崛起。此时正是欧盟自信心很低的时候,中国响应意大利的求援,自然触动了欧盟的敏感神经。

三是中欧在这个问题上是有历史积怨的,欧盟一直都在指责中国分化欧洲,破坏欧洲的团结。所以这一次欧盟自然会和过去的累积联系起来看。但是只要欧盟自己缺乏解决问题和挑战的能力,它对中国的指责也会不攻自破。

19点,是法国卫生部发布每天疫情的固定时间,但今天提前预告19点半总理菲利普要发表讲话。根据惯例,这往往意味着重大政策的出台或者出现突发严重的情况。

果不其然,法国新增近900例,总数达到4500例,也就是说三天就增长了两倍!为此总理宣布自零点起,关闭除超市、食品店、香烟店和药店之外的所有公共场所,并宣布法国进入第三阶段,即疫情全面爆发阶段。

但令人惊讶的是,总理仍然宣布明天的选举继续举行。新闻也报道法国内政部长上午视察投票场所。法国政府相当的精力仍然放在了选举上,但媒体已经开始猜测,投票率将会很低。

我只是很奇怪,为什么听不到质疑的声音:学校关了,博物馆也关了,娱乐场所关了,还鼓励大家在家办公了,但为什么就可以出去投票呢?也就在这一天,英国宣布地方选举推迟一年举行。真不知道法国政府怎么就这么一意孤行。当天晚上,法国有多位政治人物包括一位市长呼吁推迟选举,17位医学界专家也发表致总统的公开信,要求推迟选举。

从逻辑上讲,进入第三阶段之后,一切公开的大众活动都必须取消。由于周四总统马克龙和周六总理都宣布选举继续举行,现在再改,就会伤及他们的颜面,重重打击他们和政府的威信威望。现在距选举投票只有十几个小时了,法国最后一刻理性会占据上风吗?

看着西方愈演愈烈的疫情,世人存在着太多的疑问。为什么中国经验和世卫组织每天都重复的警告西方都视而不见?还记得2月27日,意大利一位议员马泰奥·达罗索戴着口罩去国会,竟遭到围攻,并被议会驱逐!现在回过头来看,实在是荒唐莫名。

 

意大利当地时间3月3日上午10点,意大利力量党议员马泰奥·达罗索接受观察者网采访 视频编辑

不可思议的是,几天之后,同样的一幕在瑞士也上演了。在瑞士联邦委员会会议上,人民党议员布劳赫因戴口罩而引发了一场风波,甚至因此被逐出会议大厅。布劳赫表示,她不希望自己染上病毒,再带出去传染给格劳宾登州的民众或者EMS公司的员工。格劳宾登州是旅游胜地,她不想让当地旅游业因此受到影响。

布劳赫还明确表示,这次会议本来就不应该召开。因为疫情的原因,政府已经宣布禁止聚会,小型聚会也应取消。但偏偏议会没有遵守这些重要的规定。而且大厅中人员密集,会议时间也很长。需要指出的是,她的企业在中国也有五家分公司,所以在几周前她就已经在公司实施防护措施了:减少会议,或者只召开视频会议,还对工作场所进行消毒。她还要求公司的邮件派送员都必须佩戴口罩。

可以说这两位议员是当时少有的清醒者,当时世卫组织也早就发出警告有相当数量的无症状感染者。因此他们想以自己的实际行动去吹哨唤醒自己的同僚,但没想到竟是这样的下场。我感到意外的是,这些政治精英怎么能做出这种判断?后来更可悲的是,当瑞士疫情不可避免的爆发后,它订购的口罩竟然被德国扣押了。现在瑞士感染病例已经突破1000,名列全球第九。难道瑞士的政治精英们不欠人民一个道歉吗?

美国著名政治学者福山曾认为和西方相比,中国缺乏问责。看来,福山又要在现实面前修改自己的理论了。福山冷战结束前提出“历史终结论”,一夜成名。但后来在现实面前不断修正自己的结论。我虽然不赞同福山的观点,但能知错就改的学者风范还是令人敬重的。

说到中国经验,有不少人问我,为什么世卫组织大力推荐而西方国家多数反对,非西方国家则有不少借鉴者。这里面除了制度、文化、思想僵化、制造业空心化的原因外,还有一个地缘政治因素。学习中国的国家多是和中国没有地缘竞争、制度竞争的国家。一些西方大国不愿意肯定和接受中国经验,更多的不是从防疫的角度,而是国际政治。

因为今天的中国已经跨越输出产品阶段,软实力特别是道路或者模式正以“桃李不言,下自成蹊”的典型传统中国方式走向世界,西方大国已经强烈感受到这种压力。如果这些西方大国家也采用中国经验抗击疫情,就等于认可中国模式。这是它们所无法接受的,所以他们就会找很多借口,比如贴个专制的标签,再就是高举国情的大旗。

这次我也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自从西方应对疫情惨不忍睹之后,国情说就悄然而起,像财经杂志采访英国的一位华人医生,翻来覆去讲国情不同。其实,德国民调已经出炉了,为了防疫,70%的德国人宁愿牺牲神圣隐私权。这和中国人日常生活中为了安全和便利而放弃一些隐私权没有什么不同。

只是西方找各种理由排斥中国经验,那么代价呢?就只能是鲜活的生命了。

Friday the 29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