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卅运动(八)朋加诺的角色

打印
分类:时事

本书是根据萧玉灿所有有关9·30运动的文字和录音的记录整理出来的。9·30是发生在五十年前的事件,它彻底改变了印尼的政治体制,并导致在印尼的数百万无辜人民的痛苦。而这一切,是由苏哈托将军所领导的国家实施的。期望本书得以与其他有关9·30运动的许多出版物一道,提高历史学家和年轻一代客观地研究和分析9·30运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本书将鼓励子孙后代努力争取确保不再发生如苏哈托们所犯下的国家罪行。

 

9·30运动和国家罪行(八)朋加诺的角色

 萧玉灿 印尼视角 1 week ago
来自专辑
930和国家罪行

 


朋加诺的角色


一件事情应该由历史学家仔细进行研究:苏加诺总统是否真的准备要对被认为不忠于自己这个最高统帅的高级将领们采取行动?如果这是真的,那为什么先采取行动的是艾地?

 

根据我在监狱收集到的各种信息,仍无法肯定作为最高统帅的朋加诺有准备严厉打击被认为不忠于他的将领。

 

有个为陆军参谋长工作的情报官鲁德希托少校,他负责管理国防安全部门高级军官所用的会议室的准备工作,安排这些会议室的音响系统。他在谈到翁东中校的案件时告诉我,他有两套将军委员会开会的录音磁带,会议讨论了一项计划,要在朋加诺的健康状况达到临界点时迅速采取行动。

 

将领们认为有必要采取快速和果断的行动,以防止印尼共产党先采取有利于在印尼共产主义派别的行动。据鲁德希托少校说,他把一盘磁带交给朋加诺进行研究,另一盘磁带他在被拘留时交给了调查组。这两盘磁带均下落不明,因为军事当局表示,他们根本不知道还有磁带记录了将军委员会的会议及其决议的情况。

 

鲁德希托少校在审讯中遭到多种酷刑的折磨。他因为患糖尿病死了。残酷虐待所造成的伤害最终也会杀死鲁德希托少校的。

 

 

朋加诺被软禁在家,因为他也涉嫌参与了9·30运动。而这项指控的根据,是他的一个助手,海军陆战队上校班邦·威查纳尔科的描述。班邦上校解释说,有一次在宫殿的后阳台上,他看到朋加诺十分专注地与检察长苏塔迪欧将军及副检察长苏纳里约将军谈话。

 

班邦上校听不到他们的谈话内容。不久后,朋加诺叫他去请总统卫队查克拉比拉瓦营的指挥官萨布尔将军。萨布尔将军被命令传唤翁东中校。据班邦·威查纳尔科上校说,他看到朋加诺提出了一个问题后,翁东中校回答:“准备好了!”他声称,他们谈的什么他并不清楚。

 

当调查组就此事询问萨布尔将军时,萨布尔将军说,朋加诺问翁东中校是否已准备好执行命令逮捕不忠于他的将领,翁东中校回答说:准备好了!

 

据称,萨布尔将军对调查组说,朋加诺指示苏塔迪欧将军和苏纳里约将军,准备好地方拘留那些被认为对他不忠的将军。据萨布尔将军说,呈报给调查组的谈话纪要是在1965年9月20日之后完成的。

 

据传,萨布尔将军和班邦·威查纳尔科上校声称,在1965年9月30日晚上,苏加诺总统正准备在史纳延格尼学院有专家和学生出席的典礼上发表训词时,翁东中校来见苏加诺总统。随后,翁东被指示在厕所里等苏加诺。在厕所里,有人看到翁东中校给了苏加诺一纸条,上写有“读后撕毁扔进厕所”。不知道纸上还写了些什么内容,然后翁东中校又去了哪里也不得而知。

 

萨布尔将军和班邦·威查纳尔科上校所提供的证词说明,苏加诺总统参与策划了逮捕被认为不忠于他的将领。

 

但是萨布尔将军和班邦·威查纳尔科上校所提供的证词受到苏加诺总统的另一位助手、总统卫队的副总指挥官萨埃兰上校的强烈反对。萨埃兰指出,在9月30日晚上在史纳延的典礼上,他始终站在朋加诺旁边。那些人描述的场景根本就没有出现过。

 

苏塔迪欧将军和苏纳里约将军也否认萨布尔将军的版本。他们声称,萨布尔将军9月20日看到的苏加诺在宫殿走廊上谈话的场景,那是常规,与逮捕不忠诚将领的计划根本不相干。

 

显然,军事当局没能找到可以毫不含糊地指出朋加诺参与9·30运动的证人。但萨布尔将军和班邦·威查纳尔科上校所提供的证词足以使苏加诺被软禁在家,睡在黛薇曾经住过的库房里,不允许被人探望,没有适当的医疗,直到他病得很重,并最终于1970年去世。

 

如果萨布尔将军的说法是真实的,即苏加诺总统要对不忠诚的将军采取坚决的行动,那么为什么艾地或印尼共产党必须抢先采取行动?当时与朋加诺关系密切的印尼共产党的领导层如果敦促他对那些将军采取行动,比起按照夏姆的意见发动9·30运动,使用同情印尼共的军官来绑架这些将领,难道不是更好吗?

 

另外还有人谈到,1965年10月1日,苏加诺在哈林获得了苏帕尔佐准将有关9·30运动的报告。苏加诺在听取汇报后,拍了拍苏帕尔佐的肩膀,对苏帕尔佐办的事表示赞赏。苏加诺总统随即下令停止所有军事行动以避免流血。苏加诺还表示,一切都得等待他的命令,寻求政治解决。

 

历史证明,苏加诺关于停止军事行动的命令立即就得到了9·30运动的执行。这便很清楚,9·30运动并没有任何迹象要推翻苏加诺,而且,9·30运动的军事领导人是执行苏加诺总统的命令的。反而正是以苏哈托为首的那些将领在采取军事行动,对抗朋加诺达成政治解决方案的呼吁,然后逐步结束苏加诺建立在纳沙贡(民族主义、宗教和共产主义)团结精神基础上的执政地位。

 

9·30运动执行苏加诺发出的停止一切军事行动命令的结果,是其所属部队很容易被苏哈托所领导的势力所瓦解。仅在数小时之后的下午,所有9·30运动在雅加达的岗哨都瘫痪了。参与者被逮捕。晚上7点左右,即运动开始后约17个小时,苏哈托已经控制了雅加达。9·30运动领导人被迫逃离,留下树倒猢狲散的烂摊子。

 

苏加诺在1959年7月5日

法令恢复1945年宪法

 

苏加诺 与 艾地

 

苏加诺 与 苏哈托

 

注:

朋加诺(Bung Karno)即人们尊称苏加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