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社会主义国家疫情普遍轻微?

打印
分类:时事

 意大利新增确诊1075例累计病例超21.3万例- 禁闻网

至昨天中午,国外累计确诊3559571例, 累计死亡247418 人。特别是一众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几乎都成了重疫区,尤其是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G7国家已病亡,被新冠病毒攻城掠地,夺命163954 人,仅美国病亡已近7万人。有意思的是,被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集团认定为政府无能、官员腐败、经济落后、人权丧失的五个社会主义国家,却意外成了病毒难以攻掠的堡垒疫情至今天,中国病亡4643人,古巴病亡58人,越南、老挝、朝鲜病亡数都是0记录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对疫情控制远远好于其他社会制度尤其是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呢? ...... 

 

Coronavirus (COVID-19) Deaths - Statistics and Research - Our ...

Coronavirus: Daily US death toll hits new high of 2,492 — as it ...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疫情普遍轻微?

今春以来,新冠肺炎病毒在世界纵横驰骋,肆虐不已,侵生夺命,不可一世。至昨天中午,国外累计确诊3559571例, 累计死亡247418 人。特别是一众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几乎都成了重疫区,尤其是那些曾经不可一世的G7国家已病亡,被新冠病毒攻城掠地,夺命163954 人,仅美国病亡已近7万人。

有意思的是,被西方资本主义国家集团认定为政府无能、官员腐败、经济落后、人权丧失的五个社会主义国家,却意外成了病毒难以攻掠的堡垒。疫情至今天,中国病亡4643人,古巴病亡58人,越南、老挝、朝鲜病亡数都是0记录

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对疫情控制远远好于其他社会制度尤其是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呢?

笔者搜集资料分析发现,这次抗疫,社会主义国家都存在认识足、行动早、措施严、落实细这四个共同特征。

面对疫情,中国在面临中国传统大节春节果断对武汉实施封城,几乎全国民众迅速停工停产停市停学,居家抗疫。中央、地方,政府、社区,干部、民众,警察、医护,全国上下,步调一致,众志成城,阻断病毒传播途径,迅速扭转局势。

朝鲜、越南、老挝、古巴四国几乎是结合本国国情,照抄中国作业。比如越南,一发现疫情苗头,立即下令全国禁足半个月,实行休克式抗疫。朝鲜早在1月23日就关闭国门,对1月23日前20入境者,也隔离30天;就连进口货物也要全面消毒后隔离10天,专人转运。全国严防死守,没有发现疫情报告。老挝的抗疫,从一开始就是在中国的大力指导和援助下有效展开。

同样面对疫情,为什么社会主义国家能做到认识足、行动早、措施严、落实细,早早就将疫情控制住呢?这与社会主义国家本身的政治体制是密不可分的。

在这次人类与新冠病毒的抗击大战中,社会主义制度显现了优势

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自觉以全体人民利益为重,是人民利益的总代表,对疫情的危害性警惕性高,认识充分,极度重视。社会主义国家的执政党产生于人民群众,也深深根植于人民群众。它不是某个阶层、某个地区、某个领域、某个族群的利益代言人,而是全国人民群众共同利益的代表。执政党的利益与国家的利益、与全体国民的共同利益,可以讲是完全一致的,无缝重叠的,是相互等同的。人民群众的整体利益,就是执政党的利益,因此,执政党能自觉地把人民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作为第一要务,对疫情思想上高度重视,宁可暂时牺牲经济,不惜代价防,不惜代价堵,不惜代价治,不惜代价救,誓将疫情封堵住。反观资本主义国家,以经济为重,以资本利益为重,防疫行动迟缓,导致病毒大面积蔓延,人权粉碎一地,尸体摊满一地。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确诊累计120万病亡近7万的惨况下仍在鼓励复工。巴西总统也不顾确诊病例和病亡人数直线上升,强推复工。

社会主义国家实行一党执政,党政合一,更容易统一认识,统一意见,快速决策,快速执行,快速纠偏。多党制政府的决策,往往是从执政党自身利益出发的,与国家整体利益或人民整体利益很难一致和等同。而那些在野党、反对党、竞争党也是站在自己党团利益上来讨论决策,常常置公众利益、国家利益于不顾,使决策陷于各自的利益之争,最后,要么决策失去公允,要么决策在相互纠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党政一体垂直直接领导,上令下行,上动下随,全国上下步调一致,执行能力超强。武汉、湖北疫情初期应对失力,中央果断调整充实这两地的领导。一声令下,全国各地近5万名医护人员驰援湖北,生活、医护物资从全国各地源源不断运送武汉,运送湖北。火神山、雷神山医院在全国各行各业鼎力协作下火速建成投入使用,使重疫区迅速摆脱困境。而采用联邦制、邦联制的国家,中央常常被地方节制,造成上下脱节,地方不服从中央指令,难以形成合力。美国、巴西两国在这次抗疫中,中央政府与一些地方政府矛盾重重,相互推诿指责,互不服气,内耗不断。

社会主义国家注重民众集体主义观念教育,民众更自律更团结。社会主义国家除了与其他制度国家一样注重爱国主义外,同时注重民众的集体主义教育和道德法纪教育。与那些西方崇尚个人主义、自由主义的国家相比,民众的集体利益观念、互帮互助意识和纪律意识普通较强,能做到克服困难,个人服从集体,令行禁止。中央意志变成全民意志,从而做到上下一心,上下一致。因此,对防疫有明显作用的戴口罩、禁足令、居家令等等,几乎能无阻碍地实施并得到切实执行。反观西方,疫情严重之中,简单的民众戴口罩都要费九牛二虎之力倘办不到,禁足令、居家令执行更是大打折扣,各类集会、游行,仍然此起彼伏,为病毒传播提供渠道。

新冠病毒对人类危害巨大,非常可怕,已夺去近25万人的生命,且一时还难以止住。但是新冠病毒也是一个残酷而又公正的考官,对世界各国的国家制度和政府能力进行了一次无情的检验。通过社会主义国家与其他社会制度国家具体抗疫实践的对比,我们对这个世界应该有更新的认识。

目前,那些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正深陷疫情自顾不暇。社会主义国家早已开始恢复正常社会秩序。中国、古巴、越南还尽力支援他国投疫。其中,中国已向127个国家提供抗疫物资援助,派出医护人员远赴亚、欧、非、南美协助他国抗疫。古巴已派出1200多名医护驰援意大利、南非等20多个国家。

写到这里,忽然为我们中国那些大大小小的公知担忧起来。黔驴技穷,那要丢命。公知理穷,虽不会丢命,丢脸那是必然。缠、羁绊中延误时机甚至夭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