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指控首相纳吉的胞弟纳兹因付款收买前私家侦探巴拉后,地毯商人迪巴进一步爆料,指控纳吉亲自卷入促使巴拉撤换法定宣誓书内容的风波中,并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他也揭露,当年他接获罗斯玛的求助电话后,一夜间奔走纳吉官邸等多个地方,在纳吉夫妇、纳兹因与巴拉之间穿针引线,最终促使巴拉撤换法定宣誓书内容的惊心动魄过程。

NONE迪巴(左图)在接受伊斯兰党喉舌《哈拉卡》专访时宣称,纳吉亲身参与这起事件,但其目的并非如许多人所想般单纯要撤换巴拉的宣誓书,而是要防止巫统党内另一股敌对势力接下来的可能行动。

“巫统党内另一派不想纳吉当首相的势力,他们有自己的利益,他们已经准备好,其中一人将会出来立下一份法定宣誓书(注:并非巴拉的宣誓书),以说出是谁指使他干下这个冷血的行动,这个指使者的阶级很高。”

“所以,要撤换宣誓书的目的,不是真的害怕巴拉的宣誓书,更大的目的是,他们要阻止接下来的事情……”

在蒙古女郎阿旦杜亚命案发生时,纳吉担任副首相及国防部长。他是在2009年4月才从阿都拉手中,接过首相相位。

罗斯玛亲自来电求助

《哈拉卡》也已经把专访迪巴的录影,上载至公共视频网站优管

NONE迪巴指称,在巴拉(右图)立下第一份法定宣誓书,揭露纳吉与蒙古女郎阿旦杜亚的关系后,他就在当晚接获首相夫人罗斯玛的来电,要求他设法解决问题。

据迪巴所称,由于他要求会见巴拉遭拒,因此回电罗斯玛告知问题不容易解决,结果罗斯玛要求他上门会见纳吉。

“我告诉拿汀(罗斯玛),此事不容易解决。她就要求我到她家里见其丈夫,让拿督斯里(纳吉)决定怎样。”

迪巴表示,纳吉夫妇有时住在大使花园(Taman Duta)的私邸,有时则住在布城斯里沙丽亚(Sri Satria)的官邸,而当晚两人是在布城官邸歇息。

巴拉坚持见纳吉夫妇


NONE他仔细叙述道,当晚他大约8点抵达首相官邸后,向纳吉汇报了情况。

“我告诉拿督斯里这个情况,这个人不要跟我们会面,并说他已经立下了一份真实的宣誓书,而他不要跟我会面,我也不知道要如何解决这件事。”

“首先,他(纳吉)打给一名律师,然后他打给他的弟弟,也是律师来的。讨论过后,他(纳吉)要求我设法去见他(巴拉),设法让他答应取消他的宣誓书。”

“我打给巴拉,我们在电话上讨论。他说,如果要他撤回宣誓书的话,他就要见拿督斯里或拿汀斯里。”

迪巴续称,由于巴拉坚持要见纳吉夫妇,他只好告诉纳吉如此难处。

罗斯玛建议小叔出马

他称,此时刚好罗斯玛就在后面的房间,闻言后就建议由纳吉的胞弟纳兹因会见巴拉,而这项建议获得巴拉的同意。

根据迪巴所称,他首先联同一名亲戚及一名前警官苏列斯(Suresh)会见巴拉,以洽谈酬劳金额等事情,但双方谈不拢,最终才由纳兹因出马。

他称,双方当时在购物广场The Curve会见,纳兹因甚至还偕同怀孕的妻子出来。在会谈中,巴拉向纳兹因要求一笔钱,获得保护及离开大马,作为撤换宣誓书的代价。

“他(纳兹因)也答应啦,但他说‘你必须换那份宣誓书’。纳兹因过后打电话,跟他的哥哥(纳吉)讨论要由谁来准备(新的)宣誓书。”

“拿督斯里纳吉选了一名律师父子(名字被《哈拉卡》消音)来准备文件,过后我们去吉隆坡希尔顿酒店。我开了一间房给巴拉,而律师则在准备宣誓书。所有人就一起讨论,要把什么东西放进宣誓书内等等。”

涉及律师身份暂成谜

不过,迪巴表示,负责起草宣誓书的律师,并非后来陪同巴拉召开记者会的律师。

anwar ibrahim press conference 030708 02 balasubramaniam巴拉也是前政治部警员,他在2008年7月3日发表第一份宣誓书,宣称从炸尸案死者阿旦杜亚和第三被告阿都拉萨口中得知,纳吉曾与阿旦杜亚发生性关系,以及阿旦杜亚是马来西亚与法国潜水艇交易的中间人,曾索取50万美元的佣金。

不过,巴拉却在隔日发布第二份宣誓书,改口撤销第一份宣誓书中牵扯纳吉的7个段落,并流亡到印度。

在流亡许久后,巴拉突然再度现身,揭露第二份宣誓书背后的内情。他宣称曾与纳兹因会面,隔天即被安排逃亡出国。

以下是《当今大马》根据迪巴与巴拉等人的揭露,所整理出的巴拉宣誓书风波的24小时演进表:

2008年7月3日上午:巴拉在公正党总部召开记者会,发布他在7月1日立下的法定宣誓书内容。他在宣誓书中揭露,蒙古女郎阿旦杜亚与副首相纳吉曾发生性关系,并曾就潜水艇军购交易向纳吉索取50万美元的佣金。

7月3日下午5点45分:根据巴拉律师阿美立透露,巴拉在此时离开其律师楼,两人本来约好蒙古女郎命案查案官东尼助理警监在傍晚6点半见面,但巴拉一离开律师楼后就失去联络。

7月3日傍晚6至7点期间:根据迪巴,他在这时接获罗斯玛的电话,要求他想法解决巴拉宣誓书的问题。

7月3日晚上8点许:根据迪巴,他在此时抵达首相官邸,向纳吉汇报巴拉不愿撤回宣誓书的难处。经过商量后,罗斯玛建议由纳兹因出马,巴拉同意会见纳兹因,但要求先与迪巴会面。

7月3日晚上时间不明:根据迪巴,他离开首相官邸后,在一名亲戚与一名警官苏列斯的陪同下,在万挠一家华人餐馆跟迪巴会面,但双方谈不拢,最终还是决定一同前往会见纳兹因。

7月4日凌晨12点至1点:根据迪巴,纳兹因带着怀孕的妻子出来,在The Curve购物商场会见迪巴与巴拉。纳兹因通过电话跟纳吉讨论后,向巴拉承诺,只要撤回宣誓书,就可满足巴拉的要求。

7月4日凌晨时分:一伙人于是连夜前往吉隆坡希尔顿酒店,立下一份新的法定宣誓书。

7月4日早上10点巴拉在吉隆坡王子酒店召开记者会,公布第二份法定宣誓书内容,并撤回前一天公布的宣誓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