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门政府和破门政府

打印
分类:时事

马来西亚现在没有了反对党,我们只有政府,而且是两个政府一个是“后门政府”(国盟),另一个是“破门政府”(执政梦未了的马希民,或称希盟++)。 “后门政府”,很多人对慕尤丁取得政权的方式,不是通过人民选票上台,而是通过后门进来(尽管这道后门是马哈迪精心打造)。至于破门政府,希盟3月时从破门被轰出之后,不以反对党自居,也没有扮演反对党的角色,而是在马哈迪的率领下,要通过拉拢“拿回本身应有的政权”。希盟++形体离开了布城,其精神却还留在布城,说是“破门政府”,也不为过

 

郑丁贤:后门政府和破门政府

 

 

我发现,马来西亚现在没有了反对党,我们只有政府,而且是两个政府:一个是“后门政府”(国盟),另一个是“破门政府”(执政梦未了的马希民,或称希盟++)。

“后门政府”大家耳熟能详,很多人对慕尤丁取得政权的方式,还是耿耿于怀,认为他不是通过人民选票上台,而是通过后门进来(尽管这道后门是马哈迪精心打造)。

慕尤丁3月底宣布经济配套时说道:“我知道现有的政府也许不是你们票选出来的政府,但是这个政府依旧会负起照顾人民的责任”,前一句是肺腑之言啊!

至于破门政府,希盟支持者先不要以为我在唱衰,其实是出自典故,大有来头。

一千年前的神圣罗马帝国,当时出现神权(教皇权力)和王权(皇帝权力)的矛盾,教皇自以为是至尊,皇帝却自认是至高无上。

正巧,新教皇格列高利七世(Pope Gregory VII)和新皇帝亨利四世(Henry IV)分别登位。新教皇要立马威,宣布他有罢黜皇帝的权力,摆明地位在皇帝之上;新皇帝反击,声称可以自行委任各地总主教,证明地位高过教皇。

两人反目成仇,教皇以“破门律”(Excommunicatio,又称绝罚),将亨利四世逐出教会,同时否决了他的王位,解除他的臣民对他的义务。

教皇的破门律获得诸侯和信徒的支持,占了上风;亨利四世为了保住王位,披了一条破毛毯,光着脚丫子,在雪地上跪了3天3夜,乞求教皇撤消破门律,还他王权。

这个典故,在欧洲史和基督教史都很有名;亨利四世也成为著名的“破门皇帝”。

时空有别,精神一致。马希民同学虽然没有亨利四世大丈夫能屈能伸的腰弯度,不过,却同样有着扞卫政权,打死不走的精神。

希盟3月时从破门被轰出之后,不以反对党自居,也没有扮演反对党的角色,而是在马哈迪的率领下,要通过拉拢“拿回本身应有的政权”。

希盟++形体离开了布城,其精神却还留在布城,说是“破门政府”,也不为过。

再回到后门。慕尤丁放消息说准备提前大选,表面看来,除了稳定政权的目的,还可以洗刷“后门”之辱。

不过,要通过选举走前门并不容易。除非土团可以和巫统、伊党达致分配议席的协议,并且确保胜选,同時保證讓慕尤丁继续出任首相。

到目前为止,谈判无声无息,协议更是八字还没一撇。即使前门光明磊落,但好看不好进,难以登堂入室,对政治人物而言,还不如忍辱负重,屈就后门。

现实中,不到紧要关头,慕尤丁不会提前大选。他在这个时候放话大选,心理战的成份高一些;主要是向马希民同学展现颜色,如果马同学继续步步进逼,大不了就重考,到时最先被退学的就是马希民。

而马希民要从破门回来做政府,大抵是一场游戏一场梦。马哈迪不断玩数字游戏,从112到129,日前马智礼甚至说150;借用了解内情的黄泉安的话,“这都是土团政宣喽啰放出的假消息。”

连安华都按捺不住说,希盟++只有107。

马哈迪还想做首相,通过火箭和诚信党不断游说。安华倒是坚持不让步,老马你凭什么?

最终,马哈迪立场放缓,表示只要做半年就好。安华如何能够相信马老爷?白纸黑字恐怕都没有作用,莫非得向亚瑟王借神剑,刻在大石头上?

不过,安华也没有和马老爷撕破脸,而是给了一个星期的缓冲时间,如果马哈迪能够在一个星期内找到神秘数字,然后又获得国家元首御准换相,而恰好慕尤丁又忘了宣布解散国会,如此如此,可以屈就,让马哈迪接任第9任半年首相。

否则,安华只好以反对党领袖的身分,正式出任影子首相,并且接受既成事实,走出破门,做好反对党,积极耕耘,准备3年后卷土重来吧!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0-06-13
Tuesday the 14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