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粮食危机落在了谁的头上?

打印
分类:时事

悟空问答- 2020年下半年会爆发全球粮食危机吗?(6个回答)

粮食危机的论调出来后,整个供应链从下到上,又转向保守、加剧危机。农户和批发商开始惜售,百姓争着屯粮,国内粮价上升;各国限制出口,企图稳定内部粮价,一边又在国际市场抢粮,国际粮价飙升。人口中最贫困的20%,粮食支出占总支出比例高达70%。粮价上升之后,低收入群体立刻丧失购买食物的能力,紧接着住房、医疗、教育等其他必需品通通买不起...... 活生生一副“穷人危机”的景象。最后,哪些吃不饱饭的不是我,也不是你,而是生存在世界某个隐秘角落的陌生人。

最后,粮食危机落在了谁的头上?

来源:中华粮网 时间:2020-09-11

01

往往最脆弱的人最先受难

全球粮食已经连涨3个月了,今年夏季食品价格上涨向我们证实了,后疫情时代通货膨胀的真实存在。在全球复苏乏力、高失业率的背景下,食品价格的上涨对贫困家庭的冲击更是不可想象。

9月6日,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驻华机构副代表玛哈·艾哈迈德表示,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球经济将以自20世纪30年代以来的最快速度收缩,预计今年将有7000万到1亿人陷入赤贫。

何为赤贫?八个字来解释:一无所有,极度贫穷。

承担这些的正是全球最贫困、最动荡、最饥荒的地方,受灾最严重农民、失业者、妇女和儿童……

在世界粮食计划署设有办公室的79个国家中,面临重度粮食不安全的人数将从疫情前的1.49亿人增加到2020年底的2.7亿人,增长80%,意味着每一个低收入或中等收入国家都将面临威胁。

但好在,在全球的努力下,虽然今年存在诸多不利因素,但全球谷物仍有望增产5800万吨,达到27.65亿吨的历史新高。其中,全球高粱产量将比去年增长6%,稻米产量也可能达到创纪录的5.09亿吨,而小麦的产量面临下滑的危险。另外根据统计,2019至2020年度世界粮食总需求量为26.7亿吨,而供给量却高达34.7亿吨,期末库存近8亿吨。

但事实是,哪怕在全球粮食供给充足的情况下,也难以打破有钱就有粮的现实,更何况,没有钱。而且在危机严重的情况下,钱也未必好使了。这其中的本质是全球不平等和贫富严重分化的必然宿命。就像是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警告50年来最严重粮食危机时所说:“全球有足够的食品养活78亿人,但仍有超过8.2亿人在挨饿......”

粮食更不同于其他,直接与“生存”挂钩,没有饭吃,就等于没有生命。联合国7月公报中,急需粮食援助的国家上升到44个:中非、尼日利亚等34个非洲国家,叙利亚、伊拉克、朝鲜等8个亚洲国家,委内瑞拉、海地2个拉美国家。

02

历史上的世界性粮食危机

2008年,一场席卷全球的粮食危机爆发开来。

2008年所发生的粮食危机也只是历史长河中的冰山一角,饥饿和粮食危机是近代以来的社会所特有的现象。2008年全球气象灾害连连,以至于粮食减产突然导致爆发的粮食价格猛增:2007-2008年之交玉米价格上涨一倍,小麦价格上涨50%,稻米价格上涨了多达70%,粮食危机因为这次“农业通胀”而引起了全球的关注,并将全世界带入了“后粮食过剩时代”

非洲21国,索马里、布隆迪、津巴布韦......亚洲10国,斯里兰卡、伊拉克、阿富汗、朝鲜、尼泊尔......南美5国,玻利维亚,厄瓜多尔,尼加拉瓜......另有欧洲1国摩尔多瓦,多数国家受气象灾害影响,粮食总产量和供应量严重短缺,更甚有国家内乱、冲突,灾民流离失所,饱受战争和饥饿的摧残。这期间也伴有石油价格暴涨,次贷危机和美国CPI超5%。

从石油、通胀和天灾来看,与之相似的还有1972-1974年粮食危机。

20世纪70年代初,连续几年的恶劣天气导致全球谷物歉收,主要粮食生产和出口国的粮食产量同时下降。受第一次石油危机影响,石油价格暴涨,西方国家经济滞涨,主要粮食出口国出口量大幅下降,出口价格受滞涨影响攀高。与此同时,苏联改变了以往国内谷物歉收时就屠宰牲畜的做法,进入了国际市场大量购买粮食。在1971-1974粮食年度间,世界粮食库存锐减,至1974年,世界粮食价格相比较1971年翻了3倍。

可以发现,此次粮食危机由产量不足和经济滞涨共同引起。但1974年第一次世界粮食首脑会议上将粮食安全定义在:保证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能得到为了生存和健康所需要的足够食物。

但20世纪80年代开始,人们发现,全球粮食产量持续上升,粮食储备持续增加,饥饿却仍然如影随形。也就证明了粮食危机的主要根源并不一定由产量不足引起,在粮食供应充足的情况下也可能因为粮价暴涨而发生粮食危机。

1983年,粮农组织对粮食安全概念进行了第二次界定:确保所有的人在任何时候,既能买得到又能买得起他们所需要的基本食物。

1996年,第二次世界粮食首脑会议通过了《粮食安全罗马宣言》,对粮食安全问题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粮食安全被定义为以下四点:

1) 粮食供应的数量要有保障,即足够的粮食。

2) 粮食的质量要有保障,即获取“安全、富有营养”的食品。

3) 粮食供给的稳定性和长期性要有保障,任何时候都能获取。

4) 粮食的可获取性要有保障,人们有能力(重点)通过生产或交易获取粮食。

自历次粮食危机历史来看,现代社会的粮食危机更可能是经济危机与天灾的共振,而并非单纯的粮食不足。2020年发布的《全球粮食危机报告》称,2019年遭受严重粮食不安全的原因来自3个方面:冲突、气候变化和经济危机。

如今新冠疫情席卷全球,短期内未必会造成世界性粮食危机,但会让原本存在粮食安全及饮食健康的贫困地区雪上加霜。

03

分享一条最易懂的危机传导路径

经济危机后失业上升、收入下降、消费减少,大家钱包越来越瘪;而商品和服务越来越贵,物价、住房、医疗都在涨。

两个相悖的增长方向,人们面临通缩危机。根据需求层级,把一些开支砍掉,但最贫困的人群,已经连必需品都承受不起了。

粮食危机的论调出来后,整个供应链从下到上,又转向保守、加剧危机。农户和批发商开始惜售,百姓争着屯粮,国内粮价上升;各国限制出口,企图稳定内部粮价,一边又在国际市场抢粮,国际粮价飙升。

人口中最贫困的20%,粮食支出占总支出比例高达70%。

粮价上升之后,低收入群体立刻丧失购买食物的能力,紧接着住房、医疗、教育等其他必需品通通买不起...... 活生生一副“穷人危机”的景象。

最后,哪些吃不饱饭的不是我,也不是你,而是生存在世界某个隐秘角落的陌生人。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societies/info_40361.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笋溪
Monday the 2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