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来西亚与菲律宾沙巴主权争端再起

打印
分类:时事

未标题-1.jpg

马来西亚第15届大选前哨战——沙巴州立法议会选举落幕,9月27日,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发表推文,否认马来西亚拥有沙巴主权。马来西亚与菲律宾在沙巴主权问题上的纠葛已持续70余年,这一殖民时期的历史遗留问题不仅困扰两国关系、影响地区安全,还牵动着南海局势。

马来西亚与菲律宾沙巴主权争端再起

来源:世界知识 作者:傅聪聪 陈戎轩 时间:2020-11-12
 

9月26日,马来西亚第15届大选前哨战——沙巴州立法议会选举落幕,沙巴人民联盟获得过半议席,击败执政的“民兴党+”阵营。此前的7月27日,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发表推文,否认马来西亚拥有沙巴主权。马来西亚与菲律宾在沙巴主权问题上的纠葛已持续70余年,这一殖民时期的历史遗留问题不仅困扰两国关系、影响地区安全,还牵动着南海局势。

殖民时代历史遗存

沙巴州旧称“北婆罗洲”,马来语别称“风下之邦”,位于世界第三大岛屿婆罗洲北部,是马来西亚联邦13个州属之一,人口约390万。该州自然资源丰富,原油储量约15亿桶,天然气储量超过3千亿立方米。沙巴北部的邦吉岛距菲律宾南部巴拉巴克岛不到80公里。

17至18世纪,北婆罗洲是苏禄苏丹(国王)掌控的领土。1877年,英国人登特与奥地利驻香港总领事奥弗贝克合作收购了美国人在北婆罗洲的特许权。随后,奥弗贝克同文莱苏丹达成协议,使北婆罗洲独立于文莱。1878年,他又与苏禄苏丹在霍洛岛签订《割让北婆罗洲条约》。苏禄苏丹放弃权利,每年收取租金5000美元,让奥弗贝克享有“最高和独立权威”。有学者指出,由于《条约》中英语和苏禄语文本翻译的误差,“割让”还是“租让”引发了北婆罗洲无休止的争端。1939年,北婆罗洲最高法院大法官麦卡斯基对苏禄苏丹王位继承和财产分割问题进行判决,认为《条约》中的关键词“Padjak”意为“授予和割让”,这为北婆罗洲成为英国皇室属地并加入马来西亚埋下了伏笔。

1946年,独立后的菲律宾第三共和国继承了苏禄苏丹国的主权,宣称对沙巴拥有历史性权利。英国和马来西亚则认为,菲律宾从美国和西班牙继承了菲律宾群岛,西班牙在1885年议定书中放弃了对北婆罗洲的主权要求,英美两国于1930年商定了分界线,菲律宾不能对北婆罗洲声索主权。1963年7月3日,经全民公投、联合国使团调查,英国、马来亚联合邦、北婆罗洲、沙捞越、新加坡正式签署《马来西亚协定》,沙巴正式成为马来西亚联邦的一部分。沙巴并入马来西亚引发了周边国家强烈抗议,印度尼西亚认为马来西亚联邦是殖民主义的产物,与马来西亚爆发了持续多年的对抗,菲律宾更在“科雷吉多岛大屠杀”和《第5446号法案》等事件后与马来西亚一度断交。

随后数十年,马来西亚与菲律宾围绕沙巴主权归属时有摩擦。最为激烈的冲突发生在2013年2月,苏禄王朝苏丹后代贾马鲁尔·基拉姆三世的弟弟阿比穆丁·基拉姆率领百余人携带武器乘船从菲律宾南部进入沙巴州,在拿笃甘榜丹道与当地警方发生冲突,双方均有伤亡。冲突持续两个月之久,造成68人伤亡。最终马武装部队驱逐了入侵者,被捕的30名人员中有9名被判处死刑。

争端再起意欲何为

此次争端再起源于美国驻菲大使馆在推文中表示将500份卫生用品移交给自沙巴遣返的菲律宾人员。对此,菲外长洛钦7月27日发出推文表示“沙巴不是马来西亚的一部分”。马外长希山慕丁随后措辞强烈批评其“不负责任言论”,并表示将召见菲驻马大使。

