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该受到尊重的是选民的选择,不是青蛙的选择

打印
分类:时事

 又一个表情包挂了,是创伤者杀死了它...故事挺复杂...

如让青蛙当造王者今天A联盟声称获得多数议席要求觐见元首宣布变天;明天B联盟也可以拉拢足够的议员执政,国家将会长期处在不稳定的政治状态,国家经济还未从冠病疫情的重创复苏过来,还可以承受多少的蹂躏?与其期待青蛙变成王子,不如要求还政予民如果议员朝三暮四,跳来跳去,而大多数选民认为议员的立场已经绑架了民意,再也无法继续代表他为何不可以给人民再决定一次应该受到尊重的是选民的选择,不是青蛙的选择

 

 巫统退党潮】下集:巫统领袖退党有助巩固希盟土团党是巫统2 0? - 国内 ...

 

 

2020-06-01 20:00:00  

 
黄晓虹 : 谁是好青蛙?
 

 

第一次听说,政治青蛙也可以做到有理念、有志气、有抱负。

我们只知道“不管黑猫白猫,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不晓得“不管是左跳右跳,只要会跳就是好青蛙”,听起来耳目一新但消化不良。

公正党前砂州主席巴鲁比安加入砂团结党后,以一只好青蛙来形容自己的跳槽,人家说活到百岁都有新闻,在大马政坛,应该是活到95岁都会大开眼界。

巴鲁比安坦承他决定加入其他政党,已经预了会被冠上“政治青蛙”的标签,但是他觉得即便跳槽成为政治青蛙,也是做一只好青蛙。

他的理由听起来很合理:当领袖变质,政党乖离了政治景愿和使命,只有愚蠢的青蛙才会留下,所以他做了一只“聪明的青蛙”。如果这可以成为理由,或许选民也可以问:“政党乖离初心,议员琵琶别抱,是不是可以把选票要回来?”总不能议员要当个聪明的青蛙,却要人民当个愚蠢的选民。

巴鲁比安在酝酿变天风云时,是随着阿兹敏一起离开公正党的议员之一,但是他在慕尤丁宣誓出任首相的前夕,又签了支持老马当首相的法定宣誓书。他的确是从一而终的支持马哈迪,但令人好奇的是,他是因为原则和理念跳槽?还是离开公正党后不知何去何从,不可能随阿兹敏加入土团党,和巫统合作又等于州选自寻死路,找一个可以依靠的码头好过孤军作战吗?答案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青蛙是好是坏,胥视看他站在什么立场。譬如说土团党和公正党的变节议员拉拢国阵、伊党组成政府,国盟支持者拍手称好,然而站在希盟的立场,这些是叛变的青蛙;敦马和希盟阵营宣布从国盟拉拢到足够议员重新执政,希盟支持者欢呼迎接造王者,对国盟而言,不过就是一群不义的青蛙。

政治青蛙在大马已经司空见惯,每当大选或州选过后,当朝野的议席相差不远,就是青蛙盛产季节。选民要不时查询自己的议员跳去什么政党,否则不知道自己的选区在朝还是在野。

设立反跳槽法令可以制止这种现象,但是引发另种争议,即这项法令是否会变相成为领袖箝制议员的武器,即使政党改变方向和理念,议员也不能改变政治倾向,所以有人认为这是不够民主的法令。

2018年土团一下子收纳了7名巫统国会议员,再加上之前2名巫统议员跳糟,原本只有13名国会议员的土团党,一下子拥有22名国会议员,这种不健康的壮大对盟友也是一种威胁,于是冒出要求立法禁止跳槽的呼声。然而,马哈迪却以“民主”之名,表明不会制定反跳槽法令的立场。老马当初不愿设下个限制,才会让变天成形,也算是“作茧自缚”。

不管怎样,要修正法案还须走一段路,眼前如果持续国盟和希盟势均力敌的局面,只有让青蛙当造王者,今天A联盟声称获得多数议席要求觐见元首宣布变天;明天B联盟也可以拉拢足够的议员执政,国家将会长期处在不稳定的政治状态,民心在不安的氛围中飘浮,国会也从此不宁静,尤其在表决重要法案或财政预算案时,随时面对通不过的危机,国家经济还未从冠病疫情的重创复苏过来,还可以承受多少的蹂躏?

与其期待青蛙变成王子,不如要求还政予民。把决定国家未来的权力归还人民吧。

我在三月变天时就觉得应该还政予民。如果议员朝三暮四,跳来跳去,而大多数选民认为议员的立场已经绑架了民意,再也无法继续代表他,为何不可以给人民再决定一次?

应该受到尊重的是选民的选择,不是青蛙的选择。

作者 : 黄晓虹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1

Thursday the 16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