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 :美国医疗系统就是劫贫济富

打印
分类:时事

 美媒:美国医疗系统就是劫贫济富

14日,《纽约时报》:美国医疗卫生行业不擅长保障公众健康,而是擅长从各方获取利益美国医疗卫生系统已经成为一台不平等发动机,从穷人和工人阶层那里榨取利益,为富人创造财富。美国社会正面临的一个深刻矛盾,一方面,美国医疗卫生行业利润丰厚,另一方面,美国民众与政府 却仍得不到应得的医疗服务,在发达国家中,以最高的成本提供最糟糕的医疗服务,该系统中医生很少,病床很少,呼吸机很少。高昂的药价、医疗费用等,美国公众的愤怒一直在累积。现在,美国医疗卫生系统的脆弱性在新冠疫情面前已经暴露。而民众的愤怒可能会冲破保护华盛顿的警戒线。

 

纽约时报 :美国医疗系统就是劫贫济富

2020-04-14 22:46:26    来源:观察者网
最后更新: 2020-04-14 22:54:14

【文/观察者网 龙玥】

14日,《纽约时报》的一篇评论文章批判称,美国医疗卫生行业不擅长保障公众健康,而是擅长从各方获取利益。美国医疗卫生系统已经成为一台不平等发动机,从穷人和工人阶层那里榨取利益,为富人创造财富。

文章指出,美国社会正面临的一个深刻矛盾,一方面,美国医疗卫生行业利润丰厚、商业化严重,对于市场垄断与抬价等乱象,执法者却放任不管。另一方面,美国民众与政府支付的医疗卫生成本越来越高,却仍得不到应得的医疗服务。

作者说道,“价格控制概念令医疗卫生公司深恶痛绝。这威胁了他们的基本商业模式,在这种模式下,政府授予他们许可和专利,支付他们要求的任何费用,并与他们携手合作。但他们却在发达国家中,以最高的成本提供最糟糕的医疗服务。”

新冠疫情当前,美国医生和护士们冒着生命危险与病毒作斗争。然而,美国医疗卫生体系脆弱性却正在暴露,由于历史遗留问题,该系统中医生很少,病床很少,呼吸机很少。

文章作者呼吁,这场疫情危机将不可避免地以无数种方式改变美国医疗卫生体系,也是时候做出改变了。

《美国医疗卫生系统是不平等的引擎》 报道截图

《纽约时报》文章指出,每个美国人都要为医疗保健买单。美国为医疗卫生的支付费用约占GDP的18%,均摊至每个人约1.1万美元。这些费用将由个人、州与联邦政府及企业雇主支付。

2019年,在雇主提供的医疗保险计划中,美国家庭平均支付的保险费用为2.1万美元,个人平均支付费用为7200美元。不断上升的医疗成本成为半个世纪以来没有大学学位的美国男性收入下降的主因,它也是低技能工作岗位数量下降的原因之一。这样的保险计划摧毁了受教育水平较低的劳动力市场。

同时,医疗卫生的成本上升对美国政府来说也是无法承受的负担。美国各州对医疗补助的支付比例从2008年的20.5%上升到2019年的28.9%。为了应对这些不断上升的成本,美国各州削减了对道路、桥梁和州立大学的投资。但如果没有这些至关重要的投资,许多美国人的成功之路也就被切断了。此外,美国联邦政府面临着将近1万亿美元的赤字,而这几乎完全是由医疗补助和医疗保险的成本上升造成的。

然而,另一方面,美国医院、医疗设备制造商和制药公司的高管及一些医生们的薪酬都非常高。截至2012年,美国医生群体是收入最高的1%的群体中占比最大的职业。

此外,许多被归为非营利组织的医院已经进行合并,垄断了美国多个城市的医疗卫生机构,他们利用这种垄断的权利来提高价格。

许多美国人,甚至包括那些有保险的人,都面临着他们无法负担的账单,或是被“意外”的医疗费用打压,这些费用被那些不接受保险体系的医疗提供者夺走。正是那些不接受保险体系的救护车服务和急救部门,由于其利润丰厚,已成为私人股本投资者的最爱。

美国许多医疗设备制造商也进行了合并,为了维持产品的高价,在某些情况下,他们采用强势策略,扼杀与吞并初创企业。

美国立法者和监管者本可以阻止这些市场乱象,然而,他们却选择不这样做。

因此,美国人的医生太少,病床太少,呼吸机太少,但那些医疗行业从业者的收入却很高。在数百万人遭受痛苦的同时,美国的医疗卫生系统却变成了一台不平等发动机,从穷人和工人阶层那里榨取利益,为富人创造财富。

由于高昂的药价、医疗费用等,美国公众的愤怒一直在累积。现在,美国医疗卫生系统的脆弱性在新冠疫情面前已经暴露。而民众的愤怒可能会冲破保护华盛顿的警戒线。

文章作者呼吁,美国不能再走过去的老路。作为一个发达国家,美国有能力负担世界级的医疗卫生系统。美国应该将更多资金放在医疗和新药上,需要把钱花在拯救生命和减少疾病上,而不是花在那些对保障健康毫无帮助的、昂贵的创收程序上。

文章作者指出,在发达国家,医疗卫生系统都有两个关键特征:全民覆盖和成本控制。

例如,英国有国家卫生与保健优化研究所,该研究所将病人的利益置于医疗服务提供者之上,对医疗设备、药物及程序进行审查,优化效益与成本的关系。该研究所促进了优良医疗服务的可获得性,并阻止卫生系统把钱花在一些价值可疑的昂贵医疗服务上。

美国也应该要求药价合理,而不是仅仅为了制药公司的利益。

Wednesday the 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