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瑜与大马政客的雷同

打印
分类:时事

 Khoo (@domkhoo) | Twitter

韩国瑜被罢免,震惊华人世界。 今天,他连高雄市长职位,都遭到高雄选民罢免。韩国瑜在2018年中选高雄市长,同年,大马希盟创造历史。韩国瑜当时被很多人当成台湾政治的寄望;同样的,希盟也被很多人视为大马政治的希望2020年,大马希盟政府垮台;几个月后,韩国瑜被罢免两者的遭遇的共同点,是因为“诚信缺陷”,以及“民粹政治”,让民意基础急速崩溃,以致政权瓦解诚信蒙污,背弃了承诺,形同欺骗选民,怎能不引起众怒,又如何不遭致反扑。

 

 Khoo (@domkhoo) | Twitter

 

 

2020-06-09 21:00:00  

 
郑丁贤:韩国瑜与大马政客的雷同
 

 

韩国瑜被罢免,震惊华人世界;原因无他,韩国瑜曾经掀起韩风,是亮眼的政治明星,从台湾到中国大陆,乃至海外华人社会,都有大批韩迷。

即使在大马,当时也感到韩风的气旋。半年前他竞选总统期间,还派了夫人李佳芬到吉隆坡向台商拉票。当晚在华总大厦宴开百多席,出席者不只台商,还有本地许多韩粉;大家兴头很高,“韩国瑜,冻蒜!”的高分贝声音,不绝于耳。

只是,最终韩国瑜以265万票的大差距败给了蔡英文,韩风衰竭;半年后的今天,他连高雄市长职位,都遭到高雄选民罢免。

韩国瑜在2018年中选高雄市长,同年,大马希盟创造历史,实现政权轮替。韩国瑜当时被很多人当成台湾政治的寄望,可以为台湾开创新路向;同样的,希盟也被很多人视为大马政治的希望,走出新马来西亚之路。

2020年,大马希盟政府垮台,速度之快,出乎意料;几个月后,韩国瑜被罢免,很多当年支持他的市民,这一次也投票罢免他;可见他形象跌落之幅度和速度之极。

两者的遭遇,并不只是时间上的巧合;他们之间更大的共同点,是因为“诚信缺陷”,以及“民粹政治”,让民意基础急速崩溃,以致政权瓦解。

1. 诚信缺陷──

韩国瑜竞选高雄市长时,曾经承诺说,一旦他胜选,一定会专注市长,不会中途去竞选总统。

不到一年时间,总统竞选开跑,他被问及会否参选,回答说:“我是在选与不选之间”;等到正式参选时,他说:“我是被动参选”,换句话说,不是他要选,而是别人要他选。

然后,他请了3个月假期去选总统。在高雄市民眼中,他是个落跑市长,不负责任,背叛选民;在台湾人眼中,他把自己的好处,放在人民利益之前,没有做领袖的资格。

而他在竞选高雄市长时夸下海口,要在高雄建廸士尼乐园,模仿伦敦眼的巨型摩天轮,要在岸外的太平岛开采石油,要盖赛马场……。中选后,全数跳票,无一推行。

这和希盟竞选时许下的承诺,以及白纸黑字的竞选宣言,多数落空,意义上很接近。希盟支持率崩跌,始于诚信缺口,而喜来登事件只是其中一些政客眼看缺口无法修补,提早弃船而已。

诚信蒙污,背弃了承诺,形同欺骗选民,怎能不引起众怒,又如何不遭致反扑。

2. 民粹政治──

民粹政治,是政党和政治人物投选民之所好,煽动社会的对立面,让人民认同于本身,视为自己人;自己是广大人民群众的代表,对方就是腐败滥权的敌人。

韩国瑜用“喝矿泉水吃卤肉饭”代表自己这一方是被压迫者,来突显对方是占据社会资源的既得利益者,争取大部分不满者的认同和欢心,却有意无意间,加剧了社会的对立。

韩国瑜的对手──民进党,它操作民粹的手法,当然更胜一筹,这也是台湾政治的集体沉沦。

而大马也有很多政客,不管是朝是野,都是操作这种手法,借以生存壯大。

然而,韩国瑜除了“让高雄发大财”之外,其实政治内涵相当空洞,时间一久,民粹政治就破了空头,或是让对方以更新的民粹所压倒。

韩国瑜并不是坏人,至少他没有一些大马政客的贪污腐败;他只是走错了路。他的遭遇,让人惋惜之余,却也提供了反省和思考的机会。政治还是要有理念为引导,脚踏实地去干出真正的成绩,为国家和人民牟福利,而不只是为了自己。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09
Tues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