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錦松:火箭何懼與巫統牽手

打印
分类:时事

今天政治現實已大逆轉,馬華在國陣卑躬屈膝,撿麵包屑,因為當時巫統獨大,馬華完全沒有談判籌碼。反之,現在行動黨氣勢如虹,是我國單一最大黨,在與巫統較量時根本不必低聲下氣。這是新的政治形勢,很多人怎麼還停留在僵化政治的刻板印象?

陳錦松:火箭何懼與巫統牽手

霹靂州政權12月4日面臨倒台,身為土團黨2號人物的州務大臣阿末費沙被投不信任票。但這場「政變」充滿戲劇性,因為其真正的動機不是要換政府,是自己人要換州務大臣。通過這種方式倒換大臣手段有些激烈,外界以為土團黨與巫統決裂,但在利益與權力當前,過后彼此好像無事發生,重歸舊好,儘管此舉給巫統順利拿下州務大臣一職。但內部權力掠奪癮是否會就此偃旗息鼓,看來很難樂觀。

馬來政黨分裂,華人政黨才可能在夾縫中找到自己的位置,鷸蚌相爭,漁翁得利。這個定律在509大選早已獲得驗證。土團黨、公正黨、誠信黨成功分割巫統與伊黨馬來選票,形成一分為三的局面,華人選票全力集中給行動黨,結果創造歷史性的改朝換代。

不然,可以想像老樹盤根的巫統豈會如此弱不禁風。現在土團黨、巫統、伊黨三結合組成新政府,是馬來政黨利益平衡后的表面團結,各黨領袖意識到唯有團結才能挫敗希盟對政權的虎視眈眈。

 

今年2月希盟內以馬來人為主政黨再次分裂,土團黨與公正黨國會議員出走,結果得利于巫統,使他們丟失政權兩年后再次回到權力中心。土團黨慕尤丁與公正黨阿茲敏的出逃與背叛,成功瓦解希盟政府,他們對巫統可是立下「大功」。

過去希盟內土團黨是小黨,但前首相馬哈迪仍然權傾一時,其光環使他在委任部長的決定幾乎不受旁人左右。慕尤丁情況剛好相反,他無法作為權力重心,特別是巫統早已覬覦首相一職,致慕連委任副首相也要左顧右盼。巫統怎麼會允許慕尤丁繼續做大,對巫統而言,慕其實也是一個「叛徒」,其在希盟時對巫統不是口誅筆伐麼?

在巫統要挾下,慕要委任馬哈迪口中的「實權副首相」阿茲敏作為內閣第二把交椅也窒礙難行。阿茲敏奪權有功,但他心裡不會給他人作嫁衣,巫統要拿下副首相位置自然也就落空。

內部矛盾、權力逐鹿、利益熏心,土團黨與巫統經過霹靂州議會內部政爭,事后要和好如初,彼此交心,恐怕很難。目前彼此為了「大局」而維持合作,是避免第三者趁虛而入。

霹靂的「假變天」,希盟在應對上確實過于急躁,結果成了協助巫統奪權的棋子。忙了一場,結果換來一場空歡喜。其實,希盟眼看土團黨與巫統惡鬥,理應沉得住氣,切記莽撞,不能沒有策略,不然只會被巫統土團黨玩于股掌之間,得不償失。這就如安華計劃奪取首相大位時,不是應出其不意攻其要害,怎麼會是敲鑼打鼓,在還沒準備好糧草就昭告天下準備向敵方開戰,這難道不是犯了兵家之大忌?

行動黨在霹靂「假政變」中,未能審時度勢,急忙釋放與巫統伸出橄欖枝,同意共組聯合政府。土團黨看在眼裡,固然心驚肉顫,慕尤丁不得不立馬插手平亂,雖然土團黨犧牲了大臣一職,但起碼先穩定軍心,使行動黨無法得逞。目前慕尤丁根本沒有太多籌碼與巫統較勁,而巫統不願屈居老二的心態也表露無疑。

打破兩黨世仇

行動黨對巫統一向深惡痛覺,認為此禍國殃民政黨是我國種族政治始作俑者,60多年凸顯種族分化來鞏固政權。安華的烈火莫熄,希盟509改朝換代,無不以打擊巫統種族主義與納吉腐敗為對象。如果行動黨與巫統要結合組成政府,很多人突然好像跌入另一個時空,懷疑自己是否聽錯,看錯。

當然政治是所有的「可能」與「不可能,行動黨要與巫統牽手,這肯定是世紀大事。不可避免有人嘲笑譏諷,有人樂觀其成。但讓不可能變成可能,行動黨願意踏出這一步,何以眾口難一致。

事實上,509大選時不少人「看死」前首相馬哈迪,認為老馬有自己政治議程,不應與他為伍,但為了更大目標的政治改革,行動黨還是與老馬攜手推翻國陣,為政治變局立下大功。行動黨現在坐擁42位國會議員,創歷史新高,也是因為敢于打破固有思維,大膽走出去。政治要能結合多方力量,一味故步自封,最終也只會埋葬自己。

行動黨釋放給巫統的善意,打破兩黨世仇,其實是美事。有人比喻馬華在國陣內不是給華社罵得狗血淋頭,怎麼行動黨又是另一種態度?其實,今天政治現實已大逆轉,馬華在國陣卑躬屈膝,撿麵包屑,因為當時巫統獨大,馬華完全沒有談判籌碼。反之,現在行動黨氣勢如虹,是我國單一最大黨,在與巫統較量時根本不必低聲下氣。這是新的政治形勢,很多人怎麼還停留在僵化政治的刻板印象?

巫統與行動黨要能夠在政治上進行權力的平衡與妥協,為何火箭還要猶抱琵琶半遮面。目前,我國政治不同往昔,沒有一個政黨可以取得超過半數以上國會議員單獨執政,這正好給行動黨創造更大政治談判籌碼,何懼巫統的「耀武揚威」,而巫統也非唯一選項。

馬來人政治分崩離析,各懷鬼胎,是政治新形態,期望行動黨鐵板一塊,最好用過去的思維來參政,也同樣會把行動黨的未來逼入死胡同。

國會議員倪可敏釋放行動黨與巫統共組聯合政府的「出師表」,點出火箭試圖改變馬來人對行動黨的「深沉誤解」。在關鍵時刻,政治「死路」與「活路」可能在一線之間,堅持「做對的事情」而不只是「把事情做對」。火箭「有原則」的談判根本無關卑躬屈膝。行動黨在此霹靂政變中,明顯犯的錯誤,或許是操之過急,但與巫統談判合作的大方向,何錯之有?

陳錦松

曾任北京英迪經貿學院常務副院長及駐中國辦事處主任、南方大學學院國際學生處總監、UCSI大學中國區總監、新紀元大學學院招生處資深主任,報社社論主筆、雜誌主編,先後旅居中國北京、上海、廣州、重慶10餘年,現任斯里史丹福學院公關及國際事務處主任及大同韓新傳播學院文化事業處主任。

Monday the 18th. . Joomla 3.0 templates. All rights reserved.