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卅 运动是陆军的内部事务[上]

打印
分类:时事

9.30事件”—1965年9月30日印尼反华大屠杀_空中网军事频道

本书是根据萧玉灿所有有关9·30运动的文字和录音的记录整理出来的。9·30是发生在五十年前的事件,它彻底改变了印尼的政治体制,并导致在印尼的数百万无辜人民的痛苦。而这一切,是由苏哈托将军所领导的国家实施的。期望本书得以与其他有关9·30运动的许多出版物一道,提高历史学家和年轻一代客观地研究和分析9·30运动的能力。更重要的是,本书将鼓励子孙后代努力争取确保不再发生如苏哈托们所犯下的国家罪行。

9·30运动和国家罪行(十)9•30 运动是陆军的内部事务[上]

 萧玉灿 印尼视角 1 week ago
来自专辑
930和国家罪行

 

第二章 

9·30运动是陆军的内部事务

尼共产党声明,9月30日事件是印尼陆军的“内部事务”,印尼共产党作为一个组织,没有参与。

 

苏哈托将军为首的陆军领导层发表白皮书回应此声明,反驳印尼共产党关于9·30运动是陆军内部事务的说法。白皮书的发表旨在强化政府“9·30运动是由印尼共产党策划的”的指控。从那时起,9·30事件被冠之以“印尼共产党”,表达为“印尼共9·30运动”。

 

如果我们仔细观察就能发现,在与9·30有关的平民重要人物的庭审中,一些政治人物如印度尼西亚党的领导,秘书长哈迪苏马托,副主席苏哈托·勒波和黄自达等人,他们最大的“罪行”,不外乎是印度尼西亚党声明说“9·30事件是有关陆军内部事务的事件”。

 

我们不妨来回顾有关印尼共和国武装部队在9·30事件前后的发展历史,主要是列举一些事件,把印尼国民军还原成我们今天所知道的印尼共和国武装部队。

 

1945年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宣布独立后不久,组建了人民安全局。为了应对在印尼部分地区荷兰企业再度成为殖民者的问题,成立了许多非正规的武装民兵部队,由青年人甚至十几岁的学生所组成。保卫祖国印尼的责任和愿望便是组建武装民兵的基础。

 

许多武装民兵有着不同政治力量的背景,这些政治力量相互争夺国家的领导权。因此,如果发生相互褫夺或绑架,以及一组武装势力解除另一组武装势力的武装,都是不足为奇的。

 

当然,武装团体之间的争端所引起的混乱对于正在与荷兰对抗的国防来说是非常不利的。

 

在革命时期担任国防部长的印尼社会党主席阿米尔·沙利弗丁在整顿和改善武装部队组织结构,减少上述武装纷争方面贡献很大。当然,苏哈托政府有一种倾向,就是忘记阿米尔·沙利弗丁功绩,因为他是印尼著名的共产主义者。苏哈托政府靠抹杀共产主义者在争取独立和人民自由的斗争中的功绩来篡改历史,也早已司空见惯。

 

阿米尔·沙利弗丁把来自不同组织和不同政治派别的武装民兵,经过组合和协调,形成一支武装力量,称为印尼人民军(TRI),后来发展成印尼国民军(TNI)。

 

但是,要把各个不同派别的队伍统一为一支武装力量是很困难的。印尼军队内部的分化持续在发展。这些问题和分歧后来发展成1965年的9·30事件。

 

以下是几起由于武装部队内部事务发展而引起的震惊国家的事件:

 

1946年7月3日事件

据历史记载,1946年7月3日事件是一部分陆军在日惹团团长指挥下,支持绑架总理沙里尔和国防部长阿米尔·沙利弗丁。阿米尔·沙利弗丁成功逃脱了绑架。

 

这起绑架事件导致苏达索诺将军被起诉和判刑。同时的几个政治人物,如艾哈迈德·苏巴尔佐、伊瓦·库苏马苏曼特里和穆罕默德·雅明,被最高法院判阴谋罪。

 

但是,请记住,当时参与策划了绑架总理事件的被告没有一个被判终身监禁的,更没有被判死刑的。

 

茉莉芬事件

(1948年9月19日)


 


茉莉芬事件被一些人称为“印尼共产党叛乱”,实际上也是武装部队的内部事件。事件是从绑架梭罗师师长苏塔尔托上校开始的。穆罕默德·哈达总理在沙朗安与美国战略情报局的要员举行了旨在在印度尼西亚土地上铲除印尼共产党的幕后会晤之后,事件便愈演愈烈,演变成茉莉芬事件。

 

印尼共产党发表声明,称茉莉芬事件是“茉莉芬挑衅”,因为这是哈达与荷兰达成的政治妥协。

 

美国的态度是,只要印尼政府反对共产主义和镇压印尼共产党,它便愿意支持印尼共和国,敦促荷兰接受印尼独立。

 

历史研究证明,当时,在1948年9月,在茉莉芬这个城市,并没有如传言所说的红白旗被降下来,也没有建立什么苏维埃国家,监狱里也没有新俘虏——被印尼共武装部队缴械和逮捕的士兵。

 

但是,哈达指称“印尼共产党已经在茉莉芬举行暴动”,遂调集其所有武装部队以粉碎“印尼共叛乱”。其残酷镇压导致许多印尼共领导人未经任何法律程序便惨遭杀害。被杀害者中有阿米尔·沙利弗丁、马鲁托·达鲁斯曼,苏里普诺和黄义发等。除了慕梭是在战斗中丧生之外,其他领导人都是在地方军事长官加托·苏布罗托上校的命令下被杀害的。哈达后来在1978年出版的《朋哈达回答》一书中说,对于屠杀的实施,他作为总理并不知情。而哈达也承认,从法律上讲,印尼共领导人在被枪毙之前应先审判。

 

从哈达在1978年的描述中,可以得出结论:他想在这起屠杀印尼真正爱国者的大罪过中洗干净自己的手。

 

政府处理解决1946年7月3日事件仅限于直接参与者,据了解,只有数十人被逮捕,而受审的都是直接参与者。

但是在茉莉芬事件中,哈达政府逮捕和关押的各种群众组织的人员以及工人和农民达数万人。他们被拘留也未经任何法律程序,因为他们的确没有参与,政府没有任何法律依据起诉他们。

 

当荷兰军队在1948年进行第二次侵略时,其中大部分人“自由”了。虽然哈达内阁已经证明了他在印尼土地上铲除印尼共产党的意愿,但美国迫使荷兰承认印度尼西亚共和国并没有成功。

 

可悲的是,比如在丹毕,许多被哈达政府逮捕的人在政府的指示下被杀害。那些被囚禁者在荷兰军队进入之前必须被杀死。杀害他们同样没有经过任何法律程序。

 

历史表明,这些“自由”了的政治犯们,立即拿起武器继续投入反抗荷兰侵略者的战斗。恰恰是这些被指为印尼共追随者,被指制造叛乱反对印尼共和国政府而必须关在监狱里的战士们,展示了他们对荷兰侵略者没有任何妥协,面对一切困难永不放弃的大无畏气概。

 

他们在保卫印度尼西亚共和国的战斗中的勇气和坚忍不拔的精神,推动了印尼军队总司令苏迪曼将军最终平反了被哈达政府拘留的人。

 

十月事件

(1952年10月17日)


这又是一起由于陆军内部问题引发的事件。

 

此事件发生导火索是精兵简政:陆军领导层试图把陆军建设成更加专业化的部队。部队要减员,士兵的纪律和素质要提高。

 

与此同时,在议会,关于军队参与政府各项政策的制定和平民政治家介入陆军的合理化等问题,争论已经十分激烈。平民政治家声称,议会是人民代表,最有权决定政策,包括决定武装部队的组织结构,而不是靠枪杆子来决定一切。

 

陆军领导层不能接受议会干涉军队事务。

 

为了表达不满情绪,陆军于1952年10月17日把大炮调到正在开会的议会大楼和总统府,举行游行示威。陆军领导层要求苏加诺总统解散议会。

 

苏加诺总统拒绝了陆军的要求。作为回应,他指示从中央到地方,给陆军重新装备。许多陆军军官,包括当时的陆军参谋长纳苏蒂安上校被撤了职。许多经历过此次重新装备过程的陆军军官感到被纳苏蒂安背叛,为此,他失去了许多下属军官的忠实支持。

 

Tues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