8月21日,菲律宾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通过一项替代措施,整合众议院《第6399号法案》,并在此法案基础上修订《1996年菲律宾护照法令》。《第6399号法案》确定了菲律宾新的海域范围,新法案要求在菲律宾护照上印制包含其200海里专属经济区和沙巴州在内的地图。法案起草者鲁夫斯·罗德里格斯表示,“(法案)旨在强调和坚持该国在西菲律宾海(中国南海)仲裁案对华的胜利和对沙巴的法律与历史性权利”。对此,马来西亚表示强烈反对,总理穆希丁强调在沙巴问题上决不妥协,必须捍卫主权。

9月1日,菲外长洛钦表示有意重启外交部下属特别办公室——北婆罗洲事务办公室,以推动对沙巴主权的声索。此举再度引发马来西亚的不满,马议会上议院安排了30分钟特别辩论,强调维护沙巴领土主权。

菲外交部和众议院的种种行为像是自造声势,延续其在沙巴问题上的外交话语,但却无法改变沙巴事实上的主权归属。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一上任便重申坚持对沙巴的主张,但并未向马来西亚政府正式提出这一问题。新冠疫情下,杜特尔特的首要任务是保护居住在沙巴的数万名菲律宾人。因此,外交事务委员会的行为可能仅代表众议院立场,菲政府并无意因沙巴问题引发双边关系恶化。

马来西亚与菲律宾因沙巴问题骤然剑拔弩张,给两国的海上非传统安全合作带来了挑战。有“新索马里”之称的苏禄海长期存在海盗、海上犯罪、恐怖主义、非法移民等问题,严重危害正常的海上商业活动。马来西亚与菲律宾、文莱、印度尼西亚在苏禄海域已经开展联合海上巡逻。然而,双边关系下滑和领土主权争端很可能破坏本就进展缓慢的联合巡逻等安全合作。

从马来西亚来看,沙巴、沙捞越两个东部州属长期希望恢复其与马来西亚半岛平等的政治地位,并在石油开采等经济活动中分得更多权益。沙巴州议会选举胶着之际,各政治势力都在借此谋取政治筹码。为表示对菲强硬、展示沙巴守护者形象,前沙巴首席部长沙菲益希望政府与菲方诉诸国际法院或仲裁庭,彻底解决这一问题。而外长希山慕丁则认为,沙巴已经是马来西亚领土的一部分,没有必要诉诸国际法庭,并暗示沙菲益动机不纯。

争端延伸至南海

沙巴主权争端背后实际上还有着南海问题的影子。马方坚持其2019年的外大陆架划界主张,并于今年8月27日向联合国提交照会,表示“断然拒绝菲律宾共和国提出的因卡拉延群岛(中国南沙群岛)而产生的过度海洋主张,因为其不符合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第四部分的规定,也无国际法依据”。沙巴主权是马来西亚海上划界的重要依据,而马、菲在南海的主张又都在南海断续线之内。因此,围绕沙巴海域的争夺也会侵犯我国在南海的权益。

此外,沙巴问题还可能成为马来西亚与菲律宾在攫取南海利益上的政治筹码。上世纪80年代,菲律宾曾通过新宪法,删去有关沙巴“在历史或法律上属于菲律宾”的措辞。菲方开出了一系列交换条件,包括与马来西亚签订睦邻友好条约和边境巡逻协定;马不再将沙巴作为支持菲南部穆斯林组织摩洛民族解放阵线的基地;继续补偿苏禄苏丹的后裔;给予菲律宾在沙巴投资的优先权等。2015年3月曾有消息指出,菲律宾为换取马方对所谓“南海仲裁案”的支持,不惜在沙巴主权问题上与其交易。未来不排除两国继续以沙巴问题为起点,在南海交换利益。

(作者分别为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印尼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研究员、助理研究员)

 

本文链接:http://www.globalview.cn/html/global/info_41343.html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和本文链接

责任编辑:北平
Wednesday the 2nd.